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论先知的恩赐在圣经中及安息日会历史上的彰显

发布时间:2011-04-23
p style="text-align: center;">论先知的恩赐在圣经中及安息日会历史上的彰显

  作者: 葛哈德•凡朵(Gerhard Pfandl)译:刘忆
 
2009年1月,2月,3月
 
1   上天的交流方式—12月27日–1月2日................
            2    先知的恩赐—1月3日–9日.............................
            3    属灵的恩赐和预言—1月10日–16日.....................
              4 先知的恩赐与上帝的余民教会—1月17日–23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 先知的灵感—1月24日–30日. . . . . . .
              6 检验先知—1月31日–2月6日 . . . . . . .
            7    先知的工作—2月7日–13日. . . . . . . . . ..........
            8    先知的权威—2月14日–20日. . . . . . . ............
              9 先知恩赐的完整性—2月21日–27日 . . .
              10 先知的信息—2月28日–3月6日 . . . . .
              11 解释先知的著作—3月7日–13日 . . . . .
              12 先知恩赐的福气—3月14日–20日 . . . . .
13相信先知的恩赐—3月21日–27日 . . . . . .
 
恩赐
   
“我告诉你们,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然而上帝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路7:28)。
    没有一个人大过约翰吗?这显然包括了以赛亚、耶利米、阿摩斯、甚至摩西啰。根据耶稣,约翰比他们所有的都大吗? 这可真是不可思议啊!尤其是因为施洗约翰并没有象以赛亚、耶利米、阿摩斯和摩西他们那样留下任何保存在圣经里的著作。然而,他却比在他以前的那些先知们都大!
    这说明了什么呢?原来,先知的恩赐不仅仅局限于那些圣经作者们。先知的恩赐也同样赐给了那些没有成为圣经作者的、但却在其他方面事奉过上帝的人。
    教会历史上,人们对 先知的恩赐以及灵感默示的问题,一直众说纷纭,争论不休。先知们是怎样蒙圣灵默示的?默示与启示是怎样操作的?先知的著作,如果真的掺杂了先知本人的文化 背景和个人观点的话,那掺杂的成份又是多少呢?多少个世纪以来,基督教界为这些问题争论不休。虽然,我们也不指望能在这短短的一季安息日学课里把这些问题 都解决了,但我们会尽力而为,寻找最佳答案。
    先知的恩赐及默示与启示的性质问题,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信徒来说尤其重要。在《启示录》书中,上帝应许我们说,在末世要特别赐下先知的恩赐(启12:17;19:10;22:8, 9)。基 督复临安息日信徒相信:先知的恩赐已经在怀爱伦师母(1827-1915)的生平中得到了特别的应验。七十多年来,她带给我们教会许多的劝勉和警告的信 息。即便在她1915年去世之后,成千上万人的生活,仍然能从她那些充满了属灵见识与劝勉的著作中受益得福,并因阅读它们而在灵性上、神学知识上继续得造 就。我们诚然是蒙了上帝的恩赐。
    但有些问题依然存在。先知的恩赐起什么作用呢?如果我们声称,圣经是我们的最终权威,那么预言之灵的权威(如果有权威的话)又表现在哪里呢?我们该怎样去解释这些非圣经先知的著作呢?先知的恩赐固然给我们带来诸多福气,但它也被人滥用,它又是怎样被滥用的呢?
    记得我们上次在安息 日学课里研究先知恩赐的问题是在三十多年前。从那个时候起,到现在我写这本学课时为止,我们的教会已经从二百五十万人增长到了一千四百万人。虽然许多有关 预言之灵的问题还悬而未决(也包括那些普遍存在的有关先知恩赐的问题),但我们相信,上帝已经给了我们充分的理由,让我们能够确信,有这么一个特别的先知 的恩赐已经彰显在我们当中了。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 本季学课的中心,不仅仅是先知的恩赐,更是那位厚赐恩赐给人的上帝。当在研究启示与默示问题时,我们会加深对上帝的认识,更进一步知道他如此地爱世人,以 至于在耶稣里面,上帝将他自己赐给了我们,为我们的罪成为了祭牲。上帝,虽然是无罪的,虽然是宇宙万物的创造主,但却让他自己成为了人,并作为人,为我们 的罪代受了刑罚,因为只有这样,我们这些罪人,才有可能在他面前蒙赦免,得称为义。
    这就是我们所事奉的上帝。 这就是我们希望在本季学课中昭示的那位上帝。
   

葛哈德•凡朵(Gerhard Pfandl),奥地利人。自1999年以来,一直担任圣经研究学院的副院长

[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