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证言》卷九
36, 我是幼童
(最初发表在《特别证言》系列二第十号《耶和华我们的君王》中)。
所罗门在登基之始,曾求告上帝说:“耶和华我的上帝啊,如今祢使仆人接续我父亲大卫作王,但我是幼童,不知道应当怎样出入”(王上3:7)。{9T 281.1}
所罗门继续他父亲大卫做以色列的王,上帝使他大得荣耀;我们都知道他后来成了地上从古以来最伟大,最富足,而且最聪明的君王。所罗门初登王位的时候,曾受圣灵的感动,明白自己的责任是何等地重大,他虽已具有充分的才干和能力,但仍然觉得若无神力相助,他只是幼童,无力担负那样的重任。当所罗门在主面前承认说:“我是幼童,不知道应当怎样出入”的时候,这才是他一生最富贵,最聪明,而且真正最伟大的时候。{9T 281.2}
耶和华在梦中向他显现,对他说:“你愿我赐你什么,你可以求”(同章5节)。因此所罗门就表示自己的无能和需要神力的帮助。他接着说:“仆人住在祢所拣选的民中,这民多得不可胜数。所以求祢赐我智慧,可以判断祢的民,能辨别是非。不然,谁能判断这众多的民呢?{9T 281.3}
“所罗门因为求这事,就蒙主喜悦。上帝对他说:你既然求这事,不为自己求寿、求富,也不求灭绝你仇敌的性命,单求智慧可以听讼,我就应允你所求的,赐你聪明智慧,甚至在你以前没有象你的。在你以后也没有象你的;你所没有求的我也赐给你,就是富足、尊荣,使你在世的日子,列王中没有一个能比你的。”但这事也有条件的。“你若效法你父亲大卫,遵行我的道,谨守我的律例、诫命,我必使你长寿。{9T 281.4}
“所罗门醒了,不料是个梦。他就回到耶路撒冷站在耶和华的约柜前,献燔祭和平安祭,又为他众臣仆设摆筵席”(同章8-15)。{9T 282.1}
凡居要职的人,都需要从所罗门谦卑的祷告中学得教训。他们应时常记着职位决不能改变人的品格,也不能使人毫无失误。人所处的地位愈高,则所负的责任愈重,所生的影响也愈广,他也感觉自己愈需要依靠上帝的能力和智慧,来培养最优良和最圣洁的品格。凡在上帝的工作上接受重要职位的人,须时常记得上帝召他们来作工,也要他们步步留神行在衪面前和他们的同胞面前。他们不应以为自己的职务就是发号施令,吩咐人,指挥人,乃应感觉自己须做虚心领教的人。如果一个负重责的工人不能学得这一教训,则让他越早卸下他的责任,就越有利于他自身和上帝的工作。须知:单是职位决不予人以圣洁高超的品格。惟有尊敬上帝和守衪诫命的人,才能使自己受到尊重。{9T 282.2}
每一个人应具谦卑的精神而扪心自问:“我配不配占有这个职位?我曾否遵守主的道施行公平和公义?”救主在世上所给我们的榜样,告诉我们不可依仗自己的力量行事,各人却要视自己如所罗门所说“我是幼童。”{9T 283.1}
 
“效法上帝,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
每一个真实悔改的人可以说:“我是幼童,但我是上帝孩子。”主付了无限的代价,才预备了一条出路,使人可以藉此恢复作上帝儿子的地位。起初上帝原是按自己的形像造人。可惜我们的始祖听信了那试探者的诱惑,屈服于撒但的权势之下。但是人却未被丢弃去受那自取的恶果。因为当时就应许有一位救赎者了。上帝对蛇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衪的脚跟”(创3:15)。所以人在尚未听说地上要有荆棘和蒺藜,尚未听见所必要遭受的忧伤和劳苦,以及必要归回尘土之前,就先听见了那能确实使他们生出希望的话。一切因屈从撒但而丧失的,都可以从基督而复得。{9T 283.2}
上帝赐下衪的儿子是为救赎人类。在那无罪者为有罪者所受的无限苦痛之中,那救赎人脱离毁灭者的势力为要使人恢复上帝形像的代价就已付出了。凡接受在基督里所给予他们救恩的人,就要在上帝面前谦卑自己作衪的幼童。{9T 283.3}
上帝要衪的儿女去求那些足以使衪藉着他们向世人显示衪恩典的事。衪要他们求衪的指教,承认衪的权能。基督在凡属衪所代为舍命的人身上,有基于慈爱的要求;他们若要享受衪为一切在此世表现衪品格之人所预备的福乐,就必须服从衪的旨意。我们感觉到自己的软弱,这原是好的,因为这样,我们才会去寻求父所乐于赐给衪儿女,用以助其日常与恶势力奋斗的智慧和能力。{9T 284.1}
教育,训练和一般有经验之人的指教,这都是不可少的;但工人们仍须知道不可完全依靠任何人的判断。人人既在上帝的面前是自由的,就都应该向衪求智慧。学习的人若完全依靠别人的思想,接受其计划而毫不逾越,他无非是以那人的眼睛为眼睛,充其量,也不过是别人的回声而已。{9T 284.2}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