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言精选》卷一
第68章 责备罪恶的责任
我蒙指示,上帝在这里说明了祂是如何看待自称遵守祂诫命之人中间的罪恶。祂曾特别重视他们,使他们亲见祂权能的异常表现,犹如古时的以色列人一样,但他们竟敢忽视祂的明确指导,因此他们必遭祂的忿怒。祂要祂的子民知道,悖逆与犯罪,对祂乃是大逆不道,祂决不等闲视之。祂向我们表明,祂的子民若陷身罪中,就当立即决心离罪自拔,免致祂的怒气临到他们众人。{1TT 334.1}
但如果身居负责地位的人,对主子民的罪恶视如无睹,祂的怒气就要临到他们,上帝的子民既为一体,也必对这些罪负责。从主以往怎样对待祂子民的情形上,可看出教会有清除罪恶的必要。一个罪人能将黑暗弥漫,使全会众得不到上帝的光。若众人觉得有黑暗临到他们而不知是何缘故,他们就当谦卑切心求告上帝,直到找出了那使圣灵担忧的罪恶而清除之。.{1TT 334.2}
上帝将现存的罪恶指示我,但因为我们所发的责备,人们起来对我们心怀成见,发出粗暴无情的叫喊,这真是不公正的。上帝吩咐我们说话,我们必不缄默。上帝的子民中间若有明显的罪恶,而上帝的仆人们却对此漠不关心,他们实际上就是在支持罪人,证明他们是对的,所以就与他们同样有罪,必遭上帝不悦;因为上帝要他们对所犯的罪行负责任。在异象中我蒙指示,见到许多因上帝的仆人疏忽处理他们中间存在的错误而招致上帝不悦的事。那些原谅这些错误的人一直被人们认为是秉性非常可爱可亲的,只不过因为他们避免履行圣经所要求的明白的职责。他们不喜欢这种任务;所以就避开它。 {1TT 334.3}
上帝的子民有了过失,遭受责备,但有些人却因此怀上仇恨的精神,以致变得盲目无知,心灵惨受欺骗,不能自辨正邪。他们已关闭了自己的属灵眼光。他们本可指出错误,但他们却不象约书亚那样的觉悟,他们也没有因感到众人的危险,而深自谦卑。{1TT 335.1}
有为主作工的精神,心中牵挂救灵工作的上帝忠心子民,将看出罪的真正面目。他们必常守忠义的立场,率直地对付那容易缠累上帝子民的罪恶。尤其是在教会圣工结束,那站在上帝宝座之前,无瑕无疵的十四万四千人承受印记之时,他们会极其深切地感觉到那自称为上帝子民者的罪恶。这种情形在先知对末后工作的说明中已有强烈的表示,他见到有人,手中各拿灭命的兵器,内中有一人身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耶和华对他说,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在额上”(结9:4)。{1TT 335.2}
当今之世,谁是坚守上帝训诲的人呢?是那些实际上姑息自称为上帝子民之人的罪,纵无公开表示,却在心中牢骚,反对那些指责罪恶者的人么?是那些反对指责罪恶者,而对犯罪者表同情的人么? 断乎不是!他们若不悔改,放弃撒但压迫那负工作责任之人的工,不去维持那锡安城中罪人的手,他们就永不会领受上帝悦纳的印记。在那五个手拿灭命兵器之人的工作所代表的,对恶人施行大毁灭之时,他们都要倒毙的。请注意这个要点:凡接受真理纯洁的记号,而心中有圣灵能力作工的,就是那身穿细麻衣者所盖印的人,他们是因教会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他们十分明白罪的穷凶极恶本相,他们爱护上帝的荣耀纯洁与尊贵,其诚切之度,真如先知所形容的,心中痛苦,甚至于叹息哀哭。请阅读《以西结书》第九章。 {1TT 335.3}
至于所有不这样明确辨别罪与义,不与那些坚守上帝训诲而被画上记号的人同感的人,他们所要遭受的大毁灭,正如先知所形容的那五个手拿灭命兵器的人奉命杀伐的情形:“要跟随他走遍全城,以行击杀;你们的眼睛不要顾惜,也不要可怜他们;要将年老的,年少的,并处女,婴孩,和妇女,从圣所起全都杀尽”(结9:5,6)。{1TT 336.1}
 
亚干的实例
在亚干犯罪的事上,上帝对约书亚说:“你们若不把当灭的物,从你们中间除掉,我就不再与你们同在了”(书7:12)。这次的情形,与不肯扬声指责罪恶与错误,始终同情那些祸害以色列全营之人的行为怎样比较呢?上帝对约书亚说:“你们中间有当灭的物;你们若不除掉,在仇敌面前,必站立不住”(书7:13节)。祂宣布了人干犯祂约之后所必有的刑罚。{1TT 336.2}
约书亚随即下手严究,清查谁是犯罪的。他先按支派,继按宗族,再按人丁,逐次拈阄,找出了罪犯是亚干。为使以色列全体明白真相,及使大众之中无机会发怨言,说他冤枉好人,使亚干无辜受过起见,约书亚采取了策略。他知道亚干犯了罪,又隐瞒了罪,致使上帝对祂的子民发怒。约书亚谨慎地诱导亚干承认己罪,使上帝的尊荣和公义在以色列人面前得到维护。“约书亚对亚干说,我儿,我劝你将荣耀归给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在祂面前认罪,将你所作的事告诉我;不要向我隐瞒。”{1TT 337.1}
“亚干回答约书亚说,我实在得罪了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我所作的事,如此如此。我在所夺的财物中,看见一件美好的示拿衣服,二百舍客勒银子,一条金子,重五十舍客勒,我就贪爱这些物件,便拿去了;现今藏在我帐棚内的地里,银子在衣服底下。约书亚就打发人跑到亚干的帐棚里;那件衣服果然藏在他帐棚内,银子在底下。他们就从帐棚里取出来,拿到约书亚和以色列众人那里,放在耶和华面前。约书亚和以色列众人,把谢拉的曾孙亚干,和那银子,那件衣服,那条金子,并亚干的儿女,牛,驴,羊,帐棚,以及他所有的,都带到亚割谷去。约书亚说,你为什么连累我们呢?今日耶和华必叫你受连累。于是以色列众人用石头打死他,将石头扔在其上;又用火烧他所有的”(书7:19-25)。{1TT 337.2}
耶和华告诉约书亚,亚干不仅擅自拿了祂所严令禁止取走,免得他们遭惹咒诅的东西,他是又偷窃又隐藏。耶和华曾说,耶利哥城及其一切掳物,都要焚烧掉,只有金银要归入耶和华的库中。这次攻取耶利哥城的胜利,不是出于战争,也不是出于百姓力量的炫耀。耶和华大军的“元帅”已率领天上的军兵。这场战争是耶和华的,是祂打下的仗。以色列子民毫无一击之功。胜利和光荣是耶和华的,一切战利品也都是祂的。祂命令要焚烧城中的一切,只留下金银,归入祂的库中。亚干十分明白这道保存的命令,知道他所贪爱的金银财宝是属于耶和华的;但他却偷窃了上帝的财物,据为己有。(3T 265-268.1873年).{1TT 338.1}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