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言精选》卷二
第41章 没有根据的分辨
有些人取这样的立场说,主藉着祂仆人所发的警告,劝戒,及责备,若非特为个人的事而发的异象,就不必重视它过于他处而来的劝戒与警告。在某些情形中,人说我向教会或个人所发的证言,乃是因我受了教友们的信的影响而写的。有些人竟宣称,那些上帝圣灵所发的证言,只是发表我个人的见解,是根据人的报告而写的。这种说法是全然错了。.{2TT 294.1}
虽然,有时一道证言的写出,是反应教会或个人所发出的问题,建议,或请求,传递上帝所赐有关他们的亮光,但在这种情形下所出现的事实,却不应引人轻看证言之确凿与重要。我且从“证言”第31辑上摘录几段与此点直接有关的话,如下: {2TT 294.2}
“就使徒保罗而言是如何呢?他从革来氏家里的人得到消息,了解了哥林多教会的情况,于是就写了《哥林多前书》。他曾收到私人的信,提到那里的实际情形,便在他的回信中写下一般的原则,如果人们听从了,就可纠正那些存在的恶事。他用伟大的柔和及智慧来劝他们都要说同样的话,不要在他们中间分门结党。{2TT 294.3}
“保罗是一位受灵感的使徒,但主却没有不停地向他启示祂子民的状况。那些关心教会兴旺的人,见到邪恶之事潜入教会,便向他提出。他根据以前所得的光,便能判明发生之事的真正性质。真心寻求亮光的人,并不因主没有在这特殊时刻赐给他新的启示,而将他的信息视为普通的信件。事实真不是那样的。主早已指示他在各教会中要发生的种种困难与危险,以便在这些事发生时,他可知道如何处理。{2TT 294.4}
“他身负保护教会的责任,要为人的心灵警醒,好像一个要向上帝交账的人。难道他不该注意他们中间发生扰乱和分裂的报告吗?当然应该;他对他们的责备就象他的其它书信一样,确是在圣灵感动之下写出来的。但他们收到这些责备之时,有些人却不愿被纠正。他们认为上帝并没有藉保罗对他们说话,他只是发表个人的意见。他们看自己的见解是与保罗一样好。今日在我们中间也有许多人这样离开了古时的界标,顺从了自己的见解。”(5T.65,66.1882年)。{2TT 295.1}
何时我们的人采取此种立场,上帝藉预言之灵而发的特别警告与训诲,就不能再感化他们在生活及品格上起改良的作用了。在发展祂的工作上,上帝的子民或取不同的态度,但主并没有赐下异象去应付每一个危机。祂已指示我,祂对待以往历代教会的方法,就是把祂圣工及某些个人的需要与危险感动祂所拣选的仆人,并将劝勉与警告的责任放在他们的身上。2TT 295.2}
照样,在许多情形之下,上帝已赐我亮光,关于教友品格上独特的瑕疵,及这些瑕疵若不除掉,将使教会及个人遭受何等的危险。在某些环境之下,错误的情势很容易发展到一个强固的地步,以致使上帝圣工受到损害,使个人遭遇灭亡。有时,若有特别的危害威胁到上帝的工作或某些人,主便与我联络,或在梦中或在夜间的异象里,把这些情形活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起来写吧,这些人是在危险中。”我顺从上帝之灵的感动,便奋笔直书他们的实情。当我出门旅行,在许多不同地方站在人前的时候,主的灵把所指示我的这些情形历历显在眼前,把先前启示我的事重新再现出来。{2TT 296.1}
在过去四十五年以来,主一直把祂圣工的需要,及在各种经历中的某些个人的情形,向我启示,指明他们在何处及如何未达到完全的基督徒品格。主把好几百宗的案件指示我,什么是上帝所嘉许的,什么是祂所谴责的,这一切都清清楚楚地显在我的面前。上帝已指示我,若采取某些方针,若放纵某些性情,将得某些结果。祂曾这样训练我,管教我,使我能看出那些威胁生灵的危险,并指导警告祂的子民,律上加律,例上加例,以便他们可识破撒但的诡计而逃离他的网罗。{2TT 296.2}
主安排在我面前的工作,特别是劝促青年人及老年人,有学问的及没有学问的,都应当为自己查考圣经;要使大家铭记,研究上帝的道会扩展人的心思,坚固人的每一才能,使智慧的人可应付真理深邃远大的难题;并要我向大家保证,在使人达到上帝所预期的地步上,清楚的圣经知识是比一切其他的知识更为有效。“祢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119:130)。{2TT 296.3}
既有了从研究圣经而来的亮光,又有主所特赐的知识,明白祂子民中的某些个人,在各种环境及各种经验下的情形,现在我怎能仍旧那样愚拙,那样心神无主而灵性盲目,象初有这经验之时呢?我的弟兄们岂不会说,怀姐妹是这么愚蠢,她在这方面的见解,并不比她未入基督门下,未受训练作这特种工作之前更高明吗?关于上帝子民的本分及危险,我岂可不比那些从未见过这些事的人们更了解么?我不愿承认这一切的亮光,在我的工作及经验上祂所彰显的这一切大能,都是无价值的,既没有培养我的判断力,也没有使我更配作祂的工,以致羞辱我的创造主。{2TT 297.1}
何时我见到人采取同样的方针,怀有同样的特性,就是那曾危及别人的灵性伤害上帝的工作,也是主已一再申斥了的,我怎能不惊骇呢?何时我见到胆怯的人,他们深感自己缺憾,本其良知力行上帝所指为正直的事,并知道主垂顾并嘉纳他们的忠实努力,我岂能不赞一词以鼓励这些可怜战兢之人的心呢?难道因主未在直接的异象中向我指出每一个人的情形,我便闭口不言么? {2TT 297.2}
“倘若守望的人见刀剑临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剑来杀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他虽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守望的人讨他丧命的罪。人子啊,我照样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我对恶人说:‘恶人哪,你必要死!’你以西结若不开口警戒恶人,使他离开所行的道,这恶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倘若你警戒恶人转离所行的道,他仍不转离,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结36:6-9)。 {2TT 297.3}
在最近的一场梦中,我被提到聚集的会众之前,其中有些人正在尽力要消除我曾发给他们的一篇最严肃警告之证言的印象。他们说:“我们相信怀姐妹的证言;但她所告诉我们的事,若非直接在异象中见到关于当前研讨的特别的事件情形,她的话就如同任何人的话一样,是无足轻重的。”主的灵降在我的身上,我便站起来奉主的名申斥他们。我具体地重述前面所提关于守望者的事。我说,这件事正是切合你我的情形。{2TT 298.1}
假若那些听到这些严肃警告的人说:“那只是怀姐妹的个人意见,我仍旧要随自己的见解行事,”他们若继续行其受警告不可行的事,他们就是表示轻看上帝的劝勉,结果就必正如上帝的圣灵所指示我的──伤及圣工,害及自己。有些人欲加强自己的立场,便从“证言”中寻取他们以为能支持其见解的话,并尽可能地予以强力的解释;至于那些质问他们行动方针的,或不符合他们见解的话,他们就说那是怀姐妹的意见,否认其天上的来源,而置之于与自己的见解相等的水准上。 {2TT 298.2}
我的弟兄们哪,你们已认识我及我的工作多年的人,若取这样的立场,说我的劝勉并不比那些未受特别训练作此工作之人的劝勉更有价值,那么,你们就不必请我与你们合作同工了;因为在你们采此立场之时,势必会抵消我工作的感化力。如果你们觉得顺从自己的冲动,象顺从上帝选派之仆人所发的亮光,是同样的安全,这场危险就是你们自取的了;你们必因拒绝上天所赐的亮光而遭谴责。{2TT 299.1}
上帝接触人心的方法
当我在某地方时,主在夜间向我显现,关于我的工作,说了许多宝贵鼓励的话,重述以前几次曾赐给我的同样信息。对于那些转离了所颁赐给他们之光的人们,祂说道:“他们轻视并拒绝我交付你去传的证言,不是轻视了你,乃是轻视了我,也就是你的主。”{2TT 299.2}
如果那些刚愎的,满心自大的人,在他们的路线上公然无阻地前进,那么教会里的情形又将如何呢?在这些顽固而野心勃勃之人心中所存的错误,怎能得以矫正呢?上帝用什么方法可以影响他们呢?祂怎能使祂教会整顿就序呢?其中不断发生不同的意见,背道之风时常害及教会。当发生纷争或决裂之时,各方都说自己是对,是问心无愧的;对于那些在工作上负责之人,及那些他们明知是蒙主领导之人,他们不肯听从其教导。主已赐下亮光驱散他们的黑暗,但他们存心骄傲,不肯接受,自己宁愿在黑暗中。他们看轻上帝的劝勉,因为与他们的见解及计划不符,且又偏袒自己品性上的恶习。他们若肯接受上帝圣灵的感化,就必导入正轨。这感化之工的方式并非他们所喜悦的,也不奉承他们的自义。他们不以上帝所赐的光为光,所以他们彷徨在黑暗之中。他们声称,对于一个有长期经验的,及已蒙上帝教导而委派去作特别之工的人,其见解并不比任何别人的更可信任。他们如此行,果是出于上帝的计划吗?抑或是出于众义之敌特别的阴谋,将人的心灵捆锁于谬解之中,并且生发出牢不可破之错误的心呢?因为他们这样作,无异自置于上帝所命定处理祂教会的方法所不及之处。{2TT 299.3}
主曾赐其历代在世之教会以责备,警戒,纠正。当基督在世之日,那些自义的法利赛人曾看轻及拒绝这些警告。他们自称不需要这些责备,并认为是受了不公平的待遇。他们不接受主藉祂仆人所说的话,因这话不能取悦于他们的心意。如果主以一异象赐给今日这等人,指明他们的错误,斥责他们的自义,及判定他们的罪恶,他们就要起来反叛,正如拿撒勒的居民被基督指明他们的真实情况时所起的一样了。{2TT 300.1}
如果这等人不在上帝面前虚心,如果他们怀藏撒但的暗示,疑惑与不信的心就要在他们的灵性上札根,而对万物有虚妄的看法了。他们若一次容疑惑的种子撒在心田里,将来就必得到丰盛的收获。那些真理,对于未教自己起怀疑的人,是很明显和满有荣美的,但他们却疑惑不信。{2TT 300.2}
那些训练心意去紧握每一可作为疑惑的借口,而向别人暗示这些思想的人,必时常可找到疑惑的机会。他们要怀疑批评那正在启明之真理中的每件事,批评别人的工作及立场,批评自己所未参加之工作的每一部门。他们饱飨别人的错误过失,天使说,他们要这样行,“直到主耶稣在天上圣所中结束中保的工作,站起来穿上报仇的衣服,突然在他们饱享不圣洁的筵宴时来临,才发觉自己尚未预备好,去赴羔羊的婚筵。”他们的口味变得那么不正常,甚至于在天国主的筵席上,他们也有妄加批评之想。 {2TT 300.3}
上帝曾否向这些自欺之人显明,那些从祂而来的责备及改正,若非直接由异象而来,就可无足轻重呢?我要强调到这一点,因为现今许多人所取的立场,乃是撒但要灭人的一种欺骗。当他用诡计网罗他们并使他们弱化之后,便使他们在受责备时顽拒上帝圣灵的感动,使之归于无效,这样,他在他们的身上就得到圆满的胜利。有些自称公义的人,必象犹大一样,把他们的主出卖给祂那极苦毒的仇敌之手。这些自恃之人,既偏行己道,坚持己见,就必每况愈下,终至无论到何地步,决不放弃自己的心意。他们要盲目地行在邪恶之途,象执迷的法利赛人,如此自欺,甚至还以为自己是为上帝服务。基督曾描写某等人在有机会发展其真性格时所要采取的方针:“连你们的父母、弟兄、亲族、朋友也要把你们交官,你们也有被他们害死的”(路21:16)。{2TT 301.1}
上帝已赐给我一个明显而严肃的经验,是与祂的工作有关的;你们也当确实知道,只要我有生之日,我必照着上帝之灵所感动我的,无论人听与不听,也无论他们忍受与不忍受,我决不停止扬声警告。我自己没有特别的聪明,我只是主手中的一个器皿,作祂派我去作的工作。我用笔及用口所传的教导,已足表明上帝所赐给我的亮光。我已尽力把上帝圣灵多年来已感动我的心意并铭刻在我心版上的原则,陈明在你们之前。 {2TT 301.2}
弟兄们哪,我现今恳求你们不要插身在我与众民之间,以致上帝的亮光照不到他们的身上。切不可用你们的批评,来取消“证言”中的一切力量,一切要点及权能。不要觉得你们可以将证言分解,以适合你们自己的想法,声称你们可以看出哪些是从天而来的亮光,哪些是纯属个人的意见。如果证言所说的不符合上帝的圣言,你们尽可以拒绝。基督与彼列不能联合。为基督的缘故,你们切不可用人类的诡辩及怀疑来使众民的脑筋混乱,及使主所要作的工归于无效。切不可因为你们缺少属灵的见识,便使上帝的这种工具变成攻击人的磐石,以致叫许多人因而绊脚跌倒,“并陷入网罗,被缠住”(赛8:15)。(5T 683-691.1889年.《证言的性质和影响》){2TT 302.1}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