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与通讯》​1914年
1914年1月

  1914年1月1日

  约沙法(3)

  在约沙法统治的末期,他的国被一支军队入侵,这支军队的到来让当地的居民胆战心惊。“摩押人和亚扪人,又有米乌尼人,一同来攻击约沙法”(代下20:1)。王从使者那里得知这一入侵的消息,使者带着惊骇的话出现,“从海外亚兰那边,有大军来攻击你,如今他们在哈洗逊他玛,就是隐基底”(代下20:2)。 {RH January 1, 1914, par. 1}

  约沙法是一个勇敢刚毅的人。他已多年增强他的兵力,巩固他的要塞防城。他已有很好的准备可以应付任何仇敌了;然而他在这次危机中并没有依靠血肉的膀臂,他不靠有纪律的军队和已设防的城邑,却希望藉着对以色列的上帝所存活泼的信心,能战胜这些矜夸自己有力量在列国面前屈辱犹大的异邦人。 {RH January 1, 1914, par. 2}

  “约沙法便惧怕,定意寻求耶和华,在犹大全地宣告禁食。于是犹大人聚会,求耶和华帮助。犹大各城都有人出来寻求耶和华”(代下20:3,4)。 {RH January 1, 1914, par. 3}

  约沙法当着众民站在圣殿院内倾心祈祷,恳求上帝履行祂的应许,同时也承认以色列的软弱无力。{RH January 1, 1914, par. 4}

  他呼吁说:“耶和华我们列祖的上帝啊,祢不是天上的上帝么?祢不是万邦万国的主宰么?在祢手中有大能力,无人能抵挡祢。 我们的上帝啊,祢不是曾在祢民以色列人面前驱逐这地的居民,将这地赐给祢朋友亚伯拉罕的后裔永远为业么?他们住在这地,又为祢的名建造圣所,说,倘若有祸患临到我们,或刀兵灾殃,或瘟疫饥荒,我们在急难的时候,站在这殿前向祢呼求,祢必垂听而拯救;因为你的名在这殿里。{RH January 1, 1914, par. 5}

  “从前以色列要出埃及地的时候,祢不容以色列人侵犯亚扪人、摩押人、和西珥山人,以色列人就离开他们,不灭绝他们;看哪,他们怎样报复我们,要来驱逐我们出离祢的地,就是祢赐给我们为业之地。我们的上帝啊,祢不惩罚他们么?因为我们无力抵挡这来攻击我们的大军;我们也不知道怎样行;我们的眼目单仰望祢”(代下20:6-12)。{RH January 1, 1914, par. 6}

  约沙法很有把握地向主说:“我们的眼目单仰望祢。”多年以来,他常教训民众他们的力量乃在于以色列的上帝,就是那位在过去各世代中时常伸手拯救他的选民免于完全毁灭的主;所以现在,当国势垂危的时候,约沙法并非孤独地站在那里;“犹大众人和他们的婴孩、妻子、儿女、都站在耶和华面前。”(代下20:13)他们同心合意地禁食祈祷;同心合意地求主使仇敌溃败,使耶和华的圣名得到荣耀。 {RH January 1, 1914, par. 7}

  “上帝啊,求祢不要静默;上帝啊,求祢不要闭口,也不要不作声。因为祢的仇敌喧嚷,恨祢的抬起头来。他们同谋奸诈,要害祢的百性,彼此商议,要害祢所隐藏的人。他们说,来吧,我们将他们剪灭,使他们不再成国;使以色列的名,不再被人记念。他们同心商议,彼此结盟,要抵挡祢。就是住帐棚的以东人,和以实玛利人;摩押和夏甲人;迦巴勒,亚扪,和亚玛力,……求祢待他们如待米甸;如在基顺河待西西拉和耶宾一样。他们在隐多珥灭亡……愿你使他们满面羞耻,好叫他们寻求你耶和华的名!愿他们永远羞愧惊惶;愿他们惭愧灭亡。使他们知道惟独祢名为耶和华的,是全地以上的至高者”(诗83)。

  {RH January 1, 1914, par. 8}

  当民众与他们的王一同在上帝面前自卑,恳求祂帮助的时候,耶和华的灵临到“利未人亚萨的后裔雅哈悉的身上,他说: {RH January 1, 1914, par. 9}

  “犹大众人、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约沙法王,你们请听:耶和华对你们如此说:不要因这大军恐惧、惊惶;因为胜败不在乎你们,乃在乎上帝。明日你们要下去迎敌;他们是从洗斯坡上来;你们必在耶鲁伊勒旷野前的谷口遇见他们。犹大和耶路撒冷人哪,这次你们不要争战,要摆阵站着,看耶和华为你们施行拯救;不要恐惧,也不要惊惶;明日当出去迎敌;因为耶和华与你们同在。” {RH January 1, 1914, par. 10}

  “约沙法就面伏于地;犹大众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也俯伏在耶和华面前,叩拜耶和华。哥辖族和可拉族的利未人,都起来,用极大的声音赞美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 {RH January 1, 1914, par. 11}

  “次日清早众人起来,往提哥亚的旷野去。出去的时候,约沙法站着说:“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要听我说:信耶和华你们的上帝,就必立稳;信他的先知,就必亨通。”“约沙法既与民商议了,就设立歌唱的人颂赞耶和华,使他们穿上圣洁的礼服”(代下20:14-21)。这些歌唱的人走在军队前头,因胜利的应许而高声赞美上帝。 {RH January 1, 1914, par. 12}

  “耶和华就派伏兵击杀那来攻击犹大人的亚扪人、摩押人,和西珥山人,他们就被打败了。因为亚扪人和摩押人起来,击杀住西珥山的人,将他们灭尽;灭尽住西珥山的人之后,他们又彼此自相击杀。{RH January 1, 1914, par. 13}

  “犹大人来到旷野的望楼,向那大军观看,见尸横遍地,没有一个逃脱的。” {RH January 1, 1914, par. 14}

  在这一场战争之中,上帝乃是犹大的力量,今日祂依然是祂子民的力量。我们不可依靠君王,也不可拿人来代替上帝。我们必须记住:人都是有错误,有软弱的,所以我们必须以那具有一切能力的主为保护我们的“坚固台”。在每一次危机中,我们必须认明“胜败……乃在乎上帝。”祂所有能力的资源是没有穷尽的,而且那些看上去是无法克服的障碍只能使祂的胜利更显伟大。 {RH January 1, 1914, par. 15}

  “拯救我们的上帝啊,求祢救我们,聚集我们,使我们脱离外邦,我们好称赞祢的圣名,以赞美祢为夸胜”(代上16:35)。{RH January 1, 1914, par. 16}

  犹大的军队带着大批掠物,在约沙法的率领下,“欢欢喜喜地”回家,“因为耶和华使他们战胜仇敌,就欢喜快乐。他们弹琴、鼓瑟、吹号,来到耶路撒冷,进了耶和华的殿。”(代下20:27-28)他们欢喜快乐地前来。他们曾听从先知的话:“你们……要……站着,看耶和华为你们施行拯救......不要恐惧,也不要惊惶”(代下20:17)。他们全心倚靠上帝,结果祂作了他们的保障和救主。这时他们可以歌唱并深深体验大卫在圣灵感动之下所写的诗: {RH January 1, 1914, par. 17}

  “上帝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祂折弓,断枪,把战车焚烧在火中。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万军之耶和华与我们同在;雅各的上帝是我们的避难所”(诗46)。{RH January 1, 1914, par. 18}

  “万民哪,你们都要拍掌!要用夸胜的声音向上帝呼喊!

  因为耶和华至高者是可畏的;祂是治理全地的大君王。

  祂叫万民服在我们以下,又叫列邦服在我们脚下。

  祂为我们选择产业,就是祂所爱之雅各的荣耀。……{RH January 1, 1914, par. 19}

  “你们要向上帝歌颂,歌颂!向我们王歌颂,歌颂!

  因为上帝是全地的王;你们要用悟性歌颂。

  上帝作王治理万国;上帝坐在他的圣宝座上。

  列邦的君王聚集要作亚伯拉罕之上帝的民。因为世界的盾牌是属上帝的;他为至高!” {RH January 1, 1914, par. 20}

  “上帝啊,你受的赞美正与你的名相称,直到地极!你的右手满了公义。

  因你的判断,锡安山应当欢喜,犹大的城邑应当快乐。…… {RH January 1, 1914, par. 21}

  “这上帝永永远远为我们的上帝;他必作我们引路的,直到死时。” {RH January 1, 1914, par. 22}

  由于犹大国王和他军队的信心,“列邦诸国听见耶和华战败以色列的仇敌,就甚惧怕。这样,约沙法的国得享太平;因为上帝赐他四境平安”(代下20:29-30)。 {RH January 1, 1914, par. 23}

  1914年1月8日

  亚哈家的败亡

  耶洗别起初在亚哈身上所发挥的恶影响,一直到王的晚年仍无改变,以致亚哈王可耻和残暴的行为,圣史上罕有与之相等的。“从来没有象亚哈的,因他自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受了王后耶洗别的耸动。” {RH January 8, 1914, par. 1}

  亚哈天性贪得,又因耶洗别的怂恿并支持他的恶行,所以他随从自己恶心行事,直到完全被自私的精神所控制。若有人胆敢违背他的意愿,他是不能容忍的;凡他所想要的东西,他总觉得是他所应得的。{RH January 8, 1914, par. 2}

  支配亚哈的这种特性大大地危害到以后各世代的国运。这个特性可以在以利亚还作以色列先知的时候所发生的一件事情上显明出来。耶斯列人拿伯有一个葡萄园靠近亚哈的王宫。亚哈一心想得这个葡萄园;他建议用钱买或用另一片地来换。他对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作菜园,因为是靠近我的宫;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园换给你,或是你要银子,我就按着价值给你。”{RH January 8, 1914, par. 3}

  拿伯非常重看自己的葡萄园;因为这是从祖宗传留下来的,所以他不肯出让。他对亚哈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根据摩西的律法,任何田地都不得永久出卖或交换;以色列的每一个儿女都必须“各守各祖宗支派的产业”{RH January 8, 1914, par. 4}

  拿伯的推辞使这个自私的国王大为不悦。“亚哈因耶斯列人拿伯说:我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就闷闷不乐地回宫,躺在床上,转脸向内,也不吃饭。”{RH January 8, 1914, par. 5}

  不久,耶洗别得知详细情形,她因拿伯竟敢拒绝王的要求而大为愤怒,便告诉亚哈不必忧愁。她说:“你现在是治理以色列国不是?只管起来,心里畅畅快快地吃饭;我必将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给你。”{RH January 8, 1914, par. 6}

  亚哈不管他妻子用什么手段来达成他的目的。耶洗别就立时进行她那恶毒的计划。她托亚哈的名写信,用王的印印上,送给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说:“你们当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间的高位上;又叫两个匪徒坐在拿伯对面,作见证告他说:你谤渎上帝和王了。随后就把他拉出去用石头打死。”{RH January 8, 1914, par. 7}

  这个命令被遵办了。“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得了耶洗别的信,就照信而行。”于是耶洗别去见王,叫他起来,去得那葡萄园。亚哈不顾后果如何,只是盲目地随从王后的计谋,下去要得他所贪爱的产业。{RH January 8, 1914, par. 8}

  上帝不准王享受他用欺诈和流血的手段所得的产业而不予以谴责。“耶和华的话临到提斯比人以利亚说:你起来,去见住撒玛利亚的以色列王亚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园,现今正在那园里。你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杀了人,又得他的产业么?”因亚哈的恶行,耶和华又指示以利亚宣布可怕的刑罚在他身上。{RH January 8, 1914, par. 9}

  先知急忙去履行上帝的命令。这个犯罪的君王既在葡萄园里面遇见耶和华严厉的使者,就不禁战兢惧怕,说:“我仇敌啊,你找到我么?”{RH January 8, 1914, par. 10}

  耶和华的使者无所畏惧地回答说:“我找到你了;因为你卖了自己,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耶和华说:我必使灾祸临到你,将你除尽。”上帝必不向亚哈表示一点怜悯。亚哈的家必要全然除尽。耶和华藉祂的仆人宣布说:“我必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家,又像亚希雅的儿子巴沙的家,因为你惹我发怒,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RH January 8, 1914, par. 11}

  论到耶洗别,耶和华说:“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别的肉。凡属亚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RH January 8, 1914, par. 12}

  当亚哈王听见这可怕的信息,“就撕裂衣服,禁食,身穿麻布,睡卧也穿着麻布,并且缓缓而行。{RH January 8, 1914, par. 13}

  “耶和华的话临到提斯比人以利亚,说:亚哈在我面前这样自卑,你看见了么?因他在我面前自卑,他还在世的时候,我不降这祸;到他儿子的时候,我必降这祸与他的家。”{RH January 8, 1914, par. 14}

  这事以后不到三年,亚哈王死在亚兰人的手里。他的儿子亚哈谢继了他的位。{RH January 8, 1914, par. 15}

  (待续)

  1914年1月15日

  亚哈家的败亡

  (续)

  继位的亚哈谢“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的父母,又行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事。”他“侍奉敬拜巴力,惹耶和华以色列上帝的怒气”(王上22:52-53),像他父亲亚哈所行的一样。但这个背道之王所犯的罪受了毫厘不爽的刑罚。他与摩押人经过一场苦战,然后又遭遇意外,生命垂危,证明上帝的忿怒已临到他身上。{RH January 15, 1914, par. 1}

  亚哈谢“从楼上的栏杆里掉下来,”受了重伤。他病势严重,生命堪危,所以差遣使者去问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要知道这病能好不能好。亚哈谢的使者遇见了以利亚,以利亚严厉地责备他们说:“你们去问以革伦神巴力西卜,岂因以色列中没有上帝么?所以耶和华如此说:你必不下你所上的床,必定要死。”以利亚说了这话,就离去了。{RH January 15, 1914, par. 2}

  这些惊奇的使者急忙回到王宫,把先知的话向王述说一遍。王问他们:“他是怎样的人?”他们回答说:“他身穿毛衣,腰束皮带。”亚哈谢惊呼说:“这必是提斯比人以利亚!”他知道如果他仆人所遇见的陌生人真是以利亚的话,那么,这位先知所宣布的厄运必要应验。他切望尽可能地避免先知所宣布的刑罚,故先决定派人去把以利亚找来。{RH January 15, 1914, par. 3}

  亚哈谢两次派兵去恫吓先知,上帝的刑罚两次降在他们身上。第三队兵士在上帝面前自卑;当他们的五十夫长走近耶和华的使者时,他“双膝跪在以利亚面前,哀求他说:神人哪,愿我的性命和你这五十个仆人的性命,在你眼前看为宝贵。已经有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前两次来的五十夫长和他们各自带的五十人;现在愿我的性命在你眼前宝贵。”{RH January 15, 1914, par. 4}

  “耶和华的使者对以利亚说:你同着他下去,不要怕他。以利亚就起来,同着他下去见王。对王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差人去问以革伦神巴力西卜。岂因以色列中没有上帝可以求问么?所以你必不下所上的床,必定要死。”{RH January 15, 1914, par. 5}

  亚哈谢在他父亲作王的时候,已经看见至高者奇妙的作为。他曾看到许多可怕的凭据,说明上帝如何看待那些废弃祂津法之要求的背道的以色列人。凡此种种,亚哈谢都是熟悉的,然而他的行动却似乎是以这些骇人的事实,甚至于他生身之父的惨死,全是无稽之谈一样。他没有在上帝面前谦心自卑,反而随从巴力,最后竟敢作出这一件最大胆的亵渎行为。{RH January 15, 1914, par. 6}

  据说以革伦的神能藉着他的祭司说预言。许多人都去求问。但是所发的预言和信息,都直接来自黑暗之君。{RH January 15, 1914, par. 7}

  亚哈谢王犯罪和遭报的历史含有一个谁都不可轻视的警告。世人今日固然没有敬拜异教的假神,但千万人实际上在敬拜撒但,正如以色列王所作的一样。拜偶像的精神在现代的世界上甚为盛行。不过在科学昌明,文化发达的今天,它所采取的方式比亚哈谢求问以革伦神的时候更为优雅动人。我们天天可以看到人们对于“先知更确的预言”的信心正逐渐减退,而代之以迷信和撒但的邪术,以致许多人的心受了迷惑。凡不切心查考圣经,不将其生平的愿望与目的降服于那无误的训诲法度的人,以及凡不祈求上帝,以期明白真理的人,必然彷徨,离开正道,而陷入撒但的迷惑之中。{RH January 15, 1914, par. 8}

  今日,异教崇拜的秘密仪式被秘密团体和降神会,当代术士的隐语和奇迹所代替。成千上万不肯接受圣经和圣灵亮光的人都热心接受他们的表演。相信招魂术的人或许会说一些轻视古代术士的话,但那大骗子却因他们屈从于他另一种形式的狡计而得意洋洋。{RH January 15, 1914, par. 9}

  有许多人一想到去求问鬼魔的媒介就惊骇不已,殊不知他们却被招魂术更悦目的形式所吸引了。其他的人则被所谓“基督教科学”的教训,通灵学的奥秘和其他的宗教所引诱而误入歧途了。RH January 15, 1914, par. 10}

  几乎每一种招魂术的倡导者都说自己有医病的能力。他们把这种能力归因于电学、磁学、和所谓“催眠治疗”,或人类心中的潜力。许多人不依靠永生上帝的能力,也不靠有资格有经验之基督徒医师的技术,反而去求助于这些“医师”。往往看到母亲在孩子的病床旁边,说:“我再不能作什么了。有没有什么医师能治愈我的孩子呢?”于是人们告诉她某一个具有神能或磁力的“医师”所施行奇妙的治疗。她也就将她的孩子交给他,事实上她就是将她所爱的人直接交给撒但,好象有撒但亲自站在她旁边一样。在孩子好了之后,往往他将来的一生就为撒但的能力所控制,以致他几乎永远无法摆脱。{RH January 15, 1914, par. 11}

  上帝不喜悦亚哈谢的邪恶作风,实在是有缘由的。上帝为要赢得以色列人的心,鼓舞他们对于祂的信任,祂还有什么未曾作到的呢?祂曾多年向祂的子民显示无比的慈爱。祂从起初就表明自己“喜悦住在世人之间”(箴8:31)。祂曾作一切诚心寻求祂的人“随时的帮助。”可是这时以色列王竟转离上帝而去求祂子民最恶劣的仇敌的帮助,这无异向异教徒声明:他信任他们的偶像过于天上的上帝。照样,当男男女女转离能力和智慧的源头,而去从黑暗的权势求帮助或指导时,他们也就是侮辱了祂。亚哈谢的行为既惹动了上帝的怒气,那么,那些得了更大亮光而仍随从相同行径的人,上帝将要怎样对待他们呢?{RH January 15, 1914, par. 12}

  那些沉迷于撒但邪术之中的人或许自夸已经得到大益;但这能否证明他们的行径是聪明而安全的呢?纵然他们的生命得以延长,那又算得什么呢?纵然他们能得到属世的利益,那又算得什么呢?他们如此违犯上帝的旨意,究竟是有利益的吗?一切表面上的利益,终必证明为无可补偿的损失。我们不能破坏上帝所建立保卫祂子民脱离撒但权势的一个保障,而不自食其果。{RH January 15, 1914, par. 13}

  (待续.)

  1914年1月22日

  亚哈家的败亡

  (续完)

  “亚哈谢死了,正如耶和华藉以利亚所说的话”(王下1:17)。由于亚哈谢没有儿子,他兄弟约兰接续他作十个支派的王十二年。在这些年间,他母亲耶洗别仍然在世,她继续在国家政务上发挥她邪恶的影响。许多百姓仍然随从拜偶像的风俗。约兰“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但不致像他父母所行的,因为除掉他父所造巴力的柱像。然而他贴近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总不离开”(王下3:2,3)。 {RH January 22, 1914, par. 1}

  约兰治理以色列的期间,约沙法去世了。他的儿子名字也叫约兰,接续他作犹大的王。犹大王约兰与亚哈和耶洗别的女儿结婚,因此与以色列王颇为亲密;他作王的时候竟随从巴力,“与亚哈家一样。”“他又在犹大诸山建筑邱坛,使耶路撒冷的居民行邪淫,诱惑犹大人”(代下21:6,11)。 {RH January 22, 1914, par. 2}

  耶和华并没有让犹大王继续他那可怕的背道行为而不予以谴责。那时,先知以利亚还未被接升天。他既看到犹大国随从那使以色列国濒于败亡的同样罪行,就不能保持缄默。先知写信给犹大王约兰,那邪恶的王读到其中可怕的话说: {RH January 22, 1914, par. 3}

  “耶和华你祖大卫的上帝如此说:因为你不行你父约沙法和犹大王亚撒的道,乃行以色列诸王的道,使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行邪淫,像亚哈家一样,又杀了你父家比你好的诸兄弟;故此耶和华降大灾与你的百姓,和你的妻子、儿女、并你一切所有的。你……必患病。” {RH January 22, 1914, par. 4}

  为了应验这段预言,“耶和华激动非利士人和靠近古实的阿拉伯人,来攻击约兰。他们上来攻击犹大,侵入境内,掳掠了王宫里所有的财货,和他的妻子,儿女;除了他小儿子约哈斯之外,没有留下一个儿子。{RH January 22, 1914, par. 5}

  “这些事以后,耶和华使约兰的肠子患不能医治的病。他患此病缠绵日久,过了二年,肠子坠落下来,病重而死。”“他儿子亚哈谢(即约哈斯)接续他作王”(代下21:12-19;王下8:24)。{RH January 22, 1914, par. 6}

  当亚哈谢作犹大王时,他的舅父亚哈的儿子约兰仍治理着以色列国时。亚哈谢作王只有一年。在这一年中,他受母亲亚他利雅的影响。“因为他母亲给他主谋,使他行恶,”他“效法亚哈家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代下22:3,4;王下8:27)。他的外祖母耶洗别仍然在世,他竟大胆地与他舅父以色列王约兰结盟。 {RH January 22, 1914, par. 7}

  犹大王亚哈谢不久就遭遇到悲惨的结局。“因他父亲死后有亚哈家的人给他主谋,以致败坏”(代下22:3,4)。当亚哈谢到耶斯列去拜望他舅父时,先知以利沙蒙上帝指示,打发一个先知的门徒往基列的拉末去膏耶户作以色列王。当时犹大和以色列联军在拉末与亚兰人作战。约兰因在阵上受了伤而回到耶斯列,军队则由耶户统率。 {RH January 22, 1914, par. 8}

  以利沙的使者膏耶户时这样说:“我膏你作耶和华民以色列的王。”于是他严肃地将天上来的一项特别使命交托耶户。耶和华藉祂的使者说:“你要击杀你主人亚哈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别身上伸我仆人众先知、和耶和华一切仆人流血的冤。亚哈全家必都灭亡”(王下9:6-8)。 {RH January 22, 1914, par. 9}

  耶户在被全军拥戴为王之后,就赶紧往耶斯列去,开始在那些故意犯罪,怙恶不悛,并引诱他人犯罪的人身上执行刑罚。以色列王约兰、犹大王亚哈谢、母后耶洗别,“凡亚哈家在耶斯列所剩下的人,和他的大臣、密友、祭司,”尽都被杀了。“巴力的众先知,和一切拜巴力的人,并巴力的众祭司,”就是住在靠近撒玛利亚敬拜巴力之中心的人,也都倒在刀下。一切偶像都被毁坏焚烧,巴力庙也被拆毁了。“这样,耶户在以色列中灭了巴力”(王下10:11,19,28)。 {RH January 22, 1914, par. 10}

  那时耶洗别的女儿亚他利雅在犹大国还占有相当的势力。她既听见这消息,又见她儿子犹大王死了,“就起来剿灭犹大王室。”在这一次大屠杀中,大卫家一切合法继承王位的子孙全都被杀,只剩下一个婴孩名叫约阿施。大祭司耶何耶大的妻子把他藏在圣殿里。他藏在殿里六年,“亚他利雅篡了国位”(代下22:10,12)。 {RH January 22, 1914, par. 11}

  到了第七年,“利未人和犹大众人”(代下23:8),就联同大祭司耶何耶大膏王子约阿施为王。“众人就拍掌说:愿王万岁”(王下11:12)。{RH January 22, 1914, par. 12}

  “亚他利雅听见民奔走,赞美王的声音,就到民那里,进耶和华的殿”(代下23:12)。她“看见王照例站在柱旁,百夫长和吹号的人侍立在王左右,国中的众民欢乐吹号。” {RH January 22, 1914, par. 13}

  “亚他利雅就撕裂衣服,喊叫说:反了,反了!”但耶何耶大吩咐百夫长拿住亚他利雅和一切跟从她的人,带他们到殿外执行死刑的地方,结果他们都在那里被杀了。 {RH January 22, 1914, par. 14}

  亚哈家最后剩下的人就此灭亡了。亚哈与耶洗别结合之后所行的恶事,一直延续到他最后一个后裔被杀为止。甚至在敬拜真神上帝的礼节从来没有间断过的犹大国中,亚他利雅也迷惑了许多人。在执行了怙恶不悛的王后的死刑之后,国民立时“都到巴力庙,拆毁了庙,打碎坛和像;又在坛前将巴力的祭司玛坦杀了”(王下11:18)。 {RH January 22, 1914, par. 15}

  接着进行了一番改革工作。那些参与立约阿施作王的人曾严肃立约,“都要作耶和华的民。”如今,所有耶洗别女儿的恶影响已经从犹大国消灭,巴力的祭司已经被杀,巴力的庙宇已经被毁,于是“国民都欢乐,合城都安静”了(代下23:16,21)。 {RH January 22, 1914, par. 16}

  1914年1月29日

  “因无知识而灭亡”

  在以利沙逝世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以色列诸王继续滥用希伯来制度中最神圣的仪式,违反耶和华的律法。上帝曾已经使祂的子民成为祂恩典的承受者;但他们忘记了这个目的,“向耶和华行事诡诈”(何5:7 ),“以诡诈待耶和华”,他们彼此之间也是如此。那是一个充满暴力和流血的时代。一个又一个国王被暗杀,为其他野心勃勃的统治者让路。耶和华说:“他们立君王,却不由我。他们立首领,我却不认”(何8:4)。一切公义的原则都被废弃了,以致君王和百姓被四围的列国藐视。 {RH January 29, 1914, par. 1}

  自从以色列国分裂以来,以色列人一直“所种的是风”,故此现在“所收的是暴风”(何8:7)。耶和华说:“你们耕种的是奸恶,收割的是罪孽,吃的是谎话的果子。因你倚靠自己的行为,仰赖勇士众多。所以在这民中必有哄嚷之声,你一切的保障必被拆毁,……到了黎明,以色列的王必全然灭绝”(何10:13-15)。{RH January 29, 1914, par. 2}

  论到十个支派中带头背道法莲支派,耶和华说:“外邦人吞吃他劳力的来,他却不知道;头发斑白,他也不觉得”。先知说:“以色列丢弃良善”。“被审判压碎”,就不能认明自己恶行所有的不幸结果,所以不久就“飘流在列国中”了(见何7:9;8:3;5:11;9:17)。{RH January 29, 1914, par. 3}

  在以色列,有些人意识到,他们如果不加强自己的政治地位,就无法重获他们在国际中的地位。但他们不肯转离那些使国家衰落的行为,却继续作恶,并自欺自慰地说:他们在机会来到时,还可以同异教国家缔结盟约,藉此获得所需的势力。先知说: “以法莲见自己有病,犹大见自己有伤,他们就打发人往亚述去。”“以法莲好像鸽子愚蠢无知;他们求告埃及,投奔亚述。”“与亚述立约”(何5:13;7:11;12:1)。 RH January 29, 1914, par. 4}

  虽然以色列人有罪悖逆,但上帝仍然怜恤他们,千方百计使他们归向祂。耶和华说:“以色列年幼的时候,我爱他,就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何11:1)。祂带领祂的选民进入应许之地,把他们安置在那里,使他们成为全地的福气。祂说:“我原教导以法莲行走,用膀臂抱着他们,他们却不知道是我医治他们。我用慈绳爱索牵引他们”(何11:3、4)。“以法莲哪,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我怎能使你如押玛,怎能使你如洗扁,我回心转意,我的怜爱大大发动”(何11:8)。 {RH January 29, 1914, par. 5}

  耶和华斥责以色列人的恶行,恳劝他们改弦更张。祂说:“我已晓谕众先知,并且加增默示,借先知设立比喻”(何12:10)。上帝曾藉着在伯特利祭坛前向耶罗波安显现的神人,藉着以利亚与以利沙,藉着阿摩司和何西阿等,屡次向以色列的十个支派说明不顺从的恶果。可惜以色列虽然受了这样的责备和劝告,却继续在离道反教的生活中越陷越深。主说:“以色列倔强,犹如倔强的母牛;”“我的民偏要背道离开我”(何4:16;11:7)。 {RH January 29, 1914, par. 6}

  有时上帝的刑罚重重地降在这悖逆的子民身上。上帝说:“因此,我藉先知砍伐他们,以我口中的话杀戮他们;我施行的审判如光发出。我喜爱良善,不喜爱祭祀;喜爱认识上帝,胜于燔祭。他们却如亚当背约,在境内向我行事诡诈”(何6:5-7)。{RH January 29, 1914, par. 7}

  “以色列人哪,要听耶和华的话,”先知何西阿大胆地吩咐说: 以色列人哪,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你既忘了你上帝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祭司越发增多,就越发得罪我;我必使他们的荣耀变为羞辱。。他们吃我百姓的赎罪祭,满心愿意我民犯罪,将来民如何,祭司也必如何。我必因他们所行的惩罚他们,照他们所作的报应他们”(何4:1,6-9)。 {RH January 29, 1914, par. 8}

  在以色列人被掳到亚述之前的五十年中,他们的罪恶与挪亚的日子中的一样,也与任何时代世人拒绝上帝并任意作恶的现象一样。每当世人高举自然过于自然界的上帝,而敬拜被造之物代替创造主时,结果总要造成最可怕的邪恶。所以当以色列民敬拜巴力和亚斯他录,藉此将最高的崇敬献与自然界的能力时,他们就与一切高尚的事物断绝了关系,并很容易地屈服于试探之下。这些迷路的敬拜者心灵的保障既被破坏,他们就没有抵御罪恶的方法了。 {RH January 29, 1914, par. 9}

  使徒保罗在致罗马人书信的第一章中,描绘了一幅令人吃惊的画面,显示对受造之物的崇拜所造成的有损人格的影响。关于那些“将上帝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罗1:25)的人,他写道:{RH January 29, 1914, par. 10}

  “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将不能朽坏之上帝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 {RH January 29, 1914, par. 11}

  “上帝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谗毁的,背后说人的,怨恨上帝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他们虽知道上帝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罗1:21-23;28-32)。他们既弃绝上帝话语和圣灵的约束,没有什么罪恶的深度是他们不能达到的。 {RH January 29, 1914, par. 12}

  以色列人就是这样。那些本可以在列国中作属灵领袖的人,弃绝了上帝的律例,就成了人心里恶欲无助牺牲品。他们时代的特点是欺压、严重的不公,奢侈浪费,狂欢的盛宴和醉酒,淫乱和放荡。阿摩司说:“他们怨恨那在城门口责备人的,憎恶那说正直话的。恨恶那在城门口责备人的,憎恶那说正直话的。……他们苦待义人,收受贿赂,在城门口屈枉穷乏人”(摩5:10,12)。这些罪人“为银子卖了义人,为一双鞋卖了穷人” (摩2:6)。 {RH January 29, 1914, par. 13}

  先知说:“你们这使公平变为茵陈,将公义丢弃于地的”(摩5:7)。 “你们却使公平变为苦胆,使公义的果子变为茵陈”(摩6:12、13)。先知充满愤怒,称他们为“坐在位上尽行强暴;你们躺卧在象牙床上,舒身在榻上,……以大碗喝酒,……却不为约瑟的苦难担忧”(摩6:3-6)。 {RH January 29, 1914, par. 14}

  在社会各阶层中,无耻的酗酒盛行。何西阿说:“在我们王宴乐的日子,首领因酒的烈性成病”(何7:5)。"酒并新酒夺去人的心"(何4:11)。阿摩司作见证说:“你们却给拿细耳人酒喝”(摩2:12)。在男人和女人中,有些人邀请别人和他们一起狂欢,说:“拿酒来,我们喝吧”(摩4:1)。{RH January 29, 1914, par. 15}

  这片土地充满了暴力。“基列是作孽之人的城,被血玷污”(何6:8)。耶和华藉他的使者警告以色列人说:“他们行事虚谎,内有贼人入室偷窃,外有强盗成群骚扰。他们心里并不思想我记念他们的一切恶,他们所行的现在缠绕他们,都在我面前。他们行恶使君王欢喜,说谎使首领喜乐。他们都是行淫的”(何7:1-4)。 {RH January 29, 1914, par. 16}

  (待续)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