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与通讯》​1911年
1911年11月

  1911年11月2日

  在凯撒利亚受审

  保罗到达凯撒利亚五天之后,控告他的人带着帖土罗从耶路撒冷来了。这帖土罗是他们聘来作顾问的一个辩士。巡抚答应立时审理这个案件。于是保罗被提到审判厅,“帖土罗就告他”。这个狡猾的辩士知道谄媚阿谀比单纯述说事实在罗马巡抚身上更有力量,他就在开始演讲时先赞扬腓力斯一番说:“腓力斯大人,我们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这一国的弊病,因着你的先见得以更正了,我们随时随地满心感谢不尽。”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

  帖土罗这话实在可说是厚颜无耻,虚构事实;因为腓力斯的品格是卑鄙下贱的。曾有人论到他说:“他以奴隶的兽性,运用君王的威权,遂行各种纵欲与残酷的事”(塔西图《罗马史》第五章第九段)。那些听帖土罗说话的人都知道他谄媚的话是虚谎的;但他们想要定保罗死罪的欲望强过他们爱真理的心。 {RH November 2, 1911, par. 2}

  帖土罗所控告保罗的罪名,如能证实,就足以判处保罗反叛政府的罪。这个辩士说:“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又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连圣殿他也想要污秽。”于是帖土罗述说正当犹太人要根据宗教律法审问保罗的时候,耶路撒冷营楼的千夫长吕西亚勉强把他从他们手中夺去,因此他们不得不将这案件呈到腓力斯面前。帖土罗讲这番话的目的是要劝诱巡抚将保罗交给犹太法庭审判。在场的犹太人都热烈地支持这一切的指控。他们并不隐瞒他们对这个囚犯的仇恨。 {RH November 2, 1911, par. 3}

  腓力斯洞察那些控告保罗之人的性情和品格。他知道他们谄媚他的动机,也看出他们不能证实他们控告保罗的罪状。腓力斯转向被告,点头叫他为自己申辩。保罗没有多说恭维的话,只是说明自己乐意在腓力斯面前为自己辩护,因为他断案多年,深知犹太人的律法和风俗。保罗论到自己被告的罪状,清楚地说明其中没有一件是实在的。他声明自己并没有在耶路撒冷任何地方引起扰乱,也没有污秽圣殿。他说:“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在殿里,或是在会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辩论,耸动众人。他们现在所告我的事,并不能对你证实了。” {RH November 2, 1911, par. 4}

  他承认自己常是按着“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侍奉他祖宗的上帝,并断言自己是一向相信律法,“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并且依照圣经明显的教训,相信死人必要复活。他又声明他人生的南针乃是要“对上帝,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RH November 2, 1911, par. 5}

  保罗以正直诚实的态度述说了自己访问耶路撒冷的目的和被拿受审的情形。“过了几年,我带着周济本国的捐项和供献的物上去。正献的时候,他们看见我在殿里已经洁净了,并没有聚众,也没有吵嚷;惟有几个从亚细亚来的犹太人——他们若有告我的事,就应当到你面前来告我。即或不然,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会前,有妄为的地方,他们自己也可以说明。纵然有,也不过一句话,就是我站在他们中间大声说,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 {RH November 2, 1911, par. 6}

  使徒以恳切真诚的态度讲话,他的言辞大有力量,感服人心。革老丢吕西亚在写给腓力斯的文书中,曾为保罗的行动作了同样的见证。再则,腓力斯本人对于犹太的宗教有清楚的认识,过于许多人所猜想的。保罗在这案件中所提出清楚的事实,已使腓力斯更明了犹太人想要定保罗犯了煽动及叛乱的罪,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巡抚不肯非法地判处一个罗马公民的罪来满足犹太人的心愿,也不肯在还没有经过公正的审问之前把他交给他们去处死。然而腓力斯除了自己的利益之外,也不知道其他更高尚的动机,所以爱好称赞和贪图地位的欲望所控制了他的为人。他惟恐得罪犹太人,所以就不敢在一个他所明知是无辜的人身上秉公行义。因此他决定等吕西亚来出席之后再行审理,说:“且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我要审断你们的事。” {RH November 2, 1911, par. 7}

  保罗仍然被囚,但腓力斯吩咐看守他的百夫长“宽待他,也不拦阻他的亲友来供给他。” {RH November 2, 1911, par. 8}

  过了后不久,腓力斯和他的夫人土西拉叫保罗来,为要在一次私人会见中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他们愿意甚至热切要听这些新的真理——他们以后可能再没有机会听到这真理;而且如果他们加以拒绝,这些真理要在上帝的大日成为控告他们的见证。 {RH November 2, 1911, par. 9}

  保罗认为这是天赐的机会,所以他就忠心地加以善用。他知道自己是站在一个有生杀之权的人面前;但他并没有向腓力斯和土西拉说称赞或谄媚的话。他知道自己的话对于他们或是“作了活的香气”叫他们活,或是“死的香气”叫他们死,所以他忘记了一切自私的动机,而只想到如何帮助这两个人警觉自己的危险。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0}

  保罗认明任何听他讲论的人对于福音都负有一种责任;有一天他们若不站在围绕白色大宝座的圣洁群众之中,就必是与另一班要人一起,并要听基督对他们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3)。他知道自己必须在天上的审判台前与他听众中的每一个人见面,并且他不但必须为他一切所说的话和所行的事,而也必须为说话行事的动机和精神向上帝交账。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1}

  腓力斯的作风是非常凶暴残忍的,所以从来未曾有人胆敢对他提说或暗示他的品格与行为是有缺点的。但保罗向来是不怕人的。他清楚地说明自己在基督里的信仰,以及这种信仰的缘由,从这一点出发,他就特别讲论基督徒品格所必需的德行;这些德行正是在他面前这一对骄傲的夫妇所非常缺乏的。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2}

  他在腓力斯和土西拉面前高举上帝的品德——祂的公义、公平和公道,以及祂律法的性质。保罗清楚地说明,人的本分乃是要度端正和节制的生活,要用理智控制情欲,顺从上帝的律法,保持体力和智力的健全。他声称,审判的大日必要来到,那时上帝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那时也必清楚地显明,人的财富、地位或头衔都不足以使他得到上帝的恩眷,也不能救他脱离罪恶的结果。保罗说明人的今生乃是为来世作准备的时期。如果他疏忽今生的特权和机会,他就要必遭受永远的损失;他就再没有另外一个恩典的时期了。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3}

  保罗特别详述上帝律法的广泛要求。他说明律法如何涉及人类最隐秘的动机,并显露别人所没有看见,没有知道的事。手中所作的事或口中所说的话,外表的生活所表现的一切,概不足以显明一个人的品质。惟有上帝的律法试验人的思想、动机和宗旨。那藏在心中而不为人所看见的隐情、妒嫉、仇恨、情欲、野心,以及那心中所思想的恶事,虽然因没有机会去实行而始终未能实现——这一切上帝的律法都要制裁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4}

  保罗尽力引导这两个听他的人仰望那为世人的罪恶所付的伟大“牺牲。”他先指明那作为“将来美事的影儿”的祭物,然后介绍基督为那一切礼节的实体——这些礼节指明祂为堕落人类的生命与希望的唯一泉源。古圣先贤都是因信基督的宝血而得救的。当他们看到祭牲垂死的惨痛时,他们竟能在上古时代一直仰望到那除去世人罪孽的“上帝的羔羊。”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5}

  上帝有权吩咐祂一切受造之物敬爱并顺从祂。祂已在祂的律法中赐给他们正义的完全标准。但许多人忘了他们的创造主,而随从自己的道路,反抗祂的旨意。他们以仇恨报那天高地厚的恩德。上帝决不能降低祂律法的要求来迎合恶人的标准;反之,人类也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去满足律法的要求。罪人惟有信靠基督,才能除净罪污,去顺从创造主的律法。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6}

  作囚犯的保罗就是这样强调上帝的律法在犹太人和外邦人身上的要求,并高举那被人藐视的拿撒勒人耶稣为上帝的儿子,为世人的救赎主。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7}

  腓力斯的妻子土西拉原是一个犹太的公主。她熟知上帝律法的神圣性质,并知道自己已经无耻地违犯了这律法;但是她对于髑髅地之救主的偏见,竟使她硬着心肠拒绝生命之道。腓力斯则从来没有听过真理;当上帝的圣灵感服他的心灵时,他便深深地受了感动。如今良心既受了激励,就发出声音来;他觉得保罗的话都是真实的。他想起自己过去犯罪的生活。他早年放荡和杀人的秘密行为,他近年来的黑暗历史,都非常鲜明地展现在他面前。他看出自己是荒淫,残暴,而贪得无厌的人。真理从来没有这样打动过他的心。他也从来没有过这样满心恐慌的经验。他一想到自己一切罪恶的秘密都在上帝面前赤露敞开,而且他必要照着自己的行为受报应,他就不由得惊恐万状、不寒而栗了。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8}

  可惜他没有因这种感觉而悔改,反而设法消除这些不受欢迎的回忆。这一次与保罗的会谈因而缩短了。他对保罗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 {RH November 2, 1911, par. 19}

  腓力斯的作风和腓立比禁卒的行动有多大的区别啊!从前主的两个仆人被捆绑着带到禁卒那里,正如保罗这一次被带到腓力斯面前一样。他们蒙神力保护的凭据,他们在痛苦和侮辱之下的喜乐,他们在地大震动之时的镇定,以及他们所表现基督化的饶恕精神,都使禁卒心中感服。他就恐惧战兢地承认自己的罪并获得了赦罪之恩。腓力斯虽然也恐惧战兢,却没有悔改。禁卒欢迎上帝的灵到他的心中,到他家里;腓力斯却吩咐上帝的使者离去。一个自愿作上帝的儿子和天国的后嗣,另一个却甘心与作孽的人为伍。{RH November 2, 1911, par. 20}

  此后两年之久,腓力斯一直没有处理保罗的案子,所以保罗仍然被囚在监里。腓力斯好几次叫了他来,注意听他的讲论。但这种外表上友善的真动机乃是为要得钱。他也暗示如果保罗付给他一大笔金钱,就可以得到释放。但保罗人格高尚,决不愿用贿赂换取自己的自由。他原来没有犯过什么刑事罪案,所以不愿作一件错事来恢复自由。况且他即或要这样作,他也太贫穷,决付不出这么大笔的赎金,他又不愿为自己的缘故请求教友同情和慷慨的援助。此外,他也觉得自己是在上帝的手中,所以不愿妨碍上帝对他所有的旨意。{RH November 2, 1911, par. 21}

  最后,腓力斯因为严重地得罪了犹太人,就被召赴罗马。在他应召离开凯撒利亚之前,他为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留保罗在监里。但腓力斯这种尝试并没有成功。他没有重新得到犹太人的信任。他满脸蒙羞地被革去职位。波求非斯都被派来接他的任,首府仍在凯撒利亚。 {RH November 2, 1911, par. 22}

  当保罗向腓力斯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时,曾有一道从天上来的光照耀在腓力斯身上。那是天赐的机会,使他可以看出并离弃他的罪恶。可惜他对上帝的使者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他已经藐视最后慈怜的机会。此后他再也没有从上帝领受另外的呼召了。{RH November 2, 1911, par. 23}

  1911年11月9日

  保罗上诉于凯撒

  “非斯都到了任,过了三天,就从凯撒利亚上耶路撒冷去。祭司长和犹太人的首领向他控告保罗,又央告他,求他的情,将保罗提到耶路撒冷来。”他们提出这项要求,原是打算埋伏在保罗前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将他杀死。但非斯都有高度的责任感,所以客气地答复犹太人,不肯把保罗提来。他说:“无论什么人,被告还没有和原告对质,未得机会分诉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这不是罗马人的条例”(徒25:16)。他说,他自己快要回凯撒利亚去,又说:“你们中间有权势的人,与我一同下去,那人若有什么不是,就可以告他。” {RH November 9, 1911, par. 1}

  这不是犹太人所要的。他们还没有忘记他们前一次在凯撒利亚的失败。保罗沉着的风度和有力的辩证,与他们恶毒的精神和那没有根据的控告对照之下,必要显明他们的卑劣。所以他们再度要求把保罗提到耶路撒冷来受审,但非斯都意志坚定,要在凯撒利亚举行一次公正的审判。上帝的美意控制了非斯都的决定,使保罗的性命得以保全。 {RH November 9, 1911, par. 2}

  犹太领袖们的毒计既不得逞,他们便立即下手准备在巡抚的法庭上控告保罗。非斯都在耶路撒冷逗留数日之后,便回到凯撒利亚,“第二天坐堂,吩咐将保罗提上来。”“那些从耶路撒冷下来的犹太人周围坐着,将许多重大的事控告他,都是不能证实的。”这些犹太人没有聘请律师,故亲自提出控告。在审讯的过程中,被告人很冷静而坦白地揭穿了原告人讼辞的虚伪内容。 {RH November 9, 1911, par. 3}

  非斯都看出争讼的事完全关系犹太人的教义;严格说来,纵然原告能证实他们所控告的事,也不足以定保罗什么该受监禁的罪,更不足以定他死罪。但非斯都也看明:如果不定保罗的罪,或不把他交给犹太人,就可能引起暴乱。因此,“非斯都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问保罗是否愿意在他的保护之下,到耶路撒冷去受犹太公会的审问。{RH November 9, 1911, par. 4}

  保罗知道他不能希望从那些因自己的罪而正在招致上帝忿怒的人手中得到公正的审判。他知道自己正像先知以利亚一样,在一班拒绝天赐的亮光而硬着心肠不听福音的人中,还不如在外邦人当中那么安全。保罗对于这种争讼已经感到厌倦了。他那本来十分旺盛的精力已经不耐于这种反复的拖延,以致对他的审判和监禁久悬不决。因此他决定使用他罗马公民的权利上诉于凯撒。{RH November 9, 1911, par. 5}

  保罗答复巡抚说:“我站在凯撒的堂前,这就是我应当受审的地方。我向犹太人并没有行过什么不义的事,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我若行了不义的事,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辞;他们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实,就没有人可以把我交给他们。我要上告于凯撒。” {RH November 9, 1911, par. 6}

  非斯都一点也不知道犹太人想要杀害保罗的阴谋,所以对于他上诉凯撒的事非常诧异。但保罗既说了这几句话,就结束了这一次的审问。“非斯都和议会商量了,就说:‘你既上告于凯撒,可以往凯撒那里去。’” {RH November 9, 1911, par. 7}

  这样,上帝的仆人又一次因世人的偏见和自以为义所生的仇恨,而被迫到外邦人中求保护了。这同一种仇恨曾迫使先知以利亚逃到撒勒法的寡妇那里去藏身;后来也曾迫使福音的使者转离犹太人,去向外邦人宣传福音的信息。{RH November 9, 1911, par. 8}

  生存在现时代的上帝子民必须应付这同样的仇恨。在许多自称信从基督的人中,存在着这同样的骄傲自大,形式主义,自私自利,以及压迫人的精神,与古时犹太人一样。将来也必有一班人自称是基督的代表,但具有像古时祭司官长们对待基督和使徒们一样的作风。上帝忠心的仆人在那即将临头的危机中,必要遇到这同样刚硬的心肠,残酷的意志和无情的仇恨。{RH November 9, 1911, par. 9}

  凡欲在那邪恶的日子凭良心侍奉上帝的人,必须具有勇敢、坚毅、和认识上帝,明白圣经的心,因为一切效忠上帝的人必要遭受逼迫。人必要污蔑他们的动机,曲解他们最善良的行为,并破坏他们的名誉。撒但要极尽他欺骗的能事,影响人们的心志,混乱人们的思想,“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上帝子民的信仰越纯洁,越坚固,他们顺从上帝的决心越刚强,则撒但必要越猛烈地设法激起那些自以为义却践踏上帝律法之人的愤怒。那时,什么人若要坚守那“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就必须具有最坚毅的信靠和最英勇的意志。{RH November 9, 1911, par. 10}

  上帝要祂的子民赶紧为那即将来临的危机作准备。到那时,不管他们已作准备或未作准备,都必须应付这危机;但唯有那些已经在生活上符合上帝标准的人,才能在试炼和考验的时候站立得住。当属世的统治者同宗教界的领袖们联合起来,在信仰问题上进行独裁时,就必显明究竟谁是真正敬畏并侍奉上帝的人。在黑暗最为深浓的时候,一个“像上帝”的品格就要显得最为光辉灿烂。在一切其它的倚靠都已失败之后,才能看出究竟谁是坚心倚赖耶和华的人。而且正当真理的仇敌四面兴起,以恶眼仇视上帝的仆人时,上帝却要以慈爱的心垂顾他们。“祂必像大磐石的影子在疲乏之地”(赛32:2)。 {RH November 9, 1911, par. 11}

  1911年11月16日

  保罗在亚基帕面前

  保罗既要上诉于凯撒,非斯都只得把他送往罗马。但他必须等待一些时候,才能找到合适的船只;还有其他的囚犯要与保罗一同解往罗马,而处理他们的案件也耽延了一个时期。这就给保罗一次机会,使他可以向凯撒利亚的尊贵人,并向最后的一任希律——亚基帕二世——说明他信仰的缘由。{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

  “过了些日子,亚基帕王和百尼基氏来到凯撒利亚,问非斯都安。在那里住了多日,非斯都将保罗的事告诉王,说:这里有一个人,是腓力斯留在监里的。我在耶路撒冷的时候,祭司长和犹太的长老将他的事禀报了我,求我定他的罪。”非斯都概述那导致这个囚犯上诉于凯撒的种种情节,并述说保罗最近在他面前受审的经过,又说,犹太人所控告保罗的,并没有他所逆料的那等恶事,“不过是有几样……他们自己敬鬼神的事,又为一个人名叫耶稣,是已经死了,保罗却说祂是活着的。”{RH November 16, 1911, par. 2}

  当非斯都述说他的经历时,亚基帕王甚感兴趣,说:“我自己也愿听这人辩论。”非斯都为满足亚基帕的愿望期间,就安排次日召集一次聚会。“第二天,亚基帕和百尼基大张威势而来,同着众千夫长和城里的尊贵人,进了公厅;非斯都吩咐一声,就有人将保罗带进来。”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3}

  非斯都为尊敬他的宾客起见,设法使这一次的场面极其显赫炫耀。巡抚和他的贵客所穿华丽的衣服,兵士的刀剑,千夫长的甲胄,使当时的景象大为煊赫。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4}

  这时保罗带着锁链,站在聚集的众人面前。这是何等的一种对照啊!亚基帕和百尼基拥有权势和地位,因此世人都恭维他们。可是他们缺少上帝所看重的品质。他们是违犯上帝律法的,心地和生活都已腐化了。他们的行为是上天所憎恶的。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5}

  这个用铁链锁在卫兵手上的老年囚犯,在外表上虽然没有什么足以使人尊敬之处,可是这个显然没有朋友、财富或地位、并为信仰上帝的儿子而被囚的人,却是全天庭所关怀的。这时有天使在他旁边伺候。这些发光的使者只要有一位亮出他的荣耀,则地上君王的威风和骄傲就必黯然失色。君王和朝臣必要被击倒在地,正如罗马守兵在基督的坟前一样。{RH November 16, 1911, par. 6}

  非斯都亲自向聚集的人介绍保罗说:“亚基帕王和在这里的诸位啊!你们看这人,就是一切犹太人在耶路撒冷,和这里,曾向我恳求,呼叫说:不可容他再活着。但我查明他没有犯什么该死的罪;并且他自己上告于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论到这人,我没有确实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带他到你们面前,也特意带他到你亚基帕王面前,为要在查问之后,有所陈奏。据我看来,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7}

  于是亚基帕王准许保罗自由申辩。保罗并没有因当时辉煌的炫耀或听众的崇高地位而仓惶失措;因为他知道属世的财富和地位是多么没有价值。地上的炫耀和权势不能片刻挫折他的勇气,或使他失去自制之力。{RH November 16, 1911, par. 8}

  他说:“亚基帕王啊!犹太人所告我的一切事,今日得在你们面前分诉,实为万幸!更可幸的,是你熟悉犹太人的规矩,和他们的辩论;所以求你耐心听我。”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9}

  保罗述说自己从顽梗不信拿撒勒人耶稣为世界救赎主的景况中悔改归主的经历。他形容天上来的异象起初怎样使他充满莫可言喻的恐惧,后来又怎样成为他最大安慰的根源——这异象乃是上帝荣耀的启示,在异象中坐在宝座上的,就是他所藐视所仇恨的主,这位主的门徒他当时正想要杀害呢。但从那时以后,保罗已经成了一个新人,成了耶稣的一个忠实热心的信徒,他所以成为这样的人,完全是出于那改变人心的恩典。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0}

  保罗用清楚而有力的话在亚基帕王面前述说有关基督地上生活的大事。他证明预言中的弥赛亚已经降世为人,成了拿撒勒人耶稣。他说明旧约圣经如何声称弥赛亚要在人间作一个人;耶稣的生活如何应验了摩西和众先知所预言的每一个特征。上帝的圣子为要救赎丧亡的世界起见,已经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并已升上高天,得胜了死亡和坟墓。{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1}

  保罗推论说:“基督必须从死里复活,为什么看作是不可信的呢?”他自己曾经一度看这事为不可信;但后来既然亲自看见,亲自听见,他又怎能不信呢?他已经在大马士革城门口亲眼看到被钉而复活的基督,就是那行在耶路撒冷街上,死在髑髅地,打破死亡的捆绑,并升到高天的主。他曾象矶法、雅各、约翰和其他门徒一样,亲眼见过祂,与祂谈过话。那一个“声音”既然吩咐他传扬一位复活救主的福音,他怎样违背呢?所以他曾在大马士革,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外邦,为被钉的耶稣作见证。劝勉各等人“应当悔改归向上帝,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2}

  保罗说:“因此,犹太人在殿里拿住我,想要杀我。然而我蒙上帝的帮助,直到今日还站得住,对着尊贵、卑贱、老幼作见证;所讲的,并不外乎众先知和摩西所说,将来必成的事,就是基督必须受害,并且因从死里复活,要首先把光明的道,传给百姓和外邦人。”{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3}

  全体聚集的人都凝神倾听保罗述说他奇妙的经验。保罗所讲论的正是他最得意的题目。没有一个听他讲论的人能怀疑他的诚意。但正当他那劝服人的口才达到最高潮的时候,非斯都忽然打断他的话,大声说:“保罗!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4}

  保罗回答说:“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癫狂,我说的乃是真实明白话。王也晓得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胆直言,我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向王隐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里作的。”于是他转向亚基帕王,直接对他说:“亚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吗?我知道你是信的。”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5}

  亚基帕深受感动;他一时把周围的景象和自己高贵的地位都忘记了。他所感到的只是所听见的真理,所看到的只是那站在他面前作为上帝使者的卑微囚犯;他不由自主地回答说:“你这样劝我,几乎叫我作基督徒了。”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6}

  保罗热切地回答说:“无论是少劝,是多劝,我向上帝所求的,不但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他又举起他那带着锁链的双手,加上一句说:“只是不要像我有这些锁链。”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7}

  按理非斯都、亚基帕和百尼基应当带上那捆绑保罗的锁链。他们都犯过严重的罪。那一天,这些犯罪的人都已听到那藉着基督的名所提供给他们的救恩。其中至少有一个人几乎被劝接受所提供的恩典和赦免。可惜亚基帕拒绝了上帝向他所表示的怜爱,不肯接受被钉之救赎主的十字架。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8}

  王的好奇心既得了满足,就从位上起来,表示这一次会议到此结束。聚集的人散开之后,他们彼此谈论说:“这人并没有犯什么该死该绑的罪。”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19}

  亚基帕虽然是一个犹太人,他却没有法利赛人那种顽固的热心和盲目的偏见。他对非斯都说:“这人若没有上告于凯撒,就可以释放了。”但这案件既已转呈到更高一级的法庭,这时已经不是非斯都或亚基帕的权力所能及的了。 {RH November 16, 1911, par. 20}

  1911年11月23日

  航海与海难

  保罗终于起程前往罗马了。路加写道:“非斯都既然定规了,叫我们坐船往意大利去,便将保罗和别的囚犯交给御营里的一个百夫长,名叫犹流。有一只亚大米田的船要沿着亚细亚一带地方的海边走,我们就上了那船开行,有马其顿的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和我们同去。”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1}

  在第一世纪,海上的旅行难免有特别的艰难和危险。航海的人多半靠太阳和星辰的位置来断定方向;所以一旦看不到太阳星辰,而气候似乎要有暴风雨时,他们就不敢开行。在每年的某一段季节,安全航行简直是不可能的。{RH November 23, 1911, par. 2}

  使徒保罗这时必须忍受一段非常的考验时期。他必须作为一个身带锁链的囚犯,作一次漫长而危险的航行,前往意大利。只有一件事足以大大减轻他的苦楚——他蒙准带着路加和亚里达古与他同行。后来,在他致歌罗西教会的书信中,他提到亚里达古为“与我一同坐监的”(西4:10)。其实亚里达古之所以与保罗一同坐监,乃是出于自愿,为的是要在保罗的患难中伺候他。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3}

  旅程顺利开始。次日他们在西顿的港口停泊。百夫长犹流“宽待保罗,”既听说那里有基督徒,就“准他往朋友那里去,受他们的照应。”身体衰弱的保罗对于这种宽待深为感激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4}

  他们离开西顿之后,就遇到逆风;船不能直行,前进很慢。百夫长在吕家省的每拉找到一只亚历山大城的大船,准备往意大利去,于是他立即将囚犯都转到这只船上。但风向依然不顺,船只进行甚慢。路加写道:“一连多日,船行得慢,仅仅来到革尼土的对面。因为被风拦阻,就贴着克里特背风岸,从撒摩尼对面行过。我们沿岸行走,仅仅来到一个地方,名叫佳澳。”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5}

  他们被迫在佳澳停留一个时期,等待顺利的风向。那时冬季快要来临:“行船又危险;”因此船主不得不放弃在冬季停航之前到达目的地的希望。这时他们所必须决定的唯一问题乃是留在佳澳呢?还是设法赶到一个更好的港口过冬。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6}

  大家热烈地讨论了这个问题,最后百夫长问保罗,因保罗这时他已为水手和兵士的尊重。保罗毫不犹豫地劝他们留在佳澳。他说:“我看这次行船不但货物和船要受伤损,大遭破坏,连我们的性命也难保。”但“掌船的和船主,”以及多数的船客和水手不愿接受这个劝告。因他们当时所在的港口“过冬不便,船上的人就多半说,不如开船离开这地方,或者能到非尼基过冬。非尼基是克里特的一个海口,一面朝东北,一面朝东南。”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7}

  百夫长决定依从多数人的意见。“这时微微起了南风,”他们便从佳澳出发,一心指望很快就可到达他们所想去的港口。孰料“不多几时,狂风从岛上扑下来;”“船被风抓住,敌不住风。”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8}

  船任风刮去,行近一个名叫高大的小岛。这岛一时为他们挡住了大风。他们就准备应付面临的危险。万一大船破坏,他们唯一的保障乃是一只小的救生船。这船本来是拖在大船后面的,随时有撞毁的危险。所以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将小船拉到大船上来。他们尽到一切的努力准备抗拒暴风。那小岛给予他们的一点保护未能延续很久。或了一会儿,他们又被卷入狂风巨浪之中了。{RH November 23, 1911, par. 9}

  暴风发作了一整夜。他们虽然尽量巩固那船,里面依然漏水。“第二天众人就把货物抛在海里。”到了深夜,风还没有稍止。这一艘被风吹逼的船撞来撞去,桅杆已经折断,帆篷也已破烂。船身在狂风巨浪的猛击之下咯吱作响,摇摆震撼,似乎随时有全部瓦解的可能。漏水现象愈为严重了,于是船客和水手不住地努力排水。凡在船上的人都没有一刻的休息,路加写道:“到第三天,他们又亲手把船上的器具抛弃了。太阳和星辰多日不显露,又有狂风大浪催逼,我们得救的指望就都绝了。”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10}

  他们在不见太阳和星辰的天气之下飘荡了十四天之久。保罗虽然自己身体受着痛苦,但他总在最黯淡的时辰讲出有希望的话,并在每一个危机之中随时伸手襄助。他凭着信心握住全能上帝的手,所以他的心也恒切倚赖上帝。他并不为自己担心;他知道上帝一定会保守他,使他可以在罗马为基督的真理作见证。但他常怜惜这些没有为死亡作准备的有罪、堕落、可怜的生灵。当他恳切地求上帝保全这些人的性命,上帝指示他说,他的祈祷已蒙应允。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11}

  保罗趁狂风暂息之际,站在船面甲板上高声说:“众位,你们本该听我的话,不离开克里特,免得遭这样的伤损破坏。现在我还劝你们放心,你们的性命一个也不失丧,惟独失丧这船。因我所属、所侍奉的上帝,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边说:保罗,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并且与你同船的人,上帝都赐给你了。所以众位可以放心,我信上帝他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只是我们必要撞在一个岛上。”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12}

  众人听到这话,就有了希望。船客和水手都振起精神来了。当前还有许多必须作的事。他们还需尽到自己的能力以避免最大的不幸。 {RH November 23, 1911, par. 13}

  (待续.)

  1911年11月30日

  航海与海难

  (续完)

  他们在黑暗的浪涛上东摇西荡。第十四天夜间,“约到半夜,”水手们听到海浪撞在礁石上的声音,“以为渐近旱地,就探深浅,探得有十二丈;稍往前行,又探深浅,探得有九丈。恐怕撞在石头上,就从船尾抛下四个锚,盼望天亮。” {RH November 30, 1911, par. 1}

  到了清晨,他们可以在风雨中看出远远的海岸,但认不出是什么地方。这时那些不信上帝的水手甚为悲观,因而失了勇气,“想要逃出船去”,故假装要“从船头抛锚”,却将小船放在海里。这时保罗看出他们卑鄙的意图,就对百夫长和兵丁说:“这些人若不等在船上,你们必不能得救。”于是兵丁“砍断小船的绳子,由它飘去。” {RH November 30, 1911, par. 2}

  这时,最危急的关头还在前头呢!保罗便再向众人说勉励的话,并劝船客和水手都吃点东西,说:“你们悬望忍饿不吃什么已经十四天了。所以我劝你们吃饭,这是关乎你们救命的事,因为你们各人连一根头发也不至于损坏。” {RH November 30, 1911, par. 3}

  “保罗说了这话,就拿着饼,在众人面前祝谢了上帝,擘开吃。”于是那些若非保罗早已绝望的二百七十五个疲乏而灰心的人,和保罗一同吃饭了。“他们吃饱了,就把船上的麦子抛在海里,为要叫船轻一点。” {RH November 30, 1911, par. 4}

  这时天已经亮了。但他们还看不见什么记号,足以帮助他们断定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但他们“见一个海湾,有岸可登,就商议能把船拢进去不能。于是砍断缆索,弃锚在海里,同时也松开舵绳,拉起头篷,顺着风向岸行去。但遇着两水夹流的地方,就把船搁了浅。船头胶住不动,船尾被浪的猛力冲坏。” {RH November 30, 1911, par. 5}

  保罗和其他囚犯这时险些要遭遇比船难更可怕的厄运。兵丁看出:在他们试图登岸时,他们不可能再看管囚犯。各人只能顾到自己。但如果哪一个囚犯不见了,那些负责看管他的人就必以自己的性命抵罪。因此兵丁要把囚犯全都治死。罗马的律法准许这种残酷的措施,而且若不是为了大家所深为感激的保罗,这计划一定就立即执行了。百夫长犹流深知船上众人性命的得以幸存,乃是因保罗的缘故;同时他也深信有上帝与保罗同在,所以不敢加害于他。于是犹流“吩咐会洑水的,跳下水去先上岸,其余的人可以用板子或船上的零碎东西上岸。这样,众人都得了救,上了岸。”及至上岸点名,没有缺少一个人。 {RH November 30, 1911, par. 6}

  遭遇船难的人颇蒙马耳他岛上土人的款待。路加写道:他们“因为当时下雨,天气又冷,就生火接待我们众人。”当时保罗也在那里积极伺候大家,尽力促进众人的舒适。他“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条毒蛇,因为热了出来,咬住他的手。”旁边的人大为惊慌,既见保罗带有锁链,就知道他是一个囚犯,便互相议论说:“这人必是个凶手,虽然从海里救上来,天理还不容他活着。”结果“保罗竟把那毒蛇甩在火里,并没有受伤。”众人既知道那是一条毒蛇,就等着要看保罗随时仆倒在地,经受可怕的痛苦。“看了多时,见他无害,就转念说:他是个神。” {RH November 30, 1911, par. 7}

  船上的人在马耳他停留了三个月。在此期间,保罗和他的同工利用机会宣传福音。上帝藉着他们行了许多奇事。为了保罗的缘故,岛上的土人款待了全体遇难的人;他们一切的需要都得到充分的供应,而且在他们离开马耳他时,岛上的人给了他们丰富的物资,足够他们航程的需用。他们逗留在马耳他的大概经过由路加叙述如下: {RH November 30, 1911, par. 8}

  “离那地方不远,有田产是岛长部百流的。他接纳我们,尽情款待三日。当时,部百流的父亲患热病和痢疾躺着。保罗进去为他祷告,按手在他身上,治好了他。从此,岛上其余的病人也来,得了医治。他们又多方地尊敬我们;到了开船的时候,也把我们所需用的送到船上。” {RH November 30, 1911, par. 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