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言精选》卷一
第100章 许愿之神圣
灵感之笔记下亚拿尼亚和撒非拉的简短惨史,是为一切自称跟从基督之人的益处。这个重要的教训在我们的人心中还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我们大家若仔细思考此惨重罪恶的性质,以这些罪人为鉴戒,就必得到益处。这段惨史是一个明显的凭据,表明上帝报应的审判是可怕的,应该使人恐惧战兢,不敢再招致这样重罚的罪。自私自利乃是使这对犯罪夫妇品格歪曲的大罪。{1TT 541.1}
亚拿尼亚和他妻子撒非拉和别人一样有特权听使徒们传讲的福音。上帝的能力在所讲的道中,一切在场的人无不深深悔悟。上帝恩典的感化力软化了他们的心,使他们放弃紧抓世上财利的私心。在上帝圣灵直接影响之下,他们许愿把某处田地献给主;然而及至他们不再处于这种天庭的感化力之下,那印象就减少了力量,他们便开始疑问,退后不还他们所许的愿。他们想自己太草率了,希望重新考虑这件事。这样就打开了门户,撒但立刻乘隙而进,控制了他们的心思。{1TT 541.2}
这件事应当警告众人严防撒但的初步接近。他们先是藏着贪心,然后因为羞于让弟兄们知道他们的私心,吝于献上自己向上帝庄严许愿所承诺的,就实行了欺骗。他们一起商量了这件事,慎重决定将地价扣留一部分。及至他们的虚伪证实之后,他们的刑罚便是立刻死亡。他们知道自己所欺骗的主已经把他们查出来了;因为彼得说:“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分呢?田地还没有卖,不是你自己的吗?既卖了,价银不是你作主吗?你怎么心里起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上帝了”(徒5:3-4)。 {1TT 541.3}
需要给初期的教会一个特别的警告,免得她变得道德败坏;因为教会人数在不断增加。如此就给了当时一切自称信奉基督之名的人一个警告,也给了后来凡要自称信奉祂名的人一个警告,说明上帝要求人忠心还愿。但是虽有这场对于欺骗和说谎的显著惩罚,但在基督教会之中,这同样的罪仍是屡见不鲜,时至今日,更是广为流行。我蒙指示看到,上帝给人这个鉴戒,是要警告一切受试探要犯同样之罪的人。在教会中,天天有自私和欺诈的事。人扣留上帝所要求的,就是劫夺祂的财物,破坏祂的安排,使真理之光和知识不能传遍天涯地极。{1TT 542.1}
维持上帝的工作
上帝在祂智慧的计划中,使圣工的推进依赖祂子民个人的努力和他们乐意的奉献。祂藉着接受人在救赎大计中的合作,赋予了人显著的尊荣。传道人若不奉差遣,就不能传道。传播亮光的工作,不是单靠传道人。每一个人,一成为教会的成员,就是许身作基督的代表,活出所信的真理。跟从基督的人应当推进祂在升天之时所留给他们去作的大工。 {1TT 542.2}
我们的各机构是上帝在地上推进祂圣工的工具,必须予以维持。必须建立教堂,开办学校,充实出版社的设备,使之能发行大量的真理书报,分散全球各处。这些机构都是上帝所设立的,应当用十分之一和乐意捐去维持之。工作既然扩大,就需要钱财去推进各部门的工作。凡悔改归向真理的人,既在基督的恩典上有分,就可藉着志愿牺牲和乐意捐献成为基督的同工。何时教会的成员心中希望教会不再要求捐款,他们实际上是说,上帝的圣工不必进步,他们就满意了。{1TT 543.1}
 
雅各的经验
“雅各许愿说,上帝若与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给我食物吃,衣服穿,使我平平安安地回到我父亲的家,我就必以耶和华为我的上帝,我所立为柱子的石头,也必作上帝的殿;凡祢所赐给我的,我必将十分之一献给祢”(创28:20-22)。那促使雅各向上帝许愿的情景,与今日促使男男女女向主许愿的情景相似。他曾用犯罪的方法去得他明知上帝已确切应许给他的福气。他这样做,表明他极其缺乏信心,不相信上帝能实现祂的旨意,无论现状多么令人沮丧。结果,他不但没有达到自己所贪求的地步,反而被迫逃命,躲避以扫的怒气。他只有一杖在手,翻山越野,跑到几百里之外。他的勇气丧尽,满心忧悔畏惧,到处避人,免被他忿怒的哥哥所追踪。他没有上帝的平安去安慰他,因为他一想到自己失了上帝的保护,便苦恼至极。 {1TT 543.2}
他旅程的第二天将尽。他疲倦饥饿,无家可归,觉得上帝离弃了他。他知道这都是咎由自取,绝望的乌云包围了他。他觉得自己成了天涯浪子,心中起了无名的恐怖,几乎不敢祈祷。然而在这种极其凄凉孤独之中,他空前地感受到自己需要上帝的保护。他在上帝面前痛哭认罪,并求主赐凭据,证明祂没有完全丢弃他。但他那沉重的心仍不得安慰。他已完全失去了自信的心,并且害怕列祖的上帝已弃绝他了。然而上帝,慈悲的上帝,却可怜这凄凉悲伤,堆石为枕头,以天幕为被盖的人。{1TT 544.1}
在夜间的异象中,他见到一个神秘的梯子,梯子的底部在地,梯顶却插入众星之上,直达至高的诸天。上帝的使者在这光明的梯子上,上去下来,显出了一条贯通天地的途径。他听到一个声音,重发慈悲,保护和未来福气的应许。及至雅各梦后醒来,他说:“耶和华真在这里,我竟不知道”(创28:16)。他举目四望,期望得见天使,然而他迫切惊异的目光所见到的,却是地上之物的模糊轮廓,和诸天高高在上,星光灿烂。梯子与光明的天使都不见了,那在上的荣耀大君,他也只能在想象中看见。{1TT 544.2}
午夜的清静使雅各油然生畏,那生动的印象使他觉得正在上帝面前。他想到自己未被除灭便满心感激不尽。那一夜,他再也睡不着了,深刻而热切的感激和圣洁的快乐交融,充满了他的心。“雅各清早起来,把所枕的石头立作柱子,浇油在上面”(创28:18)。他便在此向上帝许下了庄严的誓愿。{1TT 545.1}
 
还愿
雅各受了恩典之露的滋润,精神焕发,又因上帝的在场及保证,而蓬勃有生气,便许下了愿。及至上帝的荣耀退去,他又遇到了试探,正如现今的人一样;然而他却忠于所许的愿,不愿怀有可能不必还愿的想法。他尽可以象现今的人一样辩解说,这番启示不过是一场梦而己,他许愿时过分奋兴了,因此,可以不必拘守;然而他并没有这样行。{1TT 545.2}
此后相隔多年,雅各才敢回归本乡;但他回去后忠心还了他欠主的债。他此时已成富翁,他从自己的财产中,提出一大份来,献入主的库中。{1TT 545.3}
现今许多人在雅各取得成功的事上失败了。那些蒙上帝赐予极大财富的人,因为必须按比例捐献自己的财产,便有极强的倾向,想要保存自己所有的。雅各从一切的财产中,抽出十分之一来,然后又将自己在外邦之地无法还愿之时,借用此十分之一而生的利益,也奉还给主。这一笔款项,确实很可观,但他却毫不犹豫;他认为已经许愿给上帝的,是属于上帝的,不是属于自己的。{1TT 545.4}
 
照着上帝所赐的福
上帝赐给我们多少,就要求多少。人受托的资本越多,上帝所要求归还祂的礼物也就越贵重。如果一个基督徒有一两万块钱,上帝必要向他要求,他不但应照十分之一的制度向上帝捐献,也应当献奉赎罪祭和感恩祭。犹太人的制度有一个卓越的特点,便是将产业分别为圣。{1TT 546.1}
在我们说十分之一乃是犹太人为宗教而奉献的标准之时,这话说得有些欠妥。上帝以自己的主权为至上,差不多在每一件东西上,赐物之主都提醒他们,要归还给祂。他们要为自己的长子,群畜中初生的,以及田地里初熟的庄稼献上赎价。他们须留下田地四角的禾稼给穷苦的人。他们收割之时,手中落下来的,都要留给穷人,并且七年一次,应任田地自然生产,给与缺乏的人。此外,他们还须献牺牲祭,赎罪祭,赎愆祭,每逢第七年要免除一切的债务。他们也要用大量的钱款,厚待和施济穷人。他们的财产还要付各种的税。{1TT 546.2}
在一定的时期中,为了维护律法的纯正,要查问人是否忠于履行他们所许的愿。有少数顺从良心的人,从全部的收入中抽出三分之一来作宗教事业及救济穷人之用,借之归还上帝。这些捐款并非指定向某一等人征取,而是向全国的各界人民要求,依照各人进项的多少而出。除了这一切制定的和经常的捐献之外,还有许多特别的事项,也需要人乐意奉献,例如在旷野建会幕,以及在耶路撒冷建圣殿等。这些方案都是上帝所定的,一面是为祂子民自己的益处,一面也可维持祂的圣工。{1TT 546.3}
 
觉悟责任
我们这班人对于这件事也应当觉悟。现今只有少数的人会因为忽略捐款的本分而觉得良心难过,也只有少数的人因自己天天劫夺上帝之物而觉得心中悔恨。一个基督徒若在有意或无意之中少付了邻人的钱,或是拒绝偿还正当的债务,他的良心若未被烙惯,就必使他忧苦;即使除他自己之外,并无别人知道此事,他也总是不得安心。然而今日漠视自己所许的愿,未清付所立之约的人,为数很多,但为此事而心地不安的,却是很少;觉得自己有未尽本分之罪的人是多么的少啊!我们必须对这个问题有新的更深刻的觉悟。我们应当激发良心,恳切注意此事;因为在末日之时,我们一定要向上帝交账,并且祂的要求必须满足。{1TT 547.1}
基督徒商人不论其资本是多是少,其责任都是应当严依上帝所赐之分,抽出礼物来。钱财的迷惑败坏了成千成万的人。这些富人忘记了自己管家的身分,也忘了那日子,就是主说要“把你所经营的交代明白”(路16:2)的日子正在很快地临到。正如那按才授银的比喻中所表明的情形一样,每一个人都有善用主恩赐的责任。那比喻中的可怜人因为领得最少,就觉得责任也最小,而不动用那委托给他的银子,因此,他便被丢在外面的黑暗里。.{1TT 547.2}
基督说过:“有钱财的人进上帝的国,是何等的难哪”(可10:23)!祂的门徒听见了祂的道理,便大为惊异。一个在救人归向耶稣基督的工作上有成效的传道人,为多得今生暂时的财利而抛弃其神圣的工作,就被称为背道之人,将来必因为妄用了上帝所赐的钱财而向上帝交账。商人,农夫,技师,律师,以及各等的人,何时作了教会成员,就成了基督的仆人;他们的才干虽或全不相同,但他们作个人之工及用捐款以推进上帝圣工的责任,却不亚于落在传道人身上的责任。传道人若不传福音,就必有祸,照样,商人若不用自己各样的才干与基督同工达到同样的效果,也必有灾祸临身。当这道理传入人心时,有些人就会说:“这话甚难”(约6:60);然而确实如此,尽管常与一般自称为基督徒之人的做法相抵触。 {1TT 547.3}
 
捐献要平等
上帝施行恩典的奇迹,在旷野为祂子民预备食粮。祂原本也可预备宗教礼拜一切需用之物;然而祂却没有那样行,因为祂的无穷智慧已看出祂子民的道德训练,有赖于他们与祂合作,每一个人都有所作为。只要真理仍然前进,上帝的要求就仍然在人的身上,要人将上帝为此而托付他们的奉献出来。上帝是创造人类的主,祂设下这种定期捐款的计划,使人人照其各自的能力负上均平的责任。{1TT 548.1}
每一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财产作出评估,照心中的愿望奉献。然而今日有许多人犯了亚拿尼亚及撒非拉同样的罪,以为自己若扣留了部分上帝所要求的十分之一,弟兄们是决不会知道的。那一对犯罪的夫妇也曾如此想,他们的事例就是我们的警戒。在这件事上,上帝显明了祂是监察人心的。人心中所藏的动机和目的都瞒不过主。祂给历代的基督徒留下了一个永久的警告,要他们谨防这种人心常常容易犯的罪恶。 {1TT 548.2}
今日许多人重犯亚拿尼亚和撒非拉的罪,虽然没有明显可见的凭据表明上帝的不悦,但这种罪恶在上帝的眼中仍是同样的可憎,犯罪的人也必在审判之日受报应,许多人甚至在今生就会感到上帝的咒诅。人若向圣工立约,就是向上帝许愿,应该郑重遵守。人为促进圣工立下了捐献的约,竟将此款挪移私用,这在上帝看来,其罪不亚于盗窃圣物之罪。{1TT 549.1}
 
立约的神圣性
我们在弟兄们面前立约捐献定额的款项,无论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这些弟兄就是我们与上帝所立之约的见证人。这约不是向人立的,乃是向上帝立的,是如同我们向邻居所写的字据一样。基督徒既向上帝立了约,就负有付款的义务,比合法的契约更具约束力。{1TT 549.2}
人与同胞这样立下了誓约,一般不会想要解约。我们向赐人万般恩典的上帝所许的愿是更为重大的,我们为什么设法要废弃向上帝所许的愿呢?人岂可因为是向上帝应许的,就认为没有什么约束力呢?难道因为这愿不必在法庭受审,就缺少效力吗?自命为耶稣基督无穷牺牲的宝血所救赎的人,岂可“夺取上帝”的物呢?他所许的愿和他的行动,岂不要在天庭的公义天平中过秤吗?{1TT 549.3}
我们每一个人的案件都在天上的法庭中待决。我们的行动是否抵消那与我们不利的证据呢?亚拿尼亚和撒非拉的案件具有罪大恶极的性质。他们扣留一部分地价,便欺哄了圣灵。照样,每一个人按着犯罪的程度,罪名也就成立了。{1TT 549.4}
上帝的灵临格软化人心之时,人就容易受圣灵的感动,立志为上帝的圣工克己牺牲。在上帝的亮光非常清明有力地射进人的心房之时,人生来的性情就要被克服,自私在心中无力;并且激起热切的愿望,想要实行克己和慈善,来效法那模范,就是耶稣基督。这样,生性自私的人,就要爱惜可怜迷失的罪人;且向上帝立下庄严的约,象亚伯拉罕及雅各所行的一样。在这种场合中,天上的使者也在场。爱上帝和爱人的心胜过了自私自利和贪爱世界的心。这种情形在主讲的人有圣灵和上帝权能同在,提出天上大君在十字架的牺牲上所奠立的救赎计划时,尤为显然。从下述几段圣经中,我们可以看出上帝如何看待人许愿的事: {1TT 550.1}
“摩西晓谕以色列各支派的首领,说,耶和华所吩咐的乃是这样:人若向耶和华许愿,或起誓,要约束自己,就不可食言,必要按口中所出的一切话行”(民30:1-2)。“不可任你的口使肉体犯罪;也不可在祭司面前说是错许了;为何使上帝因你的声音发怒,败坏你手所作的呢”(传5:6)?“我要用燔祭进祢的殿,向祢还我的愿,就是在急难时我嘴唇所发的,口中所许的”(诗66:13-14)。“人冒失说,这是圣物,许愿之后才查问,就是自陷网罗”(箴20:25)。“你向耶和华你的上帝许愿,偿还不可迟延,因为耶和华你的上帝必定向你追讨,你不偿还就有罪。你若不许愿,倒无罪。你嘴里所出的,就是你口中应许,甘心所献的,要照你向耶和华你上帝所许的愿谨守遵行”(申23:21-23)。{1TT 550.2}
“你们许愿,当向耶和华你们的上帝还愿;在祂四面的人都应当拿贡物献给那可畏的主”(诗76:11)。“你们却亵渎我的名,说,耶和华的桌子是污秽的,其上的食物是可藐视的。你们又说,这些事何等烦琐;并嗤之以鼻;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你们把抢夺的,瘸腿的,有病的,拿来献上为祭;我岂能从你们手中收纳呢?这是耶和华说的。行诡诈的在群中有公羊,他许愿却用有残疾的献给主,这人是可咒诅的;因为我是大君王,我的名在外邦中是可畏的;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玛1: 12-14)。{1TT 551.1}
“你向上帝许愿,偿还不可迟延;因祂不喜悦愚昧人;所以你许的愿应当偿还。你许愿不还,不如不许”(传5:4-5)。{1TT 551.2}
上帝已赐给人一份工作来拯救他的同胞。他可以藉着仁慈良善的行为而与基督同工。但是他无法救赎他们,不能满足受到破坏之公义的要求。只有上帝的儿子能够做到这一点。祂撇下了自己的尊贵和荣耀,在神性上披上人性,来到这个世界为人类降卑流血。{1TT 551.3}
基督委派门徒“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就是把传福音的工作交给了人。一些人要出来传道。祂又呼召其他的人满足祂对他们奉献十分之一和其他捐献的要求,以支持传道工作,把真理书刊传到全地。这就是上帝提拔人的办法,也是人所需要的工作,定会激起他最深的同情,运用最高的智力。{1TT 551.4}
 
人是上帝的器皿
上帝施恩赐福之手,将一切美好的事物放在世上,向人类显示祂的大爱。穷人是祂的,教会圣工也是祂的。祂把钱财放在人的手中,使祂神圣的恩赐可以藉着人为通路,作委派给我们的拯救同胞人类的工作。在这广大的园地上,每一个人都有其所派定的工作;可是谁也不该以为上帝是依赖人的。祂尽可以开口叫一切穷困之子变成巨富。祂尽可以在顷刻之间,治愈人类一切的疾病。祂尽可以取消一切传道人,而叫天使来作祂真理的使者。祂尽可以把真理书写在天空,或是印在田野中的树叶和花瓣上,或是从天上发出声音来传讲真理。然而全智的上帝却不用这些方法。祂知道人必须有事情作,才能使人生有福乐。金银都是主的,祂若愿意的话,尽可从天倾赐;然而祂却不肯这样行,反倒叫人作祂的管家,授托钱财给人,不是要人囤积起来,而是要用来造福别人。这样,祂就使人作为媒介,藉之散福给人间。上帝定下了捐款的计划,为要使人成为象创造人的主一样,在品格上慈善而无私,终至于与祂同享永恒光荣的赏赐。{1TT 552.1}
上帝以人为工具作工;凡激动人们的良心,引发人行善,使其对真理圣工的进展有真正关心的人,不是自己作工,而是上帝的灵在他里面作工。在这些情形之下所立的约是神圣的,是上帝的灵工作的效果。当人还了这些愿,上天接纳了奉献之物时,这些慷慨的工人,也就在天庭银行中积下了同额的财宝。这正是为将来打下美好的基础,使他们可以持定永生。 {1TT 552.2}
何时人不能鲜明地感受到上帝的灵即在眼前,而将心思运用到今生暂时的事物上去,他们就受了试探,怀疑自己志愿立下之约的效力,及至屈从了撒但的提议之后,他们就会辩称自己当时是受了不适当的压力,自己的行动是由于当场的兴奋冲动;还说上帝圣工需款的要求是言过其实的;自己是受虚假话语的诱导,在没有完全明白这个问题的情况下许愿的,所以,他们希望解约。传道人是否有权接受这样的推辞,而说:“你们可以不受这约的约束,你们所许的愿可以作废”呢?他们如果胆敢这样作,就与扣钱之人的罪恶有分了。……{1TT 553.1}
教会是对信徒个人所许的愿负责的。如果他们见到有一位弟兄忽略所许的愿,就当和蔼而坦白地为他作工。如果他所处的境遇使他实在不能还自己的愿,他是一个可贵的教友,确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教会就当怜恤他,帮助他。这样,他们就可度过这难关,同时也为自己造福。{1TT 553.2}
上帝希望祂教会的信徒们认为他们向祂所欠的债,其约束力正如他们向商人或市场所负的债一样。但愿每一个人回想自己过去的生活,是否有一些许过的愿曾被忽略而未清偿,然后格外努力地清还那“一文钱”(太5:26);因为我们大家都必须来到最后的审判台前,在那里只有忠贞诚实之人才能受得起试验。(4T462- 476.1880年){1TT 553.3}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