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基督复临安息日网站
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字体:[ ]

读书万卷惟求真

一:真理统一的向往

  有一个明显的事实:“古往今来,无论何人总是有困惑,既有困惑,也就需要解决困惑。”

  另有一个明显的事实:“真理总是被人发现,而不是被人创造。”这个常识在自然科学中往往被人重视,而在社会科学中却被众人遗弃。试问,社会科学中是否存在真理?

  另有一个明显的事实:“在物理学领域,真理的表述公式只有一种,其他表述公式若不与其等价,可断定必是错误。”换句话说,真理的正确表述形式只有互为等价的一种,那么关于真理的错误表述形式也就有无穷多种。

  另有一个明显的事实:“在物理学领域,真理的表述简洁清晰,而在社会科学领域,却充满晦涩的词语,让人无从把握。”难道,社会科学领域的真理就本应如此?

  对以上问题作出清楚的解答,意味着离真理的王国已经很近了。

二:读书方法的观照

  大凡读书人,读书的方法不外乎以下四种。

  第一种:一般的读书人无论什么书都看,读迄今为止所有大文豪、大思想家、大哲学家、大自然科学家们及其追随者们的着作,这种人看似努力、博学,实则最偷懒、最容易。

  第二种:稍微努力的读书人至少能做到不看宗师追随者们对其老师的评注和解释,因为有一个很清楚的事实:大师的追随者们实际上并不必读者更能把握 大师的思想精髓,正相反,可能比读者知道得更少,甚至还扭曲了不少。换句话说,这种读书方式就是在大师和读者之间不需要有任何中间人,而是大师和读者直接 交流,根本不必看大师的弟子及其追随者们的着作。换句话说,对待任何一位作家的作品,他先把作品中所有引用的文献词句全部删除,看看还剩下什么。当然,他 比第一种人花了些气力,虽然看的书少了不少。

  第三种:更加努力的读书人并不被作品瑰丽的文采和富于想象力的驰骋而吸引,而是试问自己:这本书是否能解答自己关于世界根本性问题的困惑。他看 书时总是先把立于学说基石之上的推论全然抛在一边,直接看其学说的基石和前提。在数学领域有一个清楚的事实:“数学家往往是先确立公理性的前提或假设,那 后采用演绎推理来构建一个满足自恰性的理论体系。但公理性前提本身是不可证明的,且被毫无疑问地予以接受。”在社会科学领域,情形往往不是这样,许多人首 先就不确立公理性的前提,更谈不上严格保证自己的学说无自相矛盾之处,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常年累月地向世人抛出自己独创性的杰作,当然对于这种创造手法世人 并不关心,也谈不上深究是否有不妥之处,因此他们始终有市场。如果有位作家能抱有如数学家一样的严谨治学态度,那么他是值得尊敬的。事实上,能这样写作的 人很少。

  这种读书方法是下了功夫的,说明他正在追求真理,但也处于最关键的时刻,因为此时他必须依靠自己的良知和理性作出一生最重要的抉择。他看的书自然比第二种人又少了许多。

  第四种:最努力的读书人既然已作出了明智的选择,发现并接受了真理,就全然抛弃“空有虚华外表,而里面却是错误根基和毫无根基”的世人所尊崇的 无数假道。人不能只看外表,其实根本就不要看外表,华丽的外表并不意味着其内在有正确而真实的根基,如果能把这一点运用于恋爱上就可避免许多人间悲剧。

  这种最努力且最聪明的读书人敢于抛弃众多大文豪、大思想家、大哲学家以及其他无数家家们的经典着作,少看甚至不看人所写的关于“形而上”方面的 书籍,而直接向真理的源泉全身心投入地学习,因为既已找到了真理,又何必在无数谬道上浪费宝贵的生命呢?这不是胆怯的拒绝,而是勇敢的智慧,敢于放弃在谬 道上无休止且毫无意义的洞察和批驳,也是对自己生命的负责。

三:世人对待真理的事实

  很明显,采用不同的读书方法也就对人产生了不同影响,试把一个人看作一个输入/输出的系统,看看究竟会有什么情形?

  第一种:这种人往往被世人尊崇为博学大家,虽有炫目的外表却不堪一击,因为内中看似有物,其实毫无一物,无疑是个大拼盘。这种人在世界人不是太少而是太多,经常向世人抛出许多自己不明白更不清楚的让人迷惑的作品,但世人却乐于接待他们。

  第二种:这种人稍稍聪明,敢于反抗,甚至最终会发疯,因为他总是与大师和自我对抗,也在不断超越大师和自我,若能端正心态,能被世人作为光明的 使者来顶礼膜拜,实际上这是人世间最可怕的敌人;若不能端正心态,过于狂傲则会使自身处于一种疯狂的颠峰状态,一般来说,这种人不多,往往最后会发疯,总 是孤独地死去,常常自诩或被人误认为是异类,实际上根本不是,只是谬道上的异类而已。当然,这种人比上述的第一种人稍强一点,通常藐视第一种人,他们的作 品一般不多,能看懂的人也不多,因为要读懂这类人写的书首先自己的精神状态也要变得疯癫才行。从付出和收益的角度来看,稍有理智的人是不愿尝试的,实际上 这种人只是比前一种人隐藏的更深而已,“五十步笑百步”,属于一类。不过这种人勇于超越的精神可嘉,可惜的是在错误的方向上做了错误的努力。

  第三种:这种人比较聪明,一般比较谦虚,至少能做到自己不懂而不去制造作品,始终将自己摆在真理追随者的位置,其精神确实很值得尊敬,这种人一 生作品很少,可能只有一本,并且能做到与世无争,其作品符合真道,于社会有益,也能为社会广大有良知的人所接受,只是后代追随者们离他们的老师越来越远, 甚至背离了。一般来说,这种人很少,生前不会遭到什么迫害,能得享平安。

  第四种:这种人最聪明,给人感觉极其柔和平安,清楚地知道自己仅是真理的代言人,不会向世人兜售任何一部作品,正相反世人写关于他的作品却是有 史以来最多的。他总是发自内心地乐于将真理无偿与更多的人分享,而且为了真理甘愿付出生命。一般来说,这种人往往会遭到世人的拒绝、辱骂、攻击甚至迫害至 死。

  这样,用心的读书人就会发现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人间事实:最宝贵的真理往往最廉价,唾手可得,但被世人所遗弃;而谬道往往价格不菲,被奉为宝玉,为世人吹捧。

  举例来所,心理医生的出现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假如一个人与人为善,知足常乐,我想他是不需要心理医生的,相反心理医生倒需要去拜访他。解 决问题的方式通常有两种:一则治标而不治本,问题的解决总是带来无休止的新问题;二则治本而治标,即“釜底抽薪”法,消除产生问题的条件,自然也就无需解 决问题。

四:求索真理的心路历程

  在追求真理及至发现真理的过程中,读书人内在心理认知阶段的变化不外乎以下三种。

  第一阶段:他会对某件事情同时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说明他对事情愿意有一个正反两方面的完整认识,在此阶段,最好保持缄默。举例来说,如果一 个男人能具备从女性心理角度看待事情的态度,说明他已经前进了一步。很多人能做到这一点,意味着他已经开始走出自我封闭的局限。

  第二阶段:如果他在第一阶段潜心努力,这时意味着他要开始超越他的老师了,事实上大多数人此刻会怡然自得。举例来说,如果一个画家要超越梵高, 有一个简单的方法:他一定要有充分的想象力,对梵高所处的时代,梵高的人生经历和心理特征有充分的把握,并揣摩梵高当时创造作品的心理状态,才能再现甚至 超越梵高的传神之笔。实际上,梵高是一个绝顶单纯的人,这倒与真理的唯一性表述很相像,纯一不杂,至精至纯。如果他不能做到比梵高更不可思议地单纯,那么 就永远也无法超越他。坦白地说,要让你评价一位画家的作品如何,根本不需要看他的任何一副作品,而是直接了解这位画家一生的经历以及他对于最细微小事的态 度,就能对其作品的水准心中有数了,虽然你根本不懂绘画。不过,这种努力还不是真正的努力,真正的努力就是将自己完全投放于所绘画的景物之中,在自己和景 物之间没有任何中介,直接用一颗至纯至真的心来会绘画。我一直相信“如果艺术家能再现他所创造的艺术品,那么可以断定这件艺术品不是一件真正的艺术品”。

  当然,处于这个阶段是一个相当危险的阶段,如果他有良知,他会选择行善;如若内心被邪恶占据,他会选择作恶,而滥用自己的一些小聪明。有不少人 在此处开始分流了,如果选择行善的不继续努力,终将被魔鬼所掳走,这是很可怕的,许多伟人仅仅走到这里就停滞不前了,可悲可叹;而选择作恶的人如果不正视 自己的良心,必将走向死亡的不归路。

  第三阶段:在第二阶段选择行善的,如果真正能与自己内心的灵魂作战,并尽全力追求真理,必然发现终极真理,因为此时他觉知了,但能清楚地认识到 “自己是生来就有困惑”,并始终“把自己放在发现真理的位置”,那么他已经做到了真正的虚心,实际上再稍微努力一下,就大功告成了。试想如果将卑微的自己 所有的智慧和良知发挥到极致,他必将意识到“必绝对存在着独一的自有永有、全能全知、至真至善至公的上帝”。

  其实,所谓超越也就意味着抛弃,在更精确的层次上说,意味着先前的真理是不够准确的,而是错误的。牛顿定律和相对论就已经充分表明了这点。但有 一点可以肯定,上帝的话语绝对正确,其实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凡是人都可被人所超越,而上帝是人所不能超越的;凡是人都不值得敬拜,而惟有上帝值得敬 拜”,也就是说,“人所提出的真理只是相对真理,而上帝的话语则是绝对真理且永恒不变”,能认识这点对于成为“上帝的末世儿女”至关重要,甚至决定了一个 人的生和死。显然,人类有追求绝对真理的本能,不断地超越相对真理,本身就已清楚地证明了这点。显而易见,人不可能从人那里找到绝对真理,而只能从上帝那 里获得。翻开历史的画卷,将古今中外所有知名人物排列出来,很惊讶的发现只有一个人与其他任何人都与众不同,那就是“由童贞女玛利亚感孕而生,自称是上帝 的儿子,且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其他所有人皆由父母所生,最终都走向死亡这同一条路。而耶稣基督却如此与众不同,以至于令人惊讶。真理的答案已初露端倪 了,坦率地说,评价一个人不是看他的才干,而是直指人心,直接看他是否具备完美无瑕的独立人格和无可挑剔的人生履历。当我察看耶稣基督整个人生经历时,我 不得不发出由衷的崇敬之心。他那最富智慧和最简洁的话语:“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 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22:37-39)坦白地说,当用自己的心灵来体会这句话含义时,我已经彻底接受“耶稣基督就是人世 间绝对真理的化身”。至此,真理的道路终于找到了,而圣经就是上帝与人类交通的话语,我又何必舍本逐末去读人所写的“行而上”着作,即直接从至圣者、至尊 者、至能者的上帝所默示的——圣经和上帝真先知的预言之灵着作中来获得真正的大智慧,这已经足够了。

  请注意,这是在找到真理的前提下自然而然得出的结论。在探寻真理的过程中,兴趣广泛、勇于尝试的读者不妨把人世间所有学说的基本观点归类并罗列开来,看看对于根本性问题的解答到底有多少种及彼此之间有多大差异。

五:人类理性对人生根本问题的必然推论

  我斗胆提出一些自己关于这方面的思考,以供大家参考和批驳。首先要确立世界根本性的问题有哪些?很明显这些问题由来已久,在此我复述几个。

  1. 天地由何而来?

  2. 人由何而来?由什么构成?

  3. 人若有灵魂,死后的灵魂归向何处?死后的灵魂能与在世的活人交通吗?能与世间的事情有份吗?

  4. 人的灵魂是不朽的,还是可灭的?

  5. 世间有无公道?

  6. 正义与邪恶是永远共存,还是短暂共存?是正义永存,还是邪恶永存?

  7. 人生的目的和追求应是什么?

(一)正义和邪恶的理性推理

  对于以上根本性问题的解答,正是我们确立和评判所有理论和学说的依据。有些问题凭借良知和理性,我能作出正确的解答,但有些问题我永远也给不出 答案。因此,这样,首先不妨凭借想象力用排列组合的方法对每一个问题摆出全部可能的互异(独立不相关)答案,但不要出现遗漏。要确立一个理论体系必须只能 依据一个答案,因此,有多少个互异的答案就有多少个依据此答案而构建的理论体系。构建一个理论体系并不难,重要的是选择哪一个前提答案作为构建的基石。同 样,在选择理论基石时,这个基石本身是无法证明,且被不言而喻地接受。选择哪个前提答案是不可能通过逻辑论证来决定,有些根本性问题只能根据内心的良知来 回答。同时,当我们选择接受关于问题的一个答案时,也就意味着拒绝和否定了其他所有答案。

  例如:凡是内心有良知的人对问题5回答是“世间自有公道”,而不是“世间没有公道”,对问题6最希望的回答是“正义永存而邪恶暂存”,而拒绝接 受另外两种答案——“正义与邪恶永远共存”和“正义暂存而邪恶永存”。坦白地说,每一个有良知的性情中人无法说服自己的内心相信后两种答案,如果是这样, 那么对于自己所存在的宇宙会感到莫大的悲哀,而最终会选择宁可不到这个世界上。同样,每一个有良知的人从小就明白并相信“世间自有公道”、“正邪不两 立”、“邪不胜正”这些人世间的常识。这样,问题5和6就简单地解决了。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0 - 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浙ICP备12047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