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南方工作
6、一个历史事例
 希伯来民族处在奴役状态许多年。他们曾在埃及为奴,埃及人待他们好像有权利支配他们的灵与魂与身子似的。然而主并非不关心他们的状况,祂未曾忘记祂受压迫的子民。经上记着说:“上帝听见他们的哀声,就记念祂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约。上帝看顾以色列人,也知道他们的苦情”(出2:24,25)。“耶和华说: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因受督工的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出了那地,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出3:7,8)。{SWk 41.1}
 当上帝呼召摩西作祂的工具,搭救希伯来民族脱离残酷的奴役时,摩西考虑到形势的种种困难,想到了自己在做这项大工时将不得不遇到的障碍。他知道百姓处在盲目无知中,他们心思在信仰上已被蒙蔽,他们几乎丧失了对上帝的认识。他们因与拜偶像的民族结交而堕落了,且因拜偶像而败坏了自己的作风。然而在这帮被践踏的民中还有许多正直坚定的人。主指示摩西要传给他们一个来自祂自己的信息。祂说:“所以你要对以色列人说:‘我是耶和华;我要用伸出来的膀臂重重的刑罚埃及人,救赎你们脱离他们的重担,不做他们的苦工。我要以你们为我的百姓,我也要作你们的上帝。你们要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上帝,是救你们脱离埃及人之重担的”(出6:6,7)。{SWk 41.2}
 这个为奴的民族要受上帝教导。耶稣基督隐藏在云柱火柱中,要作他们看不见的领袖,众支派的统治者。摩西要作上帝的代言人。当他们旅经旷野时,上帝统治他们四十年之久。然而希伯来民族并不是惟一遭受残酷奴役、哀声已达到万军之主耳中的民族。以色列的主上帝已看到大批的人在美国处在奴役状态。美国已经成为受压迫之人的避难所,被说成是宗教自由的保障。上帝为这个国家做了比日光之下任何其它国家都多的事。它奇妙地蒙保守脱离了战争和流血。上帝看见了这个国家奴隶制的污点,祂记下了有色人种经受的苦难。祂感动了人们的心,去为受到如此残酷压迫的那些人作工。南方各州成了可怕的战场。应征去解救这个受压迫种族的美国之子们的坟墓密布在其土地上。许多人倒下死去了,舍命去向被掳的人宣布自由,向被囚的人打开监牢。上帝说到有色人种的被掳就象祂说到希伯来人被掳一样真实,祂说:“我的百姓……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因受督工的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我下来是要救他们。”主便行事释放了南方的奴隶;然而祂计划还更进一步为他们行事,就如祂曾为以色列人行事一样,祂把他们带出来要教育他们,提炼他们,使他们高贵。基督亲自与祂所指定的领袖们同工,指示他们应该为祂那些已经堕落得如此可怕的子民做什么。他们要保持与列邦分别,要受指示和劝勉,直到藉着正确地表现上帝的品格,他们开始认识上帝,尊敬并顺从祂的诫命。{SWk 41.3}
 研究以色列人历史的人也应该思考美国奴隶们的历史,他们受了苦,在犯罪方面受了教育,堕落,受压迫,被撇在无知中以致灭亡。他们身体的自由是以极大的生命代价获得的,基督徒们一般本应该同情地看待有色人种,因为上帝关怀他们。基督徒本应该为他们做成一项原会提拔他们的工作,本应该藉着上帝的智慧作工,好教育和训练他们。我们一直非常忽视我们的有色人种弟兄们,还没有为我们主的降临作好准备。这些被忽视之人的呼声已经升达上帝面前。自从他们得解放脱离奴役之后,谁已开始从事教导他们认识上帝的工作呢?有色人种的状况与希伯来奴隶们的状况一样不是无奈的。以色列人也曾沉溺于邪淫、拜偶像、暴饮暴食和种种严重的恶习。这总是奴隶制的结果。但主看顾祂的子民,把他们解救出来之后,祂就教育他们。他们并没有被撇弃,无人照顾。尽管他们在受奴役的年月曾丧失对真神上帝和祂圣洁律法的认识,可是上帝再次向他们彰显了自己。在可怕的庄严和可畏的威严中,祂向他们宣布了祂圣洁的训词,吩咐他们要遵守祂的律法。十诫是上帝品格的副本,是象永恒的宝座一样不能改变的。然而自从南方的奴隶们获得自由之后,我们作为基督徒做了什么可与那些为他们在战场上舍命的人所做的相比呢?我们岂不是看到呈现出的种种困难,就从这工作抽身退步了吗?或许我们中有一些人对自己的困苦感到悲伤,但我们做了什么去拯救他们脱离罪的奴役呢?谁已聪明地把握这项工作了呢?谁已负起责任给予他们已用无限的代价为他们买来的精神自由呢?我们岂不是任由他们被打、受伤、遭藐视、被丢弃在路旁了吗?难道这就是上帝在解救以色列人的历史中给我们树立的榜样吗?决不是。{SWk 42.1}
隔离之墙曾在白人与黑人之间竖立。当基督徒顺从上帝的话时,这些偏见的墙将自我倒塌,有如耶利哥城墙一般,因为上帝的道要求他们将至高的爱归于他们的创造主,而把无私的爱分给他们的邻人。为基督的缘故,让我们现在就有所作为吧。但愿每一个自称信奉现代真理的教会,都关注这被人忽略和蹂躏的种族,因为奴隶制剥夺了他们为自己思考和行动的权利。他们一直在棉花田里作工,象畜牲一样被鞭子驱赶,他们的儿女也得不到什么值得羡慕的遗产。许多奴隶有高贵的思想,然而他们肤色黑就足以让白人待他们如野兽。当向被掳的人宣布自由时,曾有一段有利的时光建学校并教导黑人照顾自己。各教派做了许多这样的工作,上帝也尊荣了他们的工作。那些试图为黑人作工的人曾遭受逼迫,许多人为圣工殉道。难以教导这些人正确的思想,因为他们曾被迫按照他们主人的话行事。他们受制于人的情欲,他们的身心都受了虐待,很难消除这些人的教育,带领他们改变他们的做法。然而这些传道士坚持做工。他们知道黑人并没有选择自己的肤色或自己的状况,而且基督确实既为白人死也为黑人死。向得释放的奴隶表同情会使一个人的自我遭受嘲笑、仇恨和逼迫。从前的偏见依然存在,那些为有色人种作工的人将不得不遭遇重重困难。{SWk 43.1}
 美利坚民族因对有色人种的忽视而受到控告。自称基督徒的人有一项工作要做,教导他们读书,从事各种行业,参加不同的商业企业。这个人种中有许多人具有高贵的品格特性和敏锐的头脑。他们若有机会发展,就会站在与白人同等的地位。希伯来民族曾在旅经旷野期间受教育。他们从事了体力和脑力劳动,在各方面工作中运用了自己的肌肉。上帝选民的旷野生活史被记录下来,是为了上帝的以色列的益处,直到末了。使徒说:“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10:11)。主的子民在旷野漂流的时候,祂并没有离弃他们,但他们许多人却离弃了主。他们在埃及受的教育使他们遭受试探、拜偶像,行邪淫。他们因漠视主的诫命,几乎所有离开埃及的成年人都倒毙在旷野;但他们的儿女却蒙允许进入迦南。{SWk 44.1}
 为了使以色列人得自由,埃及地几乎荒凉了;为了使有色人种得自由,南方各州也几乎荒废。战争进行了四年,许多人牺牲了生命,因为家庭成员的缺失,今日仍有悲哀。已经对有色人种犯下了无法形容的暴行。他们曾多年生活在奴役状态,没有得救的指望,只有黑暗凄凉的将来。他们以为自己的命运就是生活在残忍的压迫之下,使自己的身体与心灵顺服人的统治。他们在得释放之后,每一个基督徒本应该多么认真地与正在解救这个受压迫种族的天上生灵合作啊。我们本应该派传道士进入这个园地去教导无知的人。我们本应该以简本的形式发行书籍,让小孩子都能看懂,因为他们许多人只有孩子的理解力。本应该使用图片和实物教训讲解有价值的思想。儿童和青少年本应该受教以致能成为他们父母的教师和传道士。{SWk 44.2}
 但愿我们虔诚地考虑有色人种,认识到这些人是耶稣基督所买来之产业的一部分。无限尊贵的主,原与上帝同等的一位,竟然降卑自己以便在人的堕落无助状态与人相会,并且在父面前为人类成为中保。耶稣并不只是向将要灭亡的人宣布祂的美意,而是降卑自己,亲自取了人性。祂为我们的缘故成为贫穷,叫我们可以得到不朽的基业,作上帝的后嗣,与耶稣基督同作后嗣。——《评论与通讯》1895年12月17日{SWk 45.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