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言精选》卷一
第56章 不均衡的心思
上帝已经给我们每个人神圣的委托,祂要我们为此负责。祂的旨意原是要我们尽力教育心思,以致能运用祂所交给我们的才干,作最大的善事,及返照那赐我们才干之主的荣耀。我们心思的一切功能,都应当归功于上帝,是向上帝借来的。我们可以培养这些才能,循循善导,小心管理,以至能达到主赐这些才能的本意。应当这样教育自己的心思,以至能号召全身的精力及发展各部器官功能,这乃是人的本分。人能运用各部器官,智力就必增强,并达到主赐这些器官的本意。{1TT 293.1}
许多人行善没能尽量,乃是因为他们只运用其智力在某一方面上,而对于那些他们所认为不合于己的事,却不予以细心注意之故。有些软弱的官能,因为那要它们运用及使其有力的事工是不愉快的,以致就容其埋没了。应当运用心思的全部才能,应当培养各部官能的效用。理解力,判断力,记忆力,以及一切推理的能力,都应当有平等的力量,以便心思能均衡稳定。{1TT 293.2}
如果我们只知运用某种官能,而忽略了其他的官能,那就是没有在我们的身上充分实行上帝的计划了,因为各种官能都是互相关连,大多彼此依赖的。若无其他各种官能的作用,就不能有效地运用某种官能而善保其均衡。若你只对一种官能予以专神全力,而使别种官能埋没,全部能力既无培养的机会,结果那被注意的一部分就要发育很强,而有趋于极端之势。有些人的心思发育不全,没有适当均衡。大家的心思不是天生一律的。我们有不同的心思,有些人在某方面很强,而在其他方面却是很弱。这些很明显的缺欠是无需有及不应有的。那些有此缺欠的人,如果愿意通过教养和运用来强化其品格上的弱点,就会变成刚强的人。{1TT 293.3}
我们运用那些生来最强的官能,忽略那些软弱而待强化的官能,这种办法虽无不可,但不是最有益的。我们应当小心留意那些最软弱的官能,以便全部智力善保平衡,各尽其职,犹如一部善加管理的机器一样。我们应当依靠上帝保守我们各种的官能。基督徒对于上帝有义务,应当善予训练心思,使各种官能都强壮,更加充分发育。我们若忽略此事,就永不能达到主赐我们各种官能的本意了。我们无权忽视上帝所赐我们的任何能力。我们见到各地许多患偏执狂的人。他们的神志往往是各方面都很清楚,但却在某一方面糊涂不清。原因就是他们特别发挥心思的某一种官能,对其他各种官能却听其埋没无用。那常被运用的官能,既被消磨残废,那人就变成精神破产的了。他这样的行动是不会荣耀上帝的。他若是平均善用各种器官,则各部都会健全发育;因为没有偏劳于一部器官,所以就不至于有某一器官因而损坏了。{1TT 294.1}
传道人应当小心持守,以免自己的计划挫折了上帝的旨意。他们有限制上帝的圣工,将自己的服务局限于某些地方,不对上帝各部门的事工培养特别兴趣的危险。有些人集中心思在某一题目上,却把其他也许是相等重要的置诸脑外。他们变成了思想狭隘的人。他们的全部精力集中于当时所想的题目上,其他的一切意见都茫然不见了。这种偏爱的题目成了他们思想的主题及谈话的中心。凡与这题目有关的论据,都被其急切地广收并蓄,详加研讨,引伸至长,致使听众的脑筋疲惫不堪。 {1TT 294.2}
有些题目,本身就是凭据,理所当然,无待考证的,但人却往往消耗了许多的光阴去解释这实在无关重要的事。应当用尽言语及凭据之所能,去使那些切实重要之点,明显有力。集中全部心思能力于一个题目,把其他一切置诸脑外,在某种程度上说来,原也很好,但若常是运用这种官能,就必磨损那被召作此工作的器官;因为它们操劳过甚,结果就不能达到极大的效益。一组器官大受折磨,而别的器官却埋没无用。这样,心思不能健全地运用,结果寿命也就缩短了。{1TT 295.1}
人体的各种官能都当出力,和谐地工作,彼此均衡。那些倾其全部心思能力于一个题目之上的人,在别的各点上就大有缺憾;原因就是各种官能没有平等发展。那当前的题目束缚了他们的注意力,使他们在这问题上进而又进,深而又深。他们兴味勃发,全神灌注,见了知识及亮光,但别人若非对这题目也有同样深刻的思想,就很少能追得上他们。这等人有一种危险,就是把土地犁的太深,把真理种子埋得太深,以至幼嫩宝贵的禾苗,永不能伸出地面之上。{1TT 295.2}
许多的辛苦劳力往往不必要地枉废了,而且决不会得到人的感激。人若专心致志培育一种官能,以至忽略了其他的官能,就不会有健全匀和的心思。他们好象只有一付轮子作工的机器。有些轮子因为无所作用而生锈,而同时另一些轮子却因不断地作用而磨损。人若只培育一两种官能,而不使各种官能平均运用,就不能成就上帝预定他们在世所作之工的一半。他们乃是片面的人,只用了上帝所赐才能的一半,另一半却因没有用而生锈。{1TT 295.3}
如果有这类头脑的人,有一番特别需要思想的工作,他们就不该把全部的能力都倾注于那一件事上,以致排除了其他的兴趣。在他们把当前这道题目列为主要事务时,也应当花一部分时间在工作的其他各部门上。这样就对他们自己及对全体圣工都更有益了。不应当使某一部门的工作独蒙注意,而忽略其他各部门的工作。{1TT 296.1}
有些人也当在著作上不住地留神,以免把读者不感活泼兴趣的许多论据堆盖上去,而使那些浅白的道理变成糊涂。他们若在某些要点上罗嗦冗长,将心所思及的每一枝节提出,他们的辛苦就差不多白废了。读者的兴趣必不够深长,达不到题目的结论就完了。真理的最主要论点,也许会因为人注意每一琐细之点,以致模糊不显了。所涉及的范围虽广,但在提起一般人的兴趣以得最大之益上,却费了很大的精力而尚未计及了。{1TT 296.2}
在当今的世代,悦耳的寓言飘浮在表面上吸引人的心思。若能用一种浅显的方法介绍真理,再配合几个有力的证据,效果要比长篇大论引经据典好多了。因为在许多人的心中,真理倒不如你辩驳论证之前那么明显。就许多人而言,晓之以理比长篇大论更为有效。他们有许多先入之见;对于这种人,凭据是无济于事的。(3T.32-36.1872年){1TT 296.3}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