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言精选》卷二
第8章 我们可否去看招魂术的医师?
“亚哈谢在撒玛利亚,一日从楼上的栏杆里掉下来,就病了,于是差遣使者说:你们去问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我这病能好不能好?但耶和华的使者对提斯比人以利亚说,你起来,去迎着撒玛利亚王的使者,对他们说,你们去问以革伦神巴力西卜,岂因以色列中没有上帝么?所以耶和华如此说,你必不下你所上的床,必定要死”(王下1:2-4)。.{2TT 50.1}
这段记述极明显地表示上帝不喜悦那些离开祂而去求问撒但工具的人。在上述之事发生前不久,以色列国已经换了君王。亚哈受了上帝的惩罚阵亡之后,其子亚哈谢继之为王,他是一个毫无德行的人,只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父母所行的,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他象他父亲亚哈所行的一样,事奉巴力,敬拜它,使以色列的上帝耶和华发怒。因此惩罚就临到这位反叛的君王。他与摩押争战之后,又出了一场意外坠楼之祸,危及性命,这就表明了上帝的怒气,在向亚哈谢王发作。{2TT 50.2}
这位以色列王,曾在他父亲的时代,耳闻目睹过至高者的多少奇妙作为!上帝向背道的以色列人曾显出何等可怕的凭据,证明祂的严正及忌邪!凡此种种,亚哈谢都是熟悉的,然而他的行动却似乎是以这些骇人的事实,甚至于他生身之父的惨死,全是无稽之谈一样。他不但不在耶和华面前虚心,反而胆敢冒最大之不韪,显明其生平的无法无天。他命令仆人说:“你们去问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我这病能好不能好”(王下1:2)。 {2TT 50.3}
据说以革伦的偶像是会借其祭司为媒介,向人说明未来之事的。这偶像很是得人信仰,甚至连相当远的地方也有许多的人到它那里去。这些预卜吉凶祸福的话,都是直接出于黑暗君王之口。创作这偶像供人敬拜,引人转离上帝的乃是撒但。他那黑暗虚谎之国度,全靠他的作为来维持。{2TT 51.1}
亚哈谢王犯罪及受罚的史事,含有一种无人能置之不顾而仍得免罪的警告教训。我们虽不崇拜外邦人的神,但成千成万的人,却犹如这以色列王所行的一样,拜倒在撒但的龛前。外邦人拜偶像之精神,在科学及教育的风采影响之下,居然变成更文雅更动人的形式,在今世大为猖獗。每日添有许多可悲的凭据,显明人信仰先知更确预言的心,正在迅速消退;而迷信及撒但的巫术,反而掳掠了人的心思。凡不切心查考圣经,不将其生平的愿望与目的降服于那无误的训诲法度的人,以及凡不祈求上帝,以期明白祂旨意的人,必然彷徨,离开正道,而陷入撒但的迷惑之中。{2TT 51.2}
撒但能力的通道
现代的通灵术,透视,看相,算命等邪术,实与古代外邦人的求神问鬼具有异曲同工之妙。那在以革伦和隐多耳发出的神秘声音,现今依然用他们的谎言误导人类。黑暗之君只是以新的伪装出现。古时异教崇拜的神秘仪式被现代的秘密社团,降神会,行法术者的各种暗昧行为和奇事所取代。成千上万不接受圣经和圣灵亮光的人,却热切地接受了这些邪术的表现。当他们以鄙视的语气谈论古代的术士时,那大骗子却洋洋得意地大笑,因为他们屈服了他另一种形式的伎俩。 {2TT 51.3}
这些撒但的媒介自称能治病。他们将自己的能力归于电、磁、或所谓的“感应疗法,”而实际上他们只是撒但电流的通道。撒但用这种方法对人的身体和心灵施展魔力。{2TT 52.1}
我不时地收到各地教会传道人及信徒们的信,请教可否咨询于通灵术及交鬼的医师。我因为时间不足,对这些信尚未置复;但现今这问题,又提起了我的注意。撒但的这些工具极多,一般人竟趋之若鹜,纷纷向他们领教,因此我觉得实有发言警告之必要。{2TT 52.2}
上帝已赐给我们能力,得以明白健康的规律。祂也定此为我们的本分,应当尽力保持最健康的体魄,以便为祂作可蒙悦纳的服务。上帝已仁慈地把这种光与知识,置于人所可及之处,凡拒绝利用这光与知识的,便是拒绝了祂所赐给人的一种促进灵性及肉体健康的方法。他们乃是自行暴露在撒但的迷惑之前。{2TT 52.3}
在这基督教时代及信奉基督教的国家中,许多人求问邪灵,而不信靠永生上帝的大能。那在床前照应病孩的母亲,喊问说:“我已势穷力尽了,难道就没有什么医师能够使我的孩子复原了吗?”有人告诉她说,有些透视或催眠术所施行的奇妙治疗,因此她便把自己亲爱的宝宝交给他们,其实也等于放在撒但的手中,好像撒但与她同在一边似的。在许多情形之下,这孩子的未来生命就由撒但的势力所摆布,似乎是再也无法挣脱了。 {2TT 52.4}
许多人不肯出必要的力量,去求得生命律的知识,及学用简单恢复健康的方法。他们不肯置身于生活的正常关系中。到了干犯自然律而得到疾病之时,他们不图矫正自己的错误,以求上帝的赐福,竟只忙于寻医问药。如果得了康复,他们就完全归功于医师及药物。他们随时情愿膜拜人的力量及智慧,似乎只知有受造之物──尘灰所聚成的人──而不知有上帝。.{2TT 53.1}
我曾听见一位母亲哀求不信上帝的医师去救她孩子的性命;但当我劝她去祈求那位“大医师”,就是那向一切存着信心来求助之人能拯救到底的主时,她却不耐烦地掉头而去。从这里我们便见到那与亚哈谢王所表现的同一精神。.{2TT 53.2}
信任不敬畏上帝的医师乃是不可靠的。人心未受上帝恩典的感化,乃是“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耶17:9)。他们的目标就是自尊自大。在医业的掩护下,不知隐匿了多少的罪恶,支持了多少的迷惑!一个品格堕落,行医与生命律相反的医师,或者仍会自命是学识湛深,医术高明。耶和华我们的上帝向我们保证说,祂正等着广施恩惠;祂请我们在患难之日求告祂。我们怎能离开祂,而去信靠那血肉的膀臂呢? {2TT 53.3}
你且与我到那边病房去看看。这里躺着一位为夫为父的人,他本是造福社会及有益于上帝之圣工的。后来忽然被疾病侵袭倒了。烈火似的高热,似乎要将他的身体烧毁了。他渴想得到清水,以润其焦灼的口唇,解除急切的干渴,消退额上的高热。但是不行;因为医师吩咐不可给他水。他们给他喝强烈刺激的饮料,这无异是火上加油。若是巧妙地应用那上天所赐的有益的清水,就必将灭人的烈火扑熄了;然而他们却将之弃置一旁,而代之以有毒的药物。. {2TT 53.4}
在某一时间之内,自然力争其权力,但最后却失败了,放弃了这场竞争,于是死亡就把病人解脱了。上帝的心意是要那人生存,造福世界,而撒但却决心除灭他,并且借着医师为工具,得遂其心愿了。我们要容许我们最宝贵的光如此掩熄直到何时呢? {2TT 54.1}
亚哈谢派仆人去问以革伦的巴力西卜;但他却没听到那偶像的信息,反听到以色列上帝的可怕申斥说:“你必不下你所上的床,必定要死。”那吩咐以利亚去向背道的王说这话的,乃是基督。{2TT 54.2}
耶和华以马内利已向亚哈谢的不敬畏神而大为不悦并非无因。在博取罪人的心,以及感动人向祂存不疑的信心上,还有什么工作是基督所未作的呢?历代以来,祂向其子民显明最谦和的仁慈,及无可伦比的大爱。从先祖时代以来,祂就显明自己是如何“喜悦住在世人之间”(箴8:31)。凡诚心寻求祂的人,祂无不立予帮助。“他们在一切苦难中,祂也同受苦难;并且祂面前的使者拯救他们;祂以慈爱和怜悯救赎他们”(赛63:9)。然而以色列人仍是反叛上帝,而转向与主仇恨最深之敌求助。{2TT 54.3}
希伯来人原是世上唯一蒙恩认识真神的国家。当以色列王派人去求问外邦人的神言之时,就无异是向外邦人宣告说,他信仰他们的偶像,过于本国人民的上帝,创造天地的主宰。照样,今日自称有圣经知识的人,若远离力量智慧的源头,面向黑暗的权势求助请教,他们也是侮辱上帝了。如果上帝因一个犯罪拜偶像君王的如此行动,便向之发怒;那么今日自称为祂仆人者,若有这同样的行动,你想祂将如何处置呢? {2TT 54.4}
信靠上帝,顺从自然律
那创造人类的主宰,祂能用一触,一言,一视,而治愈各种疾病,为什么人们这样不愿意信靠祂呢?有谁能比这位为救赎我们而做出如此伟大牺牲的主,更配得我们的信任呢?关于我们对于病人的本分,主曾借着使徒雅各赐给我们确定的指导。在人无能为力之时,上帝可作祂子民的帮助者。“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雅5:14,15)。如果自称为基督门徒的人,肯存清洁的心,多多运用其对上帝应许的信心,象他们依靠撒但的替身那样,他们就要明白圣灵在人的身心方面有起死回生之力了。{2TT 55.1}
上帝已赐我们这班人大光,但却没有将我们置身于试探的势力范围之外。在我们之中,有谁正在向以革伦的神求助呢?且看这种实在的,并非虚构的情形吧。现今的人,甚至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人中,有多少可表现其出色的特性呢?一个病人──表面上十分谨慎,但又固执而自满的人──信口轻视生命及健康的规律,也就是上帝本其慈悲所指引我们这等人应予接受的。他所预备的饮食,务必满足其病态的欲望。他不坐在那供备有益健康之食物的桌前,宁愿去光顾餐馆,因为他可以在那里放纵食欲,而无所拘束。他口若悬河,高倡节制,可是对于节制的基本原理,却置之不顾。他要痊愈,但又不肯付出克己自制的代价来获得痊愈。这种人正是拜倒在背谬食欲的龛前。他是一个拜偶像者。那原是圣洁,高尚,可以用以荣耀上帝的能力,却因而被削弱,而只作成微小的服务。他不顾自然律的结果,便成了脾气急躁,头脑混乱,及神经衰弱的人。他是无效能及不可靠的。 {2TT 55.2}
谁若有勇气及诚心去警告他的危险,就要惹动他的怒气。最轻微的忠告或非议,都足以激起他的争辩之心。但现在有了机会能向行邪术的人求助时,他却对此非常切心,花费大量的光阴及金钱,希望得到他们所提的幸福。其实他是受骗,着迷了。术士的能力,因人的交口称誉而建立,使别的人也受影响,而向之求助。这样,以色列的上帝就受了亵渎,而撒但的能力却受崇拜及高举了。{2TT 56.1}
我奉基督的名,要对自称为祂门徒的人说:你们应当持守于当初所接受的信仰中,远避世俗和虚浮的空谈。不要信靠行邪术的,但要信靠永活的上帝。那引人到隐多耳及以革伦的路线是受咒诅的。凡胆敢涉足于禁地的人,必要颠踬仆倒。在以色列中有上帝,一切受压迫的人,靠祂就可得救。公义乃是祂宝座的根基。{2TT 56.2}
人稍微偏离主的教训就会有危险。我们一旦离开本分的坦途,种种事件就要接踵而来,似乎无法抗拒,将我们越来越远地拖离正路。与不敬畏上帝之人不必要的亲密交往,会在不知不觉中把我们诱入歧途。担心得罪世俗朋友。会阻碍我们向上帝表示感激,或承认我们依赖祂。我们应当与上帝的道保持接近。我们需要祂的警戒与鼓励,忠告与应许。我们需要那惟有在救主的生活及品格上所给出的完全的模范。 {2TT 56.3}
不要冒险踏入撒但的境地
当上帝的子民行在本分的道路上时,祂的使者就会保守他们;但那些故意冒险站在撒但地盘上的人,却得不到这样的保护。大骗子的使者要以各种言论和行动,来达到他的目标。他可以自称为招魂术士,也可以自称为电疗师或磁疗师。他用似是而非的伪装,博取不警醒之人的信任。他假装要了解向他求助之人的生活史,以及他们的困难和痛苦。他虽伪装为光明的天使,内心却是黑暗的深坑。他对于求问他的妇女表示极大的兴趣。他对她们说,一切的烦恼,都是因不幸福的婚姻而起。这也许是真的,然而这种顾问对她们是无济于事的。他告诉她们说,她们所需要的是爱与同情。他假装非常关心她们的幸福,向这些毫不疑心的牺牲者大施魅力,好像蛇对颤抖的小鸟施迷术一样。不久,她们就完全落入他的权下;接着就是犯罪,羞辱和灭亡。{2TT 57.1}
这等作恶的人为数不少。他们的路线是以许多离散的家庭,败坏的名誉,及破碎的心为标记的。然而世人对于这一切的事,却罕有所知;他们仍然前往作新的牺牲者,而撒但见到自己所行的毁灭工作,便欣然自得。{2TT 57.2}
这可见的世界与不可见的世界是密切关连的。若能把那帘幕揭开,我们就要见到恶天使用他们的黑暗包围我们,尽其一切所能地施行迷惑及破坏。犯罪作恶的人乃是受着邪灵的包围,怂恿和帮助。然而那有信心而祈祷的人,却将心灵投顺神圣的领导,上帝的天使也从天上将光及力量带给他。 {2TT 57.3}
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光暗不相容,侍奉上帝与侍奉撒但也是势不两立的。先知以利亚对背道的以色列人大胆地道出真情说:“若耶和华是上帝,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上帝,就当顺从巴力”(王上18:21)。{2TT 58.1}
那些投顺撒但巫术的人,也许会夸说自己所得的大益处,但这岂能证明他们的道路就是聪明或安全的呢?延长生命有何益处呢?能得今生暂时之利又有何益呢?至终不顾上帝的旨意,那值得吗?这一切表面上的利益,终必显出是无可补偿的大损失。上帝为保护祂的子民脱离撒但之势力,建立了保障,我们若破坏其一,也是不能免罪的。.{2TT 58.2}
我们唯一的保障,就是坚守古道的界碑。“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8:20)。(5T .191-199.1882年){2TT 58.3}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