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证言》卷四
28、同情犯错误的人
亲爱的A弟兄:我很早起来给你写信。近来赐给了我另外的亮光,我对此有责任。主已两次在这种状态下向我显现。我在夜间向祂恳求时,在异象中蒙指示看到许多与上帝的圣工有关的事。位于巴特尔克里克的教会、大学、疗养院和出版社的局面,上帝在欧洲和英格兰,在俄勒冈州和得克萨斯州,以及在其它新园地的工作呈现在我面前。在新园地的工作极其需要有正确的开端,带有上帝的印记。这些新园地中有许多人会有虽然接受或同意真理,内心却没有真正悔改的危险。当受到暴风骤雨的考验时,就会发现他们的房子没有建在磐石上,而是建在沙子上。传道人必须具有实际的敬虔,并在其日常的生活和品格中发展实际的敬虔。他的讲道不应是纯理论的。{4T 321.1}
我蒙指示看到一些事不利于真理的事业在得克萨斯州的兴旺。B弟兄和他的家人迄今对上帝在任何一个地方的圣工都没有带来福气和帮助。我蒙指示看到他们的感化力此前并没有发出美好的香气。他们无法增进上帝的圣工,因为他们里面没有能使他们在上帝和真理这边发挥健康影响的成分。你若有上帝的心意,原不会这么缺乏辨识力,特别是在你受到那些你原应信任之人忠心的警告之后。花言巧语欺骗了你。这些弟兄不都是一样的,但都具有品格的缺陷。他们藉着不断当心自己和本着信心恳切地祈求上帝,可以成功地使自我处在其适当的位置。藉着耶稣基督,他们可以在品格上得到改变,得以在道德上适合在主降临时迎见祂,但主不会把任何重要的责任放在他们身上,因为这样会使生灵受到危害。这些人不适合带领上帝的羊群。他们的言语应该少而精,适度而且谦逊时,他们本来的品性却交织在他们一切的言行中,上帝的工作就受损了。{4T 321.2}
你和C弟兄没有真正的辨识力。你们太信任这些人的能力了。一艘船可能几乎在每一个方面都是健全的;但是如果有一个缺陷,——有一小块木材被虫蛀过,——全船的人就都有生命危险。一个链条几乎每一个链环都是结实的,但是只要有一环有缺陷,就会毁了整条链子的价值。具有优秀品质的人可能有某些显著的品格特性,使他们不适合受托上帝严肃神圣的工作。但这些人几乎在属于基督徒品格的各方面都有缺陷。他们的榜样不值得效法。{4T 322.1}
我的弟兄啊,你的工作在能够成为可以而且应该成为的样子之前,你需要为自己做成许多事。你的悟性已经暗昧了。同情那些品格在低劣的模子里铸造成型的人且与他们联合,不会提升你,使你高尚,而会腐蚀你的精神,损害你的效用,而且使你与上帝分离。你有一种冲动的性情。家庭生活和圣工的负担并没有很重的压在你身上,你若不总是处在上帝之灵使人文雅的感化力之下,就有在仪态上变得粗鄙的危险。为了正确地表现基督的品格,你必须成为属灵的人,且在你所参加的大工中与上帝有更密切的联络。你自己的思想必须提高,你的心要圣洁,以便你与耶稣基督同工。“你们扛抬耶和华器皿的人哪,务要自洁”(赛52:11)。{4T 322.2}
如果B弟兄没有参加得克萨斯州的圣工,上帝在那里的工作今天就会处在更高的水平。我可以提到更多为什么会这样的具体原因,但这个时候不会说。我完全可以说,这些人与上帝的关系不正确。他们既觉得自己足以胜任任何工作,就没有努力纠正可厌的品格特性,那些品性虽是遗传给他们的,但藉着教育、文化和训练原可得到克服。他们已在这方面作出一些改进;但若被称在天平上,仍会显出亏欠。{4T 322.3}
圣经上充满着一般的原则,规划出生活的正确习惯,至于证言,不论其为大众的或个人的,目的都在于引人更加特别注意这些原则;但这一切都没有在他们的心思意念中留下足够的印象,使他们认识到坚决改革的必要性。他们若是对照那完美的模范纠正了自己的观点,就会怀有那种生发仁爱和洁净心灵的信心。除了AB,这些弟兄生性武断、独裁而且过于自信。他们不看别人比自己强。他们若是以为教会中的任何一个信徒受人尊敬过于他们,就会心生嫉妒和猜忌。他们自称有良心,却在与弟兄们打交道时滤过蠓虫吞下骆驼,他们担心那些弟兄会被认为比他们优越。他们抓住小事,谈论细节,给别人的言行加上自己的解释。这些弟兄们有两个人尤其如此。{4T 323.1}
这些人,尤其是AB,是讲话随便的人。他们叙事的圆滑态度看似诚实而且真正关心上帝的圣工,会欺骗和蒙蔽那些听他们讲话的人。我在写下这些时因悲伤而心痛,因为我知道这家人无论在哪儿都会发挥影响。我并没有打算再次说到这些人,但主将这些事严肃的展现在我面前,迫使我再一次写了出来。自称与上帝联络的圣经传道人,如果看不出这种人的影响,就不适合作上帝真理的教师。这些人如果始终处在他们适当的位置,从不企图教导人或带领人,我就会保持沉默;但是当我看到上帝的圣工有受损害的危险时,我就不能再保持沉默了。{4T 323.2}
不应让这些弟兄都住在一个地方,组成教会的领导班子。他们缺少自然的友爱,彼此并不表现同情、仁爱和优雅的情怀,反而沉湎于彼此猜忌、嫉妒、争吵和纷争。他们的心不温柔,没有体验过基督的仁爱、温柔和谦卑。上帝不许这种班子存在于教会中。这些人若不悔改,就不能见天国。他们更喜欢诋毁、挑剔和寻找别人的污点瑕疵,而不是在羔羊的血里洗净他们品格的衣袍脱离罪的污秽,使之雪白。{4T 324.1}
我如今要写到这段往事最另人心痛的部分,是关于D弟兄的。上帝让我看到了你和C弟兄主谋的一次调查。你们二人使上帝忧伤。我看到和听到了使我心痛惋惜的事。原以为B家的弟兄们会在这次调查中采取这种不讲道理、不敬虔的做法;但最令我惊讶和忧伤的是,象C弟兄和你这样的人竟会积极参与这种可耻的、片面的调查。{4T 324.2}
C弟兄扮演了律师的角色,以最强硬的眼光质疑和提出了细枝末节。我要对他说:我不会为了世上的财富去负责那种工作。你完全被一种不值得同情或尊敬的奇怪精神所欺骗和迷惑了。猜忌、嫉妒、恶意的猜测和质疑的争论充斥着那个场合。{4T 324.3}
你可能以为我太严厉了,但我不会严厉到这事应得的程度。你们在定无辜的人有罪的时候,难道都认为上帝完全跟你们一样吗?D弟兄后来的状况是你当时所取立场的结果。要是你曾显出公平和同情,他如今就会用一颗温柔安静的心所发挥的能力,以其影响维护真理了。D弟兄不是一个健谈的人,AB以外表冷静坦率的态度说出的花言巧语起了效果。这个可怜的盲人本应得到温柔同情的看待;却反而被人们以最恶劣的眼光看他。上帝看到了,祂必不以你们参加那次不公平调查的人为无罪。A弟兄啊,那时对你来说就不象你坐在审判席上反对一位盲人弟兄那样有趣了。你应该从这个经历学到一个教训;就是,要塞耳不听会使你对上帝原要你支持、同情和勉励的人产生偏见之人的话。{4T 325.1}
C弟兄和你看不出B家弟兄们的缺点;你们也看不出D弟兄身上相反的品格特性。但他的感化力既因上帝的灵成圣,就会以比B家的弟兄们大十倍的能力见证上帝的圣工。你做了许多伤害D弟兄的事;我劝你象犯这个错误时一样劲头十足地悔改这个错误。我奉夫子的名劝你摆脱人的影响,塞耳不听闲话谣言。不要让任何一个人把见证放在你口中;要让上帝而不是在家在外都不圣洁的人把上帝圣工的担子交给你。{4T 325.2}
C弟兄需要上帝软化人、提炼人的灵住在心里。他需要在家里发挥这种精神。“爱人不可虚假”(罗12:9)。要从他家中除掉武断、独裁、挑剔的精神和一切的恶毒。教会中将会出现这样专横论断的精神。他的情绪若暂时稍为软化,他就会更加仁慈地行事;否则他就会采取相反的做法。他没有运用自制和自律。D弟兄若有一个缺点,审判他的人和那些定他有罪的人就有十个缺点。{4T 325.3}
A弟兄啊,你为何不完全支持受压迫的人呢?你为何不折衷处理这事呢?你为何不象你的救主那样扬声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7)呢?你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可能导致不只一人丧亡,尽管你做这事是出于无知。要是你对D弟兄说了一句温柔和真诚同情的话,原会在天上记在你的账上。但你并不比那些定基督有罪的人更明白自己在为今生和来生做什么;你在救主的圣徒身上审判了你的救主,定祂有罪。“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假冒为善一直受到耶稣最严厉的谴责;而十足的罪人只要本着真诚悔改的心来到祂面前,就会得到接纳、饶恕和安慰。{4T 326.1}
你以为因为弟兄们希望D弟兄以是为非,以非为是,就能使他这样相信吗?他有病而且神经紧张。对他来说事事看上去都模糊不定。他已经不信任你和C弟兄了,他还能指望谁呢?他先是因一件事受指责,然后又因另一件事,直到他变得困惑、心烦意乱而且绝望了。那些把他赶到这个地步的人犯了更大的罪。{4T 326.2}
就算按人之常情来说,哪里有怜悯呢?俗人一般都不会这么粗心疏忽,这么缺乏仁慈和礼貌;他们原会因一个人的残疾更加怜悯他,考虑到他有权得到最温柔的体贴和友爱。但这里有一个盲人,一位在基督里的弟兄,而他的几个弟兄却象法官一样坐着审判他的案件。{4T 326.3}
在审理的过程中,当一位弟兄象兔子一样被穷追不舍时,你不止一次发出大笑。C弟兄坐在那里,生性仁慈同情,谴责弟兄们残忍地猎杀野味维生,可是这里有一位贫穷的盲人,他的价值比鸟类大多了,因为人是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在祂所关心的无言生物之上。要是在你们的集会中听到从来没有人象祂那样说话的主的声音,你们就必听到祂对你们的判决是“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太23:24)。{4T 327.1}
那对鸟儿有这种温柔同情的人,原可在基督受苦的圣徒身上,对基督运用值得称赞的同情。但你们就象戴着眼罩的人。B弟兄说了一番圆滑精彩的话。D弟兄则不是能言善辩的人。他不能用言语掩盖自己的思想以造势,他也太惊讶了,不能充分利用当时的形势。他尖刻批评的弟兄们成了律师,将这个盲人置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上帝看到而且记下了那天办的事。这些人擅长打马虎眼和自圆其说,显然得了胜,而那位盲人弟兄却受到了虐待和辱骂,感到没有立足之地了。他对那些曾认为是基督代表之人的信心可怕地动摇了。他在道德上受到的震动几乎毁了他的心灵和身体。每一个参与这事的人都应感到最深切的自责,并在上帝面前悔改。{4T 327.2}
D弟兄犯的错误是在这种责骂和不该受的批评的重负下沉沦了,这些责备原应落在别人的头上而不是他的头上。他是全心热爱上帝圣工的。上帝向这个盲人表示了关爱,使他兴旺,但是就连这个也被嫉妒他的弟兄们用来对付他。上帝使不信的人心存仁慈和同情对待他,因为他是一个盲人。D弟兄一直是一位基督徒绅士,甚至使他属世的仇敌与他和睦相处了。上帝对他来说一直是一位慈父,修平了他的道路。他原应忠于他对真理的认识,且以单一的心志侍奉上帝,不顾指责、猜忌和虚伪的控告。A弟兄啊,你所采取的立场对D弟兄是最后的一击。但他本不应放开对上帝的把握,虽然传道人和信徒们确实采取了他看不到任何公正的做法。要钉牢在亘古的磐石上,他原应坚持原则,实行自己的信仰和真理,不顾一切风险。D弟兄多么需要紧紧依靠那能施行拯救的大能膀臂啊。{4T 327.3}
今生一切的价值与伟大都来自它与上天和不朽来生的关系。上帝永恒的膀臂环绕着转向祂求帮助的人,无论那人多么软弱。山岭的宝物会灭亡;但那为上帝而活的人,不为指责所动,不为称赞所曲,要永远与祂同住。上帝之城会敞开金门接纳已在地上学会倚靠上帝得指导和智慧,在损失和痛苦中从祂得安慰和盼望的人。众天使的歌声会在那里欢迎他,生命树也会为他结果子。{4T 328.1}
D弟兄在原应得胜的地方失败了。但上帝怜悯的眼睛正看着他。虽然人不同情他,但上帝的慈爱和同情仍在,并且伸出了祂援助的手。只要他谦卑驯服自己的心,祂就会使他振作起来,且使他的脚稳稳站在万古磐石上。“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我平安的约也不迁移。这是怜恤你的耶和华说的”(赛54:10)。{4T 328.2}
我们任何一个人,在任何形式的考验下,若是放松对上帝的把握,都是不可原谅的。祂是我们的力量之源,我们在每一考验中的堡垒。当我们呼求祂帮助时,祂必伸出手来大能地施行拯救。D弟兄原应该感到,既有上帝为他的父,他就能有盼望和欢喜快乐,尽管人间的每一个朋友都要离弃他。我恳劝他不要因脆弱的人误断了他而不侍奉上帝,却要急速献身于上帝,竭尽全力侍奉祂。上帝爱他,他也爱上帝;他的行为必须与他的信心相称,无论人们可能对他采取什么做法。他的敌人们会指着他现在的立场作为证据,说明他们对他的判断是对的。D弟兄的做法草率而没有适当的考虑。他心里厌烦,以为受伤太深无法复原了。那些如此无情地追逼他的人,在生活和品格上远非无可指摘的。如果上帝照他们对待D弟兄那样对待他们扭曲的作风和不完全的品格,他们原会早就灭亡了。但满有慈怜的上帝容忍了他们,没有按他们的罪恶对待他们。{4T 328.3}
上帝一直忠诚地对待D弟兄,他应当回应祂仁慈的作为,尽管人没怎么表现出温柔和恻隐之心。D弟兄有特权隐藏在基督里,免受口舌的争闹(诗31:20),并且感到那取之不尽的感激、满意和平安之源是向他敞开的,每时每刻都可取用。要是他有无限的属世财富,他就不会象现在这样富足,有特权站在公义这边,并且充分就饮于救恩之河了。{4T 329.1}
上帝在舍了祂儿子为D弟兄而死的事上还有什么没有做的呢?祂岂不愿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赐给他吗(罗8:32)?他为什么要因为人对他不忠不信而不忠于上帝呢?那将母亲的心与自己受苦的孩子紧紧绑在一起的爱比死亡坚强多了;可是上帝却宣布,即或母亲会忘记自己的婴孩,“我却不忘记你”(赛49:15)。是的;祂不会忘记任何一个倚靠祂的人。上帝以最温柔的关怀想着祂的儿女,且有纪念册在祂面前,好永不忘记祂所关心的儿女。
“人间亲情或遭毁损,
朋友可能背信弃义,
母亲不再爱惜所生,
天地万物终必废弃;
惟独耶和华的慈爱
永不变更”(托玛斯.凯利)。{4T 329.2}
要是教会接纳了D弟兄和姐妹的工作,他们原会给教会带来宝贵的帮助,使教会有更好的悟性。但猜忌、恶意的猜测和嫉妒把他们赶出了教会。要是早一点让他们离开烦恼的环境,对他们原会更好。
1878年7月8日写于俄勒冈州塞勒姆。{4T 330.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