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证言》卷七
卷七的写作年代
《教会证言》卷七于1902年下半年出版,距《教会证言》卷六问世仅两年左右。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特别是本会工作的改组方面,有了划时代的的进展。
     约在三十八年前的1863年,总会成立,下设六个区会,全部都在美国。当时只有三十位受按立持证的牧师,为3500位教会信徒和125个教会服务。安息日复临信徒没有学校或疗养院,只有一家出版社。
     随后每隔十年,教会信徒和专职工人的人数都翻倍增长,还开辟了新的领域。到了二十世纪初,圣工已扩大到世界范围。1900年的统计数字表明,本会书刊已以三十九种文字,由十三家出版社及分支机构出版发行。教会已有五百位按立的牧师,一千位在本会各部门中工作的其他工人,为1892个教会的66000位信徒服务。这些教会组成四十五个区会和四十二个布道区。在澳大利亚和欧洲的区会新近组建为联合会。
     随着出版工作的发展,医疗和教育,以及安息日学工作的开始,自治性的组织建立起来了,负责这些部门的圣工。除了各出版和教育机构之外,还有国际安息日学协会,医疗布道协会和宗教自由协会。国外布道工作由国外布道部负责。虽然这些部门的宗旨是相互关联的,但各部门作为独立的机构,其总部则分布在美国各地。国外布道部的办事处设在纽约,因为这里有庞大的海运中心。至于安息日学协会,为了工作人员的便利,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市。宗教自由协会的总部设在伊利诺伊州的芝加哥。医疗布道协会的总部设在密歇根州的巴特尔克里克。
    不难看出,本会的自然发展已超越了1863年最初的设置,必须做出一些改变。总会委员会由十二个成员组成,其中只有四位住在巴特尔克里克。这几个人怎么能顾得上迅速发展、已达普世范围的工作呢?除澳大利亚和欧洲联合会之外,世界各地的区会和布道区都要直接受总会的领导。怪不得一些园地的需要被忽视了。有些方面的管理缺乏效率。某些部门的工作发展失调,在自设的独立机构中领先,似乎失去了控制,混乱的现象就增多了。
    这就是1901年4 月怀爱伦从澳大利亚回到美国以后不久,在总会开幕会上讲话时的情形。她呼吁彻底改组圣工,特别强调需要分担责任。虽然这种需要是显而易见的,但如何解决困难却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行动的呼吁下,加上有远见和信心之人领导,总会的工作进行了改组。首先采纳了在澳大利亚和欧洲所实施的联合会形式。这就减轻了总会的负担,不必再照应那些能够而且应该由地方处理的许多细节问题。第二,本会的各自治机构,如出版、医疗、安息日学和教育工作,均已奠定基础,现组建为全球总会的各部。第三,总会委员会大大扩张,包括了全世界传道园地和圣工各部门的代表。
     全球总会一些部门的工作迅速改组。安息日学部,教育部和宗教自由部很快成立。其它部门的动作则较为缓慢,有时还要等到灾害临到,才意识到需要改变。至于医疗方面,从事这项工作的人需要改变理念,从思想上认识到改组的必要。在1901年总会开会的时候,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似已达到颠峰,与它的分支机构共同构成了安息日复临信徒圣工的一个重大部门。显然其领袖人物开始设想建立一个庞大的、没有教派特色的基督教医疗布道机构。按照他们设想所建立的机构将很快会使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工作黯然失色。
    到了1902年2月18日,第一次灾祸来临。大火将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的主楼夷为平地。在很快作出重建安排的同时,火灾的经历加上以后几个月内赐给工人的预言之灵勉言,使许多人更清楚地认识到医疗布道是本会圣工特殊而不可分割的部分。主的仆人发出了在各地建立多家医疗布道中心的呼吁,规模不宜太大。
怀爱伦在这样的背景下写下了《我们疗养院的工作》这一编所含的文章。现收入《教会证言》卷七,继续为本会服务。
     在《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和太平洋出版社建立的早年间,需要有设备完善的工厂,来印刷价格适中的书刊。但在起初的日子里,印刷厂尚未能专门用来印刷本会的文字。为了使机制运转并维持印刷厂的熟练员工,我们的出版机构只得承接一些商业性印刷,包括信纸,办公用表和精装的书籍,获得了可观的利润,有助于充裕地维持工厂与员工。
     但在商业性印刷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些承接的文稿不具备高尚的品质。有些文字具有严重的教义错误。一些文字还有其它错误的成分。这些情况在写作《教会证言》卷七的时代达到了高潮。各出版社收到了预言之灵的信息,指出这样做的危险性,要求进行改革。在多年时间里,随着本会工作的继续发展,出版社的设施和人员迟早要专门从事本会的工作。但直到《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和太平洋出版社在随后的年间中被大火烧毁,这些信息才充分地结出果实。在制定计划重建出版社时,领袖们凭信心前进,把新的大楼和设施专门奉献于印刷本会书刊。他们遵行《教会证言》卷七中的勉言,为我们世界各地的出版工作起着示范作用。
     当怀爱伦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赫勒纳前往密歇根州的巴特尔克里克,去出席1901年的总会会议时,她取道南方,在纳什维尔停留,视察新建立的出版社,和其它几处新建的学校。这些机构大都是因在她在《评论与通讯》专栏里呼吁在南方开展广泛的工作而建立起来的。她的劝勉鼓舞和引导了那些促进这项圣工的人,尽管她写作时身在澳大利亚。现在她有权访问这些机构,亲眼看到所成就的工作。
     她对工作园地及其需要有第一手了解,补充了她所获得的启示,使她对圣工有了新的认识。于是她不得不呼吁有更多的专职工人和平信徒进入南方各州,抓住机会传播信息,努力克服在白人和黑人中开展圣工时所存在的问题。这些激动人心的呼吁是在这两年时间里写的,构成了《教会证言》卷七的重要部分。它们引导不少家庭迁往广阔的南方,藉着安静敬虔的生活和积极的布道来传播信息。这种撒种工作的丰盛收获今日仍能见到。
    安息日复临信徒很早就实行和教导生活改良的道理。他们最先开发和生产健康食品,一些用来代替有害的食品,一些有助于提供美味营养均衡的饮食。安息日复临信徒的努力和教导,奠定了后来广泛关注谷类食品的基础,尽管大部分生产工作已从我们手中转移。在《教会证言》卷七的写作年代,我们仍经营着相当数量的健康食品生产中心,在一些城市开办了健康餐馆。《教会证言》卷七中有几章是这方面的劝勉,要求此项工作为本会信徒向世人所传的特殊信息发挥有力的影响。
在《教会证言》卷七的信息写作的年代里,还发出推进城市工作的呼吁。尽管在随后的年月还会有其它迫切的呼吁发出,但本书的开篇部分是第一次从总体上将大城市的需要摆在我们的信徒面前。当做的工作不应只由教会的工人来做。要把各阶层的平信徒都吸引到大城市日益扩大的圣工中。伟大的布道计划已经开始,要持续好多年。                   
《教会证言》卷七出版之时,安息日复临信徒已积极工作了半个多世纪。时光的流逝迫使越来越多的工人放下铠甲和重任。他们的牺牲和辛劳创建了上帝的圣工。但当他们放下自己的工作,让年轻人来承担责任时,却没有对他们进行供养。这方面的需要和解决的方法明确地向怀爱伦启示。在《教会证言》卷七最后的信息中,怀爱伦用温和的话语讲述了教会对年长工人们的责任。她呼吁的结果是设立了专项的基金供养这些退休的工人。这项供养的计划是在《教会证言》卷七出版几年以后实施的,直至今日。
    因此,《教会证言》卷七虽然只包括几个方面的教训,但其中重要的勉言具有深远的影响,并已结出丰硕的果实。
                                             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
目录
浙ICP备12047548号 浙公网安备 33032602100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