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救星(主)
第20章 彼拉多

第20章 彼拉多

基督被犹太公会的审判官定罪之后,便立即带到罗马的官长彼拉多那里,要他准许判决并给以执行。犹太的祭司和官长,自己不能进彼拉多的公堂,因为按着这国的仪文律法,那就要污秽自己,因此要妨害自己不得参加逾越节的筵席。

他们在愚昧瞎眼之中,看不出基督就是逾越节的真羔羊,又因为他们拒绝了基督,所以这重大的逾越节也就失去了它的真意。彼拉多望着耶稣,看出他是一个仪表堂堂气度尊严的人。他脸上绝没有什么犯罪做恶的凶相。彼拉多便转身向众祭司问说:“你们告这人是为什么事呢?”(约18:29)

那些控告耶稣的人,不愿说明详情,所以没有预备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也晓得自己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足使罗马的官府定他的罪。因此,祭司们便叫那些做假见证的人来帮助他们。他们就开口控告他说:“我们见这人诱惑国民,禁止纳税给该撒,并说自己是基督,是王。”(路23:2)这个见证是假的,因为基督曾明明对人说纳税给该撒是应当的。当教法师想在这事上陷害他的时候,他曾回答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太22:21)彼拉多并没有被这些假见证所愚弄,他就转身来问救主,说:“你是犹太的王吗?”

耶稣说:“你说的是”(太27:11)该亚法和与他同在的人,听见耶稣这样的回答,就对彼拉多说,他已经承认他们告他的罪了。他们就大声喊叫,要彼拉多定他的罪。

但基督对这些控告他的人,不做什么答辩。于是彼拉多就对他说:“你看,他们告你这么多的事,你什么都不回答吗?”“耶稣仍不回答。”(可15:4-5) 彼拉多左右为难。他看不出耶稣犯罪的凭据,也不相信那些控告他的人。救主高贵的容貌和安详的气质,正与这些激烈暴躁的控告者相反。彼拉多被耶稣的行为所感动,格外明白他是无罪的人。

他盼望从耶稣身上得到真实的凭据,就将耶稣带下去,私下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 基督对这问题并不做直接的回答,只是反问他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别人论我对你说的呢?”上帝的灵正在感动彼拉多的心。耶稣的问题正要领他更深刻地审查己心。彼拉多知道这个问题的意思。他明白自己的心迹,看出自己的心灵是被忏悔之念所激动。但是骄傲却从他的心中发起了,他就回答说:“我岂是犹太人呢?你本国的人和祭司长,把你交给我,你做了什么事呢?”彼拉多的最佳机会已经过去了。但耶稣却愿意彼拉多明白,他来并不是要做地上的君王,所以他说:

“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彼拉多又问:“这样,你是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彼拉多本想知道真理,但他的心意烦乱。他想领会救主的话,他的心大受激动,切望知道什么是真理,怎么可以得到。他问耶稣说:“真理是什么呢?” 但他没有等候回答。公堂外面群众的哄嚷已变成一片喊声了。祭司们要他立即执行。彼拉多也就立即想到此时的危机,便到众人那里去,对他们说:“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约18:33-38)这话出自外邦官长之口,乃是对于那些控告救主的犹太官府之卑贱与虚伪的痛斥。那些祭司和众长老听见彼拉多所说的话,就大失所望,极其忿怒。他们早已图谋并等待着这个机会。现在他们看出耶稣有被释放的可能,他们似乎准备要把他撕碎。

他们失去了一切理性与自制,大叫大喊,不像人的举动却像魔鬼一般。他们大声威吓彼拉多,以罗马政府的叱责来威逼他。他们断言耶稣犯了背叛该撒的罪,责怪彼拉多却不定他的罪名。于是他们大声喊叫说:“他煽惑百姓,在犹太遍地传道,从加利利起,直到这里了。”(路23:5)彼拉多在这时候,无心要定耶稣的罪,他实在知道耶稣是无罪的。但当他一听到耶稣是从加利利来的,他便决定把耶稣送到希律那里。希律是加利利分封的王,那时正好在耶路撒冷城。彼拉多想用这个法子,把这场官司的责任推到希律的身上。

这时,耶稣已经饿晕了,并且因为没有睡觉而疲乏,还要受那种种虐待的痛苦。彼拉多又把他交给兵丁,在那些无情暴徒的讥诮羞辱中,把他拖走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