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与通讯》​1898年
1898年9月

1898年9月6日

  安息日的试验(2)

  尽管我们始祖相信谎言的结果令人遗憾,但今天仍有类似的谎言。撒但声称自己是这个世界之王。他想要从人们的头脑中抹去创造主的一切知识;祂是地球合法的主宰。撒但试图改变十诫的第四条,作为达到这个目的的最成功的方法。他知道,如果他能把主的安息日从第七日改到一周的其他日子,如果他能在这一条诫命上迷惑世人,他就能得天上的主所当得的尊荣。所以他设立了一个日子尊荣自己;这个日子是上帝没有赐福,和定为圣日的。 {RH September 6, 1898, par. 1}

  上帝不能改变祂律法中的任何一条诫命,来满足人沦丧的状况;因为这样做,祂就表明自己不是无所不知、永无错谬、不会改变,没有变化影子的了。没有人能证明上帝已经改变了祂口里说出的话。上帝是不会改变的。祂不像人会说谎。律法中的一条诫命,若改动一点一画,或予以更换,都能使撒但在天上与基督争斗时所要的得到满足。撒但无法指出耶和华何时改变了祂的圣安息日,何时把祂的成圣之福从一周的第七日移到第一日。因此,他不得不使用他的欺骗能力,使人相信第四条诫命已经改变了。 {RH September 6, 1898, par. 2}

  撒但的计划成功了。他很高兴他可以通过提出大量错误的理论、无数的猜测和人的说法来动摇宗教思想。他的伪装使他在他的大工中占有优势。在他的谋略中,道路是用似是而非的方式准备的,以致他邪恶的狡计没有被察觉。他就这样使人的思想从真实转向虚假。上帝所定的日子,人当敬拜耶和华的日子,被践踏在脚下,撒但所发明的假安息日、偶像安息日却被高举。 {RH September 6, 1898, par. 3}

  由于大罪人的谎言和诡计,星期日逐渐为自己汇集了一层神圣的外衣,它对人类的要求已经确立;现在有许多人真诚地相信,上帝已经改变了祂的目的,祂现在把星期日设计得比起初被祂祝福和分别为圣的日子还要尊贵。撒但就这样不但招聚不信的世人,也招聚了教会。有些人自称是上帝的子民,却投到仇敌那边去了。他们亵渎上帝分别为圣的日子,尊崇祂不设为圣日的日子。如此,他们就像亚当一样,让自己成为违犯律法的人。{RH September 6, 1898, par. 4}

  许多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已经脱离了基督。他们支持大罪人的努力,并且被他的精神所浸染,坚决反对上帝的神圣律法。他们摆阵反对十诫的第四条,又接受假安息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站在撒但的立场上。他们听从撒但的声音,而不是上帝的声音。虽然从没有诡诈的口中说出极其肯定的话来,但那些自称相信上帝之道的人,却接受撒但的话,信从他的谎言。他们随着那欺哄他们之仇敌的品格行事。他们心怀仇恨和恶意,攻击那些不接受大叛徒谎言的人,那些不俯伏敬拜安息日偶像的人。{RH September 6, 1898, par. 5}

  世人和许多自称跟从基督的人都在共同努力尊崇星期日。他们要藉着撒但欺骗的能力,竭力使上帝的律法失效。但上帝的道是真理。凡支持上帝现代真理的人,是在为今生和永世作工。那些把上帝的话语牢记在心的人,就是站在上帝和天上宇宙的一边。他们将心连心、手拉手地站在一起,维护纯正和圣洁。而那些用言语、笔墨和声音支持谬误的人,以及逼迫接受真理之人的人,则列在另一边。他们与第一个大叛徒和随从他的恶人结盟。圣经论及这些人说:他们 “越久越恶,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提后3:13)。 {RH September 6, 1898, par. 6}

  上帝预见了大骗子的行为——奸诈狡猾,歪曲欺骗。祂知道撒但的目的是要废掉上帝的律法,特别是第四条诫命。这条诫命用明确无误的语言指明谁是永生的上帝,谁是天地的创造主。因此上帝藉着摩西吩咐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仆婢,牲畜,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出20:8-11)。 {RH September 6, 1898, par. 7}

  上帝并没有让这个问题模糊不清,以至于我们无法分辨真正的安息日何时来临。祂说:“六日要作工,但第七日是安息圣日,是向耶和华守为圣的”(出31:15)。祂吩咐说,在安息日的前一天,也就是星期五,要预备安息日吃的一切食物。祂说:“你们要烤的就烤了,要煮的就煮了,所剩下的都留到早晨”(出16:23)。在安息日从事生计的辛劳,或普通的商业交易,会使参与者成为罪人。为维持身体所需的一切劳动都要在六个工作日内完成。 {RH September 6, 1898, par. 8}

  第四条诫命中显明了上帝的旨意。祂将之定为圣日。祂说,只要天地还在,祂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可更改。祂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所以无论何人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作,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训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太5:17-19)。 {RH September 6, 1898, par. 9}

  如果上帝想要改变日子,为什么祂没有给出任何暗示呢?祂当然知道祂是否打算做这样的事。当那些犯上帝律法的人,对第四条诫命中所定的安息日提出异议时,他们的答案就在基督的话里:“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 {RH September 6, 1898, par. 10}

  天地仍然坚立,证实从上帝口中所出的每句话。黑暗的势力一时似乎占了上风,大罪人好像得了胜。但在一切黑暗遮蔽光明的日子里,上帝的代表一直坚守安息日。我们临近基督第二次在天云中显现,要来得天下的国,作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有光从上帝的宝座发出;第四条诫命的安息日呈现其自身的价值和尊严。所有忠于上帝的人就会看见并承认它的永恒性。 {RH September 6, 1898, par. 11}

  1898年9月13日

  安息日的试验(3)

  上帝话语的实际应用,揭示了公义的原则与人的关系;而这些原则,带进内心,在生活中向外发挥作用,从而一代一代显现出来。真理和圣洁的原则自创世以来就存在;但撒但却不断地企图遮蔽从上帝的宝座照到人身上的每一缕光。大叛徒不断地作工,以暗为光,以光为暗。然而有光从天上时常照耀世人。如果他们在光中行走,他们就会前进。光明会暴露人的主张所积累的错谬。 {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1}

  撒但通过欺骗,设立了一个虚假的安息日,使上帝子民的崇拜冒犯了创造主。当人们在无知中这样行时,主怜悯他们,宽容他们。人不会因为从未拥有过的亮光而受审判。但那些守星期日的人,若是蒙召来注意这个错误,却不睁眼看律法中的奇妙,就必照他们所看见的亮光受审判。凡不听从天上信息的人,都会站在撒但一边,弃绝唯一的真安息日。他们必不改变自己的行为,却要用撒但的一切属性来攻击真理,取消真理。他们极其厌恶耶和华所看重的日子。 {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2}

  我们可以自私地争辩说,不听从命令,会使我们全世界脱节吗?与世界脱节总比与上帝隔绝要好。但无论以一己私利和不信为借口,也无论以长期守假安息日为辩解,上帝都不会接受。以星期日为安息日虽然年深日久,但这并没有使它有丝毫的神圣性,因为上帝并没有使它成圣。星期日不是主日;尽管整个基督教世界的传道士都这样称呼它。人这样说,并没有除去第四诫安息日的神圣性,也没有使星期日成为应当尊敬的日子。上帝并没有在一周的第一日放置丁点的圣洁。 {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3}

  对第四条诫命的违犯是一点一点进行的,而不是突然发生的。第一日逐渐取代了圣安息日的位置,直到上帝伟大的纪念之光不再呈现在人们面前。这条诫命指出上帝是永生的神,是世界的创造主;第一日得到了高举。{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4}

  但是主不愿祂的教会留在黑暗中。真理之光一直清晰地照耀在我们的世界。耶和华律法的约束性要求,第四条诫命的安息日,是清楚而明确界定的。{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5}

  有人说:“我父亲守星期日,他是个好人;对我父亲来说足够好的东西对我来说也足够好。”但这是不对的。我们不能像我们的父辈那样为上帝服务。为了像我们的父辈一样蒙上帝赐福,我们必须在世人面前显明对祂的信实和忠诚,一边荣耀祂。我们必须承认祂至高无上。为了揭示真理,我们必须利用我们时代的亮光,就像我们的先辈利用他们当时的亮光一样。{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6}

  基督向使徒和先知显现,并赐亮光给他们的时代。古时的圣徒与上帝同行。这些有信心的人遵行在他们那个时代启示给他们的真理。他们利用了他们机会和特权,连本带利回报上帝。他们相信光明,在光明中行走;他们里面的光没有变成黑暗。 {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7}

  对于那些生活在向世界宣讲最后慈悲信息之时的人,有更多的要求。我们必须显明上帝律法的约束性要求,这律法的每一条诫命都是“圣洁、公义、良善的”。我们不需要像以色列人那样去耶路撒冷敬拜。也不用我们的牛羊献给祂为祭;那是象征我们伟大牺牲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上帝的选民是这样做的。他们记住,通过上帝独生子的血,他们的祭牲是可以被接受的。但现在教会不需要献这样的祭。藉着那极大而宝贵的应许,我们与上帝的性情有分。我们的道路现在被照亮了,光明揭示了撒但的欺骗。他曾引入假安息日,从而在世界上得到了他在天堂没有得到的东西——改变上帝的律法。 {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8}

  主现在要求祂的教会完全顺服祂所有的诫命。祂不会接受低于祂所应得的。人可以领受恩典和真理,好遵守祂合理公义的一切诫命。祂所有的公义要求都必须得到充分满足;因为这第二次赐给堕落人类的宽容时期,是付出无限代价的,那就是上帝儿子的生命。 {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9}

  耶稣在祂的生与死中,教导了最严格的顺从。当祂离开自己最高统帅的地位,来成为一个常经忧患,多受痛苦的人,接受羞辱与死亡,救人摆脱悖逆的后果时,祂并没有考虑自己的便利或快乐。耶稣的死,不是救人仍在罪中,而是救人脱离罪恶。人应当丢弃错行,效法基督的榜样,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祂,克制自己,不惜任何代价去顺从上帝。 {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10}

  如果人在上帝作出这种伟大而仁慈的屈尊之后,仍坚持站在第一个大叛徒一边,就不会再对他们动工了。上帝不接受不勉强的侍奉。在有理性、负有责任的人面前有与黑暗形成对比的光明。他们蒙召与上帝和谐地在光中行走。他们若接受人的道理,不接受上帝明确表达的话语,随从自己心里的意思,不听从耶和华的律法,践踏他的安息日,尊重因人或罪而设立的伪安息日,他们就会为自己积蓄羔羊的忿怒。{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11}

  不是因为缺乏属灵的亮光和悟性,才会使人离开上帝。他的命运不是由这些来决定的。在最后审判的日子,罪人被定罪是因为他虽然明白真理,却因涉及十字架而予以拒绝。 {RH September 13, 1898, par. 12}

  1898年9月20日

  "在祂荣耀的宝座上"

  “当人子在祂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祂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祂面前。祂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太25:31-33)。 {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1}

  基督要大家都了解祂第二次显现的事件。审判要在诸世界面前展开,因为在这场审判中,上帝的政权要得到维护。祂的律法要显为“圣洁,公义,良善”(罗7:12)的。每一个案件都要作出决定。所有的人都会接到判决。罪恶失去了魅力,暴露出丑陋的面目。大家都会看到自己与上帝的关系,以及彼此之间的关系。{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2}

  基督在第一次降临时,以救赎主的身份来到世上。祂来是要把真理种在所有愿意接受真理、愿意悔改的人心里。祂来是要除去世人的罪,使每一颗心充满纯洁健康的喜乐。祂渴望给沮丧的人类注入生命的气息。祂对人的态度也为祂审判的工作埋下了伏笔。祂从世人所青睐的那些人,那些从过分的奉承中找到自己乐趣的人,高兴地转向了一班特殊的人,并表明哪一等人会得到祝福。祂把适当的奖赏给那些忠心和诚实的人。祂既把天上所积存的财宝带到世上,就赐给世人。祂向真正的美德,向那些寻求祂有权赐予之公义的人宣布了福气。祂对那些为祂的名受苦的人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祂5:11、12)。祂证明天上所有的财宝都在祂的掌握之中,在分配这些财宝时,祂没有任何限制。{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3}

  我们要注意到主把绵羊和山羊分开,并听祂向各方所说的话。 {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4}

  “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 {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5}

  “义人就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6}

  “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他们也要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太25:34-46)。 {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7}

  当上帝的子民穿上白袍,戴上冠冕,成为祂国度的真正臣民时,那些不忠的人就会发现,他们与尊崇荣耀上帝律法的忠心的人,是格格不入的。他们一直教育自己无视上帝的律法。他们认为上帝的律法是无效。他们能从城门进城吗?那时他们发现他们没有护照,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态度。他们选择了虚假的情感,而不是真理、圣洁和公义,他们无法改变自己的情感。凡用行动宣告“我们不愿意这个人作我的王”(路19:14)的人,不再有被祂统治的特权。 {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8}

  那些试图在议会中制定计划,并以他们的人数优势获得权力来压迫上帝的圣徒,迫使他们羞辱和违背他们救赎主的人,将会明白他们在地上所做的工作,是与上帝为敌,背叛了神圣的托付。那时他们就会知道他们欺骗了多少人,使他们放弃了对上帝的忠诚。他们会明白,他们要为自己的毁灭,和上帝用无限代价买来之产业的毁灭而交账。这些人的罪要归在他们身上。到那日,他们会看到,他们如何对待主的圣徒,就是如何对待基督。凡有悖于上帝的仆人奉祂的名所宣讲之真理的,就是羞辱上帝。这是对祂国度律法的干犯。祂不会容忍这种行为不受惩罚。 {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9}

  “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 (约5:22)。审判者,为真理受苦的君王,坐在宝座上。祂曾屈身在希律王和彼拉多面前受审。祂被自己的国民所弃绝,被那宣称“我查不出祂有什么罪来”(约19:1-4)的人所定罪。祂被鞭打,被唾弃,被羞辱,圣洁的额上戴着荆棘。祂现在不再站在彼拉多或希律的台前。祂自己是审判者。从前鞭打祂,把祂交给仇敌任意而行的人,现在都站在祂面前。让主受鞭打的彼拉多和希律,嚷着要杀弥赛亚的祭司和官长,那些嘲笑他的人,——现在他们都明白面对羔羊的忿怒意味着什么。 {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10}

  基督说:“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祂的声音,就出来”(约5:28-29)。这声音将响彻所有死者的住处;每一个在耶稣里睡了的圣徒都会醒来,离开他的监牢。于是我们从基督的义中所领受的品格美德,就会使我们与至高的真正伟大联合起来。 我们每一件帮助上帝子民的行为都要得到报偿,就如作在祂身上一样。{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11}

  在那最后结账的日子,基督并不向人类展示祂为他们所作舍身救赎的大工,而是说明他们为祂所作的忠心服务。这真是无比的大爱!祂甚至提到了异教徒的行为。他们虽然不明白上帝的律法,却做了律法所要求的事,因为他们听从了在自然万物中对他们说话的声音。当圣灵将基督的灵培植在野蛮人的心中时,他们就善待上帝的仆人,产生了与他们的本性和教养相违的同情心。上帝的恩典运行在黑暗的心灵中,软化了他那没有受过人的智慧所教化的野蛮性情。这些无知的外邦人,尽管很粗野,却比那些虽有大光和大证据,却弃绝上帝的怜悯和责备的人更受青睐。 {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12}

  基督在野蛮人的心中栽培了祂的恩典。这人就为传道士提供帮助,即使他还没有听到或明白真理和生命之道。且看一群暴徒包围了上帝的仆人,要害他的性命!但上帝或许只在一个人的心中工作,使他为祂的仆人辩护。当战时议会决定要处死这位基督徒的时候,那位野蛮人的辩护改变了他们的决定,使基督徒得以幸免。这位野蛮人因这次的行为,得到多么大的眷爱啊!在审判的时候,基督对这样的人说:“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以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RH September 20, 1898, par. 13}

  1898年9月27日

  澳大利亚祷告周(1)

  在大洋洲所有的教会中,从5月28日到6月5日这九天,都是专门用来自省、祷告和感恩的。 {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1}

  出版了合适的读物,分发给教会的职员和各守安息日的家庭。在这些读物中,我们清楚地把当前的危险和责任摆在我们的信徒面前,并热切地劝勉他们生活要纯洁、敬虔和献身。 {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2}

  回顾这一年特别的福气,可以清楚地看出主一直看顾祂的子民,并为他们的利益而工作。无论是个人、家庭还是各教会,我们都感受到了祂的关爱。在我们各区会的成长和我们各机构的发展中,我们看到了实质性的进步。在这一年里,在几个地方建立了教会和守安息日的团体,并建造了两个宽敞的会堂,一个在库兰邦,一个在斯坦莫尔。{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3}

  一年前,这所学校大约有50名学生。今年5月,有100人参加。去年的这个时候,疗养院正在努力拉回它失去的赞助人,因为它所占用的大楼被出售,需要搬家,所以工作中断了;现在它挤满了病人,挣了些钱来弥补去年的损失。回声出版公司已经建了一座宽敞方便的大楼,它的工作能力将增加一倍;新西兰小册子协会刚刚在惠灵顿的一个好位置建成了一座宽敞的楼房,为图书仓库提供了充足的空间,并为惠灵顿教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会堂。{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4}

  在这里,我要表示我的谢意,并表达我们在这些聚居区的弟兄们的衷心感谢,向我们在美洲和非洲的弟兄和朋友们表示感谢,他们对我们请求帮助在这些聚居区的重要中心建造会堂的呼吁作出了如此热情的响应;在他们的及时帮助下,我们在墨尔本、悉尼、阿什菲尔德、惠灵顿、霍巴特、艾普森、克赖斯特彻奇和库兰邦建立了简陋而宽敞的会堂。豫备经费的时候,都格外谨慎,直到当地的弟兄们尽了自己的能力才拨款。在这些地方,如果没有援助,我们的人几乎不可能建造合适的礼拜场所。{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5}

  我们的机构

  主已将多重的福气和重大的责任托付给祂在大洋洲各聚居区的子民。回声办公室、学校、疗养院和小册子协会都是影响力的中心,按照上帝的旨意建立,作为祂以特殊方式工作的地方。借由这些中心的设立,上帝有意使人与祂连为一体,让人去接触人;又叫人在圣灵手下,能加增知识,照着上帝的样式坚固品格的各原则。 {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6}

  重要的是,所有这些机构的工作人员都要充分了解他们的特权和责任。如果不这样做,自我将被编织进工作中,并将取代应该交给上帝的位置。我们机构的管理人员,应当言传身教,指导工人,在一切事情上,都要显出上帝的卓越。教会职员也当在教会里教训人。上帝的标准必须高举。所有人都应该看到,我们的机构是上帝所设立的。那些出于自私的动机而贬低其中一的人,必须为他们的言论和影响向上帝交账。主的旨意是要一切与祂工作有关的事物都被视为神圣。所有的人都要得到警告,不可用凡火来代替圣火,普通的东西不可与上帝指定的机构混合在一起。{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7}

  大家都要小心,防止把自私自利和自我取悦编织进工作的。他们若这样行,就是羞辱上帝,上帝也不能藉他们荣耀祂的名。当试炼来考验我们;当我们看不到兴旺和舒适的增加,而可能减少时;当有一种压力使大家都必须牺牲的时候,我们怎能接受撒但的暗示,说我们将有艰难的日子,说一切都将支离破碎,说我们前面有大麻烦呢?如果我们听从这些建议,对上帝的不信就会冒出来,使心灵盲目。{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8}

  我们应当相信,上帝一直在看顾祂的子民和祂的机构。我们应该看看祂所做的工作,祂所进行的改革。我们应该把天上点点的恩赐和一切美好的兆头都收集起来,说:“主啊,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的仆人和你的作为。我要倚靠你。你让这个机构成为了光明的中心。这是你自己的工具,我们不会灰心,也不会丧胆。能加入你的工作,我们感到非常荣幸。我们将忠于上帝的工作。我们将忠实地履行我们的职责。我们要遵行耶和华的道,秉公行义。” {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9}

  上帝给祂的机构带来试炼,要考验谁能在仇敌的严厉试探下保持忠诚。那些表现出愿意听外人的声音而不是上帝声音的人,已经失去了很多。他们松开了对基督的信心,选择了一根折断的芦苇作为依靠。对他们来说,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学会为自己担心,谨慎地拒绝错误的原则和错误的理论,接受主的邀请:“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太11:29)。 {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10}

  上帝希望回声出版社为真理做活生生的见证。亮光必须通过各种途径传播出去。因此,商业工作不应该完全被取消,但必须清除所有具有攻击性的东西。如果我们的出版部门设置障碍,排斥所有来自外部的作品,那将是错误的;因为这将关闭一条通往世界的光明和知识之路。 {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11}

  回声出版社和我们在欧美的出版社,应该比过去更加重视工人的教育。每个机构都应该是工人的培训学校。对年轻人应该付出耐心的努力。每一种好的品质都是通过善良、仁爱、同情和温柔来培养和发展的。不应该责骂,不应该急躁,而应该多和学习者一起祈祷。不要烦恼,不要担心。只看外表,遇到困难就抱怨,这是你们信心软弱的表现。你们要以热心愉快的事工,显出信心来。主有丰富的资源。祂创造了世界。祂从不受环境的约束。我们需要仰望天空,满怀信心。我们要仰望上帝,祂有光、有能力、有效率。上帝要敞开天门,叫我们看见祂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上帝将祝福每一个从事向他人传达光与爱的人。{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12}

  我用这些话,以及其他许多话,向回声出版社的工人,向我们设立之中心的工作人员,提出了指导我们目前在大洋洲工作的原则。在大洋洲,有那么多敞开的大门,那么多正在成熟的田地,单只有那么少的工人能够出去传播现在该传的信息,而成千上万的人正渴望得到这个信息。 {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13}

  我们各地机构的管理者都应该不断地研究如何扩大它们的作用范围。我们出版社的工作总是有被不虔诚之工人的影响所破坏,被狭隘的计划和偏见所限制的危险。我们必须努力使我们的出版社和疗养院成为国内外传道士的培训学校。 {RH September 27, 1898, par. 1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