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与通讯》​1901年
1901年3月

  1901年3月5日

  来自基督生平的教训

  百姓对基督教训的兴趣,超过犹太教师枯燥乏味的理论,这使文士和法利赛人怒不可遏。他们的言论摇摆不定,解释圣经今天是这个意思,明天是那个意思,使百姓极其困惑。但是当人们听耶稣讲论时,心中就感到温暖得安慰。祂说明上帝是一位慈爱的父亲,而不是一位复仇的法官。祂吸引贫富贵贱所有人等看到上帝真正的品格,引导他们亲切地称呼祂“我们的父”。{RH March 5, 1901, par. 1}

  基督用慈爱的话语和仁慈的行为废除了古时的遗传和人的吩咐,显明了天父无穷无尽丰富的慈爱。祂平静、恳切、悦耳的声音就象乳香敷在受伤的心灵上。祂在自己身上彰显着上帝的形像。祂向听众讲解预言,使之与文士和法利赛人附在其上的晦涩解释分离。祂无论何往都分散天上真理之粮。 {RH March 5, 1901, par. 2}

  文士和法利赛人决心听听基督对门徒说了什么,就始终让探子跟着基督的脚踪。这些探子记下祂的话并将之汇报给犹太当局。他们听到后便愤怒如狂,还把这种狂怒解释成为上帝发热心。{RH March 5, 1901, par. 3}

  犹太公会的议员们聚集商议,其中不乏意志坚强,固执偏见的人,他们建议这人既如此主张,就须立即镇压。如果允许祂继续像祂一贯做的那样,在安息日医治病人,这一天的神圣性荡然无存。 {RH March 5, 1901, par. 4}

  他们看到基督对百姓的影响在迅速超过他们的影响。他们切愿将祂剪除,因为祂竟敢取消他们的遗传。但他们不敢公开行动,因为害怕百姓。他们想,若是私下行事,监视祂的言语行为,不久就会发现控告祂的把柄,使祂受审丧命。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他们决定在民间散布谣言,说拿撒勒人耶稣是个骗子,要取消犹太人的传统和习俗。他们宣称,如果这些传统都被这个人批评,那么任何疯狂的狂热者都可以批评整个犹太制度。这个民族会变得三心二意,罗马人会来夺走他们仍然拥有的权力。 {RH March 5, 1901, par. 5}

  “所以犹太人逼迫耶稣,因为祂在安息日作了这事。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5:16)。{RH March 5, 1901, par. 6}

  基督被指控在安息日做医治的工作而违反了安息日。但祂为自己辩护说,祂的工作是不允许中断的。祂必须常常作工,像祂父作工一样。因为上帝的眷顾,我们才有了每日的食物。难道我们不应该信靠那承担了我们救恩的上帝吗?认识到圣父与圣子在救赎工作中同心协力,应该给最沮丧的人以勇气和希望。 {RH March 5, 1901, par. 7}

  人类的中保不间断地工作。祂说自己的工作方式和宇宙的守护者一样。祂不知疲倦地为以色列人工作。祂设法引导他们信靠祂。凡到祂面前来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基督是光,照亮凡生在世上的人。从亚当开始,一直到先祖时代,这光指引了通往天国的道路。众先知都为这事作见证。未来的事物以神秘的顺序在他们眼前掠过。在每一次献祭中,都指出基督的死。祂的公义,随著香云升到上帝那里。祂的威严藏在至圣所。基督在道成肉身之前和之后都是真正的救主。就在人类犯了罪背道的时候,祂开始了祂的工作,为拯救人类而努力,其活动的程度与上帝同等。{RH March 5, 1901, par. 8}

  “所以犹太人越发想要杀祂。因祂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上帝为祂的父,将自己和上帝当作平等” (约5:17)。全民族都称上帝为他们的父。耶稣若是在与他们一样的意义上这样说,法利赛人不至于如此发怒。但他们指控耶稣亵渎,表明他们明白基督在最高的意义上宣称上帝是祂的父。 {RH March 5, 1901, par. 9}

  基督反驳亵渎的指控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祂看”(约5:19、20)。祂说,我又做这些事的权柄,因为我是上帝的儿子,在本性、意志和目的上与祂合而为一。我在祂的工作中与祂合作。我的父爱我,将祂所有的指示都传达给我。圣父在天上所计划的,没有一件事不是完全向圣子开放的。 {RH March 5, 1901, par. 10}

  “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他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祂看,叫你们希奇”(约5:20)。基督要行比医治疾病更大的事。借着祂的大能,死人要复活。文士和法利赛人将看到令他们惊讶的事情,他们将不得不感到惊奇,尽管他们的心过于骄傲和强硬而不愿承认。 {RH March 5, 1901, par. 11}

  “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约5:21)。在那些心中已经充满仇恨和谋杀的人面前,这是多么美妙的声明啊。 基督当时正在赐给以色列官长们亮光,使他们无可推诿。凡能使他们认识自己错误的事,祂没有留下一样不做。{RH March 5, 1901, par. 12}

  1901年3月12日

  来自基督生平的教训

  “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约5:22)。上帝已经把审判的工作交给基督,因为祂是人子。祂凡事与祂的弟兄一样,是要作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祂要熟悉每个人的弱点。要做到这一点,祂必须取了人性。祂必须体恤我们的软弱,这样,在审判的大日,就没有人会质疑所作决定的公正性。我们的大祭司经过了我们必须经过的地方。祂熟悉每一个案件的情况。祂看问题不像人看问题,判断不像人判断。祂公正地审判。祂献出自己的生命,赎违背上帝律法的人所要受的刑罚,以此来显明祂对男男女女的爱。祂知道人类灵魂的价值。祂不会向任何人关闭天国的大门,除非为了天国的安全,有必要这样做。 {RH March 12, 1901, par. 1}

  路锡甫拒绝接受基督为天上的王,他的君主和领袖。他拒绝承认上帝之子的至高无上。生命之君和黑暗之君的斗争是长期而剧烈的。那些站在撒但旗帜下的人,那些像犹太人一样拒绝效忠于上帝或遵守祂律法的人,永远不能成为天上家庭的一员。他们要与耶和华的律法争战,像撒但一样,称律法为奴役的轭。 {RH March 12, 1901, par. 2}

  自从撒但堕落以来,他素来是反叛的领袖。从那时起,他就一直把男男女女引入歧途。基督的工作是从出现犯罪开始的。于是善恶之间的战争开始了。圣经清楚地讲述了这场战争,带领我们走向基督最终战胜撒但和他的追随者。这种冲突从未停止过。 {RH March 12, 1901, par. 3}

  有了罪,就有了救主。基督明知自己必须受苦,但还是成为人类的替身。上帝的儿子作了人类的保障,以祂在髑髅地十字架上受死的能力,改变宣布在罪人身上的厄运。{RH March 12, 1901, par. 4}

  基督作为我们的中保不停地工作。不论人接受或拒绝祂,祂都为他们热心服务。祂将生命与光明带给他们,并通过圣灵把他们从撒但的奴役中争取过来。在基督工作的同时,撒但也采用各样不义的诡诈和不懈的努力工作。但他绝不会获胜。 {RH March 12, 1901, par. 5}

  “上帝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基督在挪亚的日子投入这场战斗。是祂的声音向古代世界的居民发出警告,斥责和邀请。祂赐给人一百二十年宽容的时期,好让他们悔改。可是他们信从撒但的欺骗,在洪水之中灭亡了。{RH March 12, 1901, par. 6}

  在咆哮汹涌的巨浪中保护方舟的乃是基督,因为方舟里面的人信靠祂保护他们的能力。{RH March 12, 1901, par. 7}

  当基督亲自来到世上时,撒但最猛烈的战争是针对祂的。他使上帝的儿子钉十字架,就给了他自己一击。当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时,撒但的丧钟敲响了。他的欺骗被未堕落世界的居民严密地监视着。他曾乔装打扮,以一种他认为不可能被发现的方式工作。但他只能我行我素,用自己的行为来定自己的罪。他站在髑髅地的十字架前,暴露出他的真面目。当基督喊叫说:“成了”时,未曾堕落的诸世界就确保安全了。对他们来说这场进行的战争是胜利了。此后撒但在宇宙中再也不会引起人的同情了。他提出的论点,即上帝不可能克己,因此要求上帝创造的生灵克己是不公正的,这一论点得到了永远的驳斥。撒但的要求永远被抛弃了。天上的宇宙实现了永远的忠诚。 {RH March 12, 1901, par. 8}

  正是因为这些利害攸关的问题,未曾堕落的诸世界的居民才以如此强烈的兴趣观看生命之君和黑暗之君的斗争。没有犯罪的生灵不需要基督的血,但他们需要安全地摆脱撒但的权势。这场斗争的结果关系到所有世界的未来,基督在屈辱的道路上所走的每一步都被他们以最深切的兴趣注视着。T {RH March 12, 1901, par. 9}

  基督为每一个受造的生灵战胜了仇敌。凡愿意接受所作安排的,都能得到拯救。凡肯接受他的,都不必被打败。祂切心的保护围绕着一切生灵。 {RH March 12, 1901, par. 10}

  基督亲身经历了亚当堕落以后一直在进行的战争。祂最适于担任审判者。一切审判的工作都交给了人子耶稣。在上帝与人之间有一个调停者。我们只有藉着祂才能进入天国。祂是道路,真理,生命。祂的判决不能再上诉。祂是万古磐石,是每一个遭受试探的疲乏者可靠的藏身处。{RH March 12, 1901, par. 11}

  基督继续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上帝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约5:24、25)。 {RH March 12, 1901, par. 12}

  基督在这里提到祂要使死人复活的场合。但是祂的话有更深的含义。祂不但要叫肉体上死了的人复活,也要叫死在罪恶过犯中的人复活。因犯罪而麻痹的心要被圣灵的工作唤醒。 {RH March 12, 1901, par. 13}

  天生没有爱上帝的心。他想天国的事是不自然的。撒但与上帝和祂的政权作对,使人把邪恶的特质归在上帝身上。基督来到世上要彰显天父。人类家庭得罪了上帝。破坏律法的恐惧笼罩着他们;他们已经堕落得如此之低,似乎不可能给他们注入属灵生命了。但基督在祂的工作中不灰心,也不失望。{RH March 12, 1901, par. 14}

  救主看见人有为善的极大前景和可能性,能用来建立上帝的国。祂来是要叫那些死在罪里的人复活。祂要发出声音说:“你这睡着的人,当醒过来,从死里复活。”“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祂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弗5:14;约5:26)。 {RH March 12, 1901, par. 15}

  唤醒那些属灵上死亡的人,创造新的品味,新的动机,需要耗费和使一个人从肉体死亡中复活一样大的力量。叫罪人回头离开错误的道,就是叫死人复活。但我们的救主能做到这一点;因为祂来要灭尽仇敌的作为。祂所应许要成就的,岂不会成就吗? {RH March 12, 1901, par. 16}

  1901年3月19日

  帮助我们的斯堪的纳维亚的机构

  我奉主的名,代表我们在斯堪的那维亚的机构,再次向我们的人呼吁。这些机构正处于危险之中,所有有能力的人都应毫不拖延地履行自己的职责。让我们同心协力,把这些机构从他们所陷入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RH March 19, 1901, par. 1}

  凡爱上帝和侍奉祂的人应对有关祂圣名荣耀的事深表关心。谁能忍心看到一个传播真理的机构落到世人手中,用于普通世俗的用途呢?在这个机构里主常显现,常发出上帝使者的信息,曾通过印刷品把真理传出去,成就了很大的善工。如果容许上帝的机构因缺乏祂已委托给祂管家们的金钱而陷入衰败,上帝就一定会受到羞辱。如果这件事发生了,人们就会说这是因为主没能防止它。 {RH March 19, 1901, par. 2}

  这些事还会对我们在斯堪的纳维亚的弟兄姐妹产生很大的影响。如果他们的设施没有了,他们一定会受到严峻的考验。让我们努力防止他们陷入灰心和失望之中吧。 {RH March 19, 1901, par. 3}

  在这项工作中,及时的决定和行动是必要的。在祈祷周期间,每个教会都应该清楚地了解这件事,在他们面前的呼吁,人们应该把他们的奉献投在圣工受到威胁的地方。为什么我们的传道士和教会成员在面对最迫切的需要时,不能更迅速地作出决定呢? 当主将一项呼吁摆在我们面前要我们回应时,就是我们的人应当奉献的时候,传道人和教会职员要认真积极地处理这件事情。他们要做上帝的管家去决定要做什么工作,然后就去执行。当我们的机构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时,这是绝对必要的。 {RH March 19, 1901, par. 4}

  人们应该充分了解斯堪的纳维亚机构的尴尬。应该立即采取措施缓解这些机构,在上帝看来,这些机构就像我们美国的机构一样神圣。那些与这些机构有关之人的力量不应因其尴尬而被削弱。 {RH March 19, 1901, par. 5}

  现在所有爱主的人都要为救济这些机构而行动起来。不可叫基督的名被毁谤。有些人缺乏信心,他们会用一些站不住脚的借口阻止别人做任何事情。只要一句令人泄气的话就能在人心中引起并加深自私的念头。不要听试探你之人的话。不要开口指摘和责备。不要理睬像“困难是怎么造成的”之类的问题。只要我们知道患难临到我们弟兄,我们素来所信任的主的仆人身上,就够了。要尽你所能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凡以信实作这事的,必列在救主所说的:“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约18:37)的人中。{RH March 19, 1901, par. 6}

  圣天使工作中的一部分就是拜访我们的世界,并监督主管家手中的工作。每当有亟需之际,他们都帮助那些与上帝同工,努力在地上推进祂工作的人。这些天上的生灵被描绘为渴望研究救赎的计划, 每当上帝圣工的任何一个部门成功兴旺时,天使天军都欢喜快乐。{RH March 19, 1901, par. 7}

  天使关怀凡力求在世人身上恢复上帝道德形像之人的属灵福利;而且地上的家庭要与天上的家庭合作,缠裹罪恶所造成的伤口和青肿。天使的力量作用虽然是看不见的,却与看得见的人间工作者合作,构成一个救济社团。那些在撒但争取无上权势时在天庭参加战斗,并在上帝一方获得全胜的天使,那些在我们这个世界及我们的始祖受造时一同欢呼的天使,那些眼见世人堕落被逐出伊甸家园的天使——这些天上的使者都非常热切地关心与原来堕落而蒙救赎的世人合作同工,拯救在罪孽中行将灭亡的人类。 {RH March 19, 1901, par. 8}

  世人乃是天上媒介的手臂,因为天使们使用人的手作实际的服务。作为帮手的人要运用知识和使用天上生灵的设施。藉着与这些无所不能的能力联合,我们便因他们更高尚的教育与经验而获得益处。这样,我们既变得与上帝的性情有分,并从我们的人生中摆脱自私,就蒙赋予彼此帮助的特殊才能。这是上天施行拯救能力的方式。 {RH March 19, 1901, par. 9}

  世人竟能作为看得见的工具,将天使的福惠传于人,这岂不是一种激励人鼓舞人的思想么?我们既如此地与上帝同工,这工作就带有神圣的印记。天上工作者的知识与行动,配合了赋予人的智慧与能力,便救济了被欺压与不幸的人。我们无私的服务行为,使我们得以在所成就的救济工作上有分。{RH March 19, 1901, par. 10}

  上天以何等样的欢喜快乐注视着这些配合的感化力啊!整个天庭都在垂察着这些有如手臂的工具成就上帝在地上的目的,如此实现天上上帝的旨意。这样的合作完成了将尊贵,荣耀,与威严归于上帝的工作。 {RH March 19, 1901, par. 11}

  如果人人都愿意像基督那样去爱,将亡的人就会得救,免于灭亡,我们的世界就会发生何等大的改变啊!基督的人生是纯粹仁慈,无私作工的人生。祂取了人性,没有别的目的,只是为了在人的幸福中显示上帝的荣耀。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祂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基督如何,祂的真信徒也如何。基督所有的一切,都是为我们预备的。我们是上帝的后嗣,与基督同作后嗣。当基督要求我们在祂大工中合作时,我们怎能犹豫和退缩呢?主正在给我们机会,通过牺牲来缓解祂的制度,显明我们对祂的信心和爱心。 {RH March 19, 1901, par. 12}

  我的弟兄们:主快来了。凡祂所交托我们的银子,都要连本带利还给祂。祂呼召祂的子民为祂的荣耀使用祂所借给他们的财物。让那些有能力的人立刻回到主的身边,帮助这些机构摆脱尴尬。让身居要职的人树立正确的榜样。身居要职的人,每一种高尚的基督教本能,都应该引导他们更认真地计划和工作,以拯救我们的机构,而不是拯救他们自己的财产。让大家都试着做点什么吧。不要耽搁一天或一小时。要审视你的事务,看看你能做些什么与主合作,帮助祂陷入困境的机构。{RH March 19, 1901, par. 13}

  上帝的子民要思考正确使用他们财产的永恒后果。他们当将供物献给耶和华,说:“主啊,我们受托你的财物,现在把属于你的东西,甘心献给你。” {RH March 19, 1901, par. 14}

  需要大笔资金;但如果你所能奉献的不多,当记住主会收纳你的礼物。要记住,你是把这笔钱放在基督的手中,放在祂受苦的弟兄身上。上帝如此看待它。{RH March 19, 1901, par. 15}

  既然上帝认为派天使去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是合适的,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尽自己的一份力,这些天上全能的代表就会在这个特别需要帮助的时候奉命帮助。我希望并祈祷能做的一切都能做到。如果所有人现在都尽其所能,困难很快就会过去,不再干扰上帝的事业。{RH March 19, 1901, par. 16}

  欧洲有一项大工要做。上帝在那里的事业不应成为不信者的绊脚石和跌人的磐石。那里的机构不应关闭或交在与我们信仰不同的人手中。主在欧洲的仆人应尽一切力量恢复所失去的,主必与他们同工。我号召我们在美国的人与欧洲的弟兄们合作。{RH March 19, 1901, par. 17}

  我们常常做不到主所安排的事,因为我们坚持实现自己的一些奇想。我祈求主使我们的心充满强烈的渴望,去认识和遵行祂的旨意。从诚实的口中要发出祷告说:“求你今日使人知道你是以色列的上帝”(王上18:36)。让我们全心全意地工作。如果男人和女人在上帝伟大的计划中各司其职,祂的目的就会实现。现在让我们成为上帝的帮手,帮助我们在斯堪的纳维亚的机构。 {RH March 19, 1901, par. 18}

  1901年3月26日

  来自基督生平的教训

  “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我若为自己作见证,我的见证就不真。另有一位给我作见证。我也知道他给我作的见证是真的。 {RH March 26, 1901, par. 1}

  “你们曾差人到约翰那里,他为真理作过见证”(约5:30-33)。约翰说:“上帝所差来的,就说上帝的话。因为上帝赐圣灵给祂,是没有限量的。父爱子,已将万有交在祂手里”(约3:34、35)。“我曾说,我不是基督,是奉差遣在他前面的,你们自己可以给我作见证。娶新妇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着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喜乐。故此我这喜乐满足了。祂必兴旺,我必衰微。从天上来的,是在万有之上。从地上来的,是属乎地,他所说的,也是属乎地从天上来的,是在万有之上。祂将所见所闻的见证出来,只是没有人领受祂的见证。那领受祂见证的,就印上印,证明上帝是真的”(约3:28-33)。 {RH March 26, 1901, par. 2}

  论到约翰,耶稣对法利赛人说:“约翰是点着的明灯。你们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起初,犹太教师们被约翰的教诲深深地感动了,但要实行他的教诲实在是太困难了。他们拒绝了他,因为他指出了他们行为上的矛盾之处。 {RH March 26, 1901, par. 3}

  基督说:“但我有比约翰更大的见证。因为父交给我要我成就的事,就是我所作的事,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约5:35、36)。 {RH March 26, 1901, par. 4}

  “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16)。如果犹太领袖除了基督的作为之外,没有别的见证,他们就没有借口了。祂所行的神迹,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些作为见证了他们的不是。所以他们拒绝了。 {RH March 26, 1901, par. 5}

  “差我来的父,也为我作过见证”。基督受洗的时候,圣灵降在祂身上,又有上帝的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法利赛人却听不见这声音。他们看不见上帝的灵,好像鸽子在救主以上盘旋。基督说:“你们从来没有听见祂的声音,也没有看见祂的形像”(约5:37)。 {RH March 26, 1901, par. 6}

  基督工作期间,祂的神性曾在不同的时间透过人性闪现出来。祂曾在人面前改变了形像;犹太领袖们深受感动。但当他们彼此谈论这事时,他们的不信就加强了。那原本令他们信服的证据被拒绝了。最有力的证据对他们来说也不是证据了。而最软弱、最肤浅的论据,只要是反对救主所提出的真理的,就被他们视为可靠的。他们已踏上了通向永远灭亡的道路。{RH March 26, 1901, par. 7}

  “你们并没有他的道存在心里。因为他所差来的,你们不信。你们查考圣经。(或作应当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8、39)。他们持有上帝的道,自以为懂得其中的教训。他们对这位新老师叫他们查考圣经感到愤怒。 {RH March 26, 1901, par. 8}

  基督看到犹太教师们曲解了上帝的道,就力劝他们更加殷勤地研究圣经的训诲。在祂身上,犹太制度的预表和影儿正在快速应验。他们若照着所应当的查考圣经,就会发现祂所主张的完全是正确的。{RH March 26, 1901, par. 9}

  犹太人若是对圣经进行了应有的查考,他们原本会看出拿撒勒人耶稣就是弥赛亚。但他们既用骄傲自私的野心作为查经的向导,就构思了他们自己所想象的一位弥赛亚。所以当救主来成了一个卑微的人,用祂的教训废除根深蒂固的学说和遗传,提出的真理与他们的行为完全相反时,他们就说:这个入侵者是谁呢?竟敢不顾我们的权威。基督没有照他们所期望的降临,所以他们就不肯接受祂,反而称祂为骗子,是冒牌的。他们不但不听从祂以便学习真理,反而心怀恶意地听祂说话,要找祂的把柄。他们一旦踏上了那反叛魁首的路径,撒但就轻而易举地增强他们反对的意向。基督奇妙的作为原是上帝赐给他们的证据,撒但却使他们解释成对祂不利的。上帝借着慈怜仁爱的作为向他们讲话的方式越显著,他们的抵制也就越坚决。他们既因成见而盲目,就不肯承认耶稣是上帝。{RH March 26, 1901, par. 10}

  基督说:“我不受从人来的荣耀”(约5:41)。基督所要的不是公会的影响或批准。祂不想得到人的荣誉或认可。祂被赋予了来自上面的权柄。如果祂渴望荣耀,天上的天使会迅速来到祂身边!天父会很快再一次证明祂儿子的神性!基督不求从人而来的尊荣。即使所有的拉比都施加有利于祂的影响,祂也不会受到更大的尊荣。{RH March 26, 1901, par. 11}

  基督对法利赛人说:“我知道你们心里,没有上帝的爱。”祂如此清楚地对他们说话,是因为他们无法在人性的外表下分辨出祂的神性。祂是道成肉身的上帝。祂只能作上帝的工作。不信、偏见和嫉妒环绕着祂。如果祂的人性没有与神性结合,祂就会失败,变得灰心。有时祂的神性在人性中闪现。祂以上帝儿子的身份呈现,祂的肉身之幕太透明,无法隐藏祂的威严。但那些自称解释预言的人,却不肯信祂是基督。撒但控制了他们的思想,他们完全拒绝承认拿撒勒人耶稣的神性。 {RH March 26, 1901, par. 12}

  既然基督受到这样的待遇,当那些接受了祂信息的人被抗拒光明的人拒绝和蔑视时,我们会感到惊讶吗?这些人的抗拒光明甚至比犹太人的抗拒更不可原谅。 {RH March 26, 1901, par. 13}

  基督的话语并不是为了迎合那些被欺骗、自以为义之人的骄傲自满。祂说:“我知道你们心里,没有上帝的爱。我奉我父的名来,你们并不接待我。若有别人奉自己的名来,你们倒要接待他”(约5:42、43)。耶稣是凭着上帝的权威来的,有祂的形像,寻求祂的荣耀,成就祂的话。祂的使命具有神圣的凭据。但是祂的工作并没有说服那些被偏见束缚的心。然而,当其他人以基督的名号前来,没有真正的证据证明他们是上帝所差派的,他们以自己有限判断的权威说话,为的自己的荣耀而行动,却会受到接待,因为他们的理论与所抱的思想和观点是一致。{RH March 26, 1901, par. 14}

  基督问道:“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上帝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不要想我在父面前要告你们。有一位告你们的,就是你们所仰赖的摩西。你们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为他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你们若不信他的书,怎能信我的话呢?”(约5:44-47)。 {RH March 26, 1901, par. 15}

  摩西说的只是那位大教师在云柱中吩咐他说的话。摩西的著作展示了弥赛亚的表号和祂来的应许。这些都要定犹太人的罪,因为他们自称信摩西。他们若真信他,就必欢迎他所写的那位。 {RH March 26, 1901, par. 16}

  当基督说话时,文士和法利赛人听到了他们从未听到过的话。但是,他们没有把这位讲话者视为期待已久的弥赛亚,而是愤怒地拒绝了祂的说法。祂质疑他们的教义,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永远不能原谅的罪。他们决心坚持自己的遗传和戒律。他们会一如既往地进行教导这些,好像没有人对他们的错误和欺骗进行过任何抵制一般。{RH March 26, 1901, par. 1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