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良助-1892年
第三十三章 传道人的妻子
 1863年6月5日,我蒙指示,撒但一直在做工,使上帝所拣选传扬真理的传道人灰心丧气,走上歧途。他最有效的工作方法就是藉着家人的影响,藉着未献身的伴侣。他若能控制她们的思想,就能藉着她们更容易地接近其为救灵而劳苦传道教导人的丈夫。我蒙指示看到上帝屡次发出的警告,和所指出的属于传道人妻子的本分;可是这些警告没有持久的影响。所发的证言只生效很短的时间。所赐的亮光只得到了部分的遵从。许多人既忘记了顺从和献身上帝,漠视了那落在他们身上的神圣义务,没有善用所赐的亮光和特权,行事也不象光明之子。若是幔子能够揭开,大家都能看到自己的情形在天上看来如何,就会有一场觉醒,每一个人就会心怀恐惧地询问:“我当怎样行才能得救?” {GW92 209.2}
传道人的妻子若没有献身,就对自己的丈夫没有帮助。当他思考背十字架的必要性,并提出舍己的重要性时,他妻子日常生活的榜样却往往抵消他的讲道并破坏其感化力。这样,她就成了一个极大的障碍,往往使她的丈夫离开自己的本分并且离开上帝。她并没有认识到自己在犯何等的罪。她没有追求做有用的人,没有追求真切爱人之心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反而规避这项任务,宁愿过无用的生活。她没有受基督之爱的能力和无私圣洁原则的激励。她不选择遵行上帝的旨意,作她丈夫、天使及上帝的同工。当传道人的妻子陪伴自己的丈夫去传道救人时,她若藉着忧伤不满阻碍他的工作,这乃是一桩大罪。然而她不但不热忱地参与他的工作,寻求每一个机会使自己与他利益与共同工同劳,却往往考虑如何使自己更安逸或更快乐。周围的事物尽管常常不合她的心意,她也不该沉湎于思乡之情,或以苦恼和怨言烦扰她的丈夫,使他的工作更为艰难,或者因她的不满而离开他能行善的地方。她不该使自己的丈夫在救灵的工作上分心,去同情她的小病,满足她心血来潮的不满情绪。她若愿忘记自己并且作工去帮助别人,与可怜的人谈话并祈祷,行事好像他们的得救比任何其它需要考虑的事项都更重要一样,她就不会有时间想家了。她就会得到自由,天天享有美好的满足,作为她无私工作的一个回报;我不能称之为牺牲,因为我们传道的人妻子中有些人并不知道何为牺牲或为真理的缘故受苦。 {GW92 210.1}
在从前的年月,传道的人妻子们经受了缺乏和迫害。当她们的丈夫被关押,有时甚至受死时,那些高贵、自我牺牲的女人们与他们同受苦害,她们的奖赏也将与所赐给她们丈夫的奖赏同等。博德曼夫人和贾德森夫人为真理受了苦难,与她们的伴侣同受苦难。她们实实在在地牺牲了家园与朋友,为要帮助自己伴侣的工作,光照那些坐在黑暗中的人,向他们显明上帝圣言隐藏的奥秘。她们的生命不断处在危险中。救灵乃是她们的大目标,为此她们能高高兴兴地忍受苦难。{GW92 211.1}
我蒙指示看到基督的生活。若将祂的舍己和牺牲与我们有些传道人的妻子所受的考验和苦难相比,她们所谓的牺牲就不值一提了。传道人的妻子若说不满和灰心的话,对丈夫的影响就是令人沮丧的,会削弱他的工作,尤其在他的成功依赖于周围环境影响的时候。上帝的传道人在这种情形下一定要被削弱拉离他的工作园地,去满足他妻子由于不愿服从本分而产生的情绪吗?妻子应该使自己的心愿和乐趣顺从本分,为基督和真理的缘故放弃自己自私的情绪。撒但有许多事可做,藉着自私、爱安逸之配偶的影响控制传道人的工作。 {GW92 211.2}
若是传道人的妻子陪伴丈夫出门旅行,她切不可将此行专为自己的娱乐,游历各地,受人服事,而要与丈夫一同工作。她当与丈夫同心行善。如无家事之累,她应甘心陪伴自己的丈夫,帮助他作救人之工。她应当用温柔谦卑而又高尚自立的精神,在四围之人的心中发挥领导的感化力,无论在会堂聚会,在家庭祭坛,或围炉谈话之时,都当尽自己的本分,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并负起责任来。人们都期望她如此行,并且他们是有权利作这种期望的。如果这些期望落空了,她丈夫的感化力就必损毁过半了。传道人的妻子若是愿意,就可以作许多的工作。她若是有自我牺牲的精神和爱人的心,就可以与丈夫一同工作,并得到几乎同等的善果。{GW92 212.1}
传道人所不能理解或帮助的有些情况,在真理的圣工中操劳的姐妹同工却可理解并帮助,在姐妹中间尤其如此。有一种不应也不能轻易推却的责任,落在传道人妻子的身上。上帝要本上加利地向她索取借给她的才干。她应当恳切,忠诚,同心协力地与她丈夫去作救人之工。她切不可强求自己心中所欲望的,也不可表示对丈夫的工作缺乏兴趣,或是常发思乡之情,常生不满之念。这一切自然的情感必须予以胜过。她的生活应当有宗旨,使她毫不犹豫地努力达到。但是在那宗旨与这些情感,宴乐和天生的嗜好相反之时,就当怎样呢?为了行善救人,应当立时欣然舍弃这一切。{GW92 212.2}
传道人的妻子应当过虔诚献身及殷勤祈祷的生活。但有些人却喜欢一种不用背十字架,也无需乎克己和尽本分的宗教。她们不但不独立自尊,求上帝赐力量,并负起自己的责任,反而时时依赖别人,分取其属灵的生命。她们若有象小孩子那样的信心,依赖上帝,专将爱情集中于耶稣,并从基督──活葡萄树──那里领受生命,她们就能收何等美好的效果,就能何等帮助别人,何等扶助丈夫;并且在末日可得何等的赏赐啊!她们耳中就会听到那如同最美妙的音乐般的声音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可以进来享受你主的人快乐,”这话就会千倍回报她们为拯救宝贵的生灵所经受的一切苦难与考验。 {GW92 212.3}
那些不愿善用上帝所赐才干的人,将会丧失永生。那些在世上用处很少的人,将照他们的行为得到回报。当凡事顺利时,他们随波逐流;然而当需要认真不倦地划桨时,逆风逆流而上时,在他们的基督徒品格中似乎就没有活力了。他们不会不怕麻烦去做工,而是放下桨,惬意地任潮流把他们带到下游。他们通常保持这种状况,直到有人负起担子,恳切而充满活力地作工,要把他们拉到上游。他们既每一次都屈服于这种惰性,就丧失了力量,更加不愿在上帝的圣工中作工了。只有忠心的得胜者才能赢得永远的荣耀。{GW92 213.1}
传道人的妻子应该总是在她所交接之人的心中有一种领导的影响力,她要么会成为一个帮助要么成为一个大的障碍。她要么与基督同收聚,要么广为分散。我们传道人的配偶中缺乏自我牺牲的传道精神,而有自我第一,基督第二,甚至第三的精神。传道人决不应携妻子同行,除非他知道她能成为一位属灵的帮助者,她是一个能忍耐持久受苦行善,为基督的缘故造福于人的人。那些陪伴自己丈夫的人应该与他们同心协力作工。她们不可期待免受考验和失望,不应过多思想愉快的感觉。感觉跟本分有什么关系呢?{GW92 213.2}
我蒙指示看到亚伯拉罕的例子。上帝对他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创22:2)。亚伯拉罕顺从了上帝。他并没有请教自己的感觉,而是用高尚信心和对上帝的信任预备了自己的行程。他怀着一颗被痛苦撕裂的心,看着那自豪而亲爱的母亲慈爱地注视着应许之子。但他把爱子带走了。亚伯拉罕深受煎熬,可是他没有让自己的意愿反抗上帝的旨意。本分,严格的本分支配着他。他不敢咨询自己的感情,也不敢片刻屈服于自己的感情。他唯一的儿子行在这位严厉、慈爱、受苦的父亲旁边,忙着讲话,再三叫着慈父之名,然后问道:“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创22:7)?这对于那位忠心的父亲是何等的试验啊!众天使带着欣喜惊奇地观看着这幅景象。上帝的忠仆甚至把自己的爱子捆绑,放在柴上。刀举起来了,那时一位天使呼叫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创22:11,12)。{GW92 214.1}
我看到作基督徒并非易事。自称为基督徒并不难;但是过基督徒的生活乃是一桩伟大而神圣的事。而今只有很少的时间去争取那不朽的冠冕,在天上的记录中有好行为和尽责的记录了。每一棵树都是凭着它的果子来判断的。每一个人也要按照其行为受审判,而不是按照其所自称的信仰或其信心受审判。问题决不会是,他自称信奉什么?而是要问,他结出什么果子?树若是坏的,果子也就是坏的。树若是好的,就不会结坏果子。—1T. 449-454. {GW92 214.2}
*****
何时这真理,就是那庄严而重大的真理,果真把握住她们,她们的自我就会死去,她们的口也不会说:“我一定要去那里,我一定不要留在这里”的话了,乃是要诚恳地询问说:“上帝要我去哪里呢?我在何处最能荣耀上帝呢?我们在何处能同心合意作出最好的工呢?”她们的意志也应被上帝的旨意所吞没。有些传道人的妻子,显出任性及缺乏献身的精神,挡住了罪人去就主的道路,这些人灭亡的血,要染在她们的衣裳上。有些传道人虽作了强有力的见证,提到教会的许多本分及错误,但却毫无预期的效果,这是因为他们自己的配偶正需要这一切忠直的见证,而且那些责备人的话,都要重重地反击在他们自己的身上。他们受了自己配偶的影响,把他们拖倒,使他们脑筋有成见,这样,他们的功效及感化力就丧失了。他们觉得忧伤失望,却又不知这场损害的真实原因何在。原来就在自己的家中。{GW92 215.1}
若上帝已经呼召她们的丈夫去传扬现代的真理,这些姊妹们也就与上帝的圣工有了密切的关系。这些仆人若是真蒙上帝呼召,就必觉得真理的重要。他们是站在活人与死人之间,必须为人的灵性儆醒,并要为他们向上帝交账。他们的职务是庄严重大的,他们的配偶对于他们,可以成为一椿大福惠,也可以成为一椿大祸害。当他们绝望之时,她们可以鼓励他们;当他们颓丧之时,她们可以安慰他们;当他们信心退落之时,她们可以奋勉他们全心仰望信赖上帝。反之,她们也可以采取相反的行动,只看到阴暗的一面,只想起自己的处境艰苦;她们没有运用对上帝的信心,老是向自己的配偶谈论患难试炼及疑惑不信的话,放任一种怨天尤人的精神,以至成为一种死沉沉的重负,甚而成为他们的祸害。{GW92 215.2}
我看出传道人的妻子应当帮助自己的丈夫作工,并要严格留心自己所发的影响,因为许多人都在观察她们,并且对她们有所厚望,过于别人。她们的服装要作人的榜样。她们的生活及言行也要作人的榜样,成为叫人活的香气,而不是令人死的毒气。我看出她们应当采取一种谦卑,温和,而又不失其高贵的态度,在她们的言语上,绝不提及那些不能引导人的思想趋向天国的事。她们所发的重大问题应当是:“我怎样能救自己的灵性,并成为救人的工具呢?”我见到在这事上三心二意的工作,是不能蒙上帝悦纳的。祂所要的乃是全心全意的工作,否则完全不要。她们的影响所及,都要坚决而准确地令人爱护真理或是反对真理。她们若不是与耶稣收聚的,就是分散的。一个不成圣的妻子对于传道人,乃是万害之首。上帝的仆人若是已有及续有不愉快的情景,在家中的感化力枯萎不振,就应当加倍用功祈祷及儆醒,采取坚强决定的立场,切莫让黑暗乌云把他们压倒。他们应当更接近上帝,刚强而坚决,善理自己的家庭,要过一种能蒙上帝嘉许及天使照顾的生活。他们若是向自己不献身的配偶屈服,顺从她们的欲望,上帝就要不喜悦这个家庭。他们既然袒护恶行,上帝的约柜就不能留在这家庭中。—1T. 138,139.{GW92 216.1}
*****
如果已婚男子出外工作,留下妻子在家照应儿女,这位为妻为母者所作的工作,其重大亦不下于为夫为父者的工作。虽然一个是在外面传道,一个是在家内传道,但她的劳心挂虑与重担,往往竟过于为夫为父者所有的。母亲的工作乃是一种严肃而重要的工作,就是要陶冶儿女的心思,培养其品格,训练他们在今生成为有用之才,且使之配得来生不朽的生活。丈夫在外面公开传道也许会受人的尊重,但那在家中辛劳的妻子,却可能得不到人对她操劳的夸奖。然而若她为家人的最高福利而工作,设法仿照神圣的模范来培养他们的品格,那掌簿的天使就要记下她的名,列为世上最大布道家之一。上帝看事物,不象人有限的眼光所看的一样。—5T.594. {GW92 216.2}
*****
那些努力藉着顺从真理来顺从上帝并洁净自己心灵,却没有机会为基督和祂的圣工干一番大事,作出牺牲的人,若想到上帝所最重视的未必是殉道者的舍身;那些天天冒着危险和死亡的布道士在天国的记录册上也未必占有最高的地位,他们就会得到安慰了。一个基督徒若能在个人生活中,在每日与自我作斗争中,在控制自己的情感,在宗旨的清洁,思想的纯正,在刺激之下的温柔和忍耐,敬虔和献——在对上帝的圣洁信心和依赖上,以及在小事的忠贞上,并在家庭生活上都显示基督的品格,这样的人在上帝看来,可能要比到异邦作布道士或为信仰牺牲在刑柱上的人更为宝贵呢!{GW92 217.1}
上帝用来衡量品格的标准和人的标准有多大的区别啊!上帝看到在家庭和人心中许多受过抗拒的试探。这些试探是世人甚至知己的朋友也不知道的。祂也看到人的心灵因自己的软弱而存的自卑,以及因一念之差而产生的恳切悔改。祂看到人全心全意地献身为祂服务。祂注意到人与自我进行艰苦搏斗的时辰,就是那取得胜利的战斗。这一切上帝和众天使都知道。{GW92 217.2}
 许多自以为是基督徒的人会失丧,许多其邻舍以为决不会在天国的人却会在那里。上帝判断人不象人判断人。人是按外表判断,上帝却按内心。主知道祂所允许的试探的力量。祂看到人内心的斗争,看到人因上帝的应许有力地把不可见的事呈现在他面前使他放弃可见之事时的剧烈挣扎。—MS.{GW92 218.1}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