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证言》卷四
15、十二个探子
耶和华吩咐摩西,派人去侦察祂所要赐给以色列民的迦南地。要从每个支派中选出一个首领担任这项工作。他们出发了,经过四十天之后,他们侦察那地才回来,并到摩西、亚伦和以色列全会众面前,给他们看那地的果子。他们都异口同声说那地果然是美地,又拿出他们所带来为凭据的丰美果子。有一挂葡萄非常大,甚至必须由两个人扛抬回来。他们也带了些盛长在那地的无花果和石榴。探子们在提及那地如何肥沃之后,除了两个人之外,其他十人都很沮丧地谈到他们究竟能否取得那地。他们说:住在那地的居民非常强壮,城邑都筑有高大的城墙;比这一切更厉害的,就是他们在那里看到了巨人亚衲的后裔。于是他们就形容那里的居民如何分布于迦南全地,并声称他们去占领那地是绝不可能的。{4T 148.1}
民众听到了这个汇报,便以恶毒的怨言和哭号发泄他们的灰心失望。他们没有平心静气思量一下,并推想那已经把他们领到这里的上帝,必能把那地交给他们。他们反而立即就灰心了。他们竟将上帝置之度外,一切所作的似乎都必须单靠他们的武力去夺取迦南的要塞耶利哥。上帝曾宣布祂要把那地赐给他们,他们原应完全信赖祂实现祂的话。但他们未被征服的心与祂的计划不一致。他们没有记起祂如何奇妙地拯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奴役,如何在红海中为他们开了出路,如何毁灭了那追赶他们的法老全军。他们在不信中限制了上帝的能力,并没有依靠那一直在安全的道路上引导他们的圣手。于是他们重蹈了从前埋怨摩西亚伦的覆辙。他们说:“这就是我们一切希望的结果。这就是我们从埃及出来走了一路所要承受的那地。” 他们毁谤他们的领袖使以色列人遭遇困难;控告他们欺骗百姓,把他们带入歧途。{4T 148.2}
摩西和亚伦面伏于地俯伏在上帝面前。那十二个探子中的两个探子迦勒和约书亚相信上帝的话,他们悲痛地撕裂了自己的衣服,因为他们看到这些不利的报告已使全营丧胆了。他们尽力跟众人说理,但会众充满了疯狂和失望,不肯听这两个人。最后迦勒奋勇地站出来,他那清晰宏亮的声音也压倒了群众的喧哗声,他反对与他同行探子的那种削弱全以色列民信心与勇气的胆小懦怯的见解。他博得了民众的注意,以致他们暂时停息他们的埋怨声而倾听他讲话。他说到了所侦察的那地。他说:“我们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们足能得胜。”可是正当他说话时,那不忠的探子们却打断了他,喊着说:“我们不能上去攻击那民,因为他们比我们强壮”(民13:30,31)。{4T 149.1}
这些人一走入歧途,就顽梗不化地反对上帝,反对摩西和亚伦,也反对迦勒和约书亚。他们朝这错误的方向每迈进一步,就越发决意要阻挠一切想承受迦南地的努力。而且他们为要支持这个有害的目的,竟不惜歪曲事实。他们说那地的气候不适于健康,全体居民都身量高大。他们说:“我们在那里看见亚衲族人,就是伟人,他们是伟人的后裔,据我们看自己就如同蚱蜢一样,据他们看我们也是如此”(民13:33){4T 149.2}
这不但是一个恶信,而且是一句谎言,又是自相矛盾的话。因为该地若真的不适宜于健康,是吞吃居民的,那里的居民又怎能具有如此高大的身量呢?当身居要职的人把自己的心献给不信时,他们行恶的进展就没有止境了。当他们开始这种危险的做法时,很少有人意识到撒但会把他们带到什么地步。{4T 150.1}
恶信对百姓有一种可怕的影响。他们苦毒地责骂摩西和亚伦。有些人叹息哀号,说:“巴不得我们早死在埃及地,或是死在这旷野”(民14:2)!然后他们就对主起了反对的情绪;哭号说:“‘耶和华为什么把我们领到那地,使我们倒在刀下呢?我们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掳掠。我们回埃及去岂不好吗?’众人彼此说:‘我们不如立一个首领回埃及去吧’”(民14:3,4)!{4T 150.2}
这样,他们就显出了对上帝的不敬和对祂所指定管理他们的领袖的无礼。他们并没有求问主应该怎么办,而是说:“我们不如立一个首领。”他们把事情揽在自己手里,觉得自己足能管理自己的事,不用上帝帮助。他们不仅控告摩西是骗子,而且控告上帝骗了他们,应许他们一片他们没有能力占领的土地。他们竟然走到了这个地步,要立一个首领,好带他们回到受苦和为奴之地去,上帝曾用祂大能的膀臂把他们从那地救出来。{4T 150.3}
摩西和亚伦仍旧在聚集的全会众面前俯伏在上帝面前,默默地为反叛的以色列恳求上帝的怜悯。他们极其悲痛,难以言表。迦勒和约书亚再次挤到前面,迦勒悲伤恳切的声音再次压过了众会的抱怨:“我们所窥探、经过之地是极美之地。耶和华若喜悦我们,就必将我们领进那地,把地赐给我们;那地原是流奶与蜜之地。但你们不可背叛耶和华,也不要怕那地的居民;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食物,并且荫庇他们的已经离开他们。有耶和华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民14:7-9)。{4T 151.1}
迦南人已经恶贯满盈,耶和华不会再容忍他们了。他们既没有上帝的保护,就容易成为希伯来人的掠物。他们并没有备战,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很强大,自欺地以为没有军队强大到足以胜过他们。{4T 151.2}
迦勒提醒百姓,按照上帝的约,那地保证是给以色列的;但他们满心狂乱,不愿再听他了。如果只有两个人报告恶信,而其余十人鼓励他们奉耶和华的名去得那地,他们依然会因为不信的恶心听从那两人的建议,而不肯听十人的劝勉。但是这一次只有两人为正义辩护,而十人则公然背叛他们的领袖和上帝。{4T 151.3}
此时百姓群情激昂;他们最恶劣的情绪被唤醒,不肯听从理智了。那十个不信的探子与他们一起谴责迦勒和约书亚,喊着要用石头打死他们。疯狂的暴徒拿了石头要杀那两个忠心的人。他们大声呐喊,冲向前去,忽然石头从他们手中落了下来,众人寂静无声,战栗不已。因为上帝亲自干涉,阻止了他们卤莽的计划。祂临格的荣光象火焰一般照彻会幕。全会众看到耶和华的信号。有一位比他们更大的主已经显示了自己,再没有人敢继续反抗了。每一个怨言都止息了,那些报恶信的探子被惊慌所慑,缩作一团,并屏住呼吸。{4T 151.4}
摩西不再屈身,站起来进入会幕与上帝交谈。主提议立即毁灭这班叛逆的百姓。祂想要让摩西成为比以色列更强大的国;但祂子民谦和的领袖不愿同意这个提议。“摩西对耶和华说:‘埃及人必听见这事;因为祢曾施展大能,将这百姓从他们中间领上来。埃及人要将这事传给迦南地的居民;那民已经听见祢耶和华是在这百姓中间;因为祢面对面被人看见,有祢的云彩停在他们以上。祢日间在云柱中,夜间在火柱中,在他们前面行。如今祢若把这百姓杀了,如杀一人,那些听见祢名声的列邦必议论说:耶和华因为不能把这百姓领进他向他们起誓应许之地,所以在旷野把他们杀了’”(民14:13-16)。{4T 152.1}
摩西再度拒绝让以色列民灭绝,而让他自己成为比以色列更强大的民族。上帝所眷爱的这个仆人既表现了他对以色列人的爱心,也显明了他对创造主的荣耀和祂子民荣誉的热心:祢既已从在埃及直到如今赦免这班子民的罪,祢至今依然对这忘恩负义的民众存有宽容与怜爱;不论他们是多么地不配,祢的慈怜总不改变。他恳求说:因此,祢岂不能再饶恕他们这一次,再次将祢神圣的忍耐,加在祢过去多次表现的忍耐上吗?{4T 152.2}
摩西虽然说服上帝保留了百姓的性命,但是因为他们的傲慢和不信,主不能与他们同去,为他们以奇妙的方式行事。所以祂本着自己的怜悯吩咐他们采取最安全的路线,转回到旷野向红海去。祂还颁布命令说,作为对他们叛逆的惩罚,所有离开埃及的成年人,除了迦勒和约书亚,都永远不能进入迦南地。他们完全没能遵守要顺从上帝的诺言,这就使祂解除了他们已多次违背的约。祂应许他们的儿女会占领那美地,但宣布他们自己的尸体要埋葬在旷野。而那十个不忠的探子,他们的恶信曾使以色列发怨言和悖逆,他们便在百姓眼前被上帝的能力击杀了。{4T 152.3}
当摩西把上帝的决定告诉以色列人时,他们似乎是真诚地悔改自己的罪行了。但是主知道他们的忧愁乃是因为自己罪行的恶果,而不是因为觉悟自己的忘恩和悖逆。但他们的悔改来得太迟了;上帝的义怒已被唤醒,他们的厄运已经宣布,是没有缓刑的。当他们发现主不会收回成命时,他们的任性便又冒头了,他们便宣布自己不愿回到旷野去。{4T 153.1}
上帝吩咐他们从仇敌之地撤退,试验了他们表面上的顺从,并且发现那不是真顺从。他们知道自己犯了大罪,竟容许轻率的情绪控制了他们,谋求杀死曾力劝他们顺从上帝的探子;但他们只是恐怖地发现自己犯下了可怕的错误,结果会证明他们自己损失惨重。他们的心没有改变,他们只要有一个藉口就会重蹈覆辙。当摩西凭上帝的权威吩咐他们回到旷野时,就显明了这一点。{4T 153.2}
当上帝吩咐他们上去夺取祂所应许他们的那地时,他们反抗了祂的命令,而今,祂指示他们从那地撤退时,他们同样不顺从,声称他们愿意上去与敌人作战。他们顶盔贯甲列队在摩西面前,照自己的估计准备打仗,却没有上帝和祂悲伤的仆人与他们同在。他们拒不听从他们领袖的严肃警告,他们的鲁莽行为必定带来灾难和死亡。{4T 153.3}
当上帝指示他们上去攻打耶利哥时,祂应许要与他们同去。装有祂律法的约柜也要作为祂自己的一个象征。上帝所指定的领袖摩西和亚伦要在祂严密的指示下管理那次远征。在这样的管理之下,没有什么伤害会临到他们身上。但是现在,与上帝的命令和他们领袖的严肃禁令相反,没有上帝的约柜也没有摩西,他们就列队前去对付敌军。{4T 154.1}
在以色列人因邪恶的反抗消磨了时间的时候,亚玛力人和迦南人已为开战作好了准备。以色列人自以为是地挑战了不敢来攻击他们的敌军;但是他们刚一进入敌人的领土,亚玛力人和迦南人就有力而猛烈地击退了他们,使他们遭受了重大的损失。战场被他们的血染红了,他们的死尸散在地上。他们全线溃败了。他们反叛试验的结果是毁灭和死亡。但是迦勒和约书亚的信心得到了丰富的奖赏。上帝依照祂的话,把这两个忠心的人带入了应许之地。胆怯和反叛的人都在旷野灭亡了,但公义的探子却吃到了以实各的葡萄。{4T 154.2}
那十二个探子报信的历史适用于我们这班子民。当有风险要对付时,胆怯抱怨和畏缩不前的场面如今再现于我们中间。象在迦勒和约书亚的日子一样,人们表现出同样不愿听从忠实的报告和真诚的劝勉。上帝的仆人们,背负着圣工的重担,为祂子民的缘故实行严格的舍己,遭受穷乏之苦,现在不比那时更受赏识。{4T 154.3}
古以色列人多次受了试验并且显出亏欠。很少有人领受上帝赐给他们的忠实警告。在我们接近基督复临的时候,黑暗和不信并没有减少。真理对于属肉体的心来说越来越没有味道了;他们的心迟迟不肯相信,也拖拖拉拉不肯悔改。要不是主赐给上帝的仆人们祂的智慧和帮助,他们完全有理由灰心丧志。主已容忍祂的子民很久了。祂饶恕了他们的徘徊游荡,等着他们在心里给祂腾出地方;但是错误的想法,嫉妒和不信任却把祂挤出去了。{4T 155.1}
自称是以色列人,心智已被上帝智慧的启示光照的人,很少敢于象迦勒一样大胆地走上前来,坚定地支持上帝和正义。那些蒙上帝拣选管理祂圣工的人,因为不愿转离正直的行为去满足自私的人和未献身的人,便成了他们仇恨和恶意诽谤的对象。在这些末后的日子里,撒但十分清醒,且在谨慎作工,而上帝则需要有属灵的胆量和毅力好抵抗撒但诡计的人。{4T 155.2}
那些自称相信真理的人必需彻底悔改,才能跟从耶稣,顺从上帝的旨意——不是因环境而生的顺从,象受惊的以色列人在无穷者的权能向他们显现时那样,而是一种深刻而衷心的悔改和弃绝罪恶。那些只悔改一半的人就象一棵树,树枝挂在真理这边,树根却稳稳扎在土里,伸展在世界贫瘠的土壤里。耶稣徒然从它的枝子上找果子;祂发现只有叶子。{4T 155.3}
成千上万的人都会接受真理,只要他们可以这样做而无需舍己,但这班人决不会增进上帝的圣工。这些人也决不会列队出去与敌人,就是世界、专爱自己的心和肉体的情欲,英勇作战,倚靠他们神圣的领袖使他们获得胜利。教会需要忠心的迦勒和约书亚,他们预备按照上帝关于顺从的简单条件接受永生。我们的各教会因工人而受苦。世界就是我们的园地。各城镇和乡村都需要传道士,这些城乡的人比从未见过真理之光的东方异教徒更确实地被偶像崇拜束缚着。作出高尚信仰表白的各教会已经离弃了真正的传道精神;他们的心不再因对生灵的爱和切愿把他们带入基督的羊圈而火热。我们需要恳切的工人。难道没有人响应那从各处传来的呼声:“请过来……帮助我们”(徒16:9)吗?{4T 155.4}
那些自称是上帝律法的保管者,期待耶稣不久就要在天云中降临的人,若是转耳不听行在阴影中的人们的呼求,岂能不染上生灵的血吗?有许多书籍要预备和散发,有功课要讲,有舍己的职责要履行!谁愿意来救援呢!谁愿意为基督的缘故舍己和将亮光传给那些坐在黑暗中的人呢?{4T 156.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