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言精选》卷二
第26章 约书亚和天使
如果使分隔能见的与不能见的世界之幕被揭开,上帝的子民就可看出在基督及其圣天使与撒但及其恶天使之间,正在因为人类的救赎大计,而作重大的斗争;如果他们能明白上帝为救人脱离罪恶捆绑而行的奇妙工作,以及祂如何常常发挥大能来保护他们免受那恶者的毒害,他们就会更加预备好,能抵挡撒但的种种诡计了。他们见到救赎计划的极其广博与重要,以及摆在他们面前作与基督同工者之工作的伟大,他们的心意就必庄肃了。他们必定谦卑,但又很受鼓励,知道天庭全体都在关心他们的得救。{2TT 170.1}
在撒迦利亚先知的预言中,有一个最有力而动人的例证,显明撒但的工作与基督的工作,以及我们中保的大能,怎样制胜上帝子民的控告者。在神圣的异象中,先知见到大祭司约书亚,“穿着污秽的衣服,”站在耶和华的使者面前,为其深陷苦难中的国民向上帝求恩。撒但也站在他的右边,与他作对。因为以色列人曾蒙拣选要在地上保存关于上帝的知识,故此他们从当初立国以来,就成为撒但仇恨的特别目标,而且他决心要使他们灭亡。在他们忠顺上帝之时,他是不能加害于他们的;因此,他就运用其全部能力及奸计,要引诱他们犯罪。他们曾被其试探所陷,违犯上帝的律法,以致与他们的力量之源隔绝,而成为外邦仇敌的俘虏。他们被掳到巴比伦,在那里居留了多年。但他们仍没有被主所弃绝。祂派先知去指责并警告他们。民众醒觉起来,看明自己的罪,便在上帝面前虚己,并诚心悔改归向祂。然后主就赐他们鼓励的信息,宣布祂要救他们脱离俘虏的生活,并向他们重施恩宠。撒但所决心拦阻的,正是此事。以色列的余民已经回到故乡,而撒但却设法运动外邦列国,也就是他的工具,去完全灭绝他们。 {2TT 170.2}
当约书亚谦卑祈求上帝实现祂的应许时,撒但大胆站起来与他作对。他举出以色列民的犯罪为理由,说明他们不应重蒙上帝的恩宠。他声称他们是他的掳物,并为灭绝他们,便强求把他们交在他的手中。{2TT 171.1}
那大祭司对于撒但的控诉,无法为自己和他的百姓辩护。他不声称以色列民是无罪的。他穿着那象征百姓罪恶之污秽的衣服,充当他们的代表,站在使者面前,承认他们的罪,但也指出他们的悔改与谦卑,信靠救赎主的赦罪恩典,并本着信心要求上帝的诸般应许。{2TT 171.2}
“耶和华责备你”
随后那位使者,也就是基督本身,罪人的救主,使那控告主百姓的哑口无言,祂宣布说:“撒但哪,耶和华责备你,就是拣选耶路撒冷的耶和华责备你;这不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么”(亚3:2)?以色列人久已处于苦难的洪炉中。他们因犯罪,而被撒但及其爪牙燃火毁灭他们,几乎被烧尽了,但如今上帝伸手要救他们出来。他们在忏悔及谦卑中,慈怜的救主必不丢弃祂的子民在残暴外邦人的权势之下。“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赛42:3)。. {2TT 171.3}
约书亚的代求蒙了应允之时,即有命令发出说:“你们要脱去他污秽的衣服,”那位使者又对约书亚说:“我使你脱离罪孽,要给你穿上华美的衣服。”“他们就把洁净的冠冕戴在他头上,给他穿上华美的衣服”(亚3:4,5)。他自己和他百姓的罪都被赦免了。以色列被穿上了“华美的衣服”──就是基督的义归与他们。约书亚头上戴着祭司们所戴的冠冕,上面刻着“归耶和华为圣。”这是表明不管他以前的罪恶如何,从今以后他是配在圣所中供职于上帝之前了。{2TT 172.1}
经过了这场隆重的颁授庄严的祭司职分之后,那位使者宣告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若遵行我的道,谨守我的命令,你就可以管理我的家,看守我的院宇;我也要使你在这些站立的人中间来往”(同章7节)。他要在圣殿及其一切崇祀中被敬重如士师或官长;他甚至于在今生要在那些侍立的天使中来往,并且最后也要参加那些在上帝宝座周围得着荣耀的群众中。{2TT 172.2}
“大祭司约书亚啊,你和坐在你面前的同伴都当听(他们是作预兆的)。我必使我仆人大卫的苗裔发出”(亚3:8)。这里指明了以色列人的希望。约书亚和他的百姓就是因为信那要来的救主,所以得蒙赦免。他们因信基督,才得重蒙上帝恩眷。靠着祂的功劳,他们若行在祂的路上,谨守祂的典章,他们就要作“预兆”,在地上列国中被尊为上天特选之民。基督是他们的希望,他们的保障,他们的义与救赎,正如祂是祂今日教会的希望一样。{2TT 172.3}
撒但是控告者
撒但在各时代中,也象控告约书亚及其百姓一样,控告凡是寻求上帝慈悲及恩眷的人。启示录上称他为“在我们上帝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启12:10)。每当有生灵从邪恶权势之下被救出来,及其名字记录在羔羊生命册上时,都要重演一场同样的争斗。从来没有一个离开撒但家庭而参加上帝家庭的人,不激起恶者的坚决抗拒。撒但控告那些寻求主的人,并非因为不喜他们的罪恶。他们的品格有瑕疵,他便雀跃大喜。他只有在他们干犯上帝律法上才有权力压服他们。他的控告完全是出于仇恨基督的心而起。耶稣正在藉着救恩的计划擘开撒但对人类家庭的掌握,并拯救生灵脱离他的权势。这个大叛徒一见到基督至高王权的凭据,便激起一切的仇恨与恶毒,并千方百计大施魔力,要把接受主救恩的人类余民,从主那里强拉出来。.{2TT 173.1}
他引人陷于疑惑主义,使他们失去信任上帝的心,离弃祂的爱;他试探他们破坏上帝的律法,然后宣称他们是他的俘虏,并对于基督从他那里把他们夺回去的权力提出抗议。他明知凡向上帝恳求饶恕与恩典的人,结果必定得着;因此他把他们的罪恶摆在他们之前,使他们灰心。他常常不断寻找机会;攻击凡尽力要顺从上帝的人。甚至他们最好而最蒙悦纳的服务,他也要设法使它显为腐败的。他用无数的诡计,最阴险最残忍的手段,尽力使他们被定为罪。{2TT 173.2}
人不能自己应付这些控告。他穿着罪所污秽的衣服,承认己罪,站在上帝之前。但我们的中保耶稣却要为一切凡因悔改以及因信而把自己灵魂交主保守的人们,发出有效的代求。祂为他们求情,并用髑髅地伟大论据来克服他们的控告者。祂完全顺从上帝的律法,甚至死在十字架上,使祂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而要求祂的父亲开恩与罪人和好。祂对控告祂百姓的说:“‘撒但哪,耶和华责备你。’这些人是我用血买来的,是从火中抽出来的柴。”凡凭信心倚靠祂的人,必得那安慰的保证:“看哪,我使你脱离罪孽,要给你穿上华美的衣服。”{2TT 173.3}
一切已经穿上基督义袍的,必要站在祂面前作蒙拣选,忠心,而诚实的人。撒但无权把他们从基督的手里夺去。凡是悔罪而本着信心要求主保护的,主必不让他们之中的一人经过撒但的权下。祂保证的话是:“让他持住我的能力,使他与我和好;愿他与我和好”(赛27:5)。那给约书亚的应许,也是给众人说的:“你若遵行我的道,谨守我的命令……我也要使你在这些站立的人中间来往”(亚3:7)。上帝的天使必在他们的两边行走,甚至在今世也是如此,并且最后他们还要站在那环绕上帝宝座的天使之列。{2TT 174.1}
上帝所承认的子民被形容身穿污秽的衣服站在主的面前,这种事实应当使凡承认主名的人谦卑并深刻省察己心。凡藉着顺从真理而洁净自己心灵的人,对于自己的估价必是谦逊的。他们越清楚地看出基督无瑕疵的品格,就必越渴望要变成祂的形像,并越少看出自己里面有什么纯全或圣洁之处。我们一面应当明白自己有罪的情形,同时却要倚靠基督为我们的公义,圣洁,和救赎。我们不能应付撒但对我们的攻击。只有基督能为我们作有效的代求。祂能用那不是出于我们的功劳,乃是出乎祂自己的功劳的论据止息那控告者。. {2TT 174.2}
但我们仍不应以自己有罪的生活为满足。有一种思想应当激发基督徒在得胜邪恶的事上要显出更大的热心与诚恳,那就是品格上的每一瑕疵,以及他们不能达到上帝标准的每一弱点,都是一道敞开的门户,撒但可由此进来试探他们,败坏他们;尤有甚者,就是他们身上的每一失败及瑕疵,竟给试探者及其爪牙有机会侮辱基督。因此我们要发挥心灵的每一分精力来作得胜之工,并仰望耶稣赐予能力,为我们成就自己所不能行的事。{2TT 175.1}
凡要穿白衣与基督同行的人,必不能容忍任何罪恶。污秽的衣服必须脱掉;基督的义袍要披在我们身上。我们藉着悔改与信心,就能顺服上帝的全部诫命,而得以在祂面前无瑕无疵。凡要蒙上帝嘉许的人,现今要刻苦己心,承认己罪,并藉耶稣为中保,而恳切求饶恕。他们的心意专注于祂,他们的希望,他们的信心,也都集中于祂,及至命令发出:“给他脱下污秽的衣服,穿上华美的衣服,并将洁净的冠冕戴在他头上”之时,他们就预备好,把自己得救的一切荣耀归给祂。.{2TT 175.2}
余民教会
撒迦利亚所见到的约书亚及使者的异象,对于赎罪大日结束时上帝子民的经验,特别切合有力。余民的教会必遭受大试炼和大痛苦。凡守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人,将尝到龙和龙的使者忿怒的滋味。撒但将世上的人都算为他的臣民。他已控制着一切叛道的教会;而这里还有一小群人,在抵制他的威权。只要能把这一群人从地上灭绝,他就必全胜。他在古时如何唆使许多拜偶像的国家来毁灭以色列国,在不久的将来,他也必照样鼓动地上的恶势力来毁灭上帝的百姓。一切的人都必受命去服从人定的法令,而违反上帝的律法。凡忠于上帝尽到本份的人,必遭恐吓、辱骂和迫害。他们必被“父母、弟兄、亲族、朋友”出卖(路21:16)。 {2TT 175.3}
他们唯一的希望是靠上帝的慈悲;他们唯一的保障就是祈祷。余民教会也象约书亚在使者之前祈求一样,必要伤心及存恳切的信心,藉耶稣为中保而求赦免与拯救。他们充分地感觉到自己生活上的罪孽,看明自己的软弱及不配,而且他们一看到自己,便几乎要绝望了。那试探者站在旁边控告他们,象以前站在约书亚旁边与他作对一样。他指出他们污秽的衣服,他们有瑕疵的品格。他提出他们的软弱与愚昧,他们忘恩负义的罪,他们不肖基督之处,已使他们的救赎主受了羞辱。他尽力恐吓他们的心灵,叫他们想到自己的情形是绝望的,污秽的痕迹是永远无法洗清的。他希望这样破坏他们的信心,以致他们会屈服于他的试探之下,不再忠于上帝,而接受兽的印记。{2TT 176.1}
撒但在上帝面前坚决控告他们,声称他们已因他们自己的罪而丧失了蒙神圣保护的权力,并宣称他有权除灭他们这些罪人。他说他们是与他本身一样,不该再蒙上帝的恩宠。他说:“难道这些就是代替我在天上的地位,以及凡与我联合之天使的地位的人么?他们虽口称遵守上帝的律法,但他们曾否谨守律法的条例呢?他们何尝不是爱自己过于爱上帝呢?何尝不是看重自己的福利过于上帝的服务呢?他们没有贪爱世俗的事物么?且看他们生活上所表现的罪恶。看哪,他们的自私自利,他们的恶毒,他们的彼此仇恨。”{2TT 176.2}
上帝子民在许多方面是有很多过失的。撒但对于这些他曾引诱他们去犯的罪,知道得很详确,而今他把这些罪恶大肆渲染,宣称说:“上帝怎能把我和我的使者从祂面前驱除,却又赏赐这些犯同样罪恶的人呢?主啊,从公义上说,祢不能这样作。祢的宝座有失公义和公平的立场。公平会要求祢判他们为有罪。”{2TT 177.1}
然而基督的门徒虽曾犯罪,但却没有自置于罪恶的控制之中。他们已除去罪恶,谦卑痛悔地祈求主,神圣的中保已为他们代求。那曾被他们忘恩负义尽情侮辱的主,明白他们的罪及他们的悔改,祂宣告说:“‘撒但哪,耶和华责备你。’我曾为这些人舍命,他们是铭刻在我掌上的。”{2TT 177.2}
撒但的攻击颇为强烈,他的迷惑颇为可怕;但主的眼目看顾祂的子民。他们的患难很大,火炉的烈焰似乎要烧灭他们;但耶稣要救他们出来象火炼的金子一般。他们属世的品质必须化除,以便基督的形像可以完全返照出来;必须胜过疑惑;必须培养信心,希望,与忍耐。{2TT 177.3}
上帝的子民正为地上所行可憎之事而叹息哀哭。他们流泪警告恶人蹂躏上帝律法的危险,心中有说不出的忧伤,在主面前为自己的罪孽而谦卑。恶人戏笑他们的忧伤,讥诮他们严肃的劝告,并嘲笑他们的自承软弱。可是上帝子民的愁苦及谦卑,正是无误的铁证,表明他们在重新渐渐获得那因犯罪而失去的品格上的力量与庄严。因为他们更亲近基督,注目于祂的完全纯洁,才这样清楚地辨明罪的深重极恶。在上帝的眼中看来,他们的忏悔及自卑,是比那些看不出悲哀原因,讥笑基督的谦卑,以及在干犯上帝神圣律法时而竟自称完全之人们的自满骄傲的精神,更无限量地可蒙悦纳呢。心里的温柔谦卑是得能力和胜利的条件。荣耀的冠冕在等待着屈身于十字架下的人。这些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2TT 177.4}
忠心,祈祷的人们,似乎是被关在里面,与上帝同在的。他们自己不明白,他们是何等安全地蒙保护。世上官长们受了撒但的追迫,正在设法要除灭他们;但他们的眼睛若能睁开,象多坍地方以利沙仆人的眼睛一样,他们就要看出上帝的天使在他们四围安营,用他们的荣耀光辉挡住幽暗的军兵。.{2TT 178.1}
基督的义袍
当上帝的子民在祂面前刻苦己心,祈求清洁之心时,有命令发出说:从他们身上“脱去污秽的衣服,”并有鼓励的话说:“看哪,我使你脱离罪孽,要给你穿上华美的衣服。”基督无玷染的义袍要加在受苦难,受试探,而仍然忠心之上帝子民的身上。那被人轻视的余民要穿上荣美的衣服,永不再被世俗的败坏所玷污。他们的名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被编入历代忠心子民之列。他们已拒绝那欺骗者的诡计,也没有被龙的咆哮所慑服,而改变其忠贞不贰之心。从此他们是永远安全,不再受试探者诡计之害。他们的罪已归给罪的起源者了。 {2TT 178.2}
余民不但得赦免蒙接纳,也要被尊荣。“洁净的冠冕”要戴在他们的头上。他们要作君王,作祭司,归于上帝。当撒但坚决控告及设法毁灭这群人的时候,圣天使在冥冥之中来来往往,给他们盖上永生上帝的印记。这些人要与羔羊一同站在锡安山上,有父的名字写在他们的额上。他们在宝座前唱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上帝和羔羊。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启14:3-5)。.{2TT 179.1}
现今是那位使者的话已到完全应验之时了:“大祭司约书亚啊,你和坐在你面前的同伴都当听(他们是作预兆的。)我必使我仆人大卫的苗裔发出。”这里表明基督是其子民的救赎主及拯救者。现今余民确实是“作预兆的”,他们旅途上的眼泪和耻辱,要在上帝和羔羊的面前被快乐及尊荣所代替。“到那日,耶和华发生的苗必华美尊荣,地的出产必为以色列逃脱的人显为荣华茂盛……那时,剩在锡安、留在耶路撒冷的,就是一切住耶路撒冷、在生命册上记名的,必称为圣”(赛4:2-4)。(5T 467-476.1885年).{2TT 179.2}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