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网站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字体:[ ]

为何要有一名现代的先知?

  1997年1月,我前往阿根廷河床复临大学,为其神学博士学位课程授课 。我在飞机上第一次看到了巴拉纳河流域广阔的三角洲地带,以及其中数不清的支线运河与小岛,这个三角洲绵延向前长达 185英里( 300公里)。安息日下午, 课程主任开车带我前往巴拉纳河河岸。他对我说,每当一艘外国轮船经过这里时,总要有一名熟悉当地水文状况的领航员,带领船只 通过有足够水深的特定 运河,安全穿过三角洲地区 。  

  试把 地球的历史想象成为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它经过高山峽谷一路奔流,途中有险滩也有瀑布,现在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三角洲,马上就要流入“永恒”的海洋之中。在人类长河历程最关键的时刻,上帝差遣特别的“领航员”来把他百姓将来必遇到的危险警告他们。我们 称这些“领航员” 为先知。比如说,上帝差遣挪亚警告史前的人类洪水要来;差遣摩西去将在埃及人手下为奴的以色列人拯救出来;差遣以利亞和以利沙带领当时代的以色列人脱离偶像崇拜的恶习;差遣施洗约翰宣告基督的第一次降临。当上帝的百姓来到他们最后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的三角洲,面临人类历史最后关头的属灵挑战时,上帝也差遣特别的领航员,来引导他的百姓安全地驶入永生的港湾。

需要一位现代的先知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接受“圣经,并专以圣经为一切教义的标准和一切改革的基础 ”既然如此,为什么 复临 信徒还 要接受怀爱伦 (1827-1915 ),把她当作一位真先知呢?我们是否真的需要先知恩赐的现代显现呢?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必须首先认识到,即便在圣经时代,也并不是所有真先知的著作都被收录在圣经之中(参见代上29:29)。对于 复临 信徒来说,怀爱伦是另一位在圣经正典作者以外的真先知,是上帝在人类历史 非常关键的时期──末时──所选召的 。

   如果现代基督教是个 内部一致的宗教组织,其信仰完全扎根于上帝圣言的权威之上,那么在这个末期就不需要先知恩赐的彰显了。但当在这个世界上,基督教就圣经的理解比从前任何时期产生了更多的分歧之时 ,教会就需要 这种恩赐 ,把人类对于上帝圣言 的误解完全扫除,这些误解是由大量与圣经冲突的假设所引起的,这些假设 来自人 的遗传 、 推理、 经验 和现代 文化。现代的先知 恩赐并不是要取代圣经,而是要帮助读者理解圣经,让圣经自己来解释自己,而不受人类观念偏见的影响。

      先知的恩赐 先知是圣灵的恩赐之一。这项恩赐乃是余民教会的一项特征,它曾显现在怀爱伦的工作中。她既是主的使者,她的著作乃是真理的延续,可信的资料,带给教会安慰、引导、教训及督责。这些著作也清楚表明,圣经是一切经验与教训必须接受试验的标准。 (珥 2:28, 29;徒2:14-21;何1:1-3;启12:17; 19:10)

现代先知的责任和作用

 

  复临信徒相信,在 二千三百日预言 的终点(见但8:9-14), 真理将要因启示录14:6-12节中三位天使信息的传扬而得以恢复。正如圣经中所描述的其它关键历史时刻,这次在 末时的真理 恢复,也需要有特别的先知恩赐 , 目的是“(1) 引人 注意 圣经,(2)帮助人 理解圣经,(3)帮助人 将圣经原则运用在自己的生活中。”。先知恩赐的这些 作用不应仅仅局限于复临运动的早期,而应持续帮助我们,直到人类历史的末了 。

  耶稣在大筵席的比喻中曾很好地形容了这一点(路14:15-24)。当今世界,许多人因自己的物质财富(第 18节)、工作( 第19节)和社交活动( 第20节)而极端心烦意乱。此外,现代社会的通讯设施和娱乐业的高度发展,也大大剥夺了人们本应 花在上帝圣言上的时间。无论这些事看上去有多么重要, 都不能替代我们的属灵产业。正如有人曾经这样说:“一个人若没有与上帝相处的时间,那就意味着他所度的是一种浪费时间的人生。”毫无疑问,我们需要时常受到提醒,关注我们的属灵产业(见太6:33)。上帝 赐下现代的先知 恩赐, 为了把我们的注意力 转回圣经中。

  即便是那些花大量时间研究圣经之人也有可能曲解其中的真义。正如我们刚才提到的,上帝立怀爱伦作现代的先知,为的是帮助我们,把我们从人的遗传中拯救出来,使我们不致对上帝的圣言发生误解。怀爱伦的著作“是一个过滤器,把人 出于自己的私意强加在圣经真理上的一切遗传的泡沫全都滤掉,让圣经的信息纯净无暇地流入我们心里。” 

  有 一种现象让我们想起来都提心吊胆,即撒但也明白上帝的话,但却未因此而改变自己的生命(雅2:19)。怀爱伦警告说:“有许多人的信仰,不过是理智上的信仰,徒有敬虔的外貌,内心却未洁净 ”她有说道:“个人可能听到并且承认全部真理,可是仍对个人的虔诚和真实的经验信仰毫无所知。他可能向别人解释得救之路,可是自己却被弃绝了。 ”先知恩赐的末世彰显就是为了帮助我们顺从上帝圣言使人成圣的感化力(见约17:17;太5:13-16)。

 

1863年,乌利亚.史密夫(Uriah Smith)使用在航海旅程的最后一部分所承诺来帮助航行的一位额外的“领航员”,来比喻怀爱伦的先知恩赐。见 史密夫, “Do We Discard the Bible by Endorsing the Visions?” 《复临评阅与安息日宣报》,1863年1月13日,第52页

怀爱伦,《善恶之争》,第三十七章,第5段。

2001年的一份可靠的资料来源提及全球有34,000个不同的“基督教教派”。 见David B. Barrett et al.,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 A Comparative Survey of Churches and Religions in the Modern World, 2nd e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vol. 1, p. vi.

T. Housel Jemison, A Prophet Among You (Boise, Idaho: Pacific Press Pub. Assn., 1955), p. 371.

Alberto R. Timm, “Ellen G. White: Prophetic Voice for the Last Days,” Ministry, February 2004, p. 20.

怀爱伦,《喜乐的泉源》,第三章,第33段。

怀爱伦,《布道论》,第十九章,第194段。

尔伯托.提姆博士原籍巴西,最近加入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任该委员会副干事。他和妻子玛利育有三个孩子。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0 -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浙ICP备12047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