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违章者谁?

作者:陈竞伟 丨 来源:网络 丨 发布时间:2014-06-15

最近,基督教界最关注的焦点、热点,就是浙江省政府拆教堂上的十字架,甚至有些教堂也要拆,美其名曰:拆违。

违章,当然要拆,就像杀人必须偿命一样那么简单,没有什么可争议的。问题在于,这个“章”如果也是“违”的话,违“违章”不是负负得正、变成合情合理了吗?正如“反革命”是坏的,那反“反革命”不是好的吗?

任何“章”的制订,不是为了沦落成为“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也不是为了寻找“一个群体歧视另一个群体”的理由,而是要促成社会的和谐,彰显社会的公义,保障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因此,“章”,必须要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章”,必须服务于人民大众,否则,连这个“章”也要成为“违章”被“拆违”。

比如,在老毛时代,治国的“章”是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到处可见高耸入云冒烟的大烟囱,这是当时的“中国梦”。如果21世纪的“中国梦”也是如此,估计中国人连梦都做不了——全被熏毒而死!

还有,老毛时代高举“人多力量大”的“章”,给新中国背上沉重的人口包袱。今天的当政者如果还是使用这枚“公章”,估计不用投原子弹,中国早就自我爆炸了!

对于经济,老毛的“章”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今天当政者如果还是坚持“两个凡是”,估计老家的祖坟早被挖空了!

对于知识教育,老毛年代的“章”是“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分子成为“臭老九”去拉板车扫大街掏大粪,文盲半文盲爬上了高位。但今天,多少官员想方设法买硕士博士的文凭给自己脸上贴金,因为他们知道没有文化不再是件光荣的事,虽然他们知道有文凭不等于有文化。

想起一件“墙倒众人推”的案件:重庆“艳照门”事件主角雷政富被敲诈后,为了争取党和组织的宽大处理,把自己“违章”的来龙去脉向当时代表党组织的王立军和盘托出。王立军把敲诈者抓起来判刑,罪名竟然是“私刻公章罪”!

有意思吧,又是一个跟“章”有关的。敲诈者因为给当权者造成了一些麻烦,这个麻烦又不能在大庭广众下公开,只好以“私刻公章”的“违章”定罪。但王立军薄熙来掌握着公章当私章使用,在主政重庆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这枚“公章”干出多少件违章的事!只能用中国一句成语来总结:罄竹难书!

回放一下拆教堂事件,浙江省委某主要领导在舟山调研时,看到高高耸起的十字架,讲了一句“太嚣张了”,于是“私章”变成了“公章”,逼迫波及全省。

请问一下夏领导,基督徒哪里嚣张了?包二奶?经营东莞澡堂?坑蒙拐骗“天价香”?贩卖毒品?垄断国家能源部门?为“老虎们”递烟拎包摇旗呐喊?生产毒奶粉?像四川刘汉一样黑白通吃?在天安门广场静坐示威?到昆明火车站砍人?劫持马航MH370飞机?出卖国家军事秘密?

改革开放以来,在政府的各种正式文件中,基督信仰不再认为是所谓“西方敌对势力”的专利,不再认为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中国的工具。但是,为了政绩和GDP,各级政府对其他用地指标慷慨大方程序简化,甚至使大片农田撂荒、制造“鬼城”也无所顾惜,但对基督教聚会堂点的审批却有这样那样的限制,哪怕“嚣张”点被所谓“敌对势力”利用。一套程序下来,没有跑断半条腿算你的命大,流的汗没有造成“桑美”台风算你运气好,万一碰到一个“未识之神”的无端刁难,“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面对这些,基督徒遵行基督的教训,我们万般忍耐。

同时政府有没有看到,在这几十年的建设中,基督徒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也在构建和谐社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有个亲历汶川地震的弟兄说,灾后重建志愿者中,70%是基督徒。他们没有任何要被“西方敌对势力”利用的意思,他们只想用上帝的爱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汶川地震中失去双腿的廖智,就是在那次的经历中重生。后来在雅安地震中亲历救灾一线,用真实的爱来帮助那些灾后心灵经历创伤的孩子们走出幽暗,被称为最美的“志愿者”。

 后来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廖智说:“如果我的缺乏让人懂得珍惜,那缺乏就是好的;如果我的软弱让人学会感恩,那么软弱就是好的;如果我的哀恸让人心变得柔软,那么哀恸就是好的;如果我遭受伤害却让人明白饶恕,那么伤害就是好的……我是什么样不是最要紧的,重要的人们从我的生命经过,会变成什么样子。感谢上帝选择我去历经一切的美意。”

再次请问夏领导,难道这也是“廖智们”嚣张的罪状?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