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走出饶恕的误区:饶恕并非是受害者欠债于施害者,更不等于免责

作者:刘盐约 丨 发布时间:2020-02-11

经 文

    “你们要谨慎!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劝戒他;他若懊悔,就饶恕他。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转,说:『我懊悔了』,你总要饶恕他。」使徒对主说:「求主加增我们的信心。」”(路加福音 17:3-5)


饶恕确实是一项公认的美德,但如果走向了极端,抽空公义的基础,把饶恕当做“万金油”,那就问题很大了。那种无视施害者存在而片面要求受害者进行“饶恕”的论调在一些教会里很是流行,甚至成了某种被默认的“政治正确”,衍生出一种“圣母”般的扭曲心态。以笔者这么多年的观察,有些教会对饶恕多有片面的不平衡的教导。我们需要从这些误区中走出来。

 

一、饶恕是受害者必须应尽的义务?

 

 先请注意当我们谈饶恕的时候,一定是在这种对立性关系的场景里,一方是受害者(还包括其家人,下同),另一方是施害者。是的,圣经里确实有关于饶恕的教导,但我们必须留意经文的上下文和背景,而不能不分场景不分青红皂白地应用,而忽略了公义的层面。首先,饶恕是受害者必须应尽的义务吗?甚至说,饶恕是受害者“欠”施害者的道德抉择吗?
 
    耶稣虽然教导过饶恕,但他并没有走到一个极端,无视受害者及其家属遭受的痛苦。实际上耶稣对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没有大讲特讲饶恕的道理,而是毫不留情地戳穿其面具指斥其伪善。
 

    显然,饶恕应用的范围并非是“无限大”,可惜有些人把饶恕片面高举到一个高度,饶恕似乎成了受害者必须尽到的义务,不论其内心深处如何挣扎,好像是欠了施害者似的。这是对饶恕的莫大扭曲和错误应用,更是对公义的藐视对罪恶的纵容。

 

二、选择饶恕就不能宣泄情感表达痛苦?

   很多时候当我们以“政治正确”的高姿态要求受害者做出饶恕时,也往往漠视他们内心深处所受的苦痛。饶恕似乎就是忘记伤疤,就是有了痛也得憋在心里。比如,两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江歌遇害案,最痛苦的莫过于江歌的妈妈。自从女儿不幸遇害后,江妈妈每天活在煎熬中,除了对独生爱女的思念,还有为女儿闺密的冷漠和凶手的残忍而心痛。网上曾有江歌妈妈发自肺腑深处的一段话:“江歌遇害至今285天,我没有吃过一口可口的饭菜,看着江歌爱吃的和不爱吃的饭菜,我都无法下咽,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睁眼闭眼我看到的就是陈世峰在拿着刀子一刀一刀的刺杀我的江歌,我却没有办法替她挡一刀。我付出毕生心血精心培养的优秀孩子,被陈世峰残杀在最美好的年华。”
 
    这是一位失去至爱的单身母亲的心灵告白,谁也不能否认这位母亲内心深处的煎熬,谁也不能说这位母亲不能表达她的苦痛,哪怕是以最神圣的宗教化理由。退一步说,就算江歌妈妈愿意饶恕凶手,就算她有些做法你不赞同,你也得要尊重她敞开表达分享她内心深处苦痛的权利。
 
    选择饶恕与表达苦痛之情并不矛盾,分享出来才有可能获得医治。可是在我们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里,一个“属灵人”似乎就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机器人”,不可以有感情,不可以流泪,不可以宣泄自己的情感。约伯遭遇那么大的苦痛,宣泄情绪甚至咒诅自己的生日,然而神并没有因此而指责约伯。

 

三、饶恕就等于取消受害者揭露丑恶讨还公道的权利?

 

 在我们高谈饶恕的时候,经常有一句经文被误用,这处经文是:“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当圣经说“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的时候,前面是有限定的,侧重点是告诉我们“不可为自己复仇”,也就是不以血气的方式进行报复,但这不等于说受害者就不能通过合法的正当的途径表达诉求,揭露罪恶,寻求公道,进行合理的维权。
 

    要不然,神为何要在地上设立政府机构和法律条例(并且赋予其佩戴刀剑的权力)呢?并且要求地上的君王:你当为哑巴(或作“不能自辩的”)开口,为一切孤独的伸冤。你当开口按公义判断,为困苦和穷乏的辨屈。”(箴言31:8-9)

 

四、饶恕就意味着取消施害者的责任?

看过韩国电影《密阳》的弟兄姐妹们可能永远忘不了那一幕,当已经信主的女主角去监狱里看望当年谋杀自己独生爱子的凶手,并想要表达饶恕的时候,凶手面对这位痛失独生爱子的母亲不仅毫无羞愧忏悔之情,反而高谈阔论起上帝的饶恕,直接导致那位母亲当场奔溃,甚至放弃了基督信仰。
 
    在这里饶恕成了施害者的一块“遮羞布”,成了一个廉价的宗教产品是的,受害者可以选择饶恕施害者,但这是施害者配得的吗?这能成为施害者拒绝悔改的借口吗?在这部电影里,施害者已经为自己的罪恶付上了法律代价(被判无期徒刑),但在他身上有没有结出对受害者的忏悔之果呢?我们看不出来,反而是那位可怜的母亲遭受到第二次伤害,几乎被绊倒了。
 
    就算是上帝对罪人的饶恕也没有忽略公义,因为如果没有公义的爱,那就是对罪恶的纵容,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所以,呼唤公义和选择饶恕并不矛盾,反而是片面高举饶恕而忽略公义才会引致更多的伤害。我们要从抽离公义而空谈饶恕的误区里走出来!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