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为什么我会很少批评西方、美国?

作者:李晨辉 丨 来源:网络 丨 发布时间:2011-10-05

      经常有人问我甚至指责我,为什么从来不见你批评西方?比如说最近中国涉嫌卖卡扎菲军火,我写文章谈论这事,就有人质疑说,法国人也卖军火给利比亚反对派,为什么就不见你说?因为我在我的文章中,确实是批评本国时政比较多,而对国外的事情,很少提及,即使提及,也多是欣赏赞美的态度,于是就有不解或者故意不解的人,说我及和我持差不多态度、思维方式的人,为带路党,甚至卖国贼。想起来真是好笑,如果让我卖卖我的家,甚至卖我自己的身,我都可以做到,可你要是真让我卖国,这个国家,没有一寸土地是我的,几乎没有一件东西由我说了算,你让我搁什么来卖?又由谁会来买呢?

 

      许多有恶意或无恶意的人,总是以为,批评就是憎恶,而赞美就是喜爱,殊不知,这种观点,其实是浮浅的甚至荒谬的。一个当家长,看见别人的孩子,往往都会给别人的孩子一些赞美,而却老是喜欢自己孩子的不是,你看见过你的周围,你的生活中,有那种老是说别人的孩子不好,而老是夸赞自己的孩子的吗?当然,有人可能说,老婆总是别人的好,孩子总是自己的好,所以,每一个家长,按说都会觉得别人的孩子不如自己的孩子啊。当然,这个观点也不错,但问题是,现实生活中,觉得自己的孩子好,往往都是在心里头,口头上,人们还是免不了,或者说容易给别人的孩子以稍微多一些的赞美。但是,你不能因此就说,这个家长,就不爱自己的孩子,爱别的孩子更多些,甚至是卖国贼、带路党之类。做买卖的人,常喜欢说这样的话:褒贬你的是买主。啥意思呢?褒贬,在这里是批评,贬斥的意思。就是说,做买卖的人,如果你遇到一个老是在你面前说你的商品不好的潜在买家,那么,你可千万就别来脾气,往往是那越是说你商品不好的人,往往越可能是真正喜爱上了你的商品,甚至要下决心把你的商品买回家买到手的人。所以艾未未他老爹艾青,有一句为人广为传诵的名句,叫,为什么我的眼睛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我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这诗句之所以能够广为传诵甚至可能流传千古,就因为她不仅仅读起来意境优美,感情深沉,而且她在极大程度上还揭示了真理。当然,这句诗,我想也是需要解释解释的。我的理解是,正因为我对这片土地(自己的祖国)爱得深沉,所以我才会常常批评甚至怨恨这个国家(你当然也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和解读)。说来说去,我的意思是说,批评完全不代表憎恨,甚至可能正相反,只有批评甚至不断地批评,才是真正的热爱。

 

      道理是如此地浅显,铁证也更加如山。柏杨在中国的当下,应该算得上是家喻户的人物,很多的中国人,都会喜欢、赞成柏杨,但柏杨却是以用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中国人而著名的。他的最著名作品《丑陋的中国人》,光看那名字,就已经很容易让当下中国,那些总喜欢给别人冠以卖国贼、带路党的愤愤、爱国贼们,气破肚皮了。又想起了屈原,你看他的文章作品,什么时候为朝政唱过赞歌呢?可以说,从头到尾,都是些批评、发牢骚的文字。按照当下中国的那些浅薄的批评家的理论,屈原也应该是一个带路党、卖国贼了,然而恰恰就是屈原,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著名的爱国主义者。我想问问那些左愤,爱国贼们,你们敢不承认屈原是个爱国主义者吗?你们能够举出这个真正的爱国者,他的文章里有一篇歌颂朝政,歌颂他心目中的红太阳的例子、文章吗?这两个例子固然很典型,但其实你要冷静地想一想,古往今来,甚至古今中外,这样的爱国者,不但不是个别,甚至可以说是所有的爱国者,都同时是当时现实的批评者而不是赞美者,几乎无一例外。

 

      又想起了"邹忌讽齐王纳谏"的故事。邹忌劝谏齐王接受批评,而接受了邹忌劝谏的齐王,竟然把接受批评发展到了极端,花钱来买批评:街头巷议批评朝政的,给下赏;写文章、上书批评朝政的,受中赏;而要是敢当着国王的面来批评朝政的,给予最高的奖励,上赏。据说正因为齐王如此地从善如流,接受批评,最终使齐国实现大治,成为无比强大的国家。而这样的故事能够广泛流传,正说明我们从古到今对于批评的正确认识,就是,批评不但不是坏事情,它反而是推动社会进步,促进社会发展的不可缺少的动力。

 

      批评不但不是坏事情,甚至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观察,从古到今,古今中外,批评的声音越多的时候,往往不是这个国家越衰败,越倒霉,越一无是处的时候。正好相反,当一个国家,到处都充满了赞美、阿谀的时候,往往越是这个国家最危险、最黑暗,最有可能崩溃的时候。中国的文革时期,到处都充满了令人恶心的阿谀,永远都是形势一派大好,可实际情况如何?如今的朝鲜,还有当年的伊拉克,据说他们的领导人,动不动就会以百分之百的选票,"当选"为国家的领导人。从这选票上看,几乎人人都无比忠于他们的领袖,几乎没有反对派更不会有反对的声音,可是实际情况呢?一旦有外敌侵入,萨达姆立刻就成了孤家寡人。那些当年投他票的人呢?反过来再看美国、韩国、台湾这些国家或者说地区,他们的领导人当选,不但没有百分百的,许多甚至只不过是刚过半数。也就是说,这个国家,几乎有一少半的人,并不认可这个领袖,当然也就不会肉麻地吹捧、赞美他。所以在那些民主的国家,对于国家领导人,往往上上下下都充斥着批评甚至谩骂的声音。然而,谁会说他们的国家就不稳固,或者说,他们比我们就更危险呢?综上所述,我甚至可以得出一个有点极端的理论,就是,古今中外,往往越是敢于批评朝政的批评家们,往往越是忠肝沥胆,对国家对人民都无比忠诚的人。反过来,那些肉麻、恶心,总是吹捧赞美当朝者的,又几乎无一不是心口不一,两面三刀,当面对你说好话,背后却必然要对你下黑手的奸邪小人、心术不正之徒。想想,古往今来,这样恶心的小人又有多少?古往今来的那些误国误民的奸臣、小人,可曾有一个,不是那种专会阿谀奉承,只说皇帝、当朝好话的邪佞之徒嘛?

 

      最后我还想说两句的是,我之所以不喜欢批评西方,包括美国,是因为西方和美国,基本上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的好与坏,他的兴衰与荣辱,和我都没有直接关系。就好像是一个家长,别人的孩子出息了,发达了,和我没关系。所以我不会喋喋不休地要他们这样,要他们那样,批评他们。相反,我自己的孩子要是出息了,发达了,改变了,我立刻会在其中受益,所以我才会说他、批评他更多些。当然了,许多的中国人,觉得把自己的国家比成自己的孩子,有点不能接受,因为在他们看来,祖国更应该是母亲,那好,我们就按照母亲的这一个说法,不也同样是,别人的母亲好与坏,发达与否,和我没关系,而只有我自己的母亲发达了,发财了,才和我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我才会说自己的母亲更多些,而说别人的母亲更少些。说得多,批评得多,是因为寄希望大,爱得更多,不是吗?更何况,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做人就应该多看着别人身上的长处而多想着自己身上的短处,这样才能取长补短不断进步。如果一个人,老是盯着别人身上的毛病,从而为自己的毛病,为自己的不进步而感到心安理得,这样的人,这样的国家,还会进步吗?

(编者按)希望教会的领导们也能看看这篇文章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