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偶像是怎样塑造出来的?

作者:丁启阵 丨 发布时间:2011-10-01
我在前天写的一篇小文章(《骗术的精髓》)里指出,“大师”的形成往往经历如下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他本人出于虚荣、夸诞的本性,自我吹嘘;
第二阶段,他身边的人(包括家人、门生、友朋)为了各自的利益,帮闲抬轿;
第三阶段,认为这个经过各种吹嘘的形象有利用价值的媒体、政府机构,推波助澜;
第四阶段,习惯于人云亦云、见名人就晕菜、进庙宇就烧香磕头的善男信女们,顶礼膜拜。
 
今天早上起来,随手翻阅一本《明文选》,看到明代著名文论家、思想家李贽(15271602)的《题孔子像于芝佛院》一文中,早已有类似的高论,而且比我写得生动、诙谐许多。为了方便大多数朋友的阅读,我把李贽的这篇文章翻译成现代汉语(高人雅士们就请阅读原文去好了),如下:
 
人们都把孔子看做大圣人,我也以为孔子就是大圣人;人们都把老子、佛家看做异端邪说之人,我也以为老子、佛家就是异端邪说之人。人们不是真的了解大圣人和异端邪说之人,是因为从父亲师傅那里听来的,三番五次,就习以为常了;父亲师傅也不是真的了解大圣人和异端邪说之人,是从前辈儒生那里听来的;前辈儒生也不是真的了解大圣人和异端邪说之人,是因为孔子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圣人我是不敢当的”,这是他的谦虚说法。他说“学习异端邪说”,这一定是指老子和佛家学说了(丁按:其实孔子时代道教尚未形成,佛教尚未传入。此处讽刺前辈儒生的无知)。
前辈儒生想当然地发表言论,父亲师傅沿袭并诵读他们的言论,我等蒙昧糊涂小子就信以为真了。万口一词,牢不可破;千年一律,没有明白人。不说“只是诵读他们的言论”,而说“已经知道他们的为人”;不说“揣着糊涂装明白”,却说“知道的就说知道”。时至今日,纵使每人都有一双眼睛,可是已经完全用不着了。
我是什么人,胆敢认为自己有眼睛?我也不是过是随波逐流而已。既然随波逐流把孔子看做大圣人,自然也随波逐流来尊崇他。因此,我就随波逐流,在芝佛院这个由佛教寺院改造而成的书院参加崇拜孔子的活动。
 
李贽的这篇文章,始见于《续焚书》卷四。《焚书》、《续焚书》多年前是读过一遍的,但是,我在写《骗术的精髓》的时候,脑子里的确没有想到李贽这篇名文的妙论。或者,这就是所谓的不约而同吧。不约而同的背后,则是古今同理:圣人也好,大师也罢,都是使用差不多的方法、经过差不多的程序造成的。那些紧紧跟随在大师屁股后边、五体投地拜倒在圣人脚趾边的崇拜者们,大师、圣人的著作,通常都是没有读过的,更别说理解了!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