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爱伦生平概略文稿
第6章 资深教友的反对

我与我的救主之间没有一丝阴云阻隔,达六个月之久。一有适当的机会,我就作见证,并且大大蒙福。有时主的灵带着能力降在我身上,使我浑身无力。这对于一些从挂名的教会中出来的人乃是一个考验。他们往往说出令我很忧伤的话。他们不相信人会如此被上帝的灵所充满以致浑身无力。我的处境极其痛苦。 {LSMS 62.1}

我开始思量自己,是否有理由在聚会时隐瞒自己的证言,从而在一些比我年长、经验比我丰富的人反对我的时候克制自己的感情。我一度采取了沉默的做法,试图说服自己:忍住不作见证并不妨碍我忠诚地实行自己的信仰。我常常有强烈的冲动,觉得有责任在会中发言,但我忍住不说,因而感到使上帝的灵担忧了。我有时甚至不去参加聚会,因为有不喜欢我见证的人在场。我害怕得罪弟兄,让对人的恐惧破坏了我与上帝不间断的交通。这种交通使我的心受到祝福已达数月之久。 {LSMS 62.2}

因上帝的能力而仆倒的青年人

我们在城市的不同地点有规定的晚祷聚会,便于愿意的人参加。那个曾最反对我的家庭参加其中的一个聚会。在一次聚会祷告的时候,主的灵临到会场。这家的一个人扑倒在地像死了一样。他的家人站在他旁边哭泣,揉搓他的双手,敷用清醒剂。最终他恢复了气力赞美上帝,用得胜的呼喊平息了他们的恐惧,证明他领受了主临到他身上的能力。那个年轻人当晚不能回家。{LSMS 63.1}

那家人相信这是上帝之灵的显现。但他们却不相信同一神能有时也降到我身上,使我丧失气力,心中充满耶稣的平安与爱。他们信口开河,说我的真诚与正直虽然不容置疑,却是在自欺欺人,把自己情绪过度紧张的结果说成是主的能力。 {LSMS 63.2}

这种反对使我的心极其困惑,以致当我们常规聚会的时间临近时,我怀疑自己去参加是否上策。先前有些日,我曾因人反对我的情绪而大感悲痛。最后我决定留在家里,逃避弟兄们的批评。我在在试图祷告,曾一遍遍地重复着这句话:“主啊,祢要我做什么?”临到我心里的答案似乎吩咐我信赖我的天父,耐心等候以明白祂的旨意。我以一个小孩子的单纯信靠主,记得祂曾应许过,凡跟从祂的人必不在黑暗里行。 {LSMS 63.3}

一种责任感推动我去赴会,我就去了,心中充满把握,相信一切都会好的。我们跪在主面前时,我就在祷告中倾心吐意,充满只有基督能赐的平安。我的心灵在救主的爱中欢喜快乐,体力丧失了。我只能以孩子似的信心说:“天国是我的家,基督是我的救赎主。” {LSMS 64.1}

克服反对

前面提到的那个家庭,不相信上帝的能力降在我身上。这个家庭的一员在这一次说,他相信我处在一种他认为需要抵制的兴奋之中。他觉得我非但不抵制,反而助长这种兴奋,视之为上帝悦纳的标志。但他这次的怀疑和反对并没有影响我,因为我似乎与主在一起,摆脱了一切外来的影响。但正当他说个没完时,一个强壮的人,一位虔诚而谦卑的基督徒,在他眼前被上帝的能力所充满击倒;整个房间就被圣灵所充满。{LSMS 64.2}

我一恢复过来,就很高兴为耶稣作见证,讲述祂对我的爱。我承认自己对上帝的应许缺乏信心,也承认自己由于恐惧而错误地抑制了祂灵的感动,还承认尽管我不信任,祂还是给了我料想不到的证据,证明祂的爱和支持的恩典。 {LSMS 65.1}

于是那位曾反对我的弟兄站了起来,流着泪承认他对我的看法完全错了。他谦卑地请求我的饶恕,并说:“爱伦姐妹,我再不会挡你的路了。上帝已向我显明了我内心的冷淡和顽梗。祂已用祂能力的证据破碎了我的心。我一直是错的。” {LSMS 65.2}

然后他转向会众说:“当爱伦姐妹表现得很快乐时,我总是想,为什么我没有这种感觉呢?为什么里奇弟兄没有领受这样的证据呢?因为我相信他是一位虔诚献身的基督徒,可是并没有这种能力临到他身上。我默默地祈祷说,如果这是出于上帝的圣洁影响,里奇弟兄今晚就该有这样的经历。我心中正产生这个念头,里奇弟兄就被上帝的能力击倒了,喊着说:‘让主做工吧!’我意识到我一直在敌挡圣灵。但我不再顽梗不信地令祂忧伤了。欢迎,亮光!欢迎,耶稣!我一直退后而刚硬;若有人赞美上帝并表现出在祂爱里的满足喜乐就觉得生气;但现在我的观点改变了。我不再反对了。耶稣已经开了我的眼睛。我自己也可以大声赞美祂了。我曾对爱伦姐妹说过难听伤人的话。现在我很难过;我恳求她和所有在场之人的饶恕。” {LSMS 65.3}

然后里奇弟兄作了他的见证。当他因主当晚向他行的奇事而赞美主时,他的脸因天上的荣耀而发光。他说:“这个地方非常庄严神圣,因为有至高者临格。爱伦姐妹,今后你会得到帮助和积极的支持,而不是以往所受的残酷反对。我们一直看不到上帝圣灵的显现。” {LSMS 66.1}

关于我完全的真诚,从来没有人提出质疑,但是许多人都认为我年轻,容易受影响,有责任抑制自己的情感,他们认为我的情感是兴奋的结果。但反对的人现在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承认这确实是主的工作。 {LSMS 66.2}

在不久以后的一次祷告会上,那位承认自己的反对是错的弟兄,也充分经历了上帝的能力,以致他的面容因天上的光而发亮。他也身不由己地倒在了地上。当他的力量恢复时,他再次承认了自己曾无知地与主的灵争战,怀藏反对我的情绪。在另一次祷告会上,那个家庭的另一位成员也有了类似的经历,作了同样的见证。数周以后,当P弟兄的大家庭在他们自己的家中祷告时,上帝的灵扫过了房间,使屈膝恳求者都仆倒了。稍后我父亲走了进去,发现他们无论父母还是儿女,都在主的能力之下身不由己了。 {LSMS 66.3}

在至高者的强大感化力面前,冷淡的形式主义开始熔化了。所有曾反对我的人都承认自己这样做使圣灵担忧。他们在对我的同情和对救主的爱中团结合一了。我心里很高兴,因为上帝的怜悯为我的脚铺平了要走的道路,如此慷慨地奖赏了我的信心与倚赖。在我们盼望主降临的这班人中,现在有平安和团结常驻了。 {LSMS 67.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