返回

他奇妙的十字架--救赎我们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1-04-24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LAYOUT-GRID-MODE: char; LINE-HEIGHT: 200%; mso-pagination: none">安息日研经指引

他奇妙的十字架--救赎我们的故事

作者: 布莱昂·琼斯。译者:刘忆

20051-3

1  挑拨与预备—1225日至31--------------

2   隐藏于预表中的荣耀旨意—11日至7----

3 课 耶稣与圣所—18日至14----------------------

4 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115日至21-------------

5 在髑髅地的阴影下—12228------------------

6  受难周—129日至24-------------------

7  通向髑髅地的路—25日至11-------------------------

8 午间的黑暗—212日至18--------------------------

9 他复活了—219日至25---------------------------

10 十字架的中心—226日至34---------------

11  十字架与称义—35日至11-------------------

12 十字架与成圣—312日至18-----------------

13 课 十字架与善恶之争—319日至25----------

 

导言:

来自天上的回答

要是我呐喊疾呼,在等级众多的天使中,有谁会聆听呢?”

    尽管现代人的进化历史早被达尔文所拟定,又被科学无情的色彩所渲染,德国诗人里尔克(Rilke)痛苦的呻吟仍然是长期以来困惑现代人类的问题。

    为什么不呢?想想进化论为人类起源描绘的凄凉画面吧。根据进化论,大约在150亿 年前(在此数字之上再加上或减去数十亿年),一次大爆炸在瞬息间同时创造出了物质,能量,时间,和空间。原子浓缩后成了气态的云层。星星是由一股股旋转的 火焰和光形成的,从这些星星中又产生出熔化的小球体,这些小球体进一步硬化形成了包括我们地球在内的行星。数十亿年以后,一些浅水区域开始发酵,简单的生 命就这样碰巧出现了。再过数百万年以后,人类出现了。当然,当时的温度如果碰巧太热或是太冷了一点,或者地球的引力稍微小了一些,我们这些人就都不会存在 了。

    怪不得里尔克(Rilke)和 其他人会问,“有人在天上聆听吗?” 到底有没有什么人在我们上头呢?或者我们可以这样来问:到底有没有一个“天上的” 在我们以上?换句话说就是:除了我们运用所有的尖端仪器所看到的在天上的物体之外,是否还有某物在天上的某处。我们今天的存在难道仅仅是来自于一种冷酷, 无生命,毫无理性,漫无目的,而又偏偏给我们一个渴求理性和存在目的之心灵的力量吗?沦为这样一种生存在一个不能为生命提供答案之世界的生物是何等的残酷!

    比一个漫无目的之造物主更糟糕的,可能就是一个在我们身上图谋邪恶的造物主了。仅仅知道有一个神(或是众多的神)存在并不是好消息,因为在古代神话里描写的天庭,充满了残酷对待地上凡人的神明们。与其让那些恶神拿我们的痛苦作乐,还不如让我们在宇宙间冷酷而无生命的力量手里碰碰运气。

值得庆幸的是,圣经告诉我们不仅有一个造物主上帝(完全不同于没有目的的力量)存在,而且这位上帝还深爱着人类。他不仅不会把他的快乐建立在我们的痛苦之上,还同我们一起同甘苦,共患难,受尽了我们都不曾遭遇过的痛苦。毫无疑问,这位上帝就是耶稣。他所受之苦难的顶点-­―十字架----就是本期学课的主题。

多年以前有一个作家名叫费莱德里克·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他曾经写了一个疯子的故事。那个疯子跑遍整个集市,边跑边狂呼:当 我们让地球脱离了太阳的捆绑的时候,我们在干什么?这地球现在要往何处去?我们要往何处去?是要远离一切的恒星吗?我们难道不是继续在沉沦吗?向后,向 左,向右,向前,朝着所有的方向沉沦?是否有任何向上和向下的趋势呢?难道我们不是静止在一种永恒的虚无状态之中吗?我们难道没有闻到虚空的气味吗?”  他的意思,是在现代社会里,所有的道德和属灵的根基,都已经被摧毁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人类在漫无目的和无穷的虚空中,朝着各种方向沉沦。

    相 反,圣经却呈现出另一个画面。它告诉我们,因为耶稣,我们就永远属于天庭。他手脚上的钉痕不仅将他钉在十字架上,更是把地球同天庭钉在了一起,其牢固性是 不容任何被造之物切断的。藉着十字架,上帝向这个位于广阔无限之无情空间的渺小行星显示了:我们并不孤单,而且我们的创造主还借着我们人性本质的要素-- 痛苦,而与我们血肉相连。 

整 本圣经,从创造,即上帝将第一口生气吹在亚当的鼻孔里开始,到耶稣道成肉身,已经向我们启示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上帝已经同人亲密相连,他眷顾人类,而 且关心我们的命运。基督的道成肉身,创造主自己以受造之物的样式住在受造之物当中,这一事实本身就奇妙地见证出创造主同人类的亲密关系。不仅如此,他还因 着道成肉身,成了我们的替身,使他自己在他儿子基督里,承受了他自己对罪的神圣的震怒,而使我们罪人得以脱离那震怒。谁能领会这牺牲的意义之万一呢?怪不得我们需要永恒来理解它(同时,我们也将在这三个月内尽我们所能地对这一问题进行探讨)。

虽然我们将从人类堕落开始,沿着献祭制度所预表的救赎计划的线索追溯历史,我们的主要焦点,还是集中在耶稣地上生活的最后一周上,他的受死与复活是这周的高潮。在这里,我们主要探讨以下问题:十字架的意义,在十字架上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作为我们得救的基础,它为我们提供了什么。

    谁,如果我们呐喊疾呼,会在天上聆听呢?

十字架不仅回答了谁在天上聆听我们,它本身,更是从天上来的回答。

    本期学课的主要撰稿人,布莱昂·琼斯牧师,目前担任上哥伦比亚区会资助的多种语言圣经资讯事工的主持人和材料开发人。他曾两次为高等安息日学课撰文,拥有基督教心理辅导哲学博士文凭。他和他妻子还有一个女儿现住西维吉尼亚。

[1][2][3][4][5][6][7][8][9][10][11][12][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