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南方工作
2、在有色人种中间工作​
第二编  《评论与通讯》的文章
注:在1890年代中期,怀爱伦为《评论与通讯》撰写了十篇专门论述南方园地工作的文章。第一篇于1895年4月2日发表。其他九篇于1895年11月26日至12月24日和1896年1月14日至2月4日发表在该刊。除第一篇(1895年4月2日)显然被爱德森·怀特忽略之外,其他九篇均曾编入当时的《论南方工作》中。现将这十篇文章全文收录于本编。——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
2、在有色人种中间工作​
我非常关心在有色人种中所要开展的工作。这方面的工作一直很奇怪地被忽略了。这一大批人的灵魂同样有可能得救或沦丧。他们长期以来遭到忽视,是因为白人对与他们一起参加宗教礼拜持有和表现出偏见。当他们无助和贫乏,需要人为其得救而热心效力时,他们却遭到轻视、回避和厌恶,如同有罪一般。他们得不到同情。祭司和利未人看到他们的不幸,就从另一边走过去了。{SWk 19.1}
应该为有色人种做什么,是一个长期以来存在争议的问题,因为自称为基督徒的人没有基督的精神。他们名为基督徒,却没有效法祂的榜样。人们认为需要设计一种方法来迎合白人的偏见。在白人和黑人之间建起一堵宗教敬拜方面的隔墙。白人宣称自己希望黑人悔改。他们对此并无异议。他们希望黑人嫁接到基督这一树干上,与他们自己一起成为活葡萄树的枝子;然而他们却不愿意坐在有色人种的弟兄身旁一同唱诗、祷告、为他们共同持有的真理作见证。他们片刻都无法忍受他们应该与黑人一同在基督徒树上结出果实的想法。基督的形像可能铭刻在心中,但仍有必要另设教会,分开礼拜。但问题是,这与上帝之灵的感动相和谐吗?这岂不是基督时代的犹太人的态度吗?白人对有色人种的偏见与犹太人对外邦人的偏见难道不相似吗?犹太人培养了此种思想直至根深蒂固,认为外邦人不应该分享所赐给犹太人真理亮光的特权。他们认为只有犹太人才能领受天上的恩典与眷爱。基督曾毕生从事消除这种偏见的工作。单靠人的力量是无法克服它的。制造这种偏见的不只是属乎血气的人,还有执政的和掌权的。为了克服它,基督曾与掌管这幽暗世界的和空中属灵气的恶魔搏斗。{SWk 19.2}
人们一再想方设法保住这条分界线而仍把有色人种带进福音的影响之中;然而主已打击这种努力,使之无效。我们中间可能有人会问:“我们应该做什么呢?”“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弗6:11-17)。{SWk 20.1}
我们应当想到,我们已经付出很大的代价把福音传到世界的黑暗地区,去感化各海岛未开化的居民,教导无知和拜偶像的人,然而就在这里、就在我们中间,还有数百万真正的外邦人,他们的灵魂有可能得救或沦丧,然而他们竟被撇在一旁,置之不理,正如那个受伤的人被祭司和利未人忽略一样。自称为基督徒的人正任凭他们的罪中灭亡。{SWk 20.2}
在我们的世界上有两等人。主曾把信息传给第一等人所代表的人。他们拥有很大的特权和机会,拥有大光和不可胜数的福气。主将活泼的圣言委托他们。他们代表蒙王邀请赴婚宴的人。耶稣说:“天国好比一个王为他儿子摆设娶亲的筵席,就打发仆人去,请那些被召的人来赴席,他们却不肯来。王又打发别的仆人,说:‘你们告诉那被召的人,我的筵席已经预备好了,牛和肥畜已经宰了,各样都齐备,请你们来赴席。’那些人不理就走了;一个到自己田里去;一个做买卖去;其余的拿住仆人,凌辱他们,把他们杀了。王就大怒,发兵除灭那些凶手,烧毁他们的城。于是对仆人说:‘喜筵已经齐备,只是所召的人不配。所以你们要往岔路口上去,凡遇见的,都召来赴席。’那些仆人就出去,到大路上,凡遇见的,不论善恶都召聚了来,筵席上就坐满了客”(太22:2-10)。{SWk 21.1}
回应天国盛情邀请的人是多么少啊!当基督的信息被藐视、祂那亲切、感人、慷慨的邀请遭到拒绝时,祂就受了侮辱。那些起初应邀出席婚宴的人开始找借口。他们让次要的事占据了他们的注意力,将永恒的权益置之度外。有些人以暂时的利益作为借口,完全不关心信息和信使,有些人则显出坚决的敌意,拿住主的仆人,恶待并杀害了他们。从下面来的势力运行在不亲自受圣灵影响的人身上。有两等不同的人——借着相信基督并顺从祂律法而得救的人,和拒绝耶稣里的真理的人。那些在恩典时期拒绝基督的人是无法在他们生活的记录进入永恒后称义的。现今乃是为人的得救而工作的时候,因为恩典还在持续。愿民族与教派的区别被弃之一旁。阶层和等级不被上帝认可,也不应被祂的工人认可。那些因地位或财产而认为自己优于其同胞的人,正把自己高举在同胞之上,然而他们却被天庭宇宙视为最低的。上帝所默示的圣经既因这种精神责备我们,也给我们很大的鼓励,但愿我们接受这个教训:“耶和华如此说:‘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财主不要因他的财物夸口。夸口的却因他有聪明,认识我是耶和华,又知道我喜悦在世上施行慈爱、公平,和公义,以此夸口。这是耶和华说的’”(耶9:23,24)。{SWk 21.2}
任何人都不可企图在有色人种与白人之间划上界限。让环境指示我们应做什么吧!因为主的手在掌控着环境。当真理被带进有色人种与白人心中时,当人彻底悔改时,他们就会在基督里成为新人。基督说:“我也要赐你一个新心”(结36:26),那颗新心有上帝的形像。悔改的白人在情绪上要经历一番改变。他们遗传的和养成的对有色人种的偏见要逐渐消失。他们要意识到上帝是不偏待人的。那些悔改了的有色人种要得洁净脱离罪恶,穿上基督洁白的义袍,是用天上的织布机制成的。白人与有色人种都必须以同样的方式步入顺从之路。{SWk 22.1}
试验将至,不涉及外表的肤色,而涉及内心的状况。白人与有色人种同有一位救赎主。祂为人类家庭中的每个成员都付上了祂自己的生命作为赎价。倘若那些先蒙基督邀请参赴婚宴的人拒绝接受信息,祂必会差派祂的使者,借着充满天上亮光以致他们无法拒绝的信息,去到路上和篱笆那里勉强人进来。福音先传给那些上帝委以宝贵真理的人。祂希望他们能与别人分享。祂把传播上帝及祂所差来之耶稣基督的知识的责任委托给他们。主为以色列人做了奇妙之工。祂最后还把祂自己的儿子,就是生命之君弥赛亚,他们所有的牺牲和献祭所指的那一位赐给了他们。但是他们却不愿接待祂。他们拒绝了祂的信息。他们拒绝了他们希望的中心弥赛亚。然而当他们拒绝听从那些信息,拒绝祂的邀请时,主就转向了外邦世界。那些本应认识上帝并祂所差来的耶稣基督,本应与上帝所差来的一位联合,把信息传给外邦世界的人,因为他们自己不愿接受这邀请,他们也就不能对别人说:“请来吧!样样都齐备了”(路14:17)。基督的门徒受托要向那些在主道德大葡萄园的大路小路上的人宣传这恩典的信息。“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信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启22:17)。{SWk 23.0}
主有工作必须完成,不单是为那些在大路小路上的人,也是为那些在身居要职的人。上帝的能力并未应许要赐给那些最强壮的,而是赐给那些最软弱的。那些被视为最强壮并最开明的人应该去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和教化的人。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上帝的同工,为有色人种的得救与祂同工。{SWk 23.1}
当摩西站在上帝面前,意识到自己的无能时,他才处于主能向他彰显救恩的状态。当他变得软弱时,基督便能向他彰显祂的能力和威严。而当他担任军队的将领时,主不能藉着他做什么。他原知道自己是上帝所拣选的,要从事拯救希伯来人摆脱奴役的特殊大工。但他力图用自己的方法去工作,依靠自己的热忱和武力。主并没有打算用这种方式做工。摩西被放置在旷野四十年之久,在贫穷的学校中,在卑微的职业中了解到自己是软弱、无能与无助的。他满载着埃及诱人的知识离开埃及的宫廷,被迫度牧人的简朴生活。作为牧羊人,他必须照顾羊群,把那九十九只留在山谷中,去寻找那一只迷失的羊。他不得不爬上山崖,在茂密的草丛中寻找,在悬崖上查看,以便找到那迷失的羊。有一天,他看到山上有着火的荆棘,因为荆棘并没有被烧着,便惊奇地站着。当他惊讶地凝望时,他听到似乎有声音从火焰的中间发出说:“‘摩西!摩西!’他说:‘我在这里。’上帝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又说:‘我是你父亲的上帝,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摩西蒙上脸,因为怕看上帝”(出3:4-6)。于是主把使命交给摩西,差遣他去拯救以色列人,就是在埃及的以色列迷失的羊。摩西辩称自己是无能的,法老不会相信他的信息也不会听从他的意见。他辩称希伯来人自己也不会听他,反会质问主是怎样向他显现的。但是主说:“我必与你同在。”“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手里是什么?’他说:‘是杖。’耶和华说:‘丢在地上。’他一丢下去,就变作蛇;摩西便跑开。耶和华对摩西说:‘伸出手来,拿住它的尾巴,它必在你手中仍变为杖’”(出3:12;4:2-4)。摩西一伸手、拿住它,它在摩西手中就变为杖。主告诉他,他会行这种神迹奇事来说服祂的百姓相信这信息和祂所差来之使者的神圣权威。主可以借着最简单的工具来施行神迹。{SWk 23.2}
主所呼召的每一个人都不应信赖自己,而要完全信靠上帝。摩西是奉自有永有者的名出去的。他没有外表显赫的炫耀,但他手中的杖象征着耶和华的神圣权能。摩西只是上帝藉以把以色列人从暴政的奴役中解救出来的工具。现在上帝的儿女有一项工作必须完成。多年以来有色人种一直受到忽视,被撇在罪的奴役中,如同没有牧人的羊一般。很早以前就该完成的许多工作并没有完成。我们这班人应当为美国的有色人种做比过去更多的事。在这项工作中,我们需要慎重行事,领受从上面来的智慧。—《评论与通讯》1895年4月2日{SWk 24.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