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与通讯》​1899年
1899年11月

  1899年11月7日

  犹太人的仇恨

  “众人将耶稣从该亚法那里往衙门内解去。那时天还早。他们自己却不进衙门”(约18:28)。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

  这个罗马巡抚是从他的卧房里匆匆被请出来的,所以他决意要把所要办的事尽速办理。他准备要用长官凛然的威风对待这个囚犯。于是他以最严厉的表情转过身看一看他所要审问的囚犯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竟要他这么早从睡梦中被请出来。他知道这必是犹太当局要他赶紧审问并处刑的人。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2}

  彼拉多先望一望那些看管耶稣的人,然后把他的视线锐利地转到耶稣身上。他继续看着他;因为他只能这样作。他曾不得不和各式各样的罪犯打交道;但在他面前的那个人的面貌毫无罪犯的痕迹,却带有上天的威仪。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具有这么良善和高尚风度的人。在耶稣的脸上他看不出犯罪的形迹,或惧怕的表情,也看不出什么粗暴反抗的态度。他所看到的乃是一个举止安详,态度庄重的人。他听到了对他的严厉指控,祂却没有说一句话来为自己辩护。{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3}

  基督的风采在彼拉多心中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于是他的天良发现了。他曾听说过耶稣和祂的作为。彼拉多的妻子也曾告诉过他那医治病人,并叫死人复活的加利利先知所行过的一些奇妙的事。如今这一切都像梦景一般重新浮上彼拉多的心头。他回想他从几方面所听来的消息。于是他决心要向犹太人追究他们控告这个囚犯的罪证。{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4}

  他问他们说,这个人是谁?你们把祂带来作什么?你们控告祂什么事?犹太人张皇失措了。他们明知自己不能证实控告基督的罪案,所以不愿进行公开的审问,只是回答说,祂是一个迷惑人的,叫作拿撒勒的耶稣。{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5}

  彼拉多再问他们说:“你们告这人是为什么事呢?”祭司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急切地说:“这人若不是作恶的,我们就不把他交给你。”组成犹太公会的国内要人既然把他们所认为该死的一个人带到你面前,难道你还需要追问这人的罪证么?他们希望彼拉多尊重他们的地位,并允准他们的要求而不必再经过许多审问的手续。他们切望他们的判决迅速批准,因为他们知道那些亲眼见过基督奇妙作为的民众必能述说一些事实,与他们现在所捏造的虚言完全不同。{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6}

  祭司们认为对于懦弱无能,三心二意的彼拉多,他们不难贯彻他们的计划。一个纯洁正直的法官决不会草率地签署死刑,也不会仅仅因为一个人被指控就判他有罪。平时这样做的人,以后也会这样做。但犹太人知道彼拉多先前往往轻率地签署了执行死刑的命令,把一些他们知道是不该死的人处死。祭司们希望彼拉多现在不加审问而处死耶稣。他们恳求彼拉多在犹太国的这个大节期上准他们这个要求。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7}

  但是在这个囚犯身上有一种力量牵制着彼拉多,使他不敢这样行。他看穿了祭司们的阴谋。他记得不久以前耶稣曾使一个死了四天的人拉撒路复活,所以他决定在签署死刑的判决之前,要知道他们告耶稣的是些什么事,并要知道这些事能不能证实。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8}

  彼拉多对祭司们说:如果你们的理由是充足的,为什么带这个囚犯到我这里来呢?“你们自己带祂去,按着你们的律法审问祂吧。”彼拉多这样一逼,祭司们就说,他们已经判了祂的罪,只是需要彼拉多核准,使他们的判决发生效力。彼拉多问他们说:你们是怎么判决的?他们回答说:是死刑:可是“我们没有杀人的权柄。” 这种特权被罗马人剥夺了。对基督的判决不经批准是不能执行的,至于基督的罪状,官长们他们要求彼拉多相信他们的话而执行他们的判决。结果如何,则由他们完全负责。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9}

  彼拉多原不是一个公正或审慎的法官;他的毅力虽然薄弱,但他还是不答应犹太官长的要求。他想起了他听到的关于这个人工作的报告。他不肯定耶稣的罪,除非有人先提出告祂的罪状。{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0}

  于是祭司们感觉进退两难了。他们试图使彼拉多相信他们的要求是合理的,但彼拉多拒绝盲目地照办。他们非常失望,因为他没有给他们权柄,让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待耶稣。他们判祂犯了亵渎的罪。但在罗马的法律中,这种罪行并不会被判处死刑。祭司们看出必须尽量掩盖自己的虚伪。他们万不能让彼拉多知道基督被捕乃是为了宗教的问题。如果提出这一点为理由,那么他们的诉讼在彼拉多看来就无足轻重了。他们必须证明耶稣有违反国法的活动,然后才能把祂当作政治犯来处刑。{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1}

  他们被迫指控基督。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诉诸于谎言。此前不久,他们曾设计想诱导基督在罗马人面前定自己的罪。他们打发人去见耶稣,自称是正直的人,要寻求真理,用谄媚的话问祂纳税的事。但基督曾揭穿了他们的阴谋。当时在场的罗马人也曾看到这些阴谋者如何完全失败,以及他们听见基督以下的答复时所显的窘态:探子们问“我们纳税给凯撒,可以不可以?”耶稣说:“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回答说:”是凯撒的”。耶稣说:“这样, 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 (路20:22-25)。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2}

  如今祭司们想要歪曲那一次的事实,诡称基督曾照着他们所希望祂说的话教训人。但他们知道,虽然他们作为宗教人士所采取的做法使他们在罗马人眼中不受欢迎,但事实上,没有什么可以指控基督是煽动叛乱者。祂规避了任何看起来像是谴责或抵制政府政策的事情。有一次,有人请耶稣来帮助分家产。祂回答说:“谁立我作你们断事的官,给你们分家业呢?”(路12:14)。{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3}

  作为一个民族,犹太人质疑凯撒向他们征税的权利。他们认为罗马皇帝是篡位者。如果他们有胆量,他们就会打破罗马人的枷锁。他们已准备好冒生命的危险,努力重获民族自由。四十年后,他们又试图这样做,历史记载了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城市的毁灭。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4}

  犹太官长已经给出了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他们对罗马当局的仇恨,然而他们现在却指控基督叛乱。他们几次都没能使祂上当,也没能从祂嘴里套出对祂不利的口供,就只好作虚假的指控。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们请了假证人来帮忙。他们“就告祂说,我们见这人(上帝的独生子)诱惑国民,禁止纳税给凯撒,并说自己是基督,是王。”三条罪状,没有一条是有根据的。祭司们明白这一点,可是他们为要达到目的,情愿犯了妄作见证的罪,也在所不惜。{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5}

  彼拉多看穿了他们的阴谋。他不相信这个囚犯确曾图谋反抗政府。祂柔和谦卑的态度与告祂的罪状是完全不符合的。彼拉多深信耶稣是无辜的,就想要释放祂。如果他果断行事,他就会做对的事。但他让其他的利益占据了他的思想。犹太人喊着说:“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凯撒的忠臣”。彼拉多听了这话、心里就打颤了。他害怕如果他释放耶稣会让事情捅到罗马。他违背了自己的良心 ,也违背了从天上赐给他妻子的信息。他"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太27:26)。{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6}

  同样,当宗教偏见被允许占有统治地位时,上帝的子民总是会受到逼迫。保罗在他的狂热中,曾认为他迫害上帝的教会,把基督的信徒解往耶路撒冷投入监狱并被杀害,是在侍奉上帝。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7}

  那些相信人性会在人陷入困境时,以慈悲和怜悯的态度行事的人,读一读《旧约》和《新约》的历史,特别是关于基督的受审、定罪和被钉的记录。他们要从中了解到,当错误的理论和宗教习俗或传统受到干扰时,是否可以相信人会仁慈地行事。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8}

  在这场斗争中,我们站在哪一边关系重大。罪人若不来到基督面前,全心寻求祂,求祂的恩典,他们就不会与上帝的仇敌作对,而是情愿作仇敌的俘虏,直到生命的结束。凡违背上帝律法的人,都是站错了队。他的本性改变了,变得邪恶。所有这些人肯定会压迫他们的同胞。上帝的子民将遭受迫害。逼迫者如果有主的灵,就会表现出同样的怜悯之爱。但他们被一种从下而来的力量所策动,他们把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训人。他们藉着上帝的圣民争战而与上帝争战。但上帝要我们记住,在受到挑衅时,我们不要报复。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19}

  撒但和恶人之间没有仇恨。那些为撒但工作的人并不与撒但为仇。他策动人激发了一些东西,给那些决心按照上帝的话语敬拜祂的人带来痛苦。撒但是上帝的仇敌,他试图剥夺上帝的子民随从圣灵感动的权利。他与人结盟,反对天上的诫命。堕落的人和堕落的天使一定会结成这危险的同盟。由于背道,两者都是邪恶的,凡是邪恶存在的地方,他们都会联合起来反对善良。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20}

  对于那些受迫害的人来说,正确的原则是可以实行的,正义的行为是可以作出的。基督就是这样。神圣的医师同情所有人类的痛苦,祂从不拒绝祈求者。无论祂走到哪里,祝福都伴随着祂的脚步。苦难的人类引起了祂的注意。祂有药膏治百病。祂周流四方行善事,救济受欺压的人,安慰困苦的人。凡到祂那里去的人都得到了祂的祝福。祂给人类带来了天堂所能给予的最丰富的礼物。凡接待祂的,祂就赐给他们丰盛的福气,如同日光一样;因为祂是世上的光。祂来是要拆毁人与人之间的每一堵墙。但祂所要祝福拯救的人,却藐视祂,弃绝祂。祂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 {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21}

  那些忠于上帝之人的经历,就如基督所说:“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你们要记念我从前对你们所说的话,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若遵守了我的话,也要遵守你们的话。但他们因我的名,要向你们行这一切的事,因为他们不认识那差我来的”(约15:19-21)。“人要把你们赶出会堂。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上帝。他们这样行,是因未曾认识父,也未曾认识我”(约16:2、3)。{RH November 7, 1899, Art. A, par. 22}

  1899年11月7日

  销售书刊工作的重要性

  我们所传给世界的信息,要放在显著的地位。含有上帝所赐亮光的书必须带到人们面前。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1}

  书报员应该记住这样一个事实:销售书报的工作正是上帝要他们做的工作。书报员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快地把上帝所赐的亮光带到世人面前。出版工作的范围远比传道工作大,因为书报员能接触传道士所接触不到的阶层。从给我的亮光来看,我知道只有一个书报员的地方,应该有一百个。要鼓励人们从事这项工作,不是带着故事小册子,而是带着这个时代所非常需要的书籍到世人面前。{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2}

  守望者

  主必与坚定献身的工人同在。由书报员来成就大工的时候到了。作为守望者,他们要敲响警钟,唤醒沉睡的人,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待完成的工作是伟大的;世人都在沉睡,教会不知道眷顾他们的时候。他们怎样才能最好地了解真理?就是通过书报员的努力。书刊就这样被带到那些通过其他途径永远听不到真理的人面前。奉主名出去的人,就是上帝的使者,要把藉基督得救、顺从上帝律法的福音传给世人。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3}

  人人都有工作

  众多的人处在黑暗和错谬中,上帝希望真理的光照耀世界。人人都有工作。这是一项人们可以把握和从事的工作。所有担任书报员把自己奉献给上帝的人都在向世界发出最后的警告。他们会被推出来宣讲真理,有机会解释上帝的话语。在进行这种巡回的工作时,他们是在那些身处错谬黑暗之人的道路上发出光芒。{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4}

  为传道作准备

  那些适合传道工作的人可以从销售书报的工作中获得比其他工作更丰富的经验。凡希望有机会做真正的传道工作,并将自己毫无保留地献给主的人,都将在销售书报的工作中找到机会,讲论涉及将来永生的许多事情。{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5}

  效法楷模

  书报员不要把教义的观点强加于人,但如果“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敬畏什么呢?就是唯恐你的话妄自尊大,轻率地说出来。言语和举止都要照着基督的样式。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6}

  天使的合作

  要祈祷和作工。藉着基督化谦卑祈祷成就的工作,要比说许多话却不祈祷能成就的多得多。要本着简朴作工,主必与文字布道士同工。圣灵会感动人心,正如祂感动那些听上帝所派的传道人讲圣经的人一样。圣天使也必服事照料凡献身文字布道工作,推销书报为要教导人何为真理的人。{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7}

  不要浪费时间

  男男女女若是由衷地感到自己是在从事主的工作,为还不知道现代真理的人效力,就能有成效地工作。他们正在大街小巷上发出警告的声音,要为即将临到世界的上帝的大日预备一班人。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我们必须鼓励这项工作。现在谁愿意带着我们的书报出去呢?要让他们阅读《以赛亚书》第六章,并且将它的教训铭记在心。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8}

  “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着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赛6:5-8)。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9}

  平安和安慰的信息

  要是文字布道士们正贴近基督身旁,负祂的轭,天天向祂学习如何把平安和安慰的信息带给忧伤、失望、悲哀、心碎的人,这一幕就会一再重演。大教师基督藉着使他们充满祂自己的灵,正在使他们适合去做重要的善工。T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10}

  需要恢复往日的精神

  这项工作最近没有注入曾使它表现特色的精神和生命。必须作出艰苦的努力。必须给予指示。必须在工人面前呈现工作的重要性。所有的人都必须怀有我们救赎主的生活中所体现的克己和自我牺牲的精神。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11}

  看不见的帮助者

  主耶稣是大工长,站在书报员旁边,和他们同行。如果工人认识到基督是与他一同预备道路的,圣灵就会在他们身边,留下工作所需要的印象。工人就这样前进,彰显他正在传播的神圣真理。在书中,他在寻找自己的家园。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12}

  正如书中所呈现的真理交织在他自己的经历中,在他的品格中发展,将成为他的力量,他的勇气,他的生命。所获得的经验对他来说,将比他从其他方面获得所有优势更适合传道工作。上帝的圣灵与男女工人同在,预备他们成为上帝羊群的牧者。他们在一切苦难的经验和试炼之中,一想起基督是他们的同伴,就会觉得有神圣的敬畏和圣洁的喜乐了。他们在作工时,必学习怎样祈祷。他们必在忍耐,慈爱,温和,及有益的事上都受教练。他们必实行真诚的基督徒礼让,心里记着基督是他们的同伴,祂必不赞许人有粗暴,不仁的言语或情感。他们的言语都要变为清洁,并视说话的能力是一种借给他们作高贵圣洁之工的宝贵才干。凡作上帝代表的人,必须学习怎样代表那与他联合的神圣同伴。他对那位看不见的圣者,必须显出尊崇和恭敬来,因为他正在负祂的轭,并学习祂纯洁圣善的行为和举止。{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13}

  那些信靠这神圣同伴的人,必有长进,他们必蒙赐予权柄,使真理的信息披上圣洁的美丽。在一切所需要的克己和自我牺牲中,在发生的所有不愉快事情中,他们始终要想到他们是与基督同负一轭的,要呈现基督宽容、忍耐、仁爱、克己和自我牺牲的精神。因为基督是写给各家庭的推荐信,所以这种精神必使他们占据阵地,在工作中取得成功。他们不会轻易被拒绝,因为他们知道家庭需要这些书中所含的指导。{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14}

  沉默使者的使命

  有些人会把这些书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很少去看,直到一些悲伤的事来临。也许是疾病进入他们的家。然后他们会去寻找那些书。而那些受打击的人则会找到平安和休息,安睡在耶稣里,安息在祂的爱中里,因为祂宽恕了他们的罪,对他们的心灵来说是非常宝贵的。这是许多人的见证。上帝与克己的工人合作。祂自己的思想,祂自己的灵,与他们交流。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15}

  谁愿意回应?

  在历代之中,上帝都有祂的工人。每个时代的呼声,都有人出来响应。当上帝的声音呼喊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就有回答的声音出来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赛6:8)。凡与上帝的能力合作的人,主都赐给他们适合的工作。有一番大工要在我们的世界作成,必然有人来响应此项要求。当他们穿上盔甲时,所有必需的才能、勇气、毅力、信念和机智都会随之而来。世人必须听到警告,当主的呼召发出:“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们应当清楚而嘹亮地响应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RH November 7, 1899, Art. B, par. 16}

  怀爱伦夫人刊于《圣经回声》

  1899年11月14日

  求助

  我们是上帝的管家,上帝能托付我们多少,取决于我们自己。我们负有神圣的职责。只要我们聪明地、全心全意地承担,重责就会交给我们。现代真理之光照耀在我们身上,每一个认识真理的男人、女人和孩子都要寻求因真理而成圣。每一种属灵的恩赐,每一种才能,都要用来促进上帝的工作。绝不允许自私进入。这样我们就会成为光的通道。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1}

  主有一个信息给祂在澳洲、美洲、非洲和任何地方的管家们。祂号召祂的子民忠心地回报祂,使祂是家里粮。凡奉十分之一和供物归与祂的,祂必赐福与他们。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2}

  我们作为管家,要效法基督处于我们的位置所要作的。祂花钱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幻想。从最小的到至大的,我们都是上帝的管家。我们如何处置祂的货物呢?福气会降临到那些用上帝赐予的资财去做好事,而不是把它花在自我满足上的人身上。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这是一年中买礼物要花很多钱的时节。我们要实行克己和自我牺牲。要使我们的疗养院正常运转,需要大量的资金。我们要聪明而认真地工作,不要把救灵工作所需要的钱花在自我满足上。要买一些现代真理的书籍,送给那些需要的人。并不是只有传道士才受托以才干,做传道工作。上帝的每一个儿女都保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节约便士、先令和英镑。你们要把银子投在主的库中,好在传道的事上作专门的投资。我们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侍奉上帝。每一种能力都要付诸积极的运用。我们的才能是用来取悦上帝的,而不是用来荣耀自己的。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3}

  当我们这班人对基督为之而死的人灵魂的重视,与我们希望得到的奖赏——永生的价值成正比时,我们就会更加认真地努力做基督徒的工作。我们将感激上帝的儿子为救人脱离毁灭所作的牺牲。我们要通过实践来教导真理。我们要舍己,以便有钱作主的工。主必大大赐福给凭信心作工的人。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4}

  我们中间有太多的自我放纵了。钱花在不是食物的东西上。凡希望讨主喜悦的人,都可以听祂的话:“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可8:34)。我们要心甘情愿地实践这些话,这样我们就会蒙福。如果把所有投资在自我满足上的钱都加起来,这个数字将使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教会都感到震惊。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5}

  相信现代严肃真理的人要把这个圣诞节变成一个奉献的时节。主不喜欢工作如此集中在那些已经知道真理的人身上。上帝的子民应该非常清醒,认真地努力去启迪他人。但主看到祂的子民还没有准备好迎接祂的显现。在巴特尔克里克的那些人可以在其他地方做的工作并没有完成。巴特尔克里克的人不是把生命的粮带给将亡的人传道的事工之下,满足于做听众。他们的邻居需要他们的关心;但他们专注于圣经称之为草、木、禾秸的无足轻重的事情,心中有负担。他们通过帮助别人仰望耶稣而应该获得的经验却没有得到;因为他们自己也没有仰望祂。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6}

  炫耀不是宗教,也不是成圣。没有什么比炫耀器乐而演奏者却没有献身,没有用心向主奏出音乐更得罪的上帝了。在上帝看来,最甜美而可蒙悦纳的奉献,乃是一颗因舍己,高举十架和跟从耶稣而谦卑的心。{RH November 14, 1899, par. 7}

  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可以化在取悦于感官的事物了。我们需要严格地省察己心,藉着眼泪和伤心认罪来亲近上帝,让祂也亲近我们。自称上帝子民者的心是如此彻底的自私和堕落,如此的狂热和放纵,以致上帝不能通过他们作工。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8}

  那些听从圣经的话“你今天到葡萄园里去工作”(太21:28)的人,那些学习如何与基督合作,使真理之光照向近处和远处陷于错误黑暗中之人的人,将得到上帝特别的帮助。但这项工作离不开克己和自我牺牲。要努力促进所有与你接触的人的幸福。要把真理带给被忽视的人,教育无知的人,鼓励沮丧的人,安慰失去亲人的人,救济有需要的人。上帝必借着你帮助困苦人。这是上帝召唤祂的子民结出的果实。祂教会的信徒要与祂同工。当他们为别人工作的时候,上帝会给他们的思想和心灵留下深刻的印象。无论男女,都要全心投入到这传道的工作中去,结果必是成圣归主。所有愿意为主的事奉而训练自己的人都可以获得丰富的、黄金般的经验。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9}

  我的弟兄姐妹们,在舍己这件事上,我们应当怎样行呢?如果我们在这个园地拥有你们在美国拥有的设施,我们就可以带着真理进入许多新的地方。主召祂的子民兴起发光,因为祂的光已经来到,祂的荣耀已经照耀他们。我们呼吁那些在美国,在巴特尔克里克,在我们所有教会人,来帮助我们。在目前情况下,我们可以前进,但速度很慢。萨默希尔疗养院的工作一直在一所私人住宅中进行,最近又租了一所大房子来容纳病人。但是这些房子不适合治疗。我们需要一幢属于我们自己的楼房,但在我们没有资金之前,我们无法建造它。数一数你们在美国的疗养院,数一数你们在美国的学校;请记住,在这片广阔的收获地里,我们没有一个疗养院;我们的校舍还没有完工,但它们目前必须建成。埃文代尔健康静修所是一栋有15个房间的朴素建筑,已经建成,但尚未完工。在上次联合会会大会上,我们的弟兄们认捐了900英镑给悉尼疗养院。考虑到在场的人的能力,这是一个很大的数目。要访问我们所有的教会,请求增加捐款。但是需要来自国外的帮助。我现在呼吁我们在美国的兄弟们帮助我们建立一所疗养院。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10}

  主指示我,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的第一项工作是帮助新传道园地的姊妹机构。我蒙指示向我们在美国的信徒介绍这种情况,并呼吁他们帮助我们,就像几年前我呼吁帮助在巴特尔克里克建立工作一样,也像我呼吁帮助在加利福尼亚开始工作一样。为了在加州开展工作,我们做出了一切可能的牺牲,我们的努力取得了成功。我独自一人,身体虚弱,离开了加利福尼亚,去参加要在东部各州举行的帐篷大会,以便向人们说明那里工作的需要。我希望现在我在加州的兄弟们会响应我的求助呼吁。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11}

  主已赐亮光给我,要目前设施充分的机构,停止新盖大楼,来帮助建立在大洋洲的工作。在美国投资更多的建筑之前,应该先在这里建一个机构。必须在新南威尔士州的某个地方建立一个疗养院,在大墨尔本再建一个。这里的建筑成本是美国的两倍,但我们必须马上建造;我们呼吁我们在美国的信徒做出贡献。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12}

  我蒙指示,有些人可以帮助我们,帮助这里的工作,就像美国的工作曾经得到帮助一样,他们将受到极大的祝福。我奉主的名告诉你们,在这个园地里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在我们所做的工作中,我们并不是要移民,让主的葡萄园荒废。我们要立刻做主的工作;因为我们不知道工作何时结束。我们希望每年在新的地方插上真理的旗帜。我们希望有新的教会加入我们的区会。我们一直在尽可能地分摊我们的力量和精力。我已经用我从版税中省下的每一分钱来推动工作和组织教会。我们必须让工人去加强需要加强的地方,同时我们在新的园地推展十字架的胜利。在宣扬真理的地方,在守安息日的新团体兴起的地方,必须建造聚会场所,在那里他们可以敬拜上帝。这是属灵生命和兴旺所必需的。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13}

  我们得到了美国的一些帮助。在总会上,出席会议的人为大洋洲的工作认捐了一笔慷慨的款项。大约3500美元已经寄给了我们。他们感激地接受了这些捐款,并带着圣洁的喜悦使用这些来推进工作。在总会上开始的工作本应在所有教会中继续进行。这是我们在会中弟兄们的意思,现在也可以这样行。凯洛格博士寄来了一千美元,我们接受这笔钱作为贷款。我并没有亲自去请求他,而是请求巴特尔克里克的机构来帮助我们。 {RH November 14, 1899, par. 14}

  我现在看到的亮光是,许多人正在失去信心,不愿意变卖他们所拥有的来帮助上帝传道园地的事业;但上帝希望美国的信徒在我们的紧急情况下给我们帮助。{RH November 14, 1899, par. 15}

  1899年11月21日

  “你们要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

  作为基督福音的传道人,我们需要学习祂的榜样。基督以不可分割的绳索将自己与人类结合在一起。借着祂舍己服务的生活,借着祂在十字架上为每个人尝了死味的痛苦,祂把自己与人类大家庭每一个成员的心连在一起。“祂凡事该与祂的弟兄相同,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祂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原来那为万物所属,为万物所本的,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 (来2:17、18、10)。基督既体恤他们的软弱,就能与哀哭的人同哭,与喜乐的人同乐。这样一种品格不会不对跟从祂之人的品格有一种影响。那些教育自己的心思细想基督之完全的人,会向世人把祂表明出来。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1}

  我们要从天父的良善,怜悯和自我牺牲的生命中学得教训。我们应当学习如何同情和关爱别人。我们领受了这种无价的礼物,就应当去与人分享。我们要学习如何凭着爱心和仁慈,而非苛刻和斥责来裁决。当犯错的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不要以伤害他自尊的方式待他。不要试图撕裂,而要缠裹和医治。你也许会看到弟兄的错误,然而他自己可能觉察不出来。你也许很难知道该如何行动。但是你的行动不要给他留下印象,认为你把自己当作他的上司。你可能觉得你的情感,追求和组织都比他的要优越,但是不要表现出来,因为此举与真正的修养和高贵的品质格格不入。我们不应当挫伤犯错之人的心灵,而当怀着谦卑和祈祷的心到他们面前。当福音传道人的心灵为基督的仁爱与恩典所驯服,而去接触人心时,他就能藉着激发不信之人的信心,举起下垂的手,坚固发酸的膝,而非毁灭希望和勇气,显出他优越的条件来。{RH November 21, 1899, par. 2}

  行动总能证明品格的质地。一个有强烈正义感之人的忠告总是有价值的。他要像基督一样工作,设法把那些不幸的人从痛苦和祸患的深渊中解救出来;若不向他们伸出慈爱和同情的手,他们必然灭亡。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3}

  我们都是罪人,应该通过基督寻求真正的品格提升。我们不可自高自大,指望罪人爬到我们这里来。上帝呼召我们效法世界的救赎主。祂本是天庭的统帅,却放下自己的荣耀,以人性披覆神性。祂本来富足,却为我们成了贫穷,叫我们因祂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祂来到这个被诅咒败坏毁损的世界,以便祂可以在祂的痛苦和祸患中接近人类。祂用祂人性的长臂拥抱人类,而用祂神性的膀臂拉住了无限上帝的宝座,给堕落的人带来了神能,与人的努力合作。当我们寻求效法基督的榜样时,我们将站在高处,充满深切的同情、丰盛的爱和温柔的怜悯。我们将站在公义日头光辉的照耀下,这将使我们充满基督对无助者的同情、温柔和怜悯。神圣的能力将赋予我们与人的能力相结合。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4}

  福音传道人若不与人接触,就没有效法基督。每一个上帝的儿女都要以基督的心为心。耶稣是多么慈怜和有礼貌啊!祂多么温柔地进入了别人的感情!祂渴望在每个人心中唤醒一种急切的渴望,去寻找和拯救失丧的人。祂的仆人不可自高自大。他们不得特别提及自己的资历;因为他们这样行,就证明他们并没有自以为拥有的禀赋。他们的眼目若定睛在耶稣身上,瞻仰祂的纯洁和卓越,就不能以自己为圣。他们会看到自己的软弱、贫穷和缺陷。他们会看到自己的沦丧和绝望,像其他罪人一样,穿着自以为义的衣服。如果我们得救了,那不是因为我们的聪明才智或教养,而是因为上帝的恩典。我们穿着自己的任何衣服都不会使我们在羔羊的婚筵上有一个尊贵的位置。惟有基督的衣袍,天上的织布机所织的衣服,才会使宾客配坐在那个婚筵上。每个人都必须接受这件衣服,它也被提供给愿意信靠祂为个人救主的最卑微的人。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5}

  世界因其上的居民而玷污。撒但在男人和女人身上留下了可怕的印记。但上帝并没有将世上的罪放在任何人身上。我们必须有严肃的思想,因为我们看到世界上罪恶盛行;但是,不完美无处不在这一事实不应使我们只看到生活中不愉快的一面。我们是君王的儿女,是寄居的客旅,要寻求更美的国度,就是天国。当我们看到世界上令人兴奋的快乐时,我们必须提防一种酸涩、坚硬、挑剔的精神。我们把目光要从世上的罪孽和过犯转移到耶稣身上。它是纯洁的化身。祂的慈爱在祂的仇敌显为至高,凡跟从祂的人都要遵守祂国度的律法。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6}

  那些认为自己有权批评同胞的人正在做仇敌的工作。上帝没有指定任何人去纠正别人的错误;因为通过观察这些不完美,他们自己也变得苛刻和以自我为中心。他们与自己比较,以自己衡量自己。有些人爱嫉妒又敏感,他们的骄傲就像发炎的伤口,经不起任何的碰触。他们幻想自己受到了轻视,其实根本不存在轻视,直到他们在自己身上制造出他们想象中的别人身上的邪恶。任何人都不应认为自己是上帝所指定的,去追究这些可憎的事。基督并没有赐给任何人恩典去做这件事,那些试图做这件事的人将会犯严重的错误。无论是传道士还是信徒,都不必教育自己去想弟兄的坏,提防任何对他们自己重要性的轻视或误解;因为撒但正等着要利用他所获得的好处。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7}

  基督曾发出以下的指示:“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因为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7:1-5)。我们要听从这指示。我们可以安心地思考上帝的爱。我们要敞开心扉,迎接这甜蜜的影响;因为它会扩展心灵,给它一些食物。它将创造一种新的能力;爱上帝的人,也必爱他的弟兄。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8}

  “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 (约12:35)。耶稣就这样与犹太人讲理。祂的话在我们心里岂不有分量吗?奇妙的福惠,基督慈爱和恩典的宝贵启示,不断丰富地赐给信徒和非信徒,如果不欣赏和利益,就会失去它们对人的价值。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基督徒;人若不接受光明,心里就有不信的黑暗占了上风。他必失去信心;他就会远离上帝。当他把上帝的忠告、警示、责备、仁慈放在一边,不与神圣的机构合作时,他的光芒就会逐渐减弱。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9}

  我们这班人必须有更多的爱。我们的心必须在默想基督中变得柔和。但愿我们看到我们需要同情、智慧和恩典!当我们基督化的时候,我们就不承认隔离的墙。基督为众人而死,凡信的人都可以得洁净脱离罪。达到完美的基督徒品格是所有人的特权。真正的基督徒会教育自己把目光从自己转向基督;当他看见主那无可比拟的怜悯,祂那无法言说的爱时,他和他弟兄之间的一切障碍就被打破了。他天性中的严峻被软化了。他经炉火提炼洁净,又能凭公义献供物给上帝。慈爱的律在他唇上,作为心灵的表达。他仰望为他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就变成了祂的形象。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10}

  “愿主叫你们彼此相爱的心,并爱众人的心,都能增长,充足,如同我们爱你们一样。好使你们,当我们主耶稣同他众圣徒来的时候,在我们父上帝面前,心里坚固,成为圣洁,无可责备”(帖前3:12、13)。 {RH November 21, 1899, par. 11}

  1899年11月28日

  “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上帝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上帝的殿。就如上帝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林后6:14-18)。 {RH November 28, 1899, par. 1}

  这一警告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恰当。太多自称基督徒的人只是名义上的基督徒。他们自己没有根。他们的心充满了骄傲、污秽、不圣洁的野心、自大和好为首。他们也许对真理的理论有头脑上的认识。他们能证明自己的道理是完全的,是符合圣经的,但他们没有正确地持守真理。他们的所作所为否认了救主。他们的心没有因真理而成圣。他们的心是不圣洁的,举止也不像基督。作为基督生活特征的灵和原则若不栽在人心里,他们就不能控制生活。上帝的律法必须写在心里,上帝的真理必须照亮心灵。圣洁、怜悯、真理、爱,必须带入生活。心灵的殿若不清除污秽,若没有纯洁的心,认真地努力达到上帝话语的标准,他们将永远不适合与纯正圣洁的人为伴;他们业永远穿不上白衣,就是圣徒的义。{RH November 28, 1899, par. 2}

  在重要的岗位上,总有从未克服自我的人。他们奉承爱好宴乐的人,与他联合,以博得他的赞许。他们决定不服从出来分离的召唤,结果,罪恶泛滥。对他们来说,任何事都比除掉恶事更容易接受。他们自称相信上帝的话,却不去行。他们认识神圣的真理,却把罪存在心里。他们知道上帝的旨意,却予以拒绝。他们的心就越发刚硬,他们的良心越发麻木,他们的败亡,比他们若不晓得真理更加确定。这些人并不为警告的信息所动。主的警告,在他们心里没有长久的影响。耶稣的爱,祂的同情,祂对堕落之人的怜悯,使祂离开天庭,脱去尊荣的衣裳,为我们成为贫穷,叫我们因祂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祂克己和自我牺牲的一生,可以呈现在他们面前。祂的恳劝,祂的邀请,祂丰富的应许,可以向他们重复;但他们自私的心,对此予以抵制。他们觉得上帝的主张是武断的,真理无处可寻。肉欲恳求说,多一些放纵,少一些克制。心灵的殿为偶像所用。上帝话语的真理并不能使他们回头离开罪。对自我的放纵,使他们与世界的习俗和习惯保持和谐,对他们的生活有一种控制的力量。 {RH November 28, 1899, par. 3}

  在许多自称基督徒的生活中,上帝的大能几乎没有控制力。天上的上帝给了他们无数的恩惠,却没有唤醒他们一个感恩的念头。耶稣的爱既不是心灵的支配原则,就不能对生活行使约束的力量。 {RH November 28, 1899, par. 4}

  对真理的部分顺服给了撒但自由活动的机会。心灵的殿若不完全交给上帝,它就是仇敌的堡垒。这种影响正在引人离开宏伟的古老路标,进入错误的道路。当头脑变得混乱,正确的东西被视为不重要,错误被称为真理时,几乎不可能让这些受骗的人看到,是仇敌混淆了他们的感官,污染了心灵的殿。一堆谎言被放置在真理,而且只有真理,应该被放置的地方。上帝的话对他们来说是一本死的书。他们不知道救主的爱。 {RH November 28, 1899, par. 5}

  “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林后6:17)。我们是要听见和顺从上帝的声音呢,还是要半途而废,试图又侍奉上帝又侍奉玛门呢? “基督已经把永生的条件摆在我们面前。祂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 (路10:27、28)。那些听到基督亲口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太25:21)的人,必是传义道的英雄。他们可能从未在讲台上证过道,却忠于上帝对他们的要求并且热心于祂的尊荣。他们必照顾基督的宝血所买来的生灵。他们必认识到需要甘心乐意、恳切衷心、无私热心地作工。他们不会研究如何能最好地保持自己的尊严,而要谨慎周到地寻求赢得他们所服侍之人的心。撒但的爪牙会从四面八方引诱他们犯罪,但那些爱上帝、敬畏祂的人,会像磐石一样坚定,忠于他们属天的宗旨。他们像但以理一样,不会动摇自己的责任感。 {RH November 28, 1899, par. 6}

  使徒保罗敦促我们追求可以得到的利益,他说:“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上帝,得以成圣”(林后7:1)。我们若希望成为上帝的儿女,就要在思想和行动上与世人分别。基督在为跟从祂的人祈祷时曾请求说:“不求祢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祢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他们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求祢用真理使他们成圣;祢的道就是真理”(约17:15-17)。{RH November 28, 1899, par. 7}

  这项严肃的工作摆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正确的思想,纯洁圣善的目的,对我们来说并非生来就有的。我们要努力追求才能得到。I在我们一切的机构,我们的出版社、学院和疗养院中,纯净圣洁的原则必须扎根。我们的机构若是上帝计划应有的样式,那些在其中工作的人就不会效法属世机构的样式了。他们就会屹然而立,成为独特的、受圣经原则管理和支配的机构。他们不会为了获得顾客而与世界的原则取得一致。没有什么动机会有足够的力量促使他们偏离本分的直路。那些在上帝之灵支配之下的人,不会寻求自己的喜悦或娱乐。基督若是在祂教会成员的心中作主,他们就会响应这个呼召:“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免得与她一同有罪”(林后6:17;启18:4)。{RH November 28, 1899, par. 8}

  在捍卫真理的事业上,上帝有一项工作要祂忠心的哨兵去做。他们要警告人,恳劝人,借着他们的行为表明自己的信心。他们要以高尚的、全心全意的忠诚,象挪亚一样屹立,品格不因周围之人的罪恶而黯然失色。他们要象基督一样,成为救助他人的人。这样忠于自己委托的工人,会遭受仇恨和羞辱。诬告会落在他们身上,想把他们从崇高的位置上拉下来。但他们的根基建在盘石上。他们必永不动摇,用他们自己道德上的正直和审慎的生活警告人,劝勉人,斥责罪恶和爱宴乐的人。{RH November 28, 1899, par. 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