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言精选》卷三
第73章 论独断的精神
(1909年5月30日在华盛顿总会代表大会上宣读的文稿)
我在离开澳大利亚之前,以及到了此地之后,曾蒙指示,在美国有一桩要作的大工。那些在开创工作中的老前辈大都故世了。只有几位先驱还在我们中间,往年许多经验丰富之人所负的重担,现在正卸在较为年轻之人的肩上。{3TT 405.1}
责任转到经验有限的工人所伴随的危险是我们需要防备的。世上充满了竞争高位的事。我们被与同工离心离德的精神所包围。有些人把一切建立秩序的努力都看成是危险的——是限制个人自由的,因此把它看得如教皇制那样可怕。他们宣称自己不听从任何人的主张,没有义务服从任何人。我蒙指示:这是撒但的特别的工作,要使人以为上帝喜欢他们选择自己的道路,不接受弟兄们的劝勉。{3TT 405.2}
这里存在着威胁我们工作发展的严重危险。我们必须谨慎理智地行事,与敬畏上帝之顾问的判断保持一致;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安全和力量。否则上帝就不能使用我们,为我们作工,并与我们同工。3TT 405.3}
如果撒但的努力能取得成功,在最需要完善组织的时候,混入信徒中间破坏圣工,他会多么高兴啊!完善的组织拥有强大的力量,能避免假道的兴起,驳斥上帝的圣言所不认可的主张。我们要保持阵线的完整,使经过慎密的努力建立起来的组织制度与规律不致遭到破坏。我们决不应认可那些想支配我们目前工作的捣乱份子。 {3TT 405.4}
有人主张我们既已接近末日,每一个上帝的儿女就当独立行动,不必服从任何宗教组织。然而主指示我:在这项工作中,各人不可单独行动。天上的星辰都是有规则的,并且互相影响,遵行上帝的旨意,一致服从那管理其行动的定律。若要健康稳定地推进上帝的圣工,祂的子民也必须团结起来。{3TT 406.1}
一些行动仓猝,举止无常,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就象一群强壮而未经训练的马。当一匹向前拉时,另一匹却向后拖。主人发令后,一匹奋勇向前,一匹却伫立不动,拉它也不走。人若不在现代这项伟大严肃的工作中和谐一致地行动,就会发生混乱。人不肯与弟兄合作,宁愿单独行事,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工人都须信任凡肯直爽指出每件离开正义原则之事的人。人若负基督的轭,就不能各向各的方向拖拉,而必与基督一同负轭。.{3TT 406.2}
有些工人用尽了上帝所给的一切力量,却还未学到不应单独出力。他们不该孤立自己,而要与同工们协力合作。否则他们就必在错误的时间以错误的方式行事。他们就常常行事与上帝的旨意相反。他们的工作比不做还坏。{3TT 406.3}
分工合作
从另一方面来讲,在上帝子民中做领袖的人也当谨防,以免误斥那般蒙主指引去做惟有少数人堪任之工的人所采用的方法。身负责任的弟兄不可急于指摘那并非绝对与自己工作方法相同的行动;也不可以为一切计划都必须迎合他们自己的个性。他们须不怕信任别人的方法;因为他们不肯信任那存着谦卑献身的热忱,遵照上帝的指派做特别工作的同工弟兄,就无异是在阻拦圣工进行了。{3TT 407.1}
上帝能够并且必定使用一班未在人所设立的学校中受过充分教育的人。怀疑衪有能力如此行的,就显出不相信的心;也就限制了那无所不能之主的万能之力。唉,惟愿少生这种无谓的怀疑的慎重!这种态度使教会的许多机能荒废了;并断绝了圣灵用人的通路,使一班极愿在基督战线上效力的人空闲无事;并使许多若有公平的机会就能成为有效的上帝同工者灰心,不参加工作。{3TT 407.2}
先知所见到的轮中套轮及其有关之活物的形状,似乎都是复杂难解的。然而无限智慧之主的手显现在众轮之间,其工作结果便绝对有条不紊。在上帝的手指导之下,每个轮子的行动完全与其他轮子协和一致。我蒙指示看到为上帝工具的人易于过分追求权力,企图自己管理工作。他们的方法和计划,过分地忽略了那位大能的工作者主上帝,而且在有关工作推行的一切事上他们也不信托衪。任何人都不应一刻妄想自己能办理凡属于那位自有永有者的事。上帝按其神意预备一条路,使衪的工作能由人力作成。因此各人应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自己当前的责任,并且知道上帝是他的指导者。{3TT 407.3}
总会
我屡蒙上帝的指示,无论何人的见解,都不应屈服于任何其他一人的见解之下。决不可将一个人或少数人的意见算为具有充分的智慧和权能,足以管理工作,决定应行的方针。但是在全球总会会谈的时候,从各地出席之弟兄的意见,一经议定,则私人的见解和自恃的观念便应放弃,而决不可固执坚持。一个工人决不可以为反对大众的决议而刚愎自用有何可嘉之处。{3TT 408.1}
过去曾有几次,少数受委托综理圣工的人,利用全球总会的名义,企图行使不智的计划以限制上帝的工作,那时我曾说,我不再将这几个人所代表的总会的主张视为上帝的声音。然而这并不是说,经各地正式选派代表出席的总会大会所作的决断,是不必尊重的。上帝已命定从各地教会派遣出席总会大会的代表具有权柄。不过有些人所最容易犯的错误,便是将上帝所赋与教会为谋衪工作的兴旺与进展而召集的总会之决议与发言的全部权力,转授给一个人或少数人,而听由一人或少数人的思想与见解来操纵。{3TT 408.2}
上帝交给教会的这种权柄一旦全部落在一个人的手中,以致有权可判断别人的思想,圣经的真制度就被改变了。撒但在这样人的心思上所施的作用必是最奸巧,有时甚或是不可抗拒的;因为仇敌甚望借着他一人的思想影响许多别人的思想。但愿我们要将那易于交给一个人或少数人的权威,交给教会的最高组织。(9T .257-261.1909年){3TT 409.1}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