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布道论
第七章 完全顺服上帝

​第二编 有资格的文字布道士

第七章 完全顺服上帝

  最为重要的──参加文字布道工作的人首先要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完全献给上帝。基督邀请他们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文稿》1901年第26号. {CM 47.1}

  要爱惜光阴──你若是忽视了撒种的时间,若是让天赐的良机过去而未予利用,若是埋头于取悦自我,你现在岂不要在为时太晚之前悔改,并且努力挽回光阴吗?你要用自己的才干侍奉主,这个责任重重地压在你肩上。要来就主,并且完全投诚于祂。你担不起浪费一天的光阴。要开始从事你所忽视了的工作。要抛弃你吹毛求疵的疑惑,你的嫉妒和恶念,要以谦卑地信心去作工,恳求主赦免你多年未献身。要请求主帮助你。你若全心全意恳切寻求祂,就必寻见,祂也必加给你力量,赐福你。——《评论与通迅》1903年1月7日{CM 47.2}

  要虚心领教──上帝拣选人为衪服务,并不问他们是否有学问,有口才,或有世俗的财富。衪只问说:“他们是否存心谦卑,以致我能将自己的道路指教他们?我能将自己的话语放在他们的口中吗?他们愿意代表我吗?” {CM 48.1}

  上帝使用各人的程度,是与各人心灵的殿中可容纳衪的灵多少相称。衪所悦纳的工作,是那能反映衪形像的工作。凡跟从衪的人,都应当将衪不朽之原理的永存的特质表现出来,作为自己向世人的凭证。——《证言》卷七第144页.(1902年) {CM 48.2}

  为什么许多人失败──文字布道士必须天天悔改归向上帝,以致他们的言语和行为可成为活的香气叫人活,发挥救人的感化力。有许多人在文字布道的工作上失败,原因是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基督徒,也不晓得悔改归正的精神。他们对于应当如何进行工作,仅有理论,而不觉得自己需要倚靠上帝。{CM 48.3}

  藉着仰望而改变──文字布道士们哪,当记得在你们推销书报之际,不是要将巴比伦的酒杯——迷惑世上君王的假道——递给人,乃是要将充满宝贵的救赎真理之杯递给人。你们自己愿意喝么?你们的心意能顺服基督的旨意,祂能在你们的身上写下祂自己的名号。你们仰望祂,就可以变化,荣上加荣,德上加德。上帝要你们向前,说祂所赐与你们的话。祂要你们表示重视人类——救主宝血所买回之人类的价值。当你们跌在那“磐石”上并且跌碎之后,你们就会体验到基督的能力,别人也会看出真理在你们心上的能力了。——《证言》卷六第317, 318页.(1900年) {CM 48.4}

  披戴基督──人若不自己先解决了投诚于上帝的问题,就不能成为一个能成功得人的人。我们个人要披戴主耶稣基督。祂必须成为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才能教导我们中的每一个人。当我们的信心持定基督为我们个人的救主时,我们才会将祂以一种新的亮光摆在他人面前。及至人们仰望基督的本体,他们就不会就教义问题争论,而会逃向祂求赦免、纯洁和永生。{CM 49.1}

  最可怕的困难是遇到这些爱询问之人的文字布道士自己还没有悔改;他自己还没有凭经验知道基督无法测度的爱。他自己若是还没有这种知识,又怎么能告诉别人那古老的宝贵故事呢?人们需要受教知道真信心的本质,就是接受基督和信靠祂为个人救主的方法。他们需要知道可以怎样跟随祂的脚踪行,无论祂往哪里去。工人的脚要亦步亦趋跟随耶稣的脚踪,没有其它的路可以走向天国。……{CM 49.2}

  吸引人归向救赎主——许多自称基督徒的人已经远离伟大的中心基督,而以自己为中心;但他们若是想要成功地吸引他人归向救主,他们自己必须先回头投奔祂,并且认识到自己是全然依赖祂恩典的。撒但竭尽所能要切断使人与上帝连在一起的链条;他想把他们的心灵捆绑在他自己的战车上,使他们作奴隶侍奉他;但我们要作工反对他,并要吸引人们归向救赎主。——《书报员手册》38, 39页(1902年)  {CM 49.3}

  在基督里得蒙保守──当藉着这种个人之工把一个人带给基督时,就要把这个内心已经降服、谦卑的人留给上帝去作工;要让上帝督促他做祂看为合适的服务。上帝已应许,祂的恩典足够每一个愿意到祂面前来的人使用。那些投诚于耶稣、敞开心门邀请祂进来的人,必定得蒙安全的保守。祂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他们既拥有耶稣,就拥有了真理。他们必在祂里面得以完全。——《书报员手册》38, 39页 (1902年)  {CM 50.1}

  绝对诚实──文字布道士若走邪道,说谎话或行骗,就必失去自尊心。他也许不觉得上帝在观察和洞悉他的一切业务活动,他也许不知道圣天使在衡量他的动机及细听他的言语,他也许没想到将来要照着自己的行为受报应;但即使他的不正当行为能瞒过人和上帝的鉴察而只有自己知道,这也足以降低他的心思及人格。一件行为虽不足以断定其品格,但已足以破坏品格的栅栏,以致下次试探来时就更容易受惑,终至于在业务上养成了欺诈不诚实的习惯,人也不能信任他了。{CM 50.2}

  在家庭和教会里,言行显然矛盾却不予重视的人真是太多了。有些青年表里不一。看似诚实忠厚,其实正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污秽。他们的心染满了罪的污点;天庭的簿子上,也是这样记录着。他们的心思经过了一番的造作,已变得刚硬麻木了。但到了上帝的大日,他们的品格若在圣所的天平上显出亏欠,他们所要遭遇的祸患,则是他们现今所没想到的。真理,贵重而毫无玷污的真理,应当成为品格的一部分。{CM 51.1}

  生活的纯洁──人生的道路,无论你选取哪一方向,总是危机四伏的。教会中无论哪一部门的职工,若是对自身的永恒利益抱疏忽不关心的态度,就要遭遇重大的损失。试探者会前来接近他们,为他们的脚步张下罗网,并引他们走上无定向之路。惟有那些以纯正原理保障其心的人,才有安全。他们会像大卫那样祷告说:“我的脚踏定了祢的路径,我的两脚未曾滑跌”(诗17:5)。我们必须时刻与心中的自私和败坏作战。虽然恶人似乎往往顺利,但是凡忘记上帝的人,即或是一时片刻忘记,总必行在危险的路上。他们或许不觉到危险,然而在他们觉悟之前,习惯就像铁链那样把他们绑住,使他们作自己所儿戏之罪恶的奴隶。上帝轻视他们的行径,祂的福气必不随着他们。{CM 51.2}

  不要与罪恶纠缠──我见过有些青年未与上天联络就来担任这种工作。他们故意置身于试探之途以显自己的勇气。他们笑别人的愚蠢,以为自己知道正路,并知道自己当怎样行动。他们想自己能何其轻易地抵挡试探!以为他们会跌倒,真是多么无谓!然而,他们并没有以上帝为保障。撒但已为他们预备了一种诡秘的陷阱,结果就使他们成了愚人的笑柄。{CM 52.1}

  我们的大仇敌有其爪牙,时刻找机会要毁灭人,正像狮子猎取食物一样。青年人哪,务要远避他们;因为他们外表上作你的朋友,暗地里却引你行恶路及作恶事。他们用嘴唇奉承你,假称愿意帮助你,引导你;其实他们的脚步,总离不开地狱。你若听了他们的劝告,这就可能是你人生的转折点。我们从良心上拆去了一重保障,放纵一种恶习,疏忽一次责任的高要求,都可成为迷途的开始,终必使你与那事奉撒但的人为伍,而同时口中还时时自称爱上帝及其圣工呢。一时的欠考虑,一步的失足,都可使你一生的方针趋向错误之途。你也许永不会知道自己是因什么而堕落灭亡,直到那判决发出说:“你们这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3)! {CM 52.2}

  远避恶伴──有些青年知道我所说的颇合他们行为的写照。他们的举动,虽能瞒过至亲好友,甚至于父母,但却瞒不过上帝。这一类的青年,有些是我几乎无望他们能改变其伪善欺诈的行为。但也有些行了错事的青年,却正在设法要补救自己。愿亲爱的耶稣帮助他们,拿定主意,抵制抵抗一切削弱他们行善的心志,煽发疑念摇动他们对真理之信心的谎言和奉承。青年朋友们哪,莫浪费一个钟头去与那些要使你们不配作上帝纯洁圣工的人交游。凡在父母面前不愿作之事,或在基督及圣天使面前愧作的事,都不可在外人面前作。{CM 52.3}

  有些人也许以为这些告戒是守安息日的人所不需要的,但这些告戒所适应的对象,却知道我的意思。青年们哪,我说你们应当警醒;因为你们无论作什么事情,决不能瞒过上帝和天使的眼目。你们不可能行恶事而不使别人受影响。你们的行动,不但足以显露你们自己的品格是用什么材料建造的,同时还要大大影响别人。切莫忘记,你们是属于上帝的,祂已用重价买了你们,祂所授托给你们的一切才能,你们必须负责交账。凡是手中有罪的污迹,或是心中未与上帝和好的人,决不应该参加文字布道工作,因为这种人一定会使真理的圣工受羞辱。凡在传道的工作上效劳的人,必须有上帝引导他们。他们应当谨慎,在正直的路上有正确的开始,然后要安静而稳健地步步前进。他们应当有坚定意志,因为撒但决心努力打倒他们。——《证言》卷五,第396-399页.(1885页) {CM 53.1}

  时刻倚靠上帝──人若在工作上遭遇考验和试探,就当从这些经验中得益处,学习更要坚心倚靠上帝。他应当时时刻刻感觉自己对上帝的倚靠。{CM 54.1}

他的心中不该存怨叹之念,口里也不该诉苦。成功之时,他不该荣耀自己,因为他的成功乃是上帝的天使在人心中作工的结果。他应当记着,无论得意或失望之时,天使总是常在他身边的。他应当承认主的良善,欢然赞颂祂。{CM 54.2}。

基督撇下自己的荣耀,到世上来为罪人受苦。我们若在工作上遇到艰难,就当仰望那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主,然后就不会灰心也不会丧胆了。我们必能作耶稣基督的精兵,忍受艰苦。记着祂论到一切真信徒说:“我们是与上帝同工的,你们是上帝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林前3:9)。——《证言》卷六,第334,335页.(1900页){CM 54.3}

世界最大的需要──世界最需要的,就是不能被贿买也不能被出卖的人,是内心正直诚实的人,是能够直言无隐地指出罪恶的人,是良心忠于职责犹如磁针指向磁极的人,是即便天塌下来仍能坚持正义的人。——《教育论》第57页.(1903年)  {CM 54.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