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南方工作
2、南方园地正确的工作方法
[注:怀爱伦写给密歇根州巴特尔克里克国际宗教自由协会文档秘书A. O.泰特长老的信。除了签名前面圆括号里的那句,由总会会长O. A.奥尔森于1896年11月22日全文发表,作为特别证言系列一第6号(47-56页)的几项内容之一。后来由雅各.爱德森.怀特重印于《南方工作》第97-108页。——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墨尔本,埃文代尔
1895年11月20日
 
亲爱的弟兄:
今天早上我参加了一个会议。所挑选的几个人被叫到一起考虑一些问题。有一封信恳请他们对这些问题予以考虑并提出建议。其中有些问题我能说,因为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地点曾有许多事呈现在我面前,涉及一些需要在言语上和用笔表达思想上非常谨慎的工作问题。给我们在南方园地的弟兄们的建议各不相同,会引起混乱。{SWk 72.1}
当弟兄们读了从信上精选的内容时,我就知道要对他们说什么了;因为关于南方园地的问题已经再三呈现在我面前。直到现在我才感到有自由把这个问题写出来。这次我会尽力做简要的表述,希望不久会有机会说得更清楚更详细些。{SWk 72.2}
主在不同的时间赐给我的亮光是,在有色人口占有最大份额的南方园地,不可按照与其它园地一样的方法作工。他们是容易激动的,他们的宗教信仰在肢体动作上的外表行为多过内在的虔诚。要是南方各州的有色人种受到教育,说他们既接受了真理,就应该在星期日作工,便会激起一种极其不可理喻不公正的偏见。法官和陪审员、律师和市民若有机会,就会决定用惯例约束他们,那些惯例会使人遭受许多痛苦,不仅对他们所定为犯有违背州法律的人,而且各地的有色人种会被置于受监视的地位,遭受白人的残忍待遇,不亚于奴隶制。他们一直被当作动产,被视为和哑巴牲畜差不多,只做他们的主人告诉他们去做的事。这使他们所有的能力都退化了,必须对他们采取一种与有色人种有更好的条件能上学读书认字的地方完全不同的工作方法。{SWk 72.3}
 有色人种一直没有受教育读书,也没有得到提高,所以他们的宗教更多身体的动作而非内在的虔诚。对他们不能采取对其宗教不是外表行为的人所采取的工作方式。主必以大怜悯看顾这个可怜、受忽视、遭蹂躏的种族。任何会使他们处于反对当局立场的事,如在星期日作工,都会使有色人种遭受大苦难,断绝白人在他们中间作工的可能性;因为想要向他们行善的工人会被控告引起叛乱。{SWk 73.1}
 我不希望这种性质的事出现,因为我知道结果。要告诉他们不必藉着在星期日作工激怒他们的邻舍;这不会阻止他们遵守安息日。在他们知道耶稣基督宗教的基本原则之前,不应介绍安息日。要叫他们一点一点地、律上加律、例上加例地知道那在耶稣里的真理。{SWk 73.2}
 有色人种的任何冒犯都会遭到严厉无情的惩罚。这是一个被忽视了的园地,充满腐败,凡事需要受教导;这是一个医疗布道工作能成为最大福气的园地。在这方面可以介绍真理,然而要在将要建立的初级学校里教导基督教的最基本原则,不仅让孩子们,而且让父母们学习阅读。{SWk 73.3}
 教导真理正在涉及大责任。因此,必需有家庭定居在南方,作为传道工人,他们可以藉着言传身教成为一种活泼的能力。不可有许多的讲道。尽量少叫人注意到在做什么和要做什么;因为会在那些其父辈和祖辈一直是奴隶主的人心中引起猜疑和嫉妒。为有色人种做的那么少,以致他们处在道德堕落的状态,仍被视为白人的奴隶,尽管他们已经以可怕的代价得到了释放。{SWk 73.4}
 我们要非常小心地研究现状,因为主是我们的启蒙者。主已赐给人们能力去运用,但是人们太少有深刻的思想,也太少有恳切的祷告求主始终赐智慧以便知道如何在困难的园地作工。我们对上帝是有义务的,我们若是爱上帝,就理应不仅在一般的义务和顺从上听从我们属灵领袖的命令,而且要尽可能地拯救许多人,把他们当作禾捆带给耶稣基督,祂舍了自己作为活祭以赎回他们并使他们成为耶稣基督自由的仆人。不要说出一句会激起奴隶们蛰伏的敌意和仇恨反对纪律和命令,或将他们一直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摆在他们面前。{SWk 74.1}
 开始的时候不要做任何会使安息日问题突显出来的事,要是有色人种以任何方式受到教育要在星期日作工,就会给他们带来严厉无情的压迫。已经有太多关于在南方各州守安息日的人受迫害的报道了,那些苦毒反对上帝律法的人,将它践踏在脚下,更加认真地要使人的法律成为一种权势。他们的宗教偏见和顽梗会使他们去做任何暴力行为,真地以为自己是在侍奉上帝,因为他们处在大错误中。一种在虚假宗教理论下的盲目的热心是最暴力无情的。有许多人被我们报刊上的申述所激动,要做他们附近的各州在做的事。这一切的事使他们有违抗法律的表象。在基督的日子,当在一个城市受到逼迫时,他们就逃到另一个城里去。那些受逼迫的人可能有责任定居在另一个城市或另一个乡村。“并且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有人在这城里逼迫你们,就逃到那城里去。我实在告诉你们,以色列的城邑,你们还没有走遍,人子就到了。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高过主人”(太10:22-24)。{SWk 74.2}
 目前,迫害还不普遍,然而要是南方的人听到会引起他们激动情绪的话,整个真理的事业就会受损,那个传道的大园地就会被关闭。但愿人人都受到警告。但愿这个多受压迫的民族得到的指导是守安息日并不迫使他们在星期日作工;因为他们要是这么做,就会煽动违背上帝律法的白人的一切权势反对他们。教会成员、祭司和官长们就会结合起来组织秘密社团在那块土地上行事,要鞭打、监禁、消灭有色人种的性命。历史就会重演。要尽可能以静默无声的方式作出努力,然而不必告诉这班人说遵守星期日是兽的印记,直到这时候来到。南方的人要是心中有了兽的印记的想法,就会诚实地误解这些题目,造成极其错误的印象,做奇怪的事。{SWk 75.1}
 因为许多人不能亲自阅读,就有大量自称的领袖会曲解圣经,使之成为谎言的证明。许多人在做这种事,他们现在就在那些可怜学者中间,对圣经没有认识。我们的书报也会被误读。会读出书中从未有过的东西,提倡最讨厌的事。很容易激起一种兴奋叫人反对安息日复临信徒。最成功的方法是鼓励有传道精神的家庭定居在南方各州,与人同工而不制造任何噪音。{SWk 75.2}
 在南方园地这样的地方应该建有疗养院。应该有相信真理的人——上帝的有色人种仆人——在白人经理的监管之下受训作医疗布道工作;因为这种结合将是非常成功的。医疗布道工人既与在南方定居的家庭合作,他们若是在星期日不作工,就不必认为上帝会谴责他们;因为主了解每一努力都必须做得不会引起偏见,才能使真理在南方有立足之地。不能大张旗鼓地宣扬真理的话语,然而进入南方的家庭应该开办学校并在学校里作工,不要将大批的人聚集在一所学校里,而要尽量与那些一直在南方作工的人联络。要特别详细地讲述上帝的爱、基督的义和上帝敞开的宝库,以清晰的思路介绍有关个人虔诚的真理。白人会象以往一样对黑人有坏影响。恶天使会以他们自己的精神鼓动恶人。那些与在任何地方作工以高举耶稣并尊崇上帝律法的人合作的人,会发现他们实际上不是在与属血气的争战,而是与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SWk 75.3}
 “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弗6:13-17)。{SWk 76.1}
 这就是我们的功效所在。我们的防护在于福音的预备。主必赐智慧给凡求祂的人,但愿那些要开垦困难又特殊的园地的人研究基督的方法。不要把他们自己特有的品格特性带入工作中;因为撒但知道基于哪种品格特性作工会显出讨厌的特色。要从心中除掉这些遗传的或养成的品格特性,而让基督的灵占据发音器官、智力、体力和道德力,否则当处在重要权益中间的时候,撒但就要以其精明的能力作工,引起一种事态,使这些特别的品格特性积极活动,会在正当应该取得胜利的时候带来失败,从而使上帝的圣工承受损失。{SWk 76.2}
 “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没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没有律法的人,为要得没有律法的人;其实我在上帝面前,不是没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20-23)。我知道使徒并没有牺牲一点原则。他没有盲从人的诡辩和格言。他不与拿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之人的迷信和信念妥协;因为罪孽和过犯处于优势地位而且在增多,他并没有让自己的爱心渐渐冷淡。一切的热心和恳切都要保留;然而同时我们信仰的一些特色要是表达出来,就会因你们不得不对付的分子而立刻引起偏见。{SWk 76.3}
 保罗在效忠上帝的律法上能象任何最热心的人一样热心,并且显出他是完全熟悉旧约圣经的。他能详述预表基督的各种象征和影像;他能高举基督,充分论述基督和祂为人类所做的特别工作,他得开垦一个怎样的园地啊。他能提出有关预言的最宝贵的亮光,是他们未曾见过的;可是他却不愿冒犯他们。就这样美好地奠定了根基,以致当时候来到时,他们的精神既被软化,他就能以约翰的语言说:要仰望耶稣基督,祂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祂是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SWk 77.1}
 对外邦人,保罗传讲基督为他们惟一的得救指望,但他并没有一开始就明确说到律法的事。而是先介绍基督为上帝给我们世人的恩赐,以及在救赎主以昂贵的牺牲表现上帝对人的爱的工作中所包含的内容,在他们的心因此而温暖之后,保罗才以最动人的简朴说明了那种对全人类——犹太人和外邦人——的爱,叫他们可以藉着把自己的心交给祂来得救。他们这样融化折服的时候,就把自己献给主,他便提出上帝的律法是他们顺从的试验。这就是作工的方式——改变他的方法以得人。要是他生硬笨拙地讲解了圣道,原不会感动犹太人或外邦人。{SWk 77.2}
 他一路带领外邦人看到上帝之爱的惊人真理,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罗8:32)?有人问为何要付出这么巨大的牺牲,于是他就回到预表,深入旧约圣经,显明基督在律法里,他们便归服基督和律法了。{SWk 77.3}
 “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并且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雅3:17,18)。这一切都是可以的,然而却不牺牲真理的一条原则。{SWk 77.4}
 (我不建议将此发表在我们的报刊上,而要让工人以单张的形式得到它,并让他们保守秘密。)——《信函》1895年73号{SWk 78.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