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网站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字体:[ ]

抑郁症是一种病

国人对抑郁症存在误解

长期以来,人们往往把抑郁症当成思想问题、闹情绪。这是对抑郁症最大的误解。抑郁症既不是心胸狭窄,也不是意志薄弱,更不是品质恶劣。它是一种疾病,主持人崔永元就曾深感自己患抑郁症时不被周围人理解的痛苦。为什么世人会难以接受抑郁症是一种疾病的观念呢?

因为这是一种隐性痛苦:没有伤口,没有流血,也无法检测具体的数据。所有的依据只是患者自己的感觉以及他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所以人们自然会认为“抑郁症”是臆想出来的,并不真切的存在。

一直以来,医学界对抑郁症的病因并不清楚,医学家笼统地告诉我们它是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其中包括生物因素、环境因素、遗传因素和个性因素。而现代医学则揭示了其中的奥秘,我们知道,大脑的功能都是通过神经递质来进行传递的,神经递质就好比是邮差,传递信息,发挥生理功能。在大脑中负责控制情绪的“邮差”一般分为四种,5-羟色胺(5-HT)、去甲肾上腺素(NE)、γ-氨基丁酸(GABA)和多巴胺(DA)。现代医学研究表明,抑郁症的发生,基本是由于脑内突触间隙的5-HT、NE或DA减少引起的,而抗抑郁药物,正是在这一理论的指导下发明的。
 
 
 抑郁症有哪些表征

抑郁症主要以意志活动减退、抑郁心境两大特点为主。这两点在“走饭”的微博上都得到了很深刻的体现。

先说意志活动减退,其基本含义是动性活动明显减少,生活被动,哪怕连日常生活中最寻常的事件都让患者厌恶。比如走饭说“使我不讨厌坐地铁的方法是让地铁在天上飞,一整条”——讨厌坐地铁;比如 “洗澡需要排队这件事总是令我对这个世界一次又一次的绝望,人生真的毫无希望,真的。”——讨厌排队。对普通人而言,坐地铁、排队虽然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这种日常性行为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对抑郁症患者而言,这足以让他们对这个世界失望。

而抑郁心境主要指的是几乎每时每刻都情绪低落、悲伤或空虚。我们翻看了“走饭”留给世界的“遗物”——1800多条微博,令人遗憾的是,几乎很少有“正面情绪”。每当夜晚袭来的时候,她总是发出“心情不好的人有权利不睡觉盯着黑色的空气发呆”这样的感叹;今年情人节时,她说“为什么大家每过一个节日都这么有感想?”;在别人问她怎样才能开心起来的时候,她说“也不知道被殴打能不能使我高兴起来”;她表达对自己的绝望“世上只有一个我,是濒危动物,死了就没有了,可是依旧不值钱 ”;对他人的绝望“没人真相信2012,还是考试的考试,结婚的结婚,买房的买房,没人陪我等死,一个都没有”。
 
 
 但这些表征并不是由“事件”激发的

工作(学习)单调、环境压抑、爱情不顺的人太多了,为什么大多数人都能够坚强地挺过来?所以,负面生活事件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人们的行为反应,但却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决定性的因素是对“事件”的“看法”。

举个例子,一个孩子考砸了,他可能会这样想:“我又考砸了!我真是很笨,我什么都学不好,真不是块读书的料!” 而另一个孩子可能会认为:“嗯,这次考试真是很难呀。我以为我复习好了,但也许我下次要更加努力一些才能考好!” 面对同样的负性事件,这两个孩子的认知思维完全不一样。研究发现,那些将负性事件归因于自身的(“我笨,所以我考不好”)、普遍的(“我什么东西都学不好,所以我考不好”)以及永久的(“我从来都不擅长考试,以前不擅长,现在不擅长,将来也不会擅长”)原因的人,比将负性事件归因于外在的(“那天外面有点吵”)、特定的(“这次考试比较难”)、暂时的(“我努力得还不够”)原因的人要更容易抑郁。

我们研究“走饭”的微博,她也时刻充满了这种归因于自身的(“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样才能阻止别人怪我蠢”)、普遍的(“我踏上的每条路的名字都叫做迷路”)、以及永久的(“没有一个可驻扎的地方,到每一个地方那儿的人都对我说:你得走。就连回家妈妈都说:你不能留在这儿。每一刻看着那些离去的期限我就觉得孤立无依”)自责。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0 -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浙ICP备12047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