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与通讯》​1914年
1914年5月

  1914年5月7日

  关于医疗工作的早期勉言(6)

  保健院

  (《教会证言》第一卷553-564页)

  1865年12月25日,在所赐给我的异象中,我蒙指示看到健康改良乃是一个大事业,与现代真理密切相关。安息日复临信徒应该使病人有一个家园,他们在那里既能治疗自己的疾病,也能学习如何照顾自己以预防疾病。 {RH May 7, 1914, par. 1}

  我看到我们的人不应对这个问题保持漠不关心,而让我们中间的富人去乡间普通的水疗机构治病,他们在那里会遇到人反对而不是同情他们宗教信仰的见解。那些因患病而虚弱的人,不仅缺乏体力,也缺乏心智和道德的力量。本着良心守安息日的病人,在那里觉得自己必须不断警惕着,以免妥协自己的信心,羞辱自己的信仰。他们所得的益处比不上在一所医生和管理人员都赞成第三位天使信息之真理的机构里。…… {RH May 7, 1914, par. 2}

  我看到无法在短时间内成就一项非常广泛的工作,因为不易找到蒙上帝悦纳,并愿为受苦的人类和谐,无私,热心地工作的医生。要始终强调,这个机构的伟大目标不仅是健康,而且是有病的身心所无法获得的完全和圣洁的精神。仅站在世俗的立场上,是达不到这个目标的。上帝必兴起人来,使他们有资格从事这项工作,不仅作身体的医生,而且作患罪病心灵的医生,作年幼无知之人属灵的父亲。……{RH May 7, 1914, par. 3}

  关于保健院的膳宿规模,我蒙指示,正如我以前所说过的,我们应该有这样的一个机构,开始时小一点,随着优秀医生和护理人员的加盟和资金的筹集,以及病人需求的增加而谨慎地发展;一切都严格按照第三位天使信息的原则和谦卑精神进行。当我看到负责这项工作的人匆匆提出大笔开支时,就感到惊慌。我已在许多私下的谈话和信件中警告这些弟兄要慎重行事。我的理由是,如果没有上帝的特别赐福,这个机构就会在几个方面受到阻碍。其中任何一点都至少暂时会危害这个机构乃至于圣工。医生若是因疾病、死亡或其他原因而缺位,工作就会受损,直到有其他人补充进来;或者在兴建大规模建筑的时候资金不到位,工程停了下来,化的钱就会付诸东流,相关的人士就会灰心泄气。也有可能没有病人来入住现有的床位,结果就因缺乏资金来满足当前的开支。如果每一个部门以正确明智的态度作出努力,在上帝的祝福下,这个机构就会取得辉煌的成就。而任何一个方面的失败迟早都会造成极大的损害。…… {RH May 7, 1914, par. 4}

  健康改良与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密切相关,但不是信息本身。我们的传道人应当教导健康改良,然而不应使之成为主要的题目,来代替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它是启动预备性工作的题目之一,以应付这信息所显示的大事。在这些题目中,它是比较重要的。……。我们的人应当提供资金满足我们中间不断发展的保健院的需要,尽他们所能的而不减少对圣工其它需要的奉献。既考虑到我们过去微薄的力量和我们现在有更大的能力在短时期内做事,就要让健康改良和保健院在我们中间发展起来,就象圣工的其它部门一样。要让它尽可能快地安全发长,象我们中间发展起来的其他机构一样,而不削弱圣工中同等重要或更加重要的其它部门。……{RH May 7, 1914, par. 5}

  健康改良是上帝要使祂的子民们得益的特殊工作的一个分支。我认为,在我们中间建立一个健康机构的最大危险,是它的管理人员背离现代真理的精神,远离简朴。简朴应该是基督徒的特点!我得到的一个警告是,决不要在这种机构中降低真理的标准,以照顾不信之人的情绪,想获得他们的赞助。接受不信的人进入保健院的大目标乃是要引领他们接受真理。若是标准降低,他们就会得到印象,认为真理不怎么重要,并且会带着比从前更难接近的心态离开。…… {RH May 7, 1914, par. 6}

  上帝希望建立一个健康机构,其影响将与使凡人配得永生的最后工作密切相关。它不会削弱老老少少的宗教原则,也不会在改善人身体健康时损害其属灵的长进。这个机构的伟大目标应该是改善人体的健康,使受苦的人更深地认识永恒的事物。它如果不始终牢记这个目标并为此而努力,就成了一个咒诅而不是福气。它将以属灵的事物为次,而以身体的健康和消遣为主。 {RH May 7, 1914, par. 7}

  1914年5月14日

  关于医疗工作的早期勉言(70)

  疗养院工作的基本原则

  (《教会证言》第一卷633-641)

  在以前的一些《教会证言》中,我说过安息日复临信徒建立一个机构,使病人,特别是我们中间受苦患病的人受益的重要性。我说到过我们的人就财力而言有能力去做这事;并且敦促过,考虑到预备以高兴的心迎见主这项大工的这个部门的重要性,我们的人应该感到蒙召要各按能力将自己的一部分钱财投入这样的一个机构中。……{RH May 14, 1914, par. 1}

  我曾对健康改良大感兴趣,也曾极其盼望保健院的兴盛。我感到了别人所感觉不到的责任,要奉主的名对我的弟兄姐妹们说关于这个机构的事,以及他们供应所需钱财的本分,我极其关心而焦急地注意着这工作的进展。当我看到那些管理和指导这机构的人陷入了我蒙指示看到的危险中,就是我曾公开警告过他们也在私下的交谈和信件中警告过他们的危险中时,一个可怕的担子就临到了我身上。我蒙指示看到的我们中间的受苦的病人能得到帮助的地方,乃是一个牺牲、好客、信心和虔诚应该成为主导原则的地方。但是当作出不合适的呼召,要人投入大笔金钱,说所购买的股份会得到高百分比的回报时;当在那机构中任职的弟兄们似乎更愿得到更多工资,过于那些在真理和改革的大业中充任其他同等重要岗位的人所满意的工资时;我痛苦地获悉,为了使这机构受那些非我们信仰之人的欢迎并获得他们的赞助,一种妥协的精神迅速在那机构中得势。……当我看到这些事时,我说:这并不是我蒙指示看到的一个适合于病人的机构,可以分享上帝显著祝福的机构。这是别的东西。 {RH May 14, 1914, par. 2}

  可是作出了建更多楼房的预算,迫切要求人们投入大笔金钱。事实上按当时的管理,我只能把这个机构从总体上看作一个咒诅。由健康的观点来说,虽然有些人受益了,但该机构对巴特尔克里克教会和访问该机构的弟兄姐妹造成的影响是那么坏,以致抵消了它所行的一切善;而且这影响正在延及本州和其它州的各教会,可怕地摧毁人们对上帝和现代真理的信心。一些来过巴特尔克里克的谦卑、献身、深信不疑的基督徒,离开时几乎成了不信的人。这些事的普遍影响正在使我们许多最谦卑、最献身、最好的弟兄人健康改良产生偏见,也在摧毁人们对我的证言和现代真理的信心。…… {RH May 14, 1914, par. 3}

  负责这项工作的弟兄呼吁我们的人予以财力的支援。因为健康改良乃是第三位天使信息的一部分。在这一点上他们是对的。健康改良是上帝伟大、仁爱、慷慨、牺牲、慈善之工的一个部门。……{RH May 14, 1914, par. 4}

  在我所蒙指示看到的事和我所说过的话中,我没有接受任何其它看法,只是希望使得为圣工的这个部门筹集资金的事成为一件慷慨的事,像支持大工的其它部门一样。……{RH May 14, 1914, par. 5}

  支持博爱、真理与圣洁的人,应该按照牺牲与慷慨的计划对保健院采取行动。……让那些金额无论大小都进来。要明智地支出钱财。对病人的收费要尽可能地合理。要让捐赠的弟兄部分支付他们中间患病受苦的合适穷人在保健院的费用。要照着虚弱的病人所能忍受的带他们出来,耕种保健院所拥有的大片美好的田地。不要让他们带着挣钱的狭隘观念做这事,而要带着心胸宽大的想法,为他们耕作土地获得的收益支付的费用乃是为他们的益处行的一件善事。要让他们的劳作成为他们医病药方的一部分,就跟接受洗浴差不多。要让仁爱心、慈善、博爱、为他人的益处牺牲成为医生、经理、助理工人、病人和远近各处凡为耶稣朋友之人的主导观念,而不是由工资、良好的投资、划算的事、得利的股份来主导他们的心思。要让基督的爱,对生灵的爱,对受苦人类的同情支配我们与保健院有关的一切言行。 {RH May 14, 1914, par. 6}

  基督徒医生既相信、期待、仰望、等候并且渴望基督的降临和基督的国,那时疾病和死亡将不再对圣徒有权柄,他们为何还会期待自己的服务比同作基督徒的编辑或传道人得到更多的薪水呢?他可能说自己的工作更累人。那尚需证实。但愿他照着自己所能忍受的工作,不违背生命律,就是他所教导自己的病人的。他没有任何好理由应该工作过度,并且因此领受高工资,过于传道人和编辑。但愿凡在该机构中工作并领取工资的人,都遵照同样的慷慨原则行事。不该容让任何一个人仅仅为了工资而留在这机构中作帮助者。那些有能力的人因为对基督、对祂圣工和跟从主之受苦信徒的爱,会怀着牺牲的精神忠心而愉快地在保健院中充任各种岗位。 {RH May 14, 1914, par. 7}

  1914年5月21日

  关于医疗工作的早期勉言(8)

  服务身心

  (《教会证言》第三卷165-175页)

  建立了保健院,为要解除痛苦,传播亮光,唤起追求的精神,并推进改革。这个机构的管理原则不同于这个国家任何其他的卫生机构。赚钱并不是保健院的赞助者和管理者的主要目的。他们是本着尽责的宗教立场经营这个机构,旨在实施圣经的卫生原则。这类机构大多建立在不同的原则之上,而且非常保守,主要目的是为了迎合大众,其经营模式是要获得最多的顾客,赚最多的钱。……{RH May 21, 1914, par. 1}

  这个保健院乃是上帝设计的,要成为一个最大的帮助,预备一班人在上帝面前得以完全。为要达到这种完全,男男女女必须具有体力和智力以赏识圣经的高尚真理,并被带到一种地步,能看清自己品德中的不完全。他们应当认真地进行改革,以便与上帝为友。基督的宗教不应被置于次要地位,其神圣的原则也不应当被降低以便迎合任何一等人,无论那等人多么受欢迎。倘若真理与圣洁的标准被降低了,上帝的计划就不会在这所保健院得到实施了。……{RH May 21, 1914, par. 2}

  我蒙指示,若有一些有教养的医生,十分明白一名医生在这工作的每一个部分应当担负的责任,就能成就更大的工作。医生需要具备极大的耐心、宽容、亲切以及怜悯;因为他们在对待那些遭受痛苦的病人之时需要这些资质。这些病人身体有病,他们中许多人身心都有疾病。得到合适的男女作医生且愿和谐热心无私地为受苦病人的益处作工并非易事。保健院需要敬畏上帝的工人,能服侍心灵有疾病的人并且根据宗教的立场显然持守健康改革。 {RH May 21, 1914, par. 3}

  那些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应当献身于上帝,不把仅仅治疗身体的疾病视为唯一的目的,本着世俗上医生的立场做工,而要成为属灵的父亲,照顾患病的心灵,向这些患了罪病的心灵指出那永不失效的良方——为他们而死的救主。那些被疾病折磨的人不只在一个意义受苦。他们能承受身体的痛苦,远远超过能承受心灵的痛苦。许多人违背了良心,只有用圣经宗教的原则才能触及他们。{RH May 21, 1914, par. 4}

  当那个可怜痛苦的瘫子被带到救主跟前时,病情的紧急似乎不容有片刻的耽搁,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开始腐烂。当那些抬着瘫子的人看到无法直接进到基督跟前时,便立刻掀开了房顶,将瘫子从房顶上系了下去。我们的救主看出并完全了解这个瘫子的状况。祂也晓得这个可怜的人患有心灵的疾病,他心灵的痛苦远远大于身体的痛苦。救主晓得这个瘫子数月以来所担负的重担乃是由于罪。众人鸦雀无声,几乎屏息等待着,要看基督如何对待这个显然非常无可救药的病人,他们惊讶地听耶稣说出了以下的话:“小子,放心吧!你的罪赦了”(太9:2)。 {RH May 21, 1914, par. 5}

  这是落入那受病害之人耳中最宝贵的话语,因为罪担重重地压着他,使他得不到一点儿安慰。基督卸除了压迫他的重担:“放心吧!”我,你的救主来了,为要赦免罪恶。这个受苦瘫子苍白的面容立刻就改变了!希望代替了绝望,平安和喜乐代替了痛苦的疑惑和麻木的忧郁。他的心恢复了平安和快乐,这时,救主可以触及他那痛苦的身体了。于是救主说:“你的罪赦了;”“起来;……行走。”这个瘫子在努力顺从主的旨意时,他无生命无血色的四肢复苏了;一道健康的血流经过他的血管;他皮肤的铅灰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健康的红润之色。多年来他的四肢都不听使唤,如今却获得了生命,这个被治愈的瘫子拿起他的床铺,从人群中穿过,回家去了,将荣耀归于上帝。{RH May 21, 1914, par. 6}

  这件事是为了教导我们。凡是想在治疗疾病的事上获得成功的医生,都应当明白该如何照顾患病的心。倘若他们信靠上帝,便可发挥为善的强大影响。在触及某些病人的心之前,需要先减轻他们身体的痛苦。当他们身体的痛苦减轻之后,医生往往可以更加成功地呼吁他们的良知,他们的内心也更容易受真理的影响。保健院的工人有一种危险,就是忽略这所由安息日复临信徒建立的机构的目标,而根据世俗的观点做工,效学其他的卫生机构。{RH May 21, 1914, par. 7}

  我们建立保健院并不是为了赚钱,尽管金钱对成功推进该机构来说是十分必要的。在各样开支上都应节俭,不可作不必要的开支。但是也应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到各项必要的便利设施上,以便使助手的工作,尤其是医生的工作尽可能轻松一些。保健院的主管应当利用每一个有助于成功治疗病人的设施。…… {RH May 21, 1914, par. 8}

  使保健院走出1869年秋天的低迷状态,发展到今天的昌盛繁荣,充满希望的状况,其中所付出的努力和牺牲,是外界的朋友们知之甚少的。那时这里欠着一万三千美元的外债,而且只有八位付费病人。更糟糕的是,前任经理们的做法使保健院的赞助者们非常灰心,以致无心提供钱款减轻保健院的债务或介绍病人来资助保健院。正在这种艰难的关头,我丈夫决定出售保健院的资产以偿还债务,剩余的资金按照各位股东出资的比例予以退还。但是一天清晨在家庭的祭坛祷告时,上帝的灵临到他身上,当时他正为如何处理保健院的事而寻求上帝的带领。他俯身屈膝呼喊说:“主必维护祂藉异象论到保健院的每一句话,保健院将要脱离低迷状态,光荣地兴旺起来。” {RH May 21, 1914, par. 9}

  从那一刻开始,我们认真把握住了保健院的工作,肩并肩为保健院作工,抵消那些自私的人给它带来的困窘。我们献出了自己的钱财,从而给别人树立一个榜样。我们鼓励凡在保健院工作的人勤俭节约,力劝医生和助手们为很少的工资努力工作,直到保健院再一次完全立足于本会人的信心。我们作了清楚的见证,反对任何一个在保健院工作的人自私的表现,劝勉督责犯错的人。我们知道,主的祝福若不停留在保健院,它就不会成功。若有上帝的祝福伴随着保健院,赞助圣工的人就会有信心,相信它是上帝的工作,感到将自己的钱财捐献给保健院是安全的,可以使它成为活泼的机构,成全上帝的旨意。 {RH May 21, 1914, par. 10}

  医生和一些助手开始认真工作。他们在极大的拦阻下努力工作。金雷医生、张伯伦和兰姆逊医生领着微薄的薪水刻苦热诚地工作着,要扶起这个下沉的机构。感谢上帝,最初的欠款终于清偿完毕。为改善病人的住宿条件而新借的钱也都偿还了。{RH May 21, 1914, par. 11}

  1914年5月28日

  关于医疗工作的早期勉言(9)

  忠诚服务的奖赏

  我蒙指示,看到我们保健院的医生应当是有信心有美好灵性的男女。他们应当以上帝为他们的依靠。很多来保健院的人都是因为罪恶的放纵才招致了疾病,他们几乎患有各样的疾病。这等人不配享有他们常常要求的同情心。医生花时间和精力照顾这等人真是一件痛苦的事,他们的身、心、灵都很低劣。{RH May 28, 1914, par. 1}

  但有一等人由于无知过着违背自然律的生活。他们无节制的工作,无节制的吃喝,因为这是他们的习惯。有些人已经在许多医生手下受了许多的苦,病情却未见好转,反而明显恶化了。最后他们被迫放弃了事业,离开了社会和家人;带着微弱的希望来到了我们的保健院,这是他们最后一招了,希望在这里能得到救济。这等人需要同情。应当以最大的温柔对待他们,小心翼翼地使他们明白自身生命的定律,以便他们通过不再违背这些定律,也通过管制自己来避免痛苦和疾病,即违背自然律所招致的刑罚。{RH May 28, 1914, par. 2}

  B医生不是在保健院充任医生的最佳人选。他看见体格败坏,心智与道德能力都很软弱的人,就以为医治这样的病人是浪费时间。在许多情况下可能确实如此。但他不应灰心丧胆,厌弃病人和痛苦的患者。他不应失去怜悯、同情和耐心,觉得为这样的人做事是浪费自己的生命,他们决不会赏识为他们付出的辛劳,即使他们重新获得了力量,也不会用来造福社会,而是仍会追求那些曾使他们失去健康的自我满足的事。B医生不应变得疲倦灰心,而应当记念基督,祂来直接和受苦的人类接触。虽然在许多情形下,受苦的人是因违法自然律的罪恶行为而给自己招致了疾病,但是耶稣仍然同情他们的软弱,当他们带着最讨厌的疾病来到祂面前时,祂并没有因怕沾染不洁而退避三舍;祂摸他们并且斥退疾病。{RH May 28, 1914, par. 3}

  “进入一个村子,有十个长大麻疯的,迎面而来,远远的站着,高声说‘耶稣,夫子,可怜我们吧!’耶稣看见,就对他们说:‘你们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他们去的时候就洁净了。内中有一个见自己已经好了,就回来大声归荣耀与上帝,又俯伏在耶稣脚前感谢祂;这人是撒玛利亚人。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吗?那九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上帝吗?’就对那人说:‘起来,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路17:12-19)。 {RH May 28, 1914, par. 4}

  这是给我们所有人的一个教训。这些麻风病人因疾病而身体腐烂,他们不得接触社会,以防感染别人。当局限定了他们的活动区域。当他们看见耶稣时,便在极大的痛苦中向祂呼叫,只有祂有能力解救他们。耶稣吩咐他们将身体去给祭司查看。他们有信心启程上路,相信基督医治他们的能力。他们行路的时候,认识到那可怕的疾病已经离开他们了。然而,在这十个人中,只有一个具有感恩之心,只有一个人因基督为他行的这件大事而对基督深感亏欠。他回来赞美上帝,极其谦卑地俯伏在基督脚前,感激地承认为他行的大事。这人是个外人,而其他九个人却是犹太人。 {RH May 28, 1914, par. 5}

  只有这一个人会正确使用上帝所赐的健康之福,耶稣为这一个人的缘故把十个人都医治了。那九个人走了,没有赏识为他们做成的事,也没有因耶稣做了这事而向祂表示任何感谢。 {RH May 28, 1914, par. 6}

  这正是我们保健院的医生付出努力后会受到的待遇。但是,在他们帮助受苦人类的努力中,二十个人中只要有一个人正确利用所领受的福惠,感激医生们为他付出的努力,医生们就应感到心满意足。如果十个人中有一个人活命,一百个人中有一个人得救进入了上帝的国,凡在保健院工作的人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就得到了充足的报赏。他们所有的挂虑和努力都不会白费。如果荣耀的君、天庭的王在为受苦世人服务后,祂神圣的援助都很少人赏识,我们保健院的医生和助手的微薄努力若不被所有病人赏识且在一些人身上是白废了,他们就因此抱怨,岂不该脸红吗?(证三178-180) {RH May 28, 1914, par. 7}

  许多到疗养院来治疗的人认识了真理,从而不仅在身体上得了医治,内心的暗室也被亲爱救主之爱的亮光照亮了。然而凡在疗养院工作的人若是先与智慧的上帝联络,从而成为把亮光传给别人的导管,就可成就更多的善工。世上的风俗习惯,外表的骄傲,自私自利和自高往往闯进来,而自称跟从上帝之人的这些罪恶是那么得罪上帝,以致祂不能以大能为他们行事或藉着他们行事。(《教会证言》第四卷576页) {RH May 28, 1914, par. 8}

  上帝计划祂所建立的疗养院屹立为灯塔,发出警告和责备。祂希望向世人证明,一个按宗教原则管理的机构作为病人的庇所,可以得到维持而不必牺牲其特殊的、圣洁的性质;可以保守它脱离其它同类机构中讨厌的特色。它要成为祂手中的一个工具,带来伟大的变革。应当改正错误的习惯,提高道德,改变口味,改良服装。(《教会证言》卷四582页)。 {RH May 28, 1914, par. 9}

  医生们所处的位置,如果发挥与他们的信仰一致的影响,就会对凡在该机构工作的人产生一种塑造的作用。这是世上最好的一个传道园地,凡处在负责地位的人都应该与上帝熟识,始终领受来自天上的亮光。 {RH May 28, 1914, par. 10}

  尤其应该在医生们的心中唤起一种极其恳切的愿望,拥有那种唯独上帝才能赐予的智慧;因为他们一旦信靠自己,就会被撇下,去随从不圣洁之心的冲动。当我看到这些医生若与基督联络可以变成什么样子,和若不每日与祂联络就会达不到的样子时,就满心忧惧他们会满足于达到属世的标准,毫无热切的渴望,不如饥似渴地寻求圣洁的荣美,在上帝看来极宝贵的温柔安静之心的装饰。(《教会证言》卷四557、559页)。 {RH May 28, 1914, par. 11}

  疗养院的兴旺不单依赖医生的聪明才智,而是依赖于上帝的恩宠。若是以上帝能赐福的方式管理疗养院,它就会非常成功,超过世上任何一家同类的机构。伟大的亮光,伟大的知识和上好的特权均已赐下。定罪的依据是已经领受却没有善用以致照在他人身上的亮光。 {RH May 28, 1914, par. 1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