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网站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字体:[ ]

安息日与主日的由来

    上帝在《圣经》中以他创造宇宙万物者的绝对权威的口吻,反复强调安息日的神圣:“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并且将这道命令作为全人类都当谨守遵行的律法列入“十条诫命”之中(创世纪20:8)。但是遵命者不多。这就使人想起挪亚时代,听从洪水灭世警告的人寥寥无几,只有挪亚一家。上帝曾将他的诫命赐给人,作为人生的准则,但他的律法被人违犯了,结果他们就到了无恶不作的地步。耶稣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怎样。”(路加福音17:26,30) 今天世界的状况果然如耶稣在近两千年前所预言的那样,上帝的诫命被人轻视到了极其严重的程度;基督教界普遍不守上帝命定要守的安息圣日,却守那名不见经传的星期日,还美其名曰:星期日是主日,守星期日是纪念主的复活。人们不禁要问:基督教界果真有两个礼拜的日子吗?星期日果真是《圣经》说的主日吗?星期日这个古罗马拜太阳神(即巴力)的日子,如何成了基督教的礼拜日呢?让我们追本溯源,作一番较全面的了解。
  安息日是哪一天
  1993年5月6日《青岛日报科普知识栏发表文章《“七日一周制”的由来》,全文如下:
  古人依据星球运转规律计算时间形成年、月、日的周期。而七日一周的周期是没有任何天文学根据的。七日一周的来历,最早的说法来自《圣经》。《辞海》有这样解释:“根据《圣经·创世纪》记载,上帝六日内创造了天地万物,第七日完工休息,故遵该日为圣日,名为安息日(犹太人以日落作一天的开始,第七日指星期五日落至星期六日落。)并规定教徒在该日停止工作,礼拜上帝,称为守安息。基督教承袭犹太教关于守安息日的规定。”从《辞海》解释中可知,最早沿用“七日一周制”的是犹太民族和早期基督教,他们把第七日(安息日)作为礼拜日,此外,尚有较《圣经·创世记》更早的资料,那就是犹太民族和早期基督教的祖先们于公元前1455年从埃及去迦南(今日巴勒斯坦)途中,耶和华在西奈山亲自颁布的“十诫”,其中第四诫规定在六日内工作,第七日休息的制度。
  至于古巴比伦流行“七曜”记日法,把一周七天顺序加上日、月、火、水、木、金、土七个星球的名称,称为星期。所谓星期就是星的日期,也称曜日,这种记日法在公元前一世纪古罗马日历已有之,仅供占星用。到公元四世纪时,由罗马皇帝正式公布使用,才成定制。
  罗马所公布的“七日一周制”与基督教传统的“七日一周制”在每周的休息礼拜日上有所不同。基督教在第七日(安息日)礼拜,而罗马则改在第一日(太阳日)休息礼拜。如此演变是有其历史背景的。公元306-337年罗马在位皇帝,将基督教奉为罗马国教(原罗马国教为太阳教)。他扶植基督教,使之成为国家机器的一部分。教会的礼仪、宗教活动、人事、经济都必须听命于皇帝。所以,君士坦丁皇帝颁令将基督教传统的第七日(安息日)的礼拜活动移到第一日(太阳日)举行,并于公元321年3月7日始成定制,也是为了适应其帝国统治的需要。
  随着罗马基督教的扩展和影响,世界上许多地方使用罗马的“七日一周制”达千余年之久,直到十九世纪中叶,美国著名宗教家爱伦·怀特,又重新提倡使用基督教传统的“七日一周制”,她主张恢复第七日休息礼拜。近一百五十年以来,该主张逐渐被越来越多的基督教徒所接受并实行。
  星期日怎样变成礼拜的日子
  一、圣经早有预言
  但以理先知曾经预言将有一个邪恶的势力兴起与上帝为敌。《但以理书》7:25说:“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
  使徒保罗也曾有类似的预言。《帖撒罗尼迦后书》2:3,4,7:“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
  二、“不法的隐意”发动的历史
  远在基督的时代,在埃及的亚历山大城,埃及人、希腊人及犹太人都有很大的势力。他们的哲学思想和宗教互相影响,结果,就产生了一种多数人都能接受的神学派别“诺斯底派”(又称知识派)。他们约有三十个分支。后来,其中一些派别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即知识派基督教。《启示录》2:6所说的尼哥拉党,就是知识派的一支,主张基督徒可以随意行不道德的事。(见本词条最后的附摘)
  三、当时使徒们反击知识派言论
  在公元七十年耶路撒冷被毁后,基督的门徒和他们的接班人以小亚细亚的安提阿为基督教的中心,他们曾对埃及亚历山大的知识派基督教发出严厉的批判,以至当时基督教不敢再提“知识”这个词。“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着的,就没有上帝……若有人……不是传这教训,……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份。”(约翰贰书7-11)
  四、第二世纪的大事变
  到公元132年,犹太人巴尔·柯巴自称是基督,带领犹太人武装反抗罗马帝国的统治,于公元135年犹太起义被镇压,罗马皇帝哈得良(Adriano)下达命令:“禁止犹太人进入耶路撒冷,甚至不许他们站在远处眺望他们列祖之地。”(Eusebius《Ecclesiastical History》book4 chap.6.)
  犹太人被迫流亡到世界各地。“巴勒斯坦荒废了。耶路撒冷改名为开普吞林那(Aelia Capitolina),成为外邦人的城邑。城中充满异教拜偶像之风。割礼、守安息日及讲解律法等事,都被禁止了。”(Robert Rainy《The Ancient Catholic Church》P.19,New York:Scribners,1902) 城中的教会由外邦人组成,因为只有外邦人才能进城礼拜。从此基督教发生了大变化。犹太教只信《旧约圣经》,不信《新约》,也不信耶稣是基督。基督徒都尽量与犹太人划清界线,并尽力设法远离犹太人的仪礼。反犹太人情绪高涨。所以这时在基督教中有种说法:“谁爱护犹太人……谁就不应列在基督徒和传道人的行列。”(Syriac document《The Teaching of the Apostles》Articlel5.)
  从此以后,这种反犹太人情绪与日俱增。君士坦丁皇帝曾说:“但愿我们从今以后不要有一件事与那可憎的犹太人相同。”(Euscbius《Life of Constantine》book 3,chap.18.)他颁布法律说:“一个基督徒不应该为犹太人服役。”(同上book 4,chap.27)在奥尔良(Orleans)第三次议会上通过一条法律:“基督徒不可与犹太人结婚,甚至不可与他们同餐。”(Third Synod of Orlcans,Canon 13.)公元365年,老底嘉议会通过一条文:“基督徒不应犹太化,也不应在星期六(即安息日)停工。如果被发现有犹太化的情形,就要驱逐出教,与基督无份。”(Council of Laodicea,Canon 29.)
  五、星期日在迫害犹太人的运动中不断被高举
  公元130年以前,找不到基督徒守星期日的记录。公元135年犹太起义失败后,非犹太血统的教会领袖,乘乱夺取犹太籍领袖的领导权,埃及亚历山大城的知识派基督教学校的大批毕业生被派遣到各地教会,知识派势力大大地扩张,掌握了各教会的领导权。
  公元140-150年间,亚历山大城出笼了一部伪造的《巴拿巴书》。该书强调,上帝用六天创造天、地,是指耶和华用六千年的工夫造完万物;上帝在第七日休息的意思是当他儿子复临时,要审判不敬虔的人……然后,他要在第七日实在地休息,但第八日开始,那就是另一世界的开始,因此我们也当守第八日为喜乐的日子,这一日也是耶稣的复活日。(The Epistle of Barnabas,chap.15.)《巴拿巴书》将安息日用在天国,又高举第八日(即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
  游斯丁曾是亚力斯多德派(Aristotle)的教师,后又成为皮他哥拉派的成员,末后又变成柏拉图主义者,有一天他听基督徒传道,便接受了基督教信仰的一部分,并开始向人传讲。他是第一个记载星期日礼拜和举行圣餐礼的人,他颠倒是非,反对守安息日。他说:“……如果亚伯拉罕以前的人不需要受割礼或安息日及节期;在摩西之前的人不需要献祭,那我们现今也不需要那些事了。”(Justin Martyr《Dialogue With Trypho》chap.23)
  犹斯丁提倡守星期日,他说:“第八日如何成为神秘重要,而上帝藉诸多仪式宣布的第七日反得不到它,此种的经过我们是能指明的。……上帝吩咐婴儿出生后第八天行割礼,就是藉主耶稣在七日的第一日从死里复活,割除我们的罪。这七日的第一日是在第七日安息日之后,是其余诸日之首,所以称为第八日,同时仍可称第一日。”(同上chap.41.)他还说:“在所谓的星期日上,一切居住城里或乡下的人都聚集在一处,有人宣读使徒们的言行录或诸先知的著作……然后我们都一齐祷告,之后,便把饼和酒拿出来,并在同样态度中由会长奉献祷告。”(Justin Martyr《First Apology》chap.67.)且犹斯丁为了高举星期日,歪曲《圣经》记载。《圣经》记着说,第一个守安息日的是亚当和夏娃,第一个献祭的也是他们。
  埃及亚历山的大问答学校(Catechetical School)的著名知识派基督教教授克雷芒(Clemens,150-215)教导人说:“教会已能满足他们智力上的每一渴望了。基督教的神学就是真知识派主义,完全的基督教就是真正的知识派。”(Charles Bigg《The Origins of Christianity》P.411)关于敬拜的日子,克雷芒用隐喻解经法,说明第八日是真正的第七日。他说:“第四诫中指明世界是上帝创造的,他又赐人第七日为休息日,这原是为人生命上的困难、疾病而设的。……因此第七日被称为休息日,休养疾病,预备进入那根本的日子,也就是我们的真正休息日。按真理说,这日才是创造光明,万物也是由之而出现及产生的。……这第八日也可以被推算为第七日,我们把第七日当作第六日……因为,皮他哥拉派认‘6’为完全的数。”(Clement《Miscellanics》book 6,chap.16.)
  韩纳克教授说:“天主教开始时曾和知识派斗争,在付出重大代价后,取得了胜利,但表面上失败的知识派,比胜利的天主教更占上风。因为知识派的精神藏头去尾后钻进了天主教。”(Adolph Harnack《What Is Christianity?》P.222,223.)天主教拜偶像(拜耶稣和马利亚的像,也拜使徒们的像,还拜十字架和信徒遗物等)、拜太阳、守太阳日(七日的第一日)、反对犹太教、反对守安息日、提倡灵魂不灭、创立“炼狱”与“永刑”的学说、提倡禁欲、苦修,这些都是知识派发明的杰作。
  早期天主教守安息日与星期日两天,随着罗马皇帝迫害犹太人的不断加深,安息日逐渐被贬低,星期日不断占上风,但安息日还可遵守。自从古巴比伦时代起,外邦神祗中最知名的就是太阳神。罗马时代,人们在星期天拜太阳,那些主张妥协的宗教领袖们看出,如果把星期六的安息日改到星期日,有以下好处:
  1.使自己与罗马人憎恨的犹太人划清界线;
  2.在异教徒守惯了的日子,与基督徒一同礼拜是再便当不过的了。
  果然,成千上万的异教徒蜂拥入教。开始时是温和渐进的,那些忠诚谨守的基督徒去问教会领袖时,他们的回答是:星期日礼拜是为了纪念我主耶稣的复活。
  罗马皇帝君士坦丁改信基督教后,教会领袖建议他颁布守星期日的法令,这样能使多神教、基督教与罗马帝国政权达到空前的大团结。公元321年3月7日,君士坦丁皇帝颁布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星期日法令:全国一切官长、城市居民和一切工场、商店必须在可敬的太阳日(星期日)停工休息,惟有农民在这一天仍可自由、合法地劳动,因在另一日撒种或种葡萄,往往感到不便。这个法令高举了星期日,但没有废除安息日。
  六、星期日被冠以“主日”
  克雷芒是亚历山大城问答学校的著名教授,他用“似是而非”的学问,尽力鼓吹第八日的重要性。他是第一个称七日的第一日为“主日”的人。论据来源于柏拉图。他说柏拉图预言到“主日”说:“当他们每个人在牧场上度过七天之后,在第八日便出发,并且在第四日到达了。”(同上book 5,chap.14.)
  克雷芒用皮他哥拉派哲学理论,使安息日变成第六日,第八日变成第七日,第八日就是星期日。他又称星期日为“主日”。
  辽宁出版社出版的《圣经百科辞典》1232页对“主日”作如下解释:“主日”(Lord's Day) ,主的日子。新约记载,基督耶稣被犹大出卖后,在星期五(即安息日之前一天)被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即星期日(安息日之后的第一天)清晨又从死里复活。后来,基督教会把星期日定为“主日”,即“主的日子”(主的复活的日子)。因此,基督教会又称星期日为“礼拜日”或“主日”。请注意,此处的“后来”二字很客观地说明将星期日定为“主日”是“后来”的事,并且做这事的是教会,而不是复活后的耶稣。教会有随便更改上帝律法的权柄吗?教会从哪里受权做这些事呢?人们有理由划个问号!
  红旗出版社的《基督教千问》203页登有如下问答:
  问:“主日”是怎么来的?
  答:“主日”(Lord's Day)意思是“主的日子”,据《福音书》记载,耶稣在犹太教安息日前的一天受难,第三天(安息日后第一天)复活。为了纪念耶稣复活,早期基督教把这一天定为“主日”,并逐渐取代了安息日。所以犹太教徒守“安息日”(即今星期六)而基督教徒则守“主日”(即星期日)。不过,基督教新教中的基督复临安息日派仍然守“安息日”。由于“主日”继承了“安息日”不准做工的传统,所以天主教又称“主日”为“罢工日”。
  星期日“逐渐取代安息日”是历史事实,由此看出撒但引诱人背弃上帝的惯用手法。在伊甸园他也是这样引诱始祖一步一步进入他的网罗的。然而,背道的教会虽可让所谓的“主日”“逐渐取代安息日”,却永远无法消灭安息日,因为,全能的上帝要伸出他的膀臂维护他律法的神圣。他在《圣经》中一再称安息日是“我的安息日”“我的圣日”(见出31:13,16;利19:3)。
  七、罗马天主教篡改上帝律法废除安息日
  神父们禁止平信徒私读《圣经》,经年累月,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对《圣经》毫无所知,上帝的安息日自然也被遗忘了。天主教会召开多次会议,每次都高举星期日、贬低安息日。最后,那多神教的节日变成了公认的“主日”。由教皇西维斯特(Pope Sylvester,314-337)倡导,教会领袖们把《圣经》的安息日判为犹太人的古董;并对那些仍然顺从第四诫,守安息日为圣的信徒加以“咒诅”。先把上帝全备诫命的中段扯出来,再把太阳日(瞻礼日)假货塞进去补缺,从人民手中夺去《圣经》,又命令普世的人接受奉行,这个骗局真可称为天下骗局的王牌。
  公元364年,天主教会在老底嘉城召开宗教会议,制定了宗教法规,其中第29条:“基督徒不应效学犹太人,所以不该在星期六休息,而必须在这天工作。但基督徒应该特别尊重‘主日’。作为一个基督徒,如果可能,就不要在‘主日’工作。假如有人效学犹太人,他们就是自绝于基督耶稣。”
  公元439年,苏格拉底说:“几乎全世界所有的教会都在每周的安息日举行神圣的崇拜活动,但在亚历山大城和罗马城的基督徒,由于受了古代遗传(就是拜太阳神的异教徒)的影响,已经停止守安息日了。”
  罗马帝国灭亡后,罗马城主教的反对派阿里乌斯派被消灭后,罗马主教于公元538年登上教皇宝座后掌握政、教大权,立刻召开奥尔良第三次会议。通过以下法令:“在星期日骑马、乘车、修理房屋或妆饰仪容等都是不合法的,田里的劳动应该禁止,以便人民可以到教堂礼拜,如果人做了其它劳动,他要受罚。”
  公元589年在法国拿尔邦召开的宗教会议通过:“无论自主的、为奴的、戈特人、罗马人、叙利亚人、希腊人或犹太人一律不许在‘主日’作任何工作,除非特别必要,也不准使牲畜劳动,如有人冒犯,自主的罚款六所利地(约360斤米),为奴的受鞭打一百下。”
  公元600年左右,教皇贵格利高里一世对罗马城的居民发布反安息日通告,摘录于下:“上帝仆人贵格利高里致他所最爱的罗马市民:近日发现有悖逆分子,在你们中间散布与神圣信仰相反的异端,甚至禁止人在安息日作工,他们是敌基督的传教士。因敌基督者来到时,他必会吩咐人在安息日不作工,像在‘主日’一样。……”(《尼西亚时代教父遗著》,卷13册第一信函336页)
  到第八世纪,在教皇统辖的范围内,都接受了亚历山大派的知识派神学,不再守安息日。但东正教仍守安息日。
  公元1054年东正教为了坚守安息日,导致和天主教的大分裂。马思威博士说:“主后1054年不仅在基督教历史上,也在安息日的遵守上是一个分界点。那一年东正教的基督徒与天主教的基督徒互相将对方逐出教会。……导致1054年分裂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罗马天主教会反对安息日。君士坦丁堡(东罗马首都)的教父色路拉里乌斯(Michael Cerularius)及他的助手们,于1053及1054年坚持说,罗马天主教应该废弃他们令人沮丧的星期六禁食。他们说,天主教对安息日的处理方式毫无圣经根据,严重破坏了安息日要成为喜乐日子的原意。教皇利欧九世拒绝这改变的要求。他反而坚持说,因为他是彼得的继承者,他的话就是一切忠心基督徒要遵守的律法。教皇利欧大发雷霆,就吩咐他的代表,教廷使节红衣主教亨伯特递交给君士坦丁堡的教父一封官方文件,斥责他‘东正教’的基督徒,处在‘魔鬼及其使者’同样的地位。”当时东正教会“是将安息日与星期日一起遵守的,有经常的崇拜聚会。”──(《但以理书的信息》7-31,7-32页)
  八、天主教承认立星期日废安息日是他们干的
  计南氏著《教理问答》第174页记载:
  “问:你有任何别的方法证明教会(天主教)有权制定诫命的节期吗?”
  “答:天主教若没有这种权柄,就不能规定现今改正教所赞成的日期──就是以七日的头一日代替安息日,并且此种更改,《圣经》中并没有准许。”
  红衣主教吉本氏(Gibbons)宣称:“天主教会凭他的神圣使命,把那日子从土曜日(星期六)改到日曜日(星期日)了。”吉本氏著《先祖之信》第111页说:“你可以把《圣经》从《创世纪》读到《启示录》,你一定找不到一行字,命令人将星期日定为圣日。《圣经》强调将星期六守为圣日礼拜,这日子我们从来不守为圣日。”
  天主教信徒使用的《教理详解》(The Convert's Catechism of Catholic Doctrine)第三版第五十页说:“问:安息日是哪一天?”“答:星期六是安息日。”“问:为什么我们在星期日礼拜而不在安息日呢?”“答:我们在星期日礼拜而不在星期六,是因天主教会曾在(公元364年)老底嘉大议会上,把守圣之功从安息日转换到星期日上。”
  恩来特神父1893年言论摘抄:“在地上只有一个教会有权(或自称有权)订立那约束良心、在上帝面前应当遵守、并且如果违背即受地狱火刑的律法,如星期日的制度。其它的教会有什么权利遵守此日呢?你说是凭着第四条诫命‘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然而星期日并不是安息日。无论哪个小学生都知道星期日是每周的第一日。我曾多次悬赏一千元要找一个人,能够单用《圣经》证明星期日是我们当守的日子,但从来没有人来取这笔款子。将安息日由星期六换到星期日的人,是圣天主教会。今日,整个文明世界所服从的是哪一个教会呢?《圣经》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但天主教会说:‘不!要守每周的第一日!’于是全世界都低头,敬从天主教会的命令。”──(美国米苏里州坎撒司市救恩大学C.S.S.R.恩来特神父所著《安息日历史》第802页)
  在天主教教令集(decretal)中有一句惊人的话:“教皇有权可以更改节期、可以取消律法、可以废除一切、甚至基督的训言。”(见《Decretal,de TRANLATIC Episcop》)
  安息日永存
  
  虽然历任教皇都用残酷的逼迫手段,制裁守安息日的信徒,但在各世代,都有忠于上帝、谨守圣安息日的信徒。
  瓦典西(Wajdenses)教派为了坚守《圣经》真理,逃到阿尔卑斯山高山之上。他们虽然遭受残酷的追杀,仍坚守上帝的真理,并传播真理,毫不动摇,达千年之久。亚美尼亚教会和埃提阿伯(即现在的埃塞俄比亚)教会守安息日和星期日二天。东正教也曾长期守安息日和星期日。
  十九世纪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成立后,安息日的真理被愈来愈多的信徒所接受,改守安息日。应验了以赛亚书58:12-14的预言:“那些出于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废之处。……你必称为补破口的……。你若在安息日掉转你的脚步,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而且尊敬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你就以耶和华为乐。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又以你祖雅各的产业养育你。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预言中的“破口”指上帝的律法被人篡改,安息日被废除,出现了破口。“雅各的产业”见启21:12所说圣城新耶路撒冷的十二个城门上写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以赛亚书》56:6,7:“还有那些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要侍奉他,要爱耶和华的名,要作他的仆人,就是凡守安息日不干犯,又持守他约的人,我必领他们到我的圣山,使他们在祷告我的殿中喜乐。” 《以赛亚书》66:22,23:“耶和华说:‘我所要造的新天新地,怎样在我面前长存,你们的后裔和你们的名字也必照样长存。每逢月朔、安息日,凡有血气的,必来在我面前下拜。这是耶和华说的。’”
  新约时代信徒必须守上帝的十条诫命
  耶稣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7-18)“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太19:17)“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是安息日”(太24:20),说明主降临和世界的末了(见太24:3),仍应守安息日,若基督已废除安息日,他就不需要说这句话了。保罗说:“受割礼算不得什么,不受割礼也算不得什么,只要守上帝的诫命就是了。”(林前7:19)“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吗?断乎不是!更是坚固律法。”(罗3:31)“这样看来,必另(原文没有‘另’字)有一(原文没有‘一’字)安息日的安息,为上帝的子民存留(原文为‘遗留’)。”来4:9这节经文的原意是:“这样看来,必有安息日的遵守,为上帝的子民遗留。”保罗给我们作了认真守安息日的榜样。“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劝化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徒18:4,徒13:14,42,44;17:2)雅各说:“你们既然要按使人自由的律法受审判,就该照这律法说话行事。”“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雅2:12,10)约翰说:“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约壹2:3,4)“违背律法就是罪。”(约壹3:4)“我们遵守上帝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并且他的诫命不是难守的。”(约壹5:3)“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启14:12)“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yin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份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启21:8)这些罪都是包括在十条诫命中的,说明守上帝的律法是多么重要。
  《圣经》中的真知识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上帝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4:6)“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能分别是非,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腓1:9,10)违背律法就是罪,诚实无过的人必是守全律法的人。“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彼后1:5)“你若在安息日掉转你的脚步,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而且尊重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你就以耶和华为乐。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又以你祖雅各的产业养育你。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赛58:13,16)

      基督预言耶路撒冷,但祂迟延着不向那城和那国降刑罚,约有四十年之久。上帝在拒绝祂福音而又杀害祂圣子的人身上所显出的耐心,真是令人惊奇。上帝对于耶路撒冷城所存的忍耐只有增强了犹太人的顽固刚愎。他们既憎恶而又残害了耶稣的门徒,就拒绝了恩典的最后召请。那时各党派领袖,联合起来,强掠并虐待同一个可怜的对象,但过后又彼此以武力相见,互相残杀。连圣殿的神圣性也不足以遏制他们的残酷与凶狠。有许多前来敬拜的人都在祭坛之前被杀害,圣所便被许多尸体所污秽了。但在盲目而亵渎的狂妄之下,这些残杀凶恶之事的煽动者竟公然宣告说,耶路撒冷没有被毁灭的危险,因为这城乃是上帝自己的城。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他们在罗马军兵已经包围圣殿的时候,还贿买假先知出来说话,劝告百姓,要等待上帝来搭救。直到最后的一天,群众还坚信,至圣者必要下来干涉,击败他们的敌人。但是以色列已经弃绝了上帝的保护,现今是得不到保障了。哀哉,耶路撒冷!内讧内乱,彼此残杀,血染市街,同时有敌军攻陷了她的堡垒,杀死了她的战士!基督所说关乎耶路撒冷毁灭的预言,字字都应验了。在提多大将再度包围耶路撒冷城的时候,该城所遭的灾难是极其悲惨的。那时正当逾越节,有数百万的犹太人聚集在耶路撒冷城内。他们的粮食若是善予保藏,原可以供应城中居民数年之用,但城内敌对的党派在嫉妒分争之余,早已把存粮破坏糟蹋了。过了不久,饥荒的种种惨剧都演出来了。一升小麦售价一他连得。饥荒的灾情极其惨重,以至人们啮食自己的皮带,鞋履和盾牌上所蒙的皮。许多人在夜间偷跑到城外,觅取野草。其中有不少人被敌军捉去后用惨刑处死。即使能有人安然回来,但他们冒极大危险所得来的一点食物却往往被人抢夺走了。当时有权的人施用极惨酷的拷刑,迫使困疲欲死的平民交出他们所藏的最后一点食物。而且这样的惨事往往是少数衣食温饱的人所为,意在囤积,以备后用。罗马的军长尽力设法用恐怖手段恫吓犹太人,迫使他们投降。他们把倔强的俘虏提出来,施以严刑拷打,随后把他们钉在十字架上,竖立在城墙外面。每天这样被处刑的有好几百人。他们继续这恐怖的工作,直到约沙法谷及髑髅地到处都竖满了十字架,甚至人在其中几乎无法走动。这就悲惨地应了犹太人在彼拉多审判台前所发的可怕誓言:“祂的血归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太27:25)。犹太领袖们的盲目顽梗,以及围城之中所有残忍的罪恶,煽起了罗马人的憎厌与愤怒,最后提多便决定要猛攻圣殿,将它占领。虽然如此,提多大将还是定了主意,无论如何要尽量保护圣殿免遭毁灭。然而他的命令竟被违犯了。在他夜里回到营帐休息之时,犹太人从圣殿中突然冲出,袭击外面的阵地。在这次作战中,有一个兵士将一个火把丢进了圣殿廊前的一扇门内,于是圣所四围的香柏木厢房立刻着火了。后来提多赶到那里,有许多的军长和士兵跟着他。他命令兵士去救火,但没有人听他的话。这些兵丁在愤怒之下,纷纷将火把丢进那接连着圣殿的房间内,然后他们用刀剑杀戮许多在圣殿中避难的犹太人。从圣殿的台阶上,鲜血象河水一样流了下来。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死亡了。人们听见了一阵大喊声,比交战杀伐的声音更为响亮,说:“以迦博!”思就是“荣耀离开了!”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0 -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浙ICP备12047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