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与通讯》​1914年
1914年4月

  1914年4月2日

  关于医疗工作的早期勉言(1)

  健康

  (编者注:在1844年之后的几年里,如今将安息日复临信徒与其他基督教团体区别开来的伟大真理正在迅速传开。信徒们的心思都集中在需要认真研究的教义上,以及与发动一场伟大宗教运动有关的问题上。因此,我们教会工作健康改良和医疗布道的特征没有立即得到充分呈现,这并不奇怪。早期的信徒和普通大众一样,对新鲜空气、阳光、水、运动和健康饮食的治疗价值知之甚少。然而,我们教会历史的早期是为更广泛的福音工作做准备的时期,需要把教导与医治结合起来。{RH April 2, 1914, par. 1}

  从一开始,守诫命的信徒们就坚定而不妥协地反对饮酒。在这场改革运动中,他们有一个忠实的领袖贝约瑟船长上尉,他在放弃使用酒精饮料、烟草、茶和咖啡方面的非凡经验,许多《评论与通讯》的读者都很熟悉。 {RH April 2, 1914, par. 2}

  关于安息日复临信徒中健康运动的进步性质,怀雅各长老在1871年4月的《健康改革者》中写道:{RH April 2, 1914, par. 3}

  “我们中间的这种改革是逐渐进步的。大约20年前,我们第一次注意到茶、咖啡和烟草的有害影响。十三年来,真理的声音,以基督徒节制的名义发出。……在我们中间呼吁我们的人远离这些慢性的毒药,在我们的注意力被要求进一步投入之前,在生活习惯方面采取改革措施。这就是我们当时所传的,直到纯洁和健康,战胜这些流行的弊端。善工稳步进行,直到我们的桌子上的茶和咖啡被清理干净,我们的家和我们的人从烟草的恶臭中解脱出来。……. {RH April 2, 1914, par. 4}

  “但是,我们中间的改革善工并没有随着对茶、咖啡和烟草的胜利而停止。大约七年来,我们的人注意力就特别转向了通风问题,以确保从纯净的空气和适当的食物和衣服中获得的所有好处,这对健康至关重要。吃肉的问题出现了,并被坦率而充分地讨论了。人们认为肉的营养比不上面包。这一观点不仅得到了我国和欧洲最好的医学权威的支持,而且得到了成千上万对这一问题进行了5到20年测试之人经验的支持。” {RH April 2, 1914, par. 5}

  . 在安息日复临信徒中,提倡健康生活的运动在南北战争接近结束时得到了极大的扩大和加强。当怀雅各长老和他的妻子在1863年6月6日和7日在密歇根州的奥奇戈度过安息日和星期日时,在M.E.康奈尔长老和劳R.J.伦斯长老主持的帐篷大会期间,怀姐妹见了一个异象,是关于健康改良运动的范围和重要性的指示。{RH April 2, 1914, par. 6}

  当时给出的勉言是明确的。以下摘自1864年出版的《属灵的恩赐》卷4a120-151页(《信仰的事实》第二部分,120-151页)中关于健康的异象,将揭示所传达信息的一般精神。{RH April 2, 1914, par. 7}

  伊甸园中的亚当和夏娃,体魄魁梧,完全匀称而俊美。他们是无罪的,享有美满的健康。与今日的人类相比,真是天壤之别!美丽消失了,美满的健康亦不为人知,到处所见,尽是疾病、残缺和虚弱。……人类犯罪之后,世上就有了形形色色不节制的现象。食欲支配了理智。人类走上了叛逆的道路,像夏娃一样被撒但诱惑,藐视上帝所宣布的禁令,自以为后果绝不会象所预料的那么可怕。人类干犯了健康的律法,几乎在所有的事上放肆过度。疾病在不断地增加。有因就必有果。{RH April 2, 1914, par. 8}

  上帝赐给我们始祖的食物,乃是祂计划让人类吃的食物。剥夺任何受造之物的生命,都违背上帝的计划。伊甸园中不应有死亡。园中树上的果子,就是人类所需要的食物。在洪水以前,上帝不允许人吃动物之肉。…… {RH April 2, 1914, par. 9}

  洪水以前的人吃动物的肉,满足自己的欲望,直到恶贯满盈,上帝就用洪水洁净道德腐败的地球。……洪水以后,人类忘记了上帝,走了不顺从的道路,违背了祂的诫命,咒诅便越来越重地临到人和兽身上。 ……{RH April 2, 1914, par. 10}

  许多人惊讶人类在身体、精神和道德上如此堕落。他们不明白正是由于违犯上帝的典章和律法,违犯了健康律,才造成了这种可悲的堕落。人干犯了上帝的诫命,使祂收回了令人兴旺的手。在吃喝上不节制,放纵卑鄙的情欲,使人精致的感官麻木了,以致将圣洁的事物放在普通事物的位置上。…… {RH April 2, 1914, par. 11}

  上帝却禁止希伯来人吃猪肉,因为它是有害的。猪肉会使身体系统充满体液,在气候温暖的地方常常会产生麻疯病。猪肉对身体系统的影响在温暖的气候比在较寒冷的气候要有害得多。但上帝从未计划让猪肉在任何情形下成为人的食物。……主还禁止以色列人吃其它某些动物的肉,因为那些肉不是最好的食物。…… {RH April 2, 1914, par. 12}

  不管用什么形式抽烟,都对人体产生作用。烟草是一种慢性毒品,会影响大脑,麻痹感官,使人无法辨识属灵的事物。…… {RH April 2, 1914, par. 13}

  茶与咖啡是有刺激性的,其影响与烟草相似,只是程度较低而已。…… 神圣系统因虚假的刺激而达到的兴奋度在兴奋剂的影响消退之后,接下来便是疲惫虚脱。藉着弃绝那些引起这种身体状况的东西,可以及时克服这种虚脱。放纵扭曲食欲的人,正在危害自己的健康与智力。他们不能赏识属灵事物的价值。他们的感官迟钝了,罪看起来也不是很邪恶了,真理也不比地上的财物更有价值了。 {RH April 2, 1914, par. 14}

  有一等人自称信奉真理,不用烟草、鼻烟、茶或咖啡,却以不同的方式犯了放纵食欲的罪。他们渴求调味浓郁的肉食,与油腻的汤同食,以致食欲扭曲了,到了非用最有害的方式来烹饪,连肉类也满足不了其食欲的地步。…… {RH April 2, 1914, par. 15}

  当药物进入身体系统时,它们暂时可能看似有一种有益的作用。可能会发生一种改变,但疾病却没有痊愈。…… 死于用药的人,比若让自然能力自行工作而会死于疾病之人的总和还要多。…… {RH April 2, 1914, par. 16}

  我蒙指示看到如果人人都愿藉着严格顺从健康律法来努力防止疾病,就会免受许多痛苦。…… 许多人单因为自己已经求上帝了,就希望上帝会保护他们免除疾病。但上帝却不会看重他们的祈求,因为他们的信心没有因着行为得到成全(雅2:22)。对于那些不知自爱,而继续干犯健康的律法,及不尽力预防疾病的人,上帝是不会行神迹去保护其生命的。何时我们尽一己之所能去维护健康,然后才可希望那有福的结果随之而来,并能本着信心求上帝赐福我们为保持健康而作的种种努力。如果祂的圣名可因此而得荣耀,祂就会应允我们的祈求。但愿大家都明白,自己都有一份工作要作。凡不留心健康律法,而行在必定招致病苦之道路上的人们,上帝必不行神迹来保持其健康的。……{RH April 2, 1914, par. 17}

  为了保持健康,就必须在凡事上节制。要在工作上节制,在吃喝上节制。……上帝将人体称为祂的殿,应该尽可能使之保持在健康状态。……上帝要求祂的子民与祂同工。祂要求他们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且要他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而蒙上帝悦纳的,这是祂愿意从有理智的凡人接受的惟一侍奉。为了接触处在低下状态的人,耶稣已屈身到极低之处。上帝要求人作出恳切的努力,并要舍己,好保持其心智的活力,提高自己的修养,效法那心里没有诡诈之主的榜样。于是人就会受益于基督的赎罪。主怎样在洪水前吩咐忠心的挪亚说“你和你的全家都要进入方舟”(创7:1),在大艰难时期之前,祂也必对一直为变化升天作准备的祂忠心的圣徒们说:“我的百姓啊,你们要来进入内室,关上门,隐藏片时,等到忿怒过去”(赛26:20)。 {RH April 2, 1914, par. 18}

  1914年4月9日

  关于医疗工作的早期勉言(2)

  过劳和患病

  (编者注:怀雅各长老在1864年12月13日《评论与通讯》的一篇社论中写道:“我们的人一般都在认识到健康问题,他们应该有这方面的刊物来满足他们目前的需要,刊物的价格要让最穷的人也买得起。”他宣布尽早发行一系列小册子,总标题为《健康;或如何生活》。 {RH April 9, 1914, par. 1}

  怀长老和夫人坚信,这些小册子中所概述的改良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在《评论与通讯》(1865年1月24日)的按语中得到了体现。按语提请注意该系列第一本的出版:{RH April 9, 1914, par. 2}

  “我们希望各地的弟兄们注意这些特别小心准备的作品,论到我们所急需的生活方式改革的重要问题,因为据我们看来,凡为变化升天做最后准备的人,都必完成这些改革工作。” {RH April 9, 1914, par. 3}

  这一系列小册在1865年头五个月就全部完成了。这六本健康小册含有怀爱伦所写论《疾病及其原因》的文章和论类似问题文章;以及许多摘录,来自不同医师和其他对健康改良原则感兴趣之人的作品。书中含有卫生处方,还提示了水作为一种疗法的使用价值。进一步强调了酒精、烟草、茶和咖啡、香辛料和其它刺激品及麻醉品的有害影响。{RH April 9, 1914, par. 4}

  1864-65年的冬天是受到重压和磨难的时期。怀长老在与妻子联合预备要出版的论健康和节制的素材时,发现还必须为蒙召在军队中服役的守安息日的信徒不倦地工作。这种工作伴随着困惑和忧虑,使他严重地劳心费力。1865年5月举行的总会会议中行政管理上的操心事使他更加疲倦。1{RH April 9, 1914, par. 5}

  怀长老夫妇虽因写作和出版及照顾全面工作的许多权益而疲倦,却没有得到休息。总会会议结束之后,他们立刻蒙召到威斯康星州和衣阿华州去,在那里经受了许多艰难困苦。他们回到密歇根州之后不久,怀长老就患上了局部瘫痪。S{RH April 9, 1914, par. 6}

  怀姐妹在1866年2月20日和2月27日的《评论与通讯》上对这些苦难以及它们间接推动了几个月后的健康改良运动作了描述,其中的一部分载于下文。 {RH April 9, 1914, par. 7}

  (这个故事,在准备出版时,怀姐妹已经读过了,并对原文做了一些编辑上的修改。) {RH April 9, 1914, par. 8}

  在总会结束时,我们发现自己在体力和脑力上都过度疲惫了;可是责任似乎催着我们西行,我们就不敢留在家里。我们在以往的年月也没有考虑自己的安逸和快乐,上帝也支持了我们。难道祂现在不会支持我们吗?我们认为这是最安全的冒险途径,便调动了能够调动的所有精力,开始了我们的旅程。{RH April 9, 1914, par. 9}

  我们在威斯康辛州参加了聚会,鞠躬尽瘁。我们的饮食不足以滋养我们的体力。……{RH April 9, 1914, par. 10}

  我们觉得在返回密歇根州之前有责任去访问爱荷华州。我们一点儿不知道某某和某某反叛的事,但我们觉得有一项工作要我们在那个州去做。我们在去爱荷华州派勒特格罗夫的途中,才第一次听到了反叛的事,那时离我们在礼拜堂与反叛的首领们面对面相见之前只有几个小时。我们心情紧张地操劳着,要救已经被这些不忠心的牧人打伤撕裂、流血撇弃的可怜羊群。我们的努力取得了成功。我们在努力对付反对、谎言和侮辱、卑鄙的偏见和嫉妒时,很少考虑到我们的健康状况。随着我们的操劳而来的蒙福结果,在我们因注意这两个牧人撕碎上帝羊群的可怕工作所造成的结果而感到的郁闷中,鼓舞了我们。 {RH April 9, 1914, par. 11}

  我们在爱荷华州的过度操劳严重损耗了我丈夫的体力。他在对付这次叛乱时的操劳具有激起他的热心的性质,使他过劳到若是谨慎明智地为他的健康考虑原不会允许他走到的地步。然而他在回到家之后,若是能有一段时间完全休息,完全摆脱操心挂虑,他原会从那次行程的影响中恢复过来。但是这些假传道人数月来一直在做预备一次坚决反叛的工作。……他们的工作却使我们必需再次写作,好使诚实人免于受骗。…… {RH April 9, 1914, par. 12}

  当到了参赴我们在孟斐斯约定的聚会时,我们的身心都需要休息。几个月来我们一直处在紧张状态。由于身体的软弱,我们晚上的睡眠断断续续。然而我们鞠躬尽瘁,半夜起来,步行约一英里到车站,登上了去底特律的火车。在驿车前往孟斐斯之前,我们不得不在里奇韦候车大约两小时,等火车从东部过来。我的丈夫在车站躺在一个长凳上,睡了大约十五分钟,这在一定的程度上减轻了他的疲劳。我们乘车大约七英里到格尼弟兄那里,得到一些休息和睡眠,好预备我们参赴晚上的聚会。 {RH April 9, 1914, par. 13}

  在孟斐斯的聚会是很累人的。我丈夫在这里的工作量足够让两个体力很好的人去做。他的生命活力已经极度消沉了,但他对上帝圣工的热心却敦促他自作主张地因过劳而耗尽余剩的一点儿力量。孟斐斯的会议需要艰苦的劳动,我丈夫在参加会议时做了大量的劳动,足够两个人拥有良好的体力。他的精力极其消沉,但他对上帝的热忱却驱使他自作主张地过度工作,耗尽仅存的一点体力。 {RH April 9, 1914, par. 14}

  我们的聚会在星期日晚上11点钟以后才结束。我们午夜后退去休息,黎明就起来搭驿车去乘火车。火车交接错误,我们直到过了午夜才到家。 {RH April 9, 1914, par. 15}

  我的丈夫只睡了一会儿,第二天也不肯休息。他认为他的业务需要他在出版社。晚上发现他精疲力尽了。他的睡眠断断续续,无法恢复精神,可是我们早上5点钟就起来在早餐前照常去散步。我们走进了兰特弟兄的园子,我丈夫打算揭开一个玉米穗时,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响声。我抬头看到他脸色发红,右臂无力地垂在身边。他试图举起右臂却没有成功——肌肉不肯顺从他的意志了。{RH April 9, 1914, par. 16}

  我扶着他进了房子,但他不能对我讲话,直到进了房子才不清楚地说出来:“祷告,祷告。”我们屈膝呼求上帝,祂一直是我们在艰难时期随时的帮助。我丈夫不久就向上帝说出了赞美和感激的话,因为他能使用他的右臂了。他的手部分得到了恢复,却没有完全恢复。…… {RH April 9, 1914, par. 17}

  我丈夫和我觉得需要亲近上帝。而当我们藉着认罪和祷告亲近上帝时,我们便得到了祂亲近我们的有福确据。上帝对我们有无限的怜悯,我们是祂受苦的儿女,这种意识是多么宝贵啊!无法言喻!曾落在我丈夫身上的打击原本可能是致命的最后一击,或使他半边身子瘫痪而死。我们喜极而泣,因为上帝在我们的苦难中关照了我们。世界大能的创造主——宇宙全能的统治者,乃是我们的父!这些与上帝交通的时节极其宝贵!我丈夫大部分时间在主里很快乐。他口中昼夜赞美上帝,他的病房确实是个属天的场所。 {RH April 9, 1914, par. 18}

  (待续.)

  1914年4月16日

  关于医疗工作的早期勉言(3)

  在丹斯维尔

  这次病患的头五个星期我们是在自己家过的。我们的天父为明智的目的认为不适合应允我们恳切的祷告,让我丈夫立刻恢复健康,尽管祂似乎藉着祂的圣灵很近地安慰和扶持了我们。 {RH April 16, 1914, par. 1}

  我们有信心使用水作为上帝指定的疗法之一,却对药物没有信心。我若是亲自给我病中的丈夫施行水疗,我自己的生命活力就会太过枯竭。他长期疲倦的操劳带来了这种结果,我们岂可指望上帝行一个神迹来医治他而不使用祂已经提供给我们的方法或媒介呢?既然在巴特尔克里克没有一个人胆敢在我丈夫的病情中负起使用水疗的责任,我们便感到可能有责任带他去纽约州的丹斯维尔,在那里他可以休息,我们也可以得到那些很熟悉水疗法的医生们的照顾。我们不敢随从自己的判断,而是求问了上帝的意见,在经过常常祷告考虑了这个问题之后,我们便决定前往。我丈夫很好地经受了旅途劳顿——比我们曾担心的要好得多。 {RH April 16, 1914, par. 2}

  我们留在丹斯维尔约有三个月。我们在距该机构不远的地方得到了房间。我们的住宿一点也不舒适。我们的房间很小,早上太阳光顾它只有几分钟。然而要是我们被限制在房间里,我就不会像所应该的那样感受到这一点。我们二人都能出去散步,许多时间在户外。除了安息日和第一日(星期日),我们每天都接受治疗,这使我们没有很多时间待在我们的房间里。 {RH April 16, 1914, par. 3}

  有些人或许以为我们去丹斯维尔并置身于那里的医生们的照管之下,是放弃了我们的信心,不相信上帝会应允祷告使我丈夫恢复健康。然而不是这样。我们并不想轻视上帝已使我们力所能及的恢复健康的方法,同时我们也感到上帝是超乎一切的,祂既提供了水疗法,就希望我们使用这种疗法来帮助受虐待的自然机能恢复其被耗尽的精力。我们相信上帝会赐福我们正在健康方面做出的努力。我们并不怀疑上帝能行奇事,在片刻之间就使我丈夫恢复健康和活力。然而要是祂这么做,我们岂不是就会有再次犯罪的危险——通过长时间不节制的操劳来滥用我们的力量,给自己的带来更糟糕的状况吗? {RH April 16, 1914, par. 4}

  我们若是违背生命律,就必受到惩罚。苦难或多或少都必随着每一次违犯自然律而来。然而当我们悔改自己的过犯,并且认真地开始改革的工作时;当我们尽我们所能地挽回自己的错误,通过置身于尽可能最佳的条件中来重新获得我们在自己的热心中所丧失的力量时;我们就是恰好处在可以运用对上帝的信心并求祂为我们做我们自己做不了的事情的境地。我们可以倚赖上帝的应许,相信祂的能力会修复哪怕自然机能已经损坏了的身体机构,我们会被安置在能够更聪明地再次在上帝的圣工中操劳的地方,明智地保持上帝赐给我们的力量而不是藉着过劳来削弱它。{RH April 16, 1914, par. 5}

  我们去丹斯维尔为的是使身心得到休息。尽管我们已料到会看到和听到我们不能接受也不能与之联合的东西,尽管我们做出了相反的努力,但这些事还是会或多或少地刺激我们的头脑,在不眠的长夜里,我们将基督的生活和祂关于何为基督徒的教导与那个机构在这一点上的教导相比较,无法使二者和谐一致。…… {RH April 16, 1914, par. 6}

  我们离开巴特尔克里克去丹斯维尔时,并没有觉得为了重获健康就得把我们的信仰抛在脑后。我们觉得若有什么时候我们需要信心和盼望的安慰,就是在我们经历严峻苦难的时候了。我们一天三次有特别祷告的时间,求主使我丈夫恢复健康,并求祂特别施恩,在我们的苦难中扶持我们。这些祷告的时辰对我们来说非常宝贵。我们的心常常充满无以言表的感激,因为我们有特权称上帝为我们的父;在我们的苦难中,我们有一位天上的父,我们能毫无惧怕地倚赖祂,祂了解我们所有的痛苦不幸;祂邀请我们在无助和苦难中要倚靠祂强壮的膀臂得力量和支持。{RH April 16, 1914, par. 7}

  我的丈夫夜里只能得到很少的消息或睡眠。他患有极度的神经过敏。……他需要几乎不断的照顾,上帝也根据我的需要给了我力量。我奇妙地得到了支持。许多个夜晚,当我的丈夫因疼痛而无法休息或入睡时,我便在午夜离床,在上帝面前屈身,恳切祈求祂赐给我们祂关爱的记号——就是我的丈夫能意识到圣灵的抚慰影响,并在睡眠中得到休息。连续有十个晚上,当他不可能休息或睡着时,我们都有证据表明上帝听了我们的祈祷,我的丈夫会进入安静的睡眠。我们经常感到来自上帝临格的这种安舒,尽管是在夜晚的安静时辰,我们的救主似乎如此宝贵,以致我们无拘无束地放胆赞美上帝。而当我们早上醒来神清气爽时,我们最初的清醒时刻一般是在赞美和感谢上帝惠赐休息和睡眠中度过的。 {RH April 16, 1914, par. 8}

  我的丈夫在丹斯维尔的时候,几乎总是很有勇气,尽管他是一个患者。我们在那里的最后几周有了更好的房间,在一栋比我们从前所住的更加舒适的房子里。我们的房间在一楼,这减轻了我不少的辛劳,因为此前我不得不爬一段楼梯。…… {RH April 16, 1914, par. 9}

  11月26日,我们早上祷告的时候,蒙引导热切祈求上帝特别赐福我的丈夫,并将祂的圣灵大量地赐给他。上帝的灵停留在我们身上,我们在主里得到了特别的奋兴和加强,便同声赞美上帝。……11月16日对我来说是一个快乐幸福的日子。我感到上帝的平安常驻在我身上,并在那天晚上花了很多时间为我丈夫向上帝献上祷告。 {RH April 16, 1914, par. 10}

  11月27日,拉夫伯勒长老来到我们的房间,与我们一起作家庭祷告。我们都有一种不同寻常的祈祷精神。天国似乎很近。我们感受到上帝之灵使人成圣的感化力;没有一丝阴云介入我们和我们的救主之间,无法言喻的感激之情充满了我们的心,我们无法保持沉默,便大声赞美上帝,因为祂赐给了我们又丰富又宝贵的福气,这是我们非常珍爱的,过于地上的任何财宝。上帝的应许显得多么丰富、多么极其宝贵啊!我们能够为了苦难而感谢祂。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只能在上帝里面欢喜和夸胜。我那受苦的丈夫尤其大大分享了这场恩典的甘霖。他的面容虽因疾病而憔悴,却在他大声赞美上帝时焕发着圣洁的光芒。上帝的天使似乎在我们周围。我想时候到了,我的丈夫要靠着上帝的力量超越疾病,并靠上帝拯救的能力夸胜了。这种属天安舒的影响似乎与我们同住了许多日子。但我们不得不认识到,我们得拯救的日子还没有来到;然而这个大福气是要预备我们经受更大的考验。{RH April 16, 1914, par. 11}

  1914年4月23日

  关于医疗工作的早期勉言(4)

  通过祷告得到祝福

  1865年12月4日,我丈夫度过了一个痛苦的不眠之夜。我照常在他床边祈祷,但主不乐意回应我们的祈祷。我丈夫心中烦恼。他想自己可以下到坟墓里了。他说死亡对他来说一点儿也不可怕。……{RH April 23, 1914, par. 1}

  我感到事态严重。我片刻也不相信我丈夫会死。但是要怎样使他生出信心能有这样的感受并且说:“我不会死,而会活着宣扬主的作为”呢?那天晚上是我在他生病期间经历的最痛苦的一夜。我没有睡觉,而是在心里思考着我们未来的道路。此前我并没有想到过离开丹斯维尔。{RH April 23, 1914, par. 2}

  我看到曾支持着我丈夫的勇气、盼望和轻快的精神在衰退。在他生病期间,我一直得到显著的扶持才受得了焦虑和对他的照料。他很体谅我的健康和体力。但他的病情需要不断的关照。我知道在丹斯维尔没有一个人能取代我的位置;而且我已那么久负担和照料他的病情以致我也不能让别人去做我认为不仅是义务而且是特权要为我受苦的丈夫去做的事。我认为这不是一个任务,而是我的一个特权。我几乎一辈子都是一个病人,他在我受苦时温柔地耐心地同情、守护、照顾了我,而今轮到我来稍微报答一下我所得到的仁慈关照了。此外,我在履行我的职责时感受到如此多上帝的平安和祂圣灵的安慰,以致我能由衷地说,我不愿意把最近这六个月得到的福气和宝贵的经验换成我从前生活中任何一个时期的同样长时间的经验。{RH April 23, 1914, par. 3}

  我担心我不能长期忍受晚上被剥夺这么多的睡眠和接受治疗时对我体力的额外耗费;要是我不行了,我丈夫会去哪里呢?谁会像我一样照顾他呢?…… {RH April 23, 1914, par. 4}

  我的丈夫日渐消瘦,力量衰微。我想到我们在巴特尔克里克又大又方便的房子,房间又高又通风,便问自己这个问题:要是我们在自己家里,岂不是会在健康方面取得更为迅速的进展吗?我想到了我们炉子上的大热水池,随时可以使用,还有我们巨大的软水池,地窖里的过滤器,我们各种各样的浴盆,和装有火炉的浴室。但比较而言,所以这些便利的条件在我心中都没有多少分量,因为我渴望趁着我还能做到的时候让我丈夫回到他受过考验的弟兄们中间,以便他们发现他仍在岗,他们认识他,曾因他的操劳而受益,了解他辛劳从事上帝工作的恒心和热心。他的忠心弟兄们能用祈祷和信心同情他、帮助他。{RH April 23, 1914, par. 5}

  我祈求上帝指导我,不要让我走错一步;而要赐我智慧选择正确的路线。我越恳切祈求,便越强烈地确信我必须把我丈夫带到弟兄们中间,即使我们应该再次回到丹斯维尔。但我的路线似乎显然是要带他到罗彻斯特,试试旅行的效果,要是证明这是有益的,就再进一步,在罗彻斯特短暂逗留之后,便回到巴特尔克里克。…… {RH April 23, 1914, par. 6}

  早上叫来了雷医生,我告诉他我丈夫的病情在至多两到三周内若无明确的改善,我就要带他回家。他回答说:“你不能带他回家。他受不了那么远的路。”我回答说:“我要走。我要凭信心带我丈夫走,倚靠上帝,先到罗彻斯特,在那里逗留几天,然后去底特律,如有必要,就在那里休息几天,然后去杰克逊稍事休息,然后到巴特尔克里克。”这是我丈夫第一次知道我的想法。他一句话也没说。……那天晚上我们打包行李,第二天早上9点钟之前就准备好上路了。…… {RH April 23, 1914, par. 7}

  我们在罗彻斯特的三周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祈祷。我丈夫提议派人到缅因州去请J. N.安德鲁斯长老、到奥尔科特去请林赛夫妇并到罗斯福去请那些对上帝有信心、感到有责任来为他祷告的人。这些朋友应邀而来,我们十天之久有特别而恳切的祷告时辰。大家在这些祷告时辰都大大蒙福。他们不仅感到有负担为我的丈夫祷告,而且有负担为自己祷告。这些上帝的仆人以伤痛的心,泪流满面地恳求恩典能在他们自己心中深刻运行。欢呼胜利和赞美上帝的声音因祂慈爱和悦纳的记号而升达上天。我从未在祷告中享受过更大的自由。我们确信我们的请求得到了垂听。我们常常被上天恩典的甘霖大大更新,以致我们能说:“我的福杯满溢”(诗23:5)。我们能够因上帝丰盛的救恩而哭泣并赞美上帝。……{RH April 23, 1914, par. 8}

  那些来自罗斯福的人不久就不得不回家去。安德鲁斯弟兄和林赛夫妇留了下来。我们继续向上天恳切祈求。那似乎是与黑暗权势的一场斗争。有时我丈夫战兢的信心会握住上帝的应许,于是就会享有美好而宝贵的胜利。然后他的思想似乎又沮丧了,太软弱以致不能守住他曾取得的胜利。{RH April 23, 1914, par. 9}

  每一次祷告的时候大家的兴致都在加深,每一个参与祷告的人都感到自己在亲近上帝并为我丈夫祷告的努力中得到了祝福。安德鲁斯弟兄尤其感到对这事有负担,并且本着信心认真作工,同时圣灵的能力似乎创作了祷告。我们家的每一个成员都把自己重新献给了上帝。我们亲爱的孩子们与我们一起进行这次的献身。…… 我感到确信,我们必要从苦难的熔炉中出来,被炼净。 {RH April 23, 1914, par. 10}

  有一次在安德鲁斯弟兄家,正祷告的时候,我想要向主提出我的情况,恳求祂赐给我身体的健康和头脑的力量。在场的人似乎都以我的情况为一个特别的祷告题目。我感到一种美好的、属天的在上帝里面的安顿。一种属天的气氛弥漫在房间里。上帝听了我的祈祷,我的身体疾病得到了缓解。 {RH April 23, 1914, par. 11}

  圣诞节傍晚,我们正在上帝面前自卑并且恳求拯救的时候,天上的亮光似乎照耀在我们身上,我便被笼罩在上帝荣耀的异象中。我似乎被迅速带离地球到了天上,那里尽是健康、美丽和荣耀。音乐的旋律落入我耳,音调优雅、完美、迷人。我蒙允许享受一会儿天国的这幅美景,然后便让我注意到这个黑暗的世界。于是我便蒙召注意世上发生的事。(在这难忘的异象中所领受的部分指示,敦促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建立一个保健机构,将在以后的文章中介绍。)……{RH April 23, 1914, par. 12}

  然后我丈夫提议我们在下周回巴特尔克里克。……我们一路顺风顺水。……火车一到达巴特尔克里克,我们便遇见了几位忠心的弟兄,他们高兴地接待了我们。……我丈夫晚上休息的很好。下一个安息日他虽然虚弱,还是步行去了礼拜堂,讲了约三刻钟。我们还参加了晚上的圣餐会。主加给了他力量,因为他凭信心走了出来。…… {RH April 23, 1914, par. 13}

  我毫无疑惑地相信我的丈夫会完全恢复健康。主是支持我们的,赞美祂的圣名!尽管撒但设法痛痛地压制我们,但救助之力已加在那比他更有能力的一位身上,奉我们伟大的拯救者耶稣之名,我们必定得胜。{RH April 23, 1914, par. 14}

  1914年4月30日

  关于医疗工作的早期勉言(5)

  健康改良

  (《教会证言》第一卷485-495页)

  (编者按:怀雅各长老和他的妻子与可靠的朋友们在纽约罗切斯特暂住期间,他们刚离开(纽约州)丹斯维尔保健院不久,得到了关于安息日复临教会建立健康机构之责任的勉言。人们尚未普遍而热烈的回应1863年6月在密歇根州奥塞戈市的异象所显示健康改良的亮光。如今呼吁人们在采纳健康原则和从事福音医疗布道工作方面迈出决定性的步伐。在这些勉言中,概述了许多真理,这些真理是所有医疗布道工作的基础,无论是在个人的生活实践中,还是在传道园地和我们的医疗机构中,都是如此。因此,下文的教诲对所有人都具有普遍的意义。) {RH April 30, 1914, par. 1}

  1865年12月25日,我在纽约州罗切斯特所见的异象中蒙指示,看到我们守安息日的人忽略了遵行上帝所赐健康改良的亮光。仍有一项大工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作为一班子民太落后了,没有遵行上帝所启示引导我们的天意。{RH April 30, 1914, par. 2}

  我蒙指示:健康改良的工作几乎还没有开始。虽然有些人深有感触并且在工作中将自己的信心付诸了行动,但有些人却仍旧漠不关心,在改良上几乎还没有迈出一步。他们似乎有一种不信的心,而且因为这种改良约束强烈的食欲,许多人就退缩了。……. {RH April 30, 1914, par. 3}

  我蒙指示,健康改良乃是第三位天使信息的一部分。它与第三位天使信息紧密相联,就好像人的臂和手与身体的结合一样。我看到我们作为一班子民必须在这项大工上取得进步。传道人和平信徒必须一致行动。上帝的子民没有为第三位天使的大呼声作好准备。他们为自己有一项工作要做,是他们不该留给上帝去为他们做的。祂已把这项工作留给他们去做。这是一项个人的工作;谁也不能替别人做。“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上帝,得以成圣”(林后7:1)。…… {RH April 30, 1914, par. 4}

  为了适于变化升天,上帝的子民必须认识自己。他们必须了解自己的身体结构,好使他们能与诗人一同惊叹:“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诗139:14)。他们应该始终制服食欲。……身体应当作心智的仆人;心智不应作身体的仆人。 {RH April 30, 1914, par. 5}

  我蒙指示看到,若是我们摆正与生命的关系而确保健康,就有一项比我们所想象大得多的工作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既“等候所盼望的福,并等候至大的上帝和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祂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多2:13,14),岂可落后于今日不相信我们救主即将复临的宗教家们吗?正在蒙祂洁净、特别归祂自己、并要不尝死味而被变化升天的人,不该在善行上落后于别人。他们在努力洁净自己,除去身体和灵魂的一切污秽,敬畏上帝,得以成圣时,应该远远领先于地上的任何一等人;因为他们所自称的信仰比别人的信仰更尊贵。 {RH April 30, 1914, par. 6}

  有人嘲笑这项改良的工作,并说它是完全不必要的,会引发人心转离现代真理。他们说这是在把事情带到极端。这等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当人们自称敬虔却从头顶到脚底都疾病累身时,当他们的体力,智力和道德力因满足堕落的食欲和过劳而衰弱时,他们怎能权衡真理的证据并领会上帝的要求呢?他们的道德力和智力若被蒙蔽,就不能赏识赎罪的价值或上帝圣工的尊贵性质,也不会喜爱研究祂的话。…… {RH April 30, 1914, par. 7}

  我见到天父已在健康改良方面赐予我们伟大的恩光,使我们可以顺从祂对我们的要求,在这些原属于祂的身体和精神上荣耀祂,而最终能无瑕无疵地站立在上帝的宝座之前。我们的信仰要求我们提高标准,大步前进。在许多人质疑其他健康改良运动者所取的行径之时,他们既是有理性的人,就当为自己作些事。我们人类现今是处于一种悲惨可怜的情况中,饱患各种各式的疾病。许多已有遗传疾病的人,因父母的错误生活习惯而受更大的痛苦;但他们自己却采取同样的错误行动,而他们的儿女又追随他们而行。他们对于自己蒙昧无知,生了病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误习惯引起的巨大痛苦。 {RH April 30, 1914, par. 8}

  现今只有很少数的人充分醒悟,明白饮食习惯对于自己的健康、自己的品格、自己对今生世界的贡献和自己永恒的命运,有何等重大的关系。我看到那些已接受从天而来的亮光,并明白行在光中之福惠的人有责任要对其他因缺乏知识而仍在受苦之人表现更大的关心。凡遵守安息日而仰望救主快要显现的信徒,尤其应当在关心此伟大的改良工作上不甘落于人后。世上的男女必须得到教导,而传道人和信徒们也当感到自己有责任向别人倡导和深入传扬这道理。…… {RH April 30, 1914, par. 9}

  我们的信徒应该有一个自己的机构,由他们自己掌握,为我们中间受病痛折磨的人服务。这些人希望得到健康,恢复精力;这样,他们就能用本来就属于上帝的身心灵来赞美上帝。…… {RH April 30, 1914, par. 10}

  当病人的健康在明智的治疗下得到改善,他们开始享受人生时,他们就会对那些帮助他们恢复健康的人有信心。他们的心既充满了感激,真理的善种就会更容易地在那里落脚,并且会在某些情形下得到滋养,发芽生长,结出果子来荣耀上帝。一个这样宝贵的灵魂得救会比建立这样一个机构所需的一切钱财更有价值。有些人不会有足够的道义勇气顺从自己的确信。他们可能会承认守安息日的人有真理,但世人和不信的亲戚挡在他们接受真理的路上。他们不能使自己的心达到为基督牺牲一切的地步。可是最后提到的这班人中有些人在离开后会消除他们的偏见,并且会为安息日复临信徒的信仰辩护。有些恢复了健康或大大受益的人在离开后会成为媒介,在新的地区介绍我们的信仰并举起真理的旗帜,若不是先为获得健康的目的而逗留在我们的人中间从而消除了心中的偏见,这些地区的人原是不可能接近的。 {RH April 30, 1914, par. 11}

  还有些在回到自己的家后会受到盘问。但这不应使任何一个人灰心或阻碍他们在这项工作中的努力。撒但和他的使者会尽他们所能地阻碍、困惑并加担子给那些衷心从事推进这项改革之工的人。 {RH April 30, 1914, par. 12}

  我们的信徒中有人十分富裕。若是人人都感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性,这个伟大的事业就会毫无困窘地推进。大家都应感到特别关心支持这事业。那些有钱财的人尤其应当投资于这个事业。 {RH April 30, 1914, par. 13}

  许多自称相信真理的人正在变得吝啬而贪婪。他们需要为自己担心。……而今他们有一个为了受苦之人的益处也为了推进真理而使用钱财的好机会。已蒙上帝托付钱财的这些管家现在应该前来帮助圣工,用他们的钱财荣耀上帝。……{RH April 30, 1914, par. 14}

  那些已蒙上帝托付钱财的人应该设立一个基金,使配得的穷人受益。因他们生了病而无力支付在机构接受治疗的费用。有一些宝贵而值得尊重的穷人,其影响力一直使上帝的圣工受益。应该建立一个基金,用于明确的目的,治疗这种穷人,由他们所在地的教会确定他们是值得受益的。那些财产丰富的人若不为这个目的奉献,不求回报,穷人就不会得到在这种机构治疗疾病的益处。在这种机构的工作需要投入大量金钱。这种机构在建立初期,为生存而奋斗时,不应因不断地开支且无利润而变得经济拮据。 {RH April 30, 1914, par. 1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