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爱伦生平概略文稿
第2章 悔改

在1840年3月,威廉·米勒耳访问了缅因州的波特兰,主持了好几天的演讲会,论到基督第二次的降临。这些演讲极为动人,所以在他演讲的卡斯科街的基督教堂里,不分昼夜地都挤满了人。在这些聚会中,并没有什么狂热的激动,但听众心中却弥漫着一种极严肃的意念。不但城里的人极表兴趣,就连许多乡下的人也都每天带了干粮潮涌而来,从早晨起,直留到晚上散会为止。那时我和我的几个朋友也去参赴这些聚会。米勒耳先生精确地阐释诸预言,打动了听众的心使他们信服。他详细讲论预言中的各段时期,并引用了许多证据来巩固他的立场。然后他向那些未作准备的人发出严正而有力地请求和劝勉,使众人似均为之心夺神移。{LSMS 13.1}

英国人预言世界末日

此前四年,我在去学校的路上,曾拣到一张纸片,上面记载着英格兰有一个人在传讲地球从那时起约三十年后会被毁灭。我把这张纸片带回家并且读给家人听。我在默想所预言的大事时,感到很恐怖;世人悔改和得救的时候似乎非常短暂了。那张纸片上的一小段话给我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使我几个晚上几乎没有睡,而是不住地祷告,要在耶稣来时预备好。 {LSMS 13.2}

基督复临的宣告

我曾受教以为基督在天云中降临之前会有现世的千禧年;但现在我听到的却是基督将在1843年降临的惊人宣告,只有几年的时间了。I. {LSMS 14.1}

于是安排了一些特别的聚会,好使罪人有机会寻求救主,并为那即将发生的可怕大事早作准备。恐惧与知罪的心情蔓延全城。各处举行祷告会,各宗派的教会都呈现着一番奋兴的气象;因为他们都或多或少地受了基督即将复临之教导的影响。 {LSMS 14.2}

当罪人被邀往讲台前面认罪悔改时,随即有成百的人应声前去;这时我也夹在人中间,挤到前面去与那些寻求救主的人在一起。但是我心里总感觉不配称为上帝的子女。过去我时常寻求那在基督里的平安,但我好像总不能得着我所盼望的自由。有一种可怕的忧伤压在我的心头,我想不出自己做过什么事使我感到如此忧闷;但在我看来,我是不配进天国的,并以为这事简直是过于我所能企望的。 {LSMS 14.3}

不敢请教

我既缺乏自信的心,又感觉自己无法使别人了解我的心情,因此我就没有去向信主的朋友们寻求指导和帮助。这样我便在黑暗与绝望的迷途中徘徊,这原是不必要的,但他们因为看不透我的隐衷,所以一点也不晓得我的实情。 {LSMS 15.1}

使我向我的朋友们隐瞒我的感情的原因之一,就是害怕听到一句灰心丧气的话。我的希望是那么小,信心是那么弱,以致我惟恐另一个人对我的状况采取同样的看法,那就会使我陷入绝望中。但是我渴望某个人告诉我,我该做什么才可以得救,要采取什么步骤迎见我的救主并将我自己完全献给主。我把成为一名基督徒当作一件大事,觉得这需要我付出某种特别的努力。我的心意处在这种状况有数月之久。 {LSMS 15.2}

一天晚上,我和我哥哥罗伯特参加完聚会回家,会上我们听了一场极其感人的讲道,论到基督将在地上作王,继而是一个恳切严肃的呼吁,督促基督徒和罪人们为主的审判和降临作准备。我的心因所听到的内容大受激动。我心中的知罪感是那么深切,以致我唯恐主不会让我回家。 {LSMS 15.3}

这些话始终回响在我耳中:“耶和华的大日临近!当祂显现的时候,谁能站立得住呢!”我的心声乃是:“宽容我,主啊,使我度过黑夜!不要在我的罪中将我取去,可怜我,救我!” {LSMS 16.1}

我第一次设法向我长我两岁哥哥罗伯特说明我的感情;我告诉他我不敢休息或睡觉,直到我知道上帝已赦免了我的罪。我哥哥没有立即回答,但他沉默的原因我一会儿就知道了;他在因同情我的苦难而哭泣。这鼓励了我更加信任他,告诉他我在人生的重担似乎难负时曾渴求死亡;但现在,我可能在目前的有罪状态死去而且永远失丧的想法,使我充满了恐惧。我问他如果我把那一夜用来向上帝痛苦祈祷,他是否认为上帝会宽容我的性命度过那一夜。他回答说:“如果你用信心求,我认为祂会的,我也会为你并为我自己祈求的。爱伦,我们必须永不忘记我们今晚听到的这些话。”既回到家,我就在祈祷和眼泪中度过了漫长的黑夜时辰。 {LSMS 16.2}

卫理教会帐篷大会

我通常与父母一起参赴卫理公会的聚会;但自从变得对基督不久就要显现感兴趣以来,我也参加了卡斯科街的聚会。 {LSMS 17.1}

就在那一年的夏天,我的父母往缅因州巴克斯顿去赴卫理公会的帐幕年会,他们也带了我同去。我满心决定要在那里恳切寻求主,并极盼可能藉此叫我的罪得蒙赦免。我心里渴望能得着基督徒因信所能得的平安和希望。 {LSMS 17.2}

当我听到某一次讲道时,就得着很大的鼓励。那次讲论的经题是:“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斯4:16)。主讲人提到那些在希望和惧怕中徘徊犹疑不定的人们,说他们虽然盼望得救脱离罪恶,得着基督慈爱的赦免,但他们仍然因胆怯和惟恐失败而陷于疑惑与束缚之中。他劝勉这等人完全献身与上帝,不要迟延地只管大胆来求主的慈怜。他们必能见到慈爱的救主乐意向他们伸出恩惠的金杖,正如从前亚哈随鲁向以斯帖表示恩宠一样。凡是在主面前战兢恐惧的罪人,只要伸出信心的手去摸祂那恩惠的金杖,那样地摸触就可保证必得赦免和平安。{LSMS 17.3}

那些在等待,要使自己配蒙神圣的恩宠,然后才敢领受上帝的应许的人,乃是在犯致命的错误。惟有耶稣能洁净人的罪愆;惟有祂可以饶赦我们的罪过。祂保证必亲自垂听一切因信而来到祂面前之人的请求,并应允他们的祷告。 {LSMS 17.4}

但许多人有一种模糊的观念,他们以为自己必须先作一番非常的努力,才能赢得上帝的恩宠。但是信靠自己乃是虚妄的。惟有藉着信心与耶稣联合,罪人才能成为有指望有信心的上帝的儿女。 {LSMS 18.1}

从此我更能看明自己所走的路,以前的黑暗也开始消散了。我恳求我的罪得蒙赦免,并竭力完全献身归主。然而我的心意时常感到困恼,因为我还没有体验到我所认为是蒙上帝悦纳之凭据的那种属灵感奋,所以在我没有得到这种感奋之前,我总不敢相信自己是已经重生了。可见我是何等地急需受到有关单纯信心的指导啊!这些话很抚慰我的心,并给我以新的观念,使我知道应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LSMS 18.2}

狂热

这次帐篷大会上的发生一些事情使我非常困惑。我无法理解许多人在聚会期间在看台和帐篷里的活动。他们高声叫喊,拍手,显得非常激动。很多人都躺倒了,似乎筋疲力尽了。但在场的人都说,他们是归似的为圣的,这奇怪的表现是全能者的力量加在他们身上。躺了一会儿,这些人又站起来,像刚才一样说话,喊叫。 {LSMS 18.3}

在一些帐篷里,聚会一直持续到夜里,参会的人都在祈祷上帝的灵能使他们脱离罪恶,成为圣洁。相当多的人由于兴奋和失眠而病倒了,不得不离开营地。 {LSMS 19.1}

这些奇怪的表现并没有使我感到宽慰,反而使我更加灰心丧气。如果得到祝福就必须像这些人那样做的话,我就不想成为基督徒。我被这种奇怪的表现吓住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LSMS 19.2}

我走进一个帐篷,那里的人们正在祈祷和叫喊,一些人忏悔他们的罪行,哭泣乞求宽恕,而另一些人正在为他们新获得的幸福而高兴。 {LSMS 19.3}

一个小姑娘和她的阳伞

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一个小女孩身上,她看起来非常痛苦。她的脸色一会儿苍白,一会儿红润,仿佛她正在经历一场激烈的斗争。她怀里紧紧地抱着一把漂亮的小阳伞,她偶尔松开一会儿,好像要让它掉下来,然后又紧紧地抓住它;她似乎一直带着一种特殊的迷恋注视着它。 {LSMS 19.4}

最后,她大声说:“亲爱的耶稣,我要爱祢,我要去天堂!求祢除掉我的罪。我把我自己,遮阳伞和一切都给祢”。她扑到母亲的怀里,哭着喊道,“妈妈,我太高兴了,因为耶稣爱我,我爱祂胜过爱我的阳伞或任何东西!” {LSMS 19.5}

那孩子的脸上容光焕发,她把她的一切都给了。在她幼稚的经历中,她打过仗并取得了胜利。帐篷里充满了哭泣和欢乐。母亲非常感动,也非常高兴上帝把她亲爱的孩子作为一只小羊加入了祂的行列。 {LSMS 20.1}

她向在场的人解释说,这把阳伞是她女儿不久前收到的礼物。她非常喜欢它,大部分时间都把它放在手里,甚至带着它上床睡觉。在聚会期间,她柔嫩的心受到感动了,要去寻求救主,她听说不可向耶稣扣留什麼,除非我们完全地交出自己和我们所有的一切,否则耶稣不会接纳我们。. {LSMS 20.2}

这把小阳伞是孩子的人间宝贝,她一心一意要把它交给上帝,她在这一过程中所经受的考验,也许比一个成熟的基督教徒所经受的考验还要强烈,因为她为基督的緣故牺牲了世上的宝贝 。 {LSMS 20.3}

后来,人们对小女孩说,既然她已经把阳伞让给了耶稣,它就不再妨碍她对耶稣的爱了,所以她应该好好地保管和使用它。{LSMS 20.4}

在我以后的生活中,那件小事多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当我看到男男女女绝望地抓住地上的财富和虚荣,又急切地为基督的爱祈祷时,我就会想:‘放弃遮阳伞多难啊!’然而,耶稣为我们的缘故,放弃了天堂,自己变得贫穷,好叫我们因祂的贫穷和羞辱,可以得着永远的財富。{LSMS 20.5}

重担解脱

当我同其他寻求主的人一起俯伏在台前的时候,我心里只是祷告说:“耶稣啊!求祢扶助我,拯救我,不然,我必沉沦!我必不住地恳求,直到我的祷告得蒙垂听,我的罪孽得蒙赦免。”当时我所感到极其贫穷,软弱无能的情形,乃是我从来所没有过的。正当我跪着祈求的时候,我的重担忽然离我而去,我心里轻松了。起先我非常惊恐,我就想重新负起原来的苦担。我似乎无权感受快乐与幸福。但耶稣又似乎离我很近;我觉得我尽可以将一切的忧伤,困苦,与危难带到祂面前来,正如祂在世时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到祂面前来求助一般。我心里确信祂是明白我的特殊苦难并同情我的。我永不能忘记耶稣是如何向我这一个极不值得祂注意的人表示怜恤的宝贵确证。当我跪在祈祷的人群中间时,在那短短的时间里对于基督圣德所有的认识,竟远超过我以往所有的。 {LSMS 21.1}

一位“以色列的慈母”走来对我说:“亲爱的孩子,你找到了耶稣没有?”我正要回答“是”的时候,她便惊叹说:“你实在已经找到了,你已享有祂的平安,我在你的脸上能看得出来!”我历次反复对自己说:“这就是信仰么?我会不会错了呢?”我总认为这是远非我所能领受的,是太崇高的特权。虽然我太胆小而不敢公开地承认,但我总觉得救主已经赐福给我并饶赦了我的罪。 {LSMS 21.2}

完美无暇的孩子

我现在可以回顾我年轻时的经历,看看我多么接近于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读过许多孩子的宗教传记,他们拥有无数的美德,过着完美无瑕的生活。我对所表现的完美典范怀有极大的仰慕之情。但这些书非但没有鼓励我努力成为一个基督徒,反而成了我的绊脚石。我无望达到故事中那些年轻人物的完美,他们过着圣人般的生活,摆脱了我所怀有的一切怀疑、罪恶和软弱。我曾在这些怀疑、罪恶和软弱之下动摇过。他们度着完美无瑕的生活,却过早幸福地死去。传记作家们悄然暗示:对于尘世来说,他们太纯洁、太善良了。因此,上帝凭祂神圣的怜悯之心,把他们从这个不和谐的环境中带走了。. {LSMS 22.1}

这些被公认真实历史的相似之处,似乎向我年轻的心灵中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它们真正表现了儿童基督徒生活的真实画面。我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如果那是真的,我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基督徒。我永远不能奢望像那些孩子一样。想到这里,我就灰心丧气,几乎绝望了。但当我知道我能照着本相去见耶稣,救主来救赎不配的罪人时,光明就照亮了我的黑暗,我就可以提说上帝的应许了。{LSMS 22.2}

后来的经历使我确信,这些完美孩子的传记误导了年轻人。这些书颂扬了孩子和蔼可亲的品质,却掩盖了他们的缺点和失败。如果他们表现出与试探作斗争,偶尔被试探所胜,但最终战胜试探,如果他们表现出人性的弱点,受到普通的诱惑,孩子们会发现这与他们自己的遭遇很像,但靠着上帝的恩典他们得了胜。这样的事例会给他们新的勇气来重新努力服事主,希望像他们的前人一样取得胜利。 {LSMS 23.1}

但年轻基督徒生活中清醒的现实和错误却视若无睹的,而他们的美德是如此夸张,使之高于普通孩子的一般水平,孩子们自然觉得没有希望达到这样的高度,因此放弃努力,在许多情况下,逐步陷入一种冷漠的状态。 {LSMS 23.2}

悔改带来的变化

在这次帐幕大会结束不久,我们便起程回家。我心里充满了这次所听见的讲论、劝告与祈祷。自然界的万物似乎都起了变化。在我看来,人人似乎都已与上帝和好,并受着祂圣灵的鼓舞。我眼所见的万物似乎都已经过了一番改变。 {LSMS 23.3}

在开会的时间,天气多半是阴雨,而我的心境也恰好和天气一样。但现在和煦明亮的阳光普照大地,以致地上充满了光明和温暖。树木花草显得更为鲜绿,天空显得更为蔚蓝。雀鸟的歌声也是前所未有的甜蜜;它们似乎是在歌颂赞美创造天地的主宰。全地似乎都在上帝所赐的平安之下欣欣微笑。照样,那“公义的日头”的光线已经穿透了我心内的乌云,驱散了其中的幽暗。我甚至不愿开口说话,惟恐这样的快乐就要过去,而我也将要失去耶稣爱我的宝贵证据。 {LSMS 24.1}

我们接近我们波特兰的家时,遇到街上干活的人。他们彼此谈论寻常的事,我却听不到别的,只听赞美上帝的话。他们的话在我听来,如同感谢和快乐的和撒那一般。我转过身来对母亲说,‘这些人都在赞美上帝,可他们还没参加帐篷大会呢。那时我不明白,母亲听着我简单的话语,为何热泪盈眶,脸上漾起温柔的微笑,这使她想起了她自己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LSMS 24.2}

我的母亲很爱花,喜欢种花,从而使她的家对她的孩子们有吸引力和愉快。但是在我看来,我们的花园从来没有像我们回来的那天那样美丽。我从每一丛灌木、花蕾和花朵中都能看出耶稣的爱。这些美的事物似乎在用无声的语言表达上帝的爱。 {LSMS 24.3}

花园里有一种美丽的粉红色的花,叫做沙仑玫瑰。我记得我走近它,虔诚地触摸那娇嫩的花瓣;在我眼里,它们似乎拥有一种神圣性。我的内心充满了对这些上帝创造的美丽花朵的柔情和爱。我能看到点缀大地的花朵中的神圣完美。上帝照顾它们,祂的全视之眼注视着它们。祂创造了它们,称之为甚好。T{LSMS 25.1}

我想,祂既爱护和眷顾祂装饰起来的花,那么祂将多么温柔地保护那些按照祂的形象而造的孩子啊?我轻声地对自己说:我是上帝的孩子,祂的慈爱围绕着我,我要顺从祂,决不使他不高兴,而要赞美祂的名,永远爱祂。{LSMS 25.2}

从此我对于人生有了不同的看法。那使我童年黯淡忧郁的苦难,我也看为是出于恩慈,是为了我的好处,叫我的心转离世俗及其不能令人满足的享乐,而倾向天国永恒的优美。 {LSMS 25.3}

加入卫理公会

我们从帐幕大会回家之后不久,我同别的几个人就一齐被接纳获准加入教会。对于受洗的事,我曾多番考虑。因我虽然年轻,但总认为只有一种洗礼方式是圣经所认可的,那就是全身入水的浸礼。有几位卫理公会的姊妹劝我相信圣经所说的洗礼就是洒水礼,但总属徒然。卫理公会的牧师同意施浸,只要我们本着良心宁愿选择浸礼,虽然他表示洒水礼同样会蒙上帝悦纳。 {LSMS 25.4}

最后,那指定我们领受这严肃礼节的日子到了。那一天有风,我们十二个人都下到海里去受浸。海里的波浪很大,直冲到岸上来,但当我负起这个沉重的十字架时,我心里的平安却如同河水一般。及至我从水里起来,我的体力几乎完全没有了,却有主的能力降在我的身上。我觉得从此以后不再属于这个世界,因为我已经从水的坟墓里复活,而具有“新生的样式”了。在同一天的下午,我就加入教会作正式的信徒了。一位年经女子站在我旁边。她也是一个要加入教会的申请人。我的心是平安快乐的,直到我注意到这位姐妹的手指上闪闪发光的金戒指,和她耳朵上显眼的大耳环。然后我观察到她的帽子上装饰着假花,和昂贵的缎带作的蝴蝶结及绒绒球。我的喜乐被一个自称要跟从温柔谦卑的耶稣之人的虚荣炫耀打压了。我期待牧师会给这位姐妹一些低声的责备或忠告;但他显然不管她浮华的衣饰,也未予任何责备。 {LSMS 26.1}

我们俩都与他互握右手表示加入了教会的伙伴关系。那装饰有珠宝的手被基督的代表紧紧握住了,我们俩的名字都被登记在教会名册上了。{LSMS 27.1}

这种情况使我有了不小的困惑和考验,因为我记起了使徒的话说:“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妆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妆饰;只要有善行,这才与自称是敬上帝的女人相宜”(提前2:9-10)。这段经文的教训似乎被那些我看为是虔诚基督徒,并且在经验上比我老炼得多的人公然漠视了。如果效法世俗奢侈的服装确实象我认定的那样有罪,这些基督徒肯定会明白这一点并且愿意遵照圣经的标准的。可是就我自己来说,我决心遵循我对本分的确信。我只能认为把天赐的光阴和钱财用在装饰我们的身体上是与福音的精神相反的,因为谦卑和舍己才会更适合那些其罪已使上帝的儿子付出无限牺牲的人。 {LSMS 27.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