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联合会拾遗》1902-1915
1915年
1915年3月17日
怀威廉的一封信
在过去的一周里,母亲每天要坐上三四个小时。医生说,考虑到她的年龄,她的身体状况很好。 {AUGleaner March 17, 1915, par. 1}
上周三(3月3日),她对克莱斯勒弟兄说:“我需要上帝所有子民的祈祷。”她对她的护士说:“耶稣是我可称颂的救赎主,我用我的全部生命爱祂。” {AUGleaner March 17, 1915, par. 2}
今天和克莱斯勒弟兄谈话时,她说:“我的勇气植根于我的救赎主。我想要基督耶稣里充满的那种平安。我的工作快结束了。回顾过去,我一点也不觉得沮丧或气馁。我很感激主让我免于绝望或沮丧,我仍然可以高举旗帜。我很感恩,因为事实如此。我认识我所爱的主,祂是我的灵魂所倚赖的。” {AUGleaner March 17, 1915, par. 3}
她在提到死的前景时说:“我觉得越快越好;我始终觉得越快越好。我没有一点灰心或悲伤的想法。我原希望我能再对百姓说话,但这是耶和华的事,不是我的事。我在主里有光明、信心、盼望、勇气和喜乐,这就足够了。主了解我所能忍受的,祂赐给了我恩典,使我能在我有时不得不承受的挫折下振作起来,我对此感到欣慰。我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我感谢上帝所有的善良,所有的怜悯,所有的爱。” {AUGleaner March 17, 1915, par. 4}
她指着和触摸她的一些书,接着说:“我前所未有地赏识这些书,它们是真理,它们是公义,它们永远见证上帝是真实的。 {AUGleaner March 17, 1915, par. 5}
“让主采取祂的方式,和我一起做祂的工作吧,好使我得到精炼和净化;而那就是我想要的一切。我知道我的工作做完了;说别的没有用。我要欢喜快乐,当我的时候来到时,我蒙允许平安地躺下休息。我不希望我的寿命得以延长。” {AUGleaner March 17, 1915, par. 6}
在克莱斯勒兄弟祈祷之后,她祈祷说:“天父啊,我来到祢面前,软弱得像一根压伤的芦苇,然而却是靠着必要得胜的圣灵对公义和真理的辩护。我感谢祢,主啊,我感谢祢,我不会离开任何能得胜的事。但愿祢的亮光、祢的喜乐和平安在我最后的时辰临到我身上,好使我能荣耀祢,这是我的大心愿;这也是我要向祢祈求的一切。阿们。” {AUGleaner March 17, 1915, par. 7}
祷告之后说:“由于痛苦,我不知道在最后一刻,最后一刻,会怎样。但我发现,我可以把我的全部重量都寄托在上帝的应许上;我丝毫不怀疑祂的智能,也不以任何方式质疑祂的智能。祂已为我度过难关作了准备;我只要有舌头和声音就会欢喜快乐。” {AUGleaner March 17, 1915, par. 8}
怀爱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