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网站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字体:[ ]

致内地安息日会已经失去的教会增长率(上篇)


——时弊之一:传道人的文化素养

 

     几年前,某海外安息日会行政人员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近年来中国内地安息日会的增长如此平缓?近30年来,从90年代20%以上的教会增长率,锐减至7%,然后持续维持着3%的增长率,至2013年只有0.5%的增长率,2014年略微上升至1.2%,跟美国本会的教会增长率差不多。美国本会目前也是处于教会增长停滞阶段。在美国,我们本会大多只能对那些第一代移民布道,新入教的也大多是第一代从墨西哥或东欧移民到美国的人,但他们的第二代我们本会就很难吸引了。不过,需要记住的是,美国本会在各教派中还算好的,因为其他教派好多都在负增长。中美两国的本会在教会增长上都停滞,但停滞的原因各不相同,国情也不同。今天我要来就中国内地教会增长停滞的原因提出我的看法,算是抛砖引玉,希望热爱中国教会的赤子们能同我一起反思并祷告寻求主的旨意。

 

下图为2004年—2014年中国教会的增长率表(含港澳台内地)

 

        原因一,当今传道人的文化素养普遍偏低。

遥想当年,也就是1980年代和1990年代直至2000代初期,当时的安息日教会领军人物是些什么人?可都是厉害角色啊!不信,把具有代表性的上海教会的人物报给您听听:徐华,出生上海富豪家庭,留美海归;林大卫,出生名门,书香世家,留美神学硕士,海归;郑昭荣,解放前的大学生,曾任蒋纬国的电疗医生。而80年代,90年代的中国社会一般人的受教育程度跟这些安息日会的领军人物相比,相对较差,从人的角度来说,当这些人担任牧者时,安息日会当然有能力吸引多文化层次的人来教会。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当时也正值文革后的精神空虚,信仰真空,很多人蜂拥进教会,而教会的这批最早的传道人具有足够的文化修养和神学建树来带领这些信徒,当时的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但是在改革开放这30多年中,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掌权者大多数没有考虑人才培养的问题,甚至有人高喊知识越多越反动。30年多来,中国教会好些掌权者都不送神学生到海外去受教。一群人说:海外教会都变质了,我们不送学生出去,会被腐化的。另一群人则是在心里默默说,我的儿女不能去海外读神学的话,那么谁都不能去。时间就这样悄然而逝,直到今天2016年。当今的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牧队伍满目苍痍:老一代高素质的传道人相继去世,硕果仅存无几。当今各教会的专职传道人至少90%以上没有受过本会正规的神学训练。至少80%以上的专职传道人没有大学文凭吧。前些年,一位北方的本会牧师评论他的教会,说:“一眼望去,就像是平民窟!”而安息日会的大多数城市教会也沦落为“城市中的乡村教会。”(在此,笔者需要说明的是,本文绝无意贬低文化层次低的信徒及传道人,而是想要强调作为一个教会整体,我们的受众如果是以文化层次低的人群为主,为绝大多数,我们的教会就绝对有问题。为了三天使福音信息的广传,作为教会,我们应该首先认识到自己有问题,然后才有可能寻求上帝的旨意,进入悔改阶段。 

 

 再看当今的三自礼拜会会及家庭教会或召会,教会增长可以用轰轰烈烈来形容。据报道,西南的某大学,一半以上的教授是基督徒,而他们又成为校园布道的生力军。校园布道成为今天家庭教会/召会和一日会布道的热门。三自礼拜会及家庭教会/召会里中产阶级人数近年来也大增。而对于大学教授,大学生,以及中国社会的中产阶级,安息日会大多是望尘莫及的。国外网上疯传说,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基督教徒人数最多的国家。不知2030年的安息日会对此盛况的贡献会有几何?


       几年前海外安息日会的这位行政人员想要通过一些策略来促进中国安息日会的发展,我当时只能摇头,如今我仍然不改态度。策略解决不了问题。赶紧地培养年轻一代的传道人并对现有传道人进行系统的基本人格及神学培训才是关键。如果我们当今的各教会掌权者们还愿意亡羊补牢的话,那么20年后,如果中国民众还有信仰真空的话,中国本会还能有机会跟上时代的尾巴;但如果这些掌权者们继续维持现状,我不知道上帝会行什么神迹来完成祂三天使福音信息的传扬,毕竟有没有我们这些安息日会的人,上帝都会完成他末后的救赎大工——这是我唯一的安慰,因为我知道,最终,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唯倚靠万军之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 

 

下周,我将在中篇里针对当今内地安息日会增长停滞的另一重要原因发表评论,题目借用马丁路德:“被掳巴比伦的教会”—论当今中国安息日会的时弊。敬请期待。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0 -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浙ICP备12047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