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言精选》卷一
第42章 基督的苦难
要充分认识救恩的价值,就必须理解它的代价。许多人由于对基督的苦难认识有限,就低估了赎罪的大工。拯救人类的光荣计划,是藉着父上帝的无穷大爱产生的。在这项神圣的计划中,可看出上帝对堕落人类之爱的最神奇的显示。上帝赐下自己的爱子所表现的大爱,使圣天使惊讶。“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这位救主是祂父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祂拥有神圣的庄严,完全和美德。祂是与上帝平等的。“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祂里面居住”(西1:19)。“祂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1TT 219.1}
基督情愿替罪人而死,使人类藉着顺从的生活,可以免除上帝律法的刑罚。祂的死并没有使律法失效,也没有废除律法,或降低其神圣的主权,更没有贬损其神圣庄严。基督情愿承受律法的刑罚,拯救堕落的人类脱离其咒诅,祂的死就宣示了祂父律法刑罚犯罪之人的公义。上帝爱子在十字架上的死亡,显明上帝的律法是永不变更的。祂的死使律法为大为尊,向人证明律法不变的性质。从祂神圣的口中可听到这样的话:“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太5:17)。基督的死表明律法的要求是正当的。{1TT 219.2}
 
兼有神人二性的救主
在基督里面,人性与神性相结合。祂的使命是使人与上帝和好,让有限的与无限联合起来。这是堕落的人类藉着基督宝血的功劳得以提高,与上帝的性情有分的唯一方法。基督取了人性,以便能理解人的试炼、忧苦和所遭遇的一切试探。不了解罪恶的天使,无法体恤人类所受的特别试炼。基督屈尊取了人性,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以便可以知道怎样搭救凡将被试探的人。{1TT 220.1}
祂既具有人性,就觉得自己需要从父来的力量。祂有特选的祷告之处。祂爱在寂静的山中单独与祂的父交通。祂这样做,圣洁的人性之心灵便坚强起来,以便应付日常的本分及试炼。我们的救主与我们休戚与共,亲自担负我们的需要及软弱。因为祂变成一位请求者,夜夜祈求,追求祂父增援新的力量,获得振作与鼓舞,毅然应付日常的本分与磨难。祂是我们凡事的榜样,是我们在忧患软弱中的弟兄,但祂却没有人的情欲。祂既是无罪的,祂的本性也远避邪恶的事。祂在罪恶的世界中,经受劳苦与折磨。祂的人性使祷告成为一种需要和特权。祂为人类的益处便舍弃了天上的福乐,并选择到这冷漠无情及忘恩负义的世上居住。祂需要全部祂父所预备要给祂的更强的神圣支援及安慰。基督在与祂父交往之中获得安慰及喜乐,在此可卸下那压伤祂心灵的愁苦。祂是一位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的人。 {1TT 220.2}
 
我们的榜样
祂在白天恳切向人行善,救人脱离灭亡。祂医治病人,安慰伤心的人,将喜乐和希望赐给灰心绝望的人。祂使死人得生。在做完了当天的工作之后,祂每晚离开混乱的城市,到一些偏僻的小树林中,屈身祈求祂的父。曾有多次明亮的月光照在祂跪祷的身上,然后又有乌云黑暗掩蔽了一切的光明。夜间的霜露落在这位恳求者的头上和胡须上。祂常常祈祷达整夜之久,祂是我们的榜样。我们若能记念此情此景,并效法祂,就会在上帝里面更为刚强了。{1TT 221.1}
那具有神性力量的人类救主,尚且觉得有祷告的需要。我们这软弱有罪必死的世人,更当如何觉得需要祈祷──需要热切的、不断的祈祷啊!基督在受最强烈的试探之时,禁食并把自己交托给上帝,藉着迫切祈祷及完全顺从祂父的旨意,而终为得胜者。凡自称相信末世真理,而超乎一般口头基督徒之上的人,都应当在祷告上效法这伟大的模范。.{1TT 221.2}
“学生和先生一样,仆人和主人一样,也就罢了”(太10:25)。我们的桌子上往往摆满了许多奢侈品,既于健康无益,也不是必需的;其原因乃是我们爱这些东西,过于爱克己,摆脱疾病和思想的健康。耶稣向祂父恳切祈求力量。即使是为了自己,上帝的圣子也认为这是最宝贵的,过于享用桌上最奢侈的珍馐美味。祂已给我们留下凭据,证明若要得力量去与黑暗的权势争战,及作成那分派给我们的工作,祷告是必不可少的。我们自己的力量是软弱的,但上帝所赐的力量却是伟大刚强的,并要使凡得此力量的人得胜有余。 {1TT 221.3}
 
在客西马尼园
   当上帝的圣子在客西马尼园中屈身祈祷之时,祂忧苦的心情迫使毛孔出汗,象大血点一样。那惨怖的大黑暗就在此地笼罩住祂。全世界的罪恶也都堆在祂的身上。祂被当作干犯上帝的律法的,代替世人受苦。这是一幅试探的场景。祂看不到上帝的神圣亮光,却被交在黑暗权势的手中。祂于心灵忧伤之下,俯伏在冰冷的地上。祂正在感受天父的怒气。祂已取过了罪人唇上的苦杯,打算自己喝下去,而递给人类以福惠之杯。本来要降在人类身上的怒气,此时却降在基督的身上。那奥秘的杯,此时此地在祂手中抖颤不已。.{1TT 222.1}
耶稣曾经时常同祂的门徒退到客西马尼园中默想和祷告。他们都很熟悉这块神圣的退隐之处。连犹大也晓得领那帮暴徒到什么地方,可以把耶稣交在他们的手中。救主这次来到此地,满心愁苦,是从来未曾有过的。不是肉体的痛苦使上帝的圣子在此退缩,并在门徒之前被迫说出这些伤心的话:“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你们在这里等候,和我一同警醒”(太26:38)。{1TT 222.2}
祂离开门徒,稍往前行,相隔尚可听见祂声音那么远,便面伏在地祈祷。祂的心灵痛苦,并祈求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祢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太26: 39) 。这沉沦世界的罪恶都落在祂的身上,压倒了祂。天父为罪的缘故向祂变脸的感觉,使祂的心被痛苦刺透,汗珠迫出如大血点,滚下苍白的双颊,滴在地上,沾湿了尘土。.{1TT 223.1}
“警醒祷告”
祂跪着祷告起来后,来到门徒那里,见他们睡着了。祂对彼得说:“怎么样,你们不能同我警醒片时么?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太26:40-41)。在这最紧要的关头──在耶稣特请他们与祂一同警醒之时──门徒却睡着了。祂知道他们当前所要面临的,是惨重的斗争,是可怕的试探。祂领他们与祂同在,原想得他们的助力,并使他们对当夜所经历的事件,以及所接受的教训,铭记在心,永远不忘。这对于他们的信心不至丧失,反而加强,以便应付前面的试炼,乃是必需的。{1TT 223.2}
然而他们不但没有与基督一同警醒,反倒为愁苦所累而睡着了。甚至热情的彼得,仅在数小时之前曾宣布说,他愿意为主受苦,如果必要的话,不辞一死,到此时竟也睡着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当上帝圣子需要他们的同情及切心祷告之时,他们竟睡着了。他们这次的睡觉,损失重大。我们的救主原想要坚固他们,使他们可以应付快要经受的信心大试炼。如果他们曾用这段忧苦的时间与亲爱的救主一同警醒,一同祷告上帝,那么,彼得就不至于在试炼之时,凭自己微薄的力量,否认自己的主了。 {1TT 223.3}
上帝圣子第二次又去祷告说:“我父啊,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祢的意旨成全”(太26:42)。随后祂又来到门徒那里,见他们睡着了,因为他们的眼睛困倦。这几位睡觉的门徒,是代表在上帝追讨之日临近时沉睡的教会。那是一个密云乌黑之时,睡着是极其危险的。{1TT 224.1}
耶稣给我们留下警告说:“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你们不知道家主什么时候来,或晚上,或半夜,或鸡叫,或早晨;恐怕祂忽然来到,看见你们睡着了”(可13:35-36)。不论何等危险,不论时间长短,上帝的教会都必须实行其守夜的工作。不能以忧愁为借口,而稍懈其警醒。苦难不该使人粗心大意,反应加倍警觉。基督亲自留下榜样,指导教会在需要之时及患难之际,应向能力之源求助。警醒的态度要表明教会中的人实是上帝的子民。藉着这个标志,就使等候之人与世俗之子分别出来,并显明他们在世上是客旅和寄居的。{1TT 224.2}
救主又忧伤地离开了睡着的门徒,第三次去祷告,说的还是同样的话。祈祷完了,祂又回来到他们那里,并说:“现在你们仍然睡觉安歇吧;时候到了,人子被卖在罪人手里了”(太26:45)。当他们神圣之主经受这场无可形容的精神痛苦之时,这班门徒竟然让睡觉关闭了他们的眼目,让打盹束缚了他们的感觉,真是何其忍心啊!如果他们曾一直警醒,则在目睹上帝圣子在十字架上牺牲之时,他们就不至于失掉信心了。{1TT 224.3}
这个重要的夜更应该以高尚的思想斗争和祈祷为特征,以便使他们得到力量,目睹上帝的儿子所受难言的痛苦。这种工作会使他们预备好,在见到主于十字架上受苦之时,能够领会一些主在客西马尼园中所受的沉重痛苦的本质,同时也会使他们更能记起主曾向他们所说过的,关于祂受苦,受死及复活的话;以致在惨苦试验时辰的阴暗中,能有几道希望的光线照亮黑暗,支持他们的信心。{1TT 225.1}
基督已预先告诉他们这些将要发生的事,但他们却不明白。祂受苦的情景乃是门徒的一场火的试炼,因此,警醒与祈祷确是必要的。他们若要得到战胜黑暗权势的经验,他们的信心就必须由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来支持。{1TT 225.2}
 
无法表达的痛苦
上帝的爱子在客西马尼园中,想到自己因担当人类的罪,以致与天父隔绝,心中感到无可形容的痛苦,这种痛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祂为堕落的人类而成为罪。天父之爱离开了祂,这种感觉压迫在祂痛苦的心灵上,使祂发出了伤心的话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倘若可行,求祢叫这杯离开我。”接着祂又完全顺服天父的旨意,并说:“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太26:38-39)。{1TT 225.3}
上帝的圣子晕了过去,几乎要死。天父便差遣一位使者从祂座前出发,去加强这位神圣的受难者,使祂振作起来踏上祂血染的道路。众天军见天父在无言的忧伤中,断绝了祂怀中爱子身上的光明,仁爱和荣耀的光线,极感惊异而悲伤。世人若能见到这幅情景,就必更能领会在天父的眼中,罪是何等的可憎可恨了。此时公义之剑挥向天父的爱子。以亲嘴为暗号,祂被卖在敌人的手中,匆匆地被带到世上的法庭中去受审,被有罪必死的世人戏弄并定死罪。荣耀的上帝圣子在那里“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受人侮辱,嘲笑和可耻的虐待,以致“祂的面貌比别人憔悴,祂的形容比世人枯槁”(赛53:5;52:14)。 {1TT 225.4}
 
不可思议的爱
谁能领会这里所彰示的大爱呢?这位曾是天庭之君,曾戴荣耀冠冕的主,而今戴着荆棘的冠冕,在那帮被撒但怒气所激动、如疯如狂的暴徒手中,成为流血的牺牲者,众天军见到此种情景,极感惊奇和忧苦。看哪,这位忍受苦难的!祂的头上戴着荆棘冠冕,祂生命之血从每条裂伤的血管中涌流而出。这一切都是罪的结果!只有那永恒的救赎大爱,方使基督离开天庭的尊荣,到这罪恶的世界上,受祂所要拯救之人的轻视及拒绝,而至终死在十字架上,这种爱永远是一个大奥秘。{1TT 226.1}
诸天啊,惊奇吧!大地啊,诧异吧!看哪,那迫害者及被迫害者!一大批的群众围着世界的救主。戏弄,嘲笑,加上粗鲁的谩骂。这些无情的败类竟妄评祂卑微的身世及卑微的生活。大祭司及长老们讥诮祂自称是上帝的儿子。从各人的口中吐出粗鄙的戏言及辱骂来攻击祂。撒但完全控制了他仆役的思想。为了达到这个效果,他煽动大祭司和众长老,使他们大发宗教热狂。他们所受的怂恿,与那些穷凶极恶、铁石心肠的暴徒所受的鼓动,同是出于撒但的精神。从伪善的大祭司及长老们,到最低微的人,都同流合污、沆瀣一气。上帝的宝贵的圣子基督被带往前方,十字架放在祂的肩上。每一步都留下了祂伤处所流出的血迹。大群残酷的仇敌及无情的观众簇拥着祂,带祂去钉十字架。“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祂象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人的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赛53:7)。 {1TT 226.2}
在十字架上
那些伤心的门徒在这帮凶手暴徒的后面远远地跟着祂。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挂在天地之间。众门徒见到了自己所爱的夫子,受苦遭难像罪犯一样,他们心犹如刀绞。在十字架的附近,那些盲目,愚顽,无信的祭司及长老们,在讥诮,嘲弄,戏笑说:“祢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祢如果是上帝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也是这样戏弄祂,说,祂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祂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祂。祂依靠上帝,上帝若喜悦祂,现在可以救祂;因为祂曾说,我是上帝的儿子”(太27:40-43)。{1TT 227.1}
耶稣对于这一切的话,一言不答。当钉子钉透祂的手,痛苦的汗珠从祂的毛孔迫出之时,由这位无辜受难者苍白颤动的口中,还是发出了饶恕之爱的祈祷,为谋害祂的凶手代求,说:“父啊,赦免他们; 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全天庭都深深关注这个场景。这个沉沦世界的荣耀救赎主,为人类干犯天父律法的罪而受苦刑,正在用自己的血赎祂的子民,满足上帝神圣律法的公正要求。藉着这种方法,罪恶与撒但终于有了结局,他的全军也将覆灭。 {1TT 227.2}
救主临死之时所受的痛苦忧伤,真是古今所无!这种天父不悦的感觉,使祂的苦杯格外难以下咽。基督在十字架上气断得这样快,并非因为肉身的痛苦,乃是因为世人罪恶的重压,及对于天父怒气的感觉所致。天父的荣耀及支持已离开了祂,伤心绝望之情使乌云黑暗重重压迫着祂,从祂苍白颤动的口唇中,迫出了痛苦的呼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1TT 228.1}
耶稣曾与天父合作,创造这世界。在上帝圣子的难堪苦难之中,那些盲目被愚弄的人,仍然毫不动情。在上帝爱子痛苦欲绝之时,众祭司长和长老们谩骂祂,但那些无气息的自然界万物,却为其流血垂死之创造主同表哀悼。大地震动,太阳也不忍目睹此景。诸天漆黑,众天使眼见这一场惨剧,不忍再看,而在这可怖的景象前凄然掩面。基督这时快要断气!祂处于绝望之境!天父悦纳的笑容已然不见,众天使也不蒙许可前来减轻这惨怖时辰的苦闷。他们只能惊奇骇异地望着自己所爱的统帅,天庭之君,为人类干犯天父律法的罪而惨受苦刑。.{1TT 228.2}
 
进入深渊
这位快要断气的上帝圣子,甚至也被疑惑之念所袭。祂无法看透坟墓之门,没有那种以胜利者的姿态从坟墓里出来,及天父要嘉纳祂牺牲的光明希望。世人的罪及其一切可怖可憎,使上帝圣子伤感至极。在这骇人幽暗之中,祂所能感到的,只是天父恨恶罪,及罪的刑罚乃是死而已。祂受了试探,深恐罪恶在祂父的眼中是这样的可憎,以致祂再不能与其爱子和好。这种以为自己已被其父永远丢弃了的凶恶试探,使祂在十字架上发出了扎心的呼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1TT 228.3}
基督所感受的,正像罪人将来在上帝大怒的碗向其倾倒之时所感受的一样。黑暗的绝望犹如死亡的柩衣,要笼罩他们犯罪的心,那时他们就要充分明了罪的邪恶了。上帝圣子的受苦受死,已为他们的救恩付了代价;如果他们甘心乐意接受,这救恩就会归于他们;然而却没有一人要被迫屈从上帝的律法。如果他们拒绝上天的福惠,而选取罪恶的欢乐及欺骗,他们尽可自择,而至终必领受其工价,就是上帝的忿怒及永死。他们要永远从耶稣面前分开,因为他们已轻看了祂的牺牲。他们要因暂时的罪中之乐,而失去福乐的人生及牺牲永恒的荣耀。{1TT 229.1}
在基督断气痛苦之际,因为上帝从前所给祂爱子的嘉奖与悦纳的保证被取消了,信心及指望就为之战惊摇动。世人的救赎主这时只好凭靠着以前坚固祂的证据,就是祂父曾悦纳祂的劳苦及喜悦祂的工作。在祂临死痛苦之时,在祂舍弃其宝贵生命之际,祂只有本着信心靠赖自己素所乐从的父。在祂左右,并没有清楚明亮的希望曙光鼓励祂。四围的一切都是沉闷迫人。在天地一同为之深深惋惜哀悼的骇人幽暗中,救赎主饮尽了那神秘的苦杯,不留余滴。祂甚至放弃了自己将来必可得胜的光明指望及信念,大声喊着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路23:46)。祂熟悉祂父的品性,及其公正,慈悲,和大爱,因此祂心顺服,把自己交在父的手中。在天变地动的大混乱中,那些惊奇的观众,都听到了这位“髑髅地之人”的断气遗言。 {1TT 229.2}
自然界也为其创造主表同情。地壳凸起,岩石崩裂,宣告死亡的这位乃是上帝之子。那时有一场大地震,殿里的幔子裂为两半。观众和刽子手见到了天上的太阳昏暗无光,感到脚下的地球震动,以及耳闻目睹到岩石的崩裂,便惊惶至极。在基督把自己的灵魂交给祂父之时,祭司长及长老们的戏笑也止息了。惊惶的群众开始撤退,在黑暗之中摸索回城。他们一面行走,一面捶胸,心惊胆颤,暗地里低声私语说:“我们冤杀了一位无辜的人了,假若祂真如祂所宣示的,是上帝的儿子,该怎么办呢?” {1TT 230.1}
 
“成了”
耶稣直到完成了自己降世要作的工,并在断气时宣布说:“成了”(约19:30) 之后,才舍弃了生命。至此撒但失败了,他知道自己的国度失掉了。在主说:“成了”之时,众天使大为欢乐。那有赖乎基督之死的伟大救赎计划,已实现到了这一步。天庭充满了喜庆,因为亚当的众后裔,藉着顺从的生活,而终能升高到上帝的宝座前。大哉此爱!奇哉此爱!这爱使上帝之子到地上来,为我们成为罪,使我们可以与上帝和好,并提拔我们与祂一同生活在祂的荣耀之所。唉,人算得什么呢,竟然要这么大的代价来救赎! {1TT 230.2}
何时人们能更充分了解天上大君为人代死的伟大牺牲,救恩的计划就必发扬光大,同时髑髅地反射的光,也要在基督徒的心中激起柔和,圣洁,活泼的情绪,并从他们的心中及口上发出赞美颂扬上帝及羔羊的声音。人若对于髑髅地的情景保持新鲜的回忆,骄傲与自大就不能在心中滋生。对于凡能赏识那救赎人类的重价──上帝爱子的宝血──之人,这世界就会显得没有什么价值。全世界的一切财富均不足以救赎一个垂死的人。当基督被挂在十字架上为犯罪人类的罪恶而受苦之时,祂所感到的对这沉沦世界的爱,有谁能量度呢?这爱是无从量度的,是无穷无尽的。{1TT 231.1}
 
比死亡更坚强的爱
基督表明祂的爱比死更强。祂正在作成拯救人类之工。祂虽与黑暗的权势作最可怕的斗争,但祂的爱在这一切之中越变越强。祂忍受天父掩面不顾之苦,以致在心灵痛苦绝望之余喊说:“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祂的膀臂施行拯救。在祂最后的心灵奋斗,发出了似乎万物响应的有福字句“成了”之时,那救赎人类的代价便付清了。{1TT 231.2}
许多自命为基督徒的人,热衷于属世的各种事业,对于新奇而使人兴奋的娱乐甚感兴趣,但对于上帝的圣工,却心凉气冷似乎是冰冻了一般。可怜的注重形式的人啊,这里有一个大题目是十分重要而足以激动你的,永恒的福利也包括在此中。人对这道题目冷淡而不受感动,乃是罪。髑髅地的情景要引起人最深切的情感。你在这道题目上大发热心,是理所应当的。那极高贵,极纯洁的基督,竟要为世人的罪担而受这么痛苦的死亡,这真是我们的心思意念所永不能完全理解的。这奇异之爱的长阔高深,我们不能测量。对于救主极深无比之爱的默想,应当充满思想,感化心灵,纯炼和提高情感,使整个品格完全改变,犹如使徒的话说:“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林前2:2)。我们也当仰望髑髅地而宣告说:“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6:14)。 {1TT 231.3}
试想主为我们的救恩付了何等巨大的代价。人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其结局将如何呢?那些自命为基督徒,而又未曾谦卑顺从救赎主的要求,作谦卑的门徒,背上十字架,跟从祂由马槽直到髑髅地的人,他们将受什么刑罚呢?基督说:“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太12:30)。{1TT 232.1}
 
对于赎罪的有限见解
有些人对救赎的理解十分有限。他们以为基督只忍受了上帝律法刑罚的一小部分;他们认为在上帝爱子感到上帝的忿怒,经受所有各种痛苦之时,仍有天父之爱与悦纳的保证;在祂面前的墓门有光明的指望照耀着,并且在祂心中有那未来荣耀的长存证据。这真是一种大错误。基督那时最切心的痛楚,就是感到天父已不喜悦祂了。祂因为这种感觉而起的精神痛苦是极其深切的,以致人所能明了的只是极其微末。 {1TT 232.2}
有许多人对于我们神圣之主的屈尊、谦卑与牺牲的故事,并没有产生较深切的兴趣。这故事也不比那些为耶稣殉道之人的史实更能激动其心灵,影响其生活。许多人受慢慢的酷刑致死,也有些人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上帝爱子的死与这些人的死有何不同呢?祂被钉在十字架上,固然是人间极惨的死刑,但是别的人也曾为祂的缘故在肉身方面遭受过同等的苦难,那么基督所受的苦刑比其他为祂的缘故而牺牲性命之人,又有何更悲惨之可言呢?如果基督的苦难只限于肉身的痛苦,那么祂的死也就不比其他殉道者的死更痛苦了。{1TT 233.1}
然而肉身的痛苦不过是上帝爱子所受的痛苦之一小部分而已。世人的罪压在祂身上,同时祂也遭受到干犯律法的刑罚,身感天父之怒。这一切使祂神圣的心灵被压碎了。天父的掩面不顾,使祂觉得自己被爱父所弃,而感到绝望。那使上帝与世人因罪而有的隔离,这位无辜受苦的“髑髅地之人”此时深切地体会到了。祂受到黑暗权势的压迫,毫无一线之光以照明前途。撒但说基督已落在他的权势之下,说他的势力强过上帝的儿子,说天父已不认自己的儿子,又说基督不再蒙上帝的眷爱,就好象他自己一样了。如果祂实在是仍蒙上帝的恩眷,那么祂又何必死呢?上帝不是能救祂免死吗? {1TT 233.2}
对于这个苦苦逼迫的仇敌,基督虽在极度痛苦之中,仍未分毫屈服。恶使者的大军环围住上帝的儿子,但那些圣天使却被约束,不许离队参战,去和那侮辱谩骂的仇敌决斗。天庭的使者被禁前往服务上帝儿子的忧苦心灵。在这个黑暗可怕的时辰中,天父向祂掩面,大队的恶使者围逼着祂,世人的罪重重地压在祂身上,以致从祂口中发出了痛苦的呼声:“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 {1TT 233.3}
 
灵魂的价值
那些殉道者的死与上帝儿子所忍受的痛苦是无法比较的。我们对于上帝爱子的生平,苦难及死亡,应当有更广泛更深刻的见解。对于赎罪之道若有正确的见解,就可觉得人的得救是有无限的价值。一切事物若与永生大计相比较,就都要沦为毫无意义的了。然而这位可爱救主的忠言,却已怎样被轻视啊!人们专心致志于世俗,以至自私自利之念塞住了心门,拒绝了上帝之子。许多人的心中充斥着虚伪,骄傲,自私,财利,嫉妒,恶毒,及情欲,以致基督无法立足。{1TT 234.1}
祂本有永恒的富足,却为我们成了贫穷,叫我们因祂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祂本来披戴着光明与荣耀,并为听候奉行祂命令的众天军所围绕,但祂却取了我们的人性,来到犯罪必死的世人中间寄居。这里的爱真是言语无法形容,过于人之所能测度。大哉,敬虔的奥秘!我们的心要为天父和圣子爱人的宗旨而欢呼,振奋和高兴。基督徒应在今生学习返照几分这种神秘之爱,预备与一切得蒙救赎的人同声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启5:13)。(2T.200-215.1869年) {1TT 234.2}
*****
基督为拯救一个沉沦的世界,献上自己作赎罪祭。祂忍受了我们所当受的,好使我们得到祂所当得的待遇。祂本与罪无分,却为我们的罪而被定罪,使我们这本与义无分的人,可因祂的义而成为义。祂忍受那原属我们的死亡,使我们可以承受那原属于祂的生命。“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8T 208.1904年) {1TT 235.1}
*****
基督最喜欢的主题就是上帝父亲般的品格和丰富的爱。这种对上帝的认识是基督自己赐予人们的礼物,而且祂已经把这个礼物委托给了祂的子民,要通过他们把这个礼物传给世人。(6T 55.1900年){1TT 235.2}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