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网站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字体:[ ]

在利益面前,先知都背逆,何况如今教会呢?好好省察吧,不要掩耳盗铃了。

巴兰曾一度作过正直的人,又是上帝的一位先知;但他后来竟离道反教,沉溺于贪欲之中;可是他还自称为至高上帝的仆人。他并不是不知道上帝为以色列人所施行的大事;而且当这些使者说明他们的来意时,他也明知自己的本分是应当拒绝巴勒的赏赐,并遣回他的使者。然而他竟敢于试探周旋,强留使者当夜在他那里住宿,声称先等他求问耶和华的指示,否则他就不能给予肯定的答复。巴兰明知自己的咒诅不能加害与以色列人。上帝是帮助他们的;而且只要他们忠于上帝,地上或阴间就没有任何势力能胜过他们。但使者的话,“你为谁祝福,谁就得福,你咒诅谁,谁就受咒诅,”打动了他的自尊心。那贵重的贿赂以及所能希冀的尊荣,引起了他的贪欲。他很得意地接受了所送来的财物,于是一面声称要严格顺从上帝的旨意,一面却设法满足巴勒的愿望。

 

   


     夜间,上帝的天使到了巴兰那里,对他说:“你不可同他们去,也不可咒诅那民,因为那民是蒙福的。”

 

  早晨,巴兰懊恼地遣回巴勒的使臣;可是,他没有把耶和华所说的话告诉他们。他只恨自己名利双收的幻想忽然化为泡影,便急躁地说:“你们回本地去吧。因为耶和华不容我和你们同去。”

 

  巴兰“贪爱不义之工价。”(彼后2:15) 贪心,就是上帝所说与拜偶像一样的罪,使他成了一个机会主义者;而且撒但借着这罪,就得了完全支配他的权柄;这就是巴兰败亡的原因。那试探人的,常用世上的名利来引诱人不事奉上帝。他告诉世人说:他们之所以不能兴旺发达,乃是因为他们过于本着良心行事;许多人就是这样受引诱,偏离了绝对正直的道路。人走错了第一步,第二步就更容易走错,以致越来越胆大妄为;他们一被得利和争权的愿望所控制,连多么可怕的事也敢去作了。许多人为要得到某些属世的利益,就妄自以为他们能暂且偏离正路,及至达到目之后,他们还可以临时悬崖勒马,掉转脚步。这样的人正是自投于撒但的罗网之中,而且很少是能挣脱得掉的。

 

  当使者回报巴勒,说先知不肯与他们同来,然而他们并没有说这是因为上帝禁止他来。巴勒以为巴兰的迟延不来,无非是想要取得更丰厚的馈赠;所以他又差遣使臣,比先前的又多又尊贵,并授权他们答应巴兰可能提出的任何条件。巴勒带给先知火急的信息说:“求你不容什么事拦阻你到我这里来,因为我必使你得极大的尊荣,你向我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只求你来为我咒诅这民。”

 

  巴兰再次受到考验了。在回答使臣的话中,他装作廉洁正直,并告诉他们说,无论多少金银,也不足以引诱他违反上帝的旨意。其实他心里很想应承王的要求;所以上帝的旨意虽然已经明白地向他批示,他还强留使臣住下,使他可以再去求问上帝;好象无穷的上帝同一个人一样,是可以被说服的。

 

  耶和华夜间向巴兰显现,说:“这些人若来召你,你就起来同他们去;你只要尊行我对你所说的话。”因为巴兰决心要得巴勒的酬赠,所以耶和华在这种限制之下容许巴兰随着自己的意思行。他并没有真心努力遵行上帝的旨意,只是先拣选了自己的道路,然后试图取得耶和华的许可而已。

 

  现今有千万的人也在采取这同样的方针。若是他们的本分是合乎自己心意的,他们就不难看出这本分来。原来《圣经》中早已向他们明白地指出了,或者他们的环境和理智也清楚地向他们指明这一点。然而正因这些指示与他们的心愿和嗜好相反,他们就往往置之不理,反倒擅敢再向上帝求问自己的本分。他们表面上似乎很认真,并恒切而诚恳地祈求真光。但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他往往会让这样的人随着自己的心愿,使他们自食其果。“我的民不听我的声音,……我便任凭他们心里刚硬,随自己的计谋而行。”(诗81:11--12) 每当我们清楚地看出自己的本分时,万不可妄自祈求上帝,免去我们履行这本分的义务。反而更应当以谦卑顺服的态度,祈求上帝的能力和智慧,好适合这本分的条件。

 

  摩押人是一个堕落并拜偶像的民族;然而就他们所领受的亮光而论,他们的罪在上天看来,还没有巴兰的罪那么严重。因为巴兰既自称是上帝的先知,他所讲的话都要被人认为是出于上帝的威权。故此,上帝不准他随便讲话,只许传讲上帝所赐给他的信息。上帝的命令是:“你只要遵行我对你所说的话。”

 

  上帝曾允许巴兰说,如果摩押的使者早晨来召他的话,他可以与他们同去。但是巴兰的迟延令使臣感觉不快,并预料巴兰将要再度推辞,所以他们没有再与他商谈,便动身回家去了。这样,巴兰就再没有任何借口去应承巴勒的要求;可是,巴兰还是决心要获得巴勒的赏赐;就备上他所骑惯的牲口上路了。就是到了此时,他还怕上帝会收回他的许可,所以急急前行,深怕中途发生什么事故,使他得不到所贪爱的赏赐。

 

  “但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敌挡他。”驴看见了巴兰所没有看见的上帝的使者,就从路上跨进田间。巴兰很残忍地打那匹驴,叫它回到路上;但天使又出现在一条两边有墙的窄道中,驴想要躲避那吓人的影儿,就把它主人的脚挤在墙上挤伤了。巴兰盲目,看不出是上天的干涉,也不知道是上帝在拦阻他;巴兰极其震怒,无情地打驴,逼它前行。

 

  “耶和华的使者又往前去,站在狭窄之处,左右都没有转折的地方。”天使象先前一样显出威吓的姿态;于是这可怜的驴恐惧战兢,一步不走,卧倒在巴兰的胯下。巴兰怒不可遏,便用杖打驴,比以前更加残酷。这时上帝使驴开口,他借“那不能说话的驴,以人言拦阻先知的狂妄。”(彼后2:16) 驴对巴兰说:“我向你行了什么,你竟打我这三次呢?”

 

  巴兰因为在路上这样受了阻挠,不禁暴怒如狂,他回答驴好象对有理性的人讲话一样,说:“因为你戏弄我。我恨不能手中有刀,把你杀了。”巴兰自命能行邪术,如今正想去咒诅一个全民族,要使他们瘫痪无力;而事实上,就是杀他所骑的牲口,也没有一点办法呢。

 

  这时候,巴兰的眼目明亮了,他看见上帝的使者拔出刀来,站在那里,准备要杀他。巴兰惊恐万状,“便低头俯伏在地。”天使对他说:“你为何这样三次打你的驴呢?我出来低挡你,因你所行的在我面前偏僻。驴看见我,就三次从我面前偏过去。驴若没有偏过去,我早把你杀了,留它存活。”

 

  巴兰之得以保全性命,还有赖乎他所虐待的那可怜的驴。那自命为耶和华先知并声称他的“眼睛睁开,”是一个“得见全能者的异象”的人,如今竟因贪欲和野心而如此盲目,甚至不能看出他的驴所看见的上帝的使者。“此等不信的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林后4:4)多少人都是这样盲目啊!他们冒昧的行在所禁止的路上,一直违犯上帝的律法,并看不出上帝和他的天使是敌挡他们。他们也象巴兰一样,反而向那些阻止他们自趋灭亡的人发怒。

 

  当巴兰看见上帝的使者时,他便非常惊慌地说:“我有罪了;我不知道你站在路上阻挡我。你若不喜欢我去,我就转回。”耶和华让他继续他的行程,只是叫他知道,他所要讲的话必须受上帝能力的约束。上帝要使摩押人看出希伯来人是受上天保护的;后来巴兰不得上帝的许可,连一句咒诅的话也说不出来。如此,上帝就有力地向摩押人显明了这一点。

 

  巴兰对希伯来人的奉献祭物稍微有一点认识,他希望借着比他们更贵重的礼物可以获得上帝的赐福,以便达到他罪恶的目的。可见拜偶像的摩押人的情感,已能驾驭到他的心思。他的智慧已经成了愚拙;他的属灵眼光已经昏昧了;他因为屈从撒但的势力,就使自己到了盲目的地步。

 

  巴勒照着巴兰的指示筑了七座坛,巴兰在每座坛上献了燔祭。于是他就上了“高处”去求问上帝,并应许把耶和华所指示他的事告诉巴勒。

 

  摩押王与贵族和首领站在燔祭旁边,众民热切地聚集在他们四围,守候着先知回来。最后他回来了,众民等着要听他讲,借此使那帮助他们所恨恶的以色列人的神奇能力,永远失效。巴兰说:──

 

  “巴勒引我出亚兰,

 

   摩押王引我出东山,

 

   说:来啊!为我咒诅雅各,

 

   来啊!怒骂以色列。

 

   上帝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

 

   耶和华没有怒骂的,我焉能怒骂?

 

   我从高峰看他,

 

   从小山望他;

 

   这是独居的民,

 

   不列在万民中。谁能数点雅各的尘土?

 

   谁能计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

 

   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

 

   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

 

  巴兰承认他来是要咒诅以色列人的,但他所讲出来的话,却与他心里的意念完全相反。他心中虽然充满了咒诅,但口里不得不说出祝福的话。

 

  当巴兰观看以色列人的营盘时,他惊奇地看到他们兴盛的现象。他先前听说他们是一群未开化的乌合之众,常四出流动的骚扰各地,使四围的列国受害,受惊;但是巴兰所看到的与这一切的谣言完全相反。他看到他们的营盘范围广大,秩序井然,各方面都现出他们有严密的纪律和组织。他也看到上帝对待以色列人的恩眷,以及他们作上帝选民的独特性质。他们不列在万民中,乃是超于万民之上。“这是独居的民,不列在万民中。”当巴兰说这句话的时候,以色列人还没有固定的安身之处,他们特殊的性质以及他们的风俗习惯,都是他所不熟悉的。但他的这个预言,却是怎样清清楚楚地应验在日后以色列人的历史中啊!在他们被掳的一切年日中,在他们分散于列国的一切世代中,他们总是保持着自己为一个独特的民族。照样,上帝的子民真以色列人虽然分散在万民之中,他们在地上不过是寄居的,他们乃是天上的国民。

 

  上帝不但将希伯来人国家的历史指示给巴兰,而且也使他看到上帝真以色列人的增多和昌盛,直到末时他看到至高者的恩眷随着一切爱他并敬畏他的人。他看到他们进入死荫的幽谷时,上帝的膀臂支持了他们。他也看到他们从坟墓里出来,得了荣耀,尊贵和永生为冠冕。他也看到被赎之民在新天新地永不衰残的荣耀中欢喜快乐。他注视着这种景象,不禁喊着说:“谁能数点雅各的尘土?谁能计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而且当他看到每人的头上都带着荣耀的冠冕,每人的脸上都焕发着喜乐的光彩,又当他仰望到那纯洁幸福的永生时,他就发出严肃的祷告说:“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

 

  如果巴兰真有心接受上帝所赐给他的亮光,现在他就会真的照着他所说的话而行;他就会立刻与摩押人脱离一切的关系。他就不再想叨沾上帝的慈怜,却要带着深切悔改的心来归向他了。可惜,巴兰贪爱不义的工价,而这些工价乃是他决意要得到的。

 

  巴勒原来希望巴兰会发出一种使以色列人受严重打击的咒诅,如今他听了先知的话,就不禁发怒说:“你向我作的是什么事呢?我领你来咒诅我的仇敌,不料你竟为他们祝福。”巴兰既是出于不得已,索性就说得好听一些;上帝的能力勉强他说出来的话,他说是出于他自己尊重上帝旨意的心。他回答说:“耶和华传给我的话,我能不谨慎传说么?”

 

  巴勒到现在还不肯放弃他的计划。他以为巴兰是因看到希伯来人漫无边际之营盘的动人局面而胆怯,所以不敢行邪术来咒诅他们。于是王决意带这个先知到另一个地点去,使他只能看到以色列营的一小部分。如果他能劝诱巴兰咒诅以色列的一部分人,不久全营也就注定被毁灭了。于是在毗斯迦山顶他又作了一次尝试,在那里又筑了七座坛。每座坛上放了与先前一样的祭牲。王和他的首领等候在燔祭旁边,巴兰又去求问上帝。这先知又受了上帝的一个信息,是他所无力改变或阻止的。

 

  当他回到那一班焦急期待着的人面前时,他们就问他说:“耶和华说了什么话呢?”他的回答象先前一样,使王和首领大为恐慌:──

 

  “上帝非人,必不致说谎,

 

   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

 

   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

 

   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

 

   我奉命祝福,

 

   上帝也曾赐福,此事我不能翻转。

 

   他未见雅各中有罪孽,

 

   也未见以色列中有奸恶;

 

   耶和华他的上帝和他同在,

 

   有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

 

  巴兰因这些启示甚是畏惧,说:“断没有法术可以害雅各,也没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这个大邪术家曾经企图按着摩押人的愿望行使他法术的能力;但是就这一次的事件而论,“上帝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这句话,用在以色列人身上实在是恰当之至。当他们在上帝的保护之下时,即或撒但出动一切的力量,帮助任何民族或国家来攻击他们,也不能得胜。全世界应当因上帝为他子民所行的大事而惊异,──一个决心行恶的人竟被上帝的能力所控制,不但说不出咒诅的话,反而用高尚的言辞,动人的诗章,来发出最丰富和最宝贵的应许。而且上帝这次向以色列人所显示的恩眷,也要作为他保护他历代顺从忠信之儿女的一个保障。当撒但鼓动恶人来污蔑,困扰,并破坏上帝的子民之时,他们就要回想这一次的经历,因而鼓起勇气并加强信赖上帝的心。

 

  摩押王灰心困恼地说:“你一点不要咒诅他们,也不要为他们祝福。”然而他心中仍存有一线的希望,所以他决意再试一次。这一次他领巴兰到毗珥山,那里有一座专供他们作邪淫膜拜的巴力神庙。于是他象先前一样筑了七座坛,献了同样的祭物;但是巴兰这一次没有象先前一样,独自去求问上帝的旨意。他没有装腔作势,念咒划符,只站在坛的旁边观看以色列人的营帐。上帝的灵再降在他身上,他口中便发出神圣的信息说:──

 

    “雅各啊,你的帐棚何等华美!

 

     以色列啊,你的帐幕何其华丽!

 

     如接连的山谷,如河旁的园子,

 

     如耶和华所裁的沉香树,如水边的香柏木。

 

     水要从他的桶里流出,种子要撒在多水之处;

 

     他的王必超过亚甲,他的国必要振兴。

 

     他蹲如公狮,卧如母狮,谁敢惹他?

 

     凡给你祝福的,愿他蒙福;凡咒诅你的,愿他受咒诅。

 

  巴勒听了先知的话,既灰心、又失望,既惧怕、又愤怒,真是百感交集,莫可言宣。他觉得甚是愤慨,因为既然一切的事都已注定与他不利,为什么巴兰起初还给他一点成功的希望呢?他鄙视先知妥协和欺骗的作风。王暴躁地说:“如今你快回本地去吧;我想使你得大尊荣,耶和华却阻止你不得尊荣。”巴兰的回答仍是他以前对王说过的话,就是,他只能传说上帝所给他的信息。

 

  巴兰在未回本地之前,发了一个最美丽,最伟大,有关世界救赎主并上帝仇敌最后毁灭的预言。他说:──

 

  “我看他却不在现时,我望他却不在近日;

 

  有星要出于雅各,有杖要兴与以色列;必打破摩押的四角,毁坏扰乱之子。”

 

  最后,他又预言摩押,以东,亚玛力,和基尼等国的完全毁灭,并没有给摩押王留下一点希望。

 

  他于是从自己拣选的使命的地方回来了。巴兰对于得财富和尊荣的希望既已落空,又失了摩押王的恩宠,而且良心上深觉招惹了上帝的不悦。他到家之后,上帝圣灵的控制力离开了他,他那一时遏止住了的贪欲又死灰复燃。这时他准备不惜任何手段,去得到巴勒所应许的赏赐。巴兰知道以色列人的兴盛,有赖乎他们顺从上帝,除非引诱他们陷在罪中,就没有任何别的方法可以使他们败亡。于是他决定向摩押人建议一切使以色列人受咒诅的方法,借此获得巴勒的恩宠。

 

  巴兰立时回到摩押地,把他的计策告诉王。摩押人自己也深知只要以色列人仍然忠于上帝,他必要护庇他们。巴兰所献的计策是要引诱以色列人拜偶像,使他们与上帝隔绝。只要引诱他们参加巴力和亚斯他录邪淫的膜拜,他们无所不能的保护者就必要转而成为他们的仇敌,他们就必很快的落在四围凶猛好战的民族手中了。王欣然采纳了巴兰的计策,巴兰自己也留在那里帮助实施这个计策。

 

  巴兰眼见自己恶毒的计策得到成功。他看到上帝的咒诅降在他百姓身上,成千的人受到上帝的刑罚;但是上帝按公义刑罚以色列人之罪后,并没有放过试探他们的人。在以色列人攻击米甸人的一次战投中,巴兰也被杀了。当他说:“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的时候,他曾预感到自己的死期近了。可惜,他没有拣选以义人的生活为生活,他的命运就与上帝的仇敌一样了。

 

  巴兰的结果与犹大的厄运颇为相似,而且他们二人的品格也有显著的相同点。这两个人都又想事奉上帝,又事奉玛门,都是明显地失败了。巴兰承认有一位真神,并且自称是事奉他的;犹大也相信耶稣是弥赛亚,并列在他的门徒之中。但巴兰希望把事奉耶和华作为求得财富和属世尊荣的阶梯;他既未能达到这一步,就失足跌倒而且败亡了。犹大希望借着跟从基督可以获得财富和属世之国的尊荣,因为他相信弥赛亚快要设立这样的国家。他的希望既落了空,自己就陷于背道和败妄的祸坑之中。巴兰和犹大都曾领受大光,享受特权;但他们所怀藏的一点罪恶就毒害了他们整个的品格,造成他们的毁灭。

 

  人容许一个非基督化的特质存在心中,乃是一件危险的事。只要有一点罪怀在心中,这就足以渐渐败坏人的品格,并使他一切比较高尚的能力都屈服于邪恶的欲望之下。我们若失去一个良心的保障,放纵一个邪恶的习惯,忽略一个本分的高尚条件,就是拆毁了心灵上的防御,使撒但进来引诱我们走入岐途。惟一的安全之道,就是以一颗赤诚的心象大卫一样祷告说:“我的脚踏定了祢的路径,我的两脚未曾滑跌在约但河边的悖逆。”(诗17:5)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0 -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浙ICP备12047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