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基督复临安息日网站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字体:[ ]

教会的腐败问题谁来监督?

腐败是一个世界性的顽疾,腐败—政治之癌,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因此,建立完备的监督体系是各国政府廉政建设的必要之举,形形色色的监督机构也应运而生。譬如英国的议会、议会监察专员署、国民保健署反欺诈处、地方政府监察专员等;美国的审计署、问责局等;中国的人大、政协、审计署,统计局,反贪局、纪委等。

教会作为人们心灵的驿站,信仰的核心信任机构,也不能避免腐败的侵蚀,甚至较之国家权力部门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世人丑陋的行为,缺陷的人格教会的信徒都具备,有时比世人更可怕——某些诡诈之人常用属灵话伪装自己,于是耶利米先知说:人心比万物更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那么,教会的腐败问题由谁来监督?

让中国政府来监督?政府管不了教会的内部事务,也无从管起。教会也不同意属世的机构来管理属灵的教会,除非有人拿着教会的钱跑了,政府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其它教会内部事务,诸如:权力制衡、圣职选拔、发展蓝图,工作效率,班子更迭,财务使用,人才安排,公平公正,政府怎么监督?

同样的,中国基督教两会作为政府机构,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很多信徒对基督教两会也比较抵触,更别说受其监管了。面对安息日教会内部事务,基督教两会更是无能为力,大部分地区的安息日教会都是各自为政,不受约束。

全球总会出台的规章制度也约束不了中国大陆的安息日教会,反而被有心之人拿来利用:如果总会的规章对自己有利,立即拿来压人:总会说的,总会定的……”;如果对自己不利,不经思考直接抛弃,然后说国情不同。总而言之,我就是法我就是规,总会的规章也是随我心意而用。

也有人说,我们是属灵的,是属上帝的,属天的国度不能以属世的框框来约束。教会是耶稣肋旁所产生的,耶稣是我们的头带领我们。耶稣行走在七灯台中间,不需要人来管理,圣灵作我们的监督,随时责备我们,叫我们学会自律自省。是的,你说的没有错,很属灵合乎圣经教训。但是,这些属灵话对于那些已经重生、顺服圣灵、被圣灵带领、爱教会、敬畏上帝的人是可行的。如果这话对没有重生,在教会争权夺利,排斥、打压他人,轻视圣灵责备,却掌握教会权力和命运的人,是起不了作用的,属灵的话语反而成了他的伪装服。

   教会的腐败与属世的腐败是有所区别的。教会的权力腐败虽然不会像世人一样卖官鬻爵,但是领袖擅自专权,唯我独尊,排斥异己,这也是一种腐败;教会的经济腐败虽然不像那些贪官中饱私囊,但是肆意使用钱财,也是一种腐败。其它腐败在此不再一一列举,各位看官自己冷静、客观地凭着良心不带有色镜去思考就能明白,教会已经进入腐败时代,若不警醒,福音发展就会受阻,我们也都有可能被魔鬼吞噬。

因此教会急需成立监督机构,例如美国政府的问责局,又如江西省的党政问责制来追究有过无为的官员。好是制定各章程来约束和管理教会,正如当初摩西颁布律法制约以色列民的行为一样。众同工按规章办事,免得有人为了正义、公平站出指责他人伤了和气、被人厌恶。如果我们做得好,行得公义,所有的规矩约束不了我们,因为法律、规章制度的制定出台,本是约束、限制非法之人。

由于中国安息日会没有合理的规章制度,每次教会圣职的选拔,领袖班子的更迭或多或少都会引起教会的争吵,拉帮派立山头,甚至分裂教会。

在我接触的众多宗教团体的规章制度中,属浙江苍南安息日会麦田事工团队的规程定制的比较完善。虽然麦田事工的神学观点与我有所出入,但是我很认可他们所定的规程。前不久,我与麦田总负责人首席牧师一起吃饭,期间他说一二年后自己就要从负责岗位退下来,并问我下一届麦田事工负责人选谁更合适。我问他:为何要退下来?你不是做的很好,也很合适做这负责人吗?再说麦田目前也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做的更好。他说:麦田规程制定负责人任期是5年一届,最多只能连任2届,我总不能一直霸着领袖位置不让他人担任吧,也不能因我合适担任而破坏规程。当首席牧师这样解释的时候,我就立即支持他的想法:对,你应该要退,即使下一任的负责人很差劲,你也要退,你可以协助他,也要服顺他……

因为当时的谈话让我想起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的事迹。他为美国独立立下汗马功劳,是德高望重的将军,众洲举荐的总统,也是唯一一个全票通过的总统。他担任总统不久,幕僚们就要来定规矩限制总统,那怎么与华盛顿总统沟通是个问题,因为总统是众人强烈要求他担任的,这里又定规矩限制他,怎么跟他解释?最后有一位幕僚说:让我给华盛顿总统解释。

他说:总统先生,我们想要建立一个总统规矩来约束总统,我们不是针对你,因为你是值得我们信任的,但是我们所定的总统规矩是约束以后的总统,防备流氓式的、强盗式的人担任总统,危害、出卖国家和人民……”后来,二战特殊时期在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Roosevelt)打破惯例连任三届总统后,国会通过了第22条宪法修正案,该修正案规定总统的任期不能超过两届。

2007XXX教会的圣职(负责人)人员选拔章程由我起草,我当时提议圣职人员任期5年一届,连任两届,该提议被驳回没有通过。最后教会定下圣职人员任期5年一届,可以连任8届。现在想想何等可怕,如果让那些只争权不做事的流氓式强盗式无赖式的人霸占负责人之位40年之久,这教会还有希望吗?福音还能拓展吗?一生有几个40年?后来教会堂务组也意识到5年一届太久,又征求章程修改意见。我便提议按总会长老规程圣职人员任期2年一届,也没有通过。最后定下3年一届,堂务组全部通过,但是在圣职选举现场临时被人推翻,又改为5年一届,之前定下的多少票数才能当选的条例也被改掉。因选举时我不在现场,据说是被平信徒推翻掉了。这信徒也太可怕、太牛了,教会所定的规矩也敢随意推翻(太16:1918:18),使教会的堂务组形同虚设,本来是合法、神圣的选举让他们变成了非法、人意的选举。

圣职人员任期5年或年一届,连任两届是适合人性的,也是有益于教会的发展。如果任职者两届都不能为教会做出贡献,还有脸面霸着位置不下来吗?难道不怕上帝的管教吗?还厚着脸皮耍属灵的“流氓”说自己会对上帝负责、敬畏上帝、忠于教会,是为教会着想吗?省察自己吧,你的所作所为全是为自己着想;如果只能担任两届,就不会握着权力不让他人做事了,也不需要拿权力和属灵话在拦阻,更不用自己霸着位置还在攻击他人想当;如果你只能担任两届,恩赐能力再好也要下来给别人担任,你还敢在忽悠人吗?你还敢说自己忙吗?也没有必要拦阻、排斥他人担任了,而是你巴不得有人起来忠于教会,爱教会,尽力做教会的事,下任接替你的位置了;如果你是有能力、恩赐的人,两届也足够你发展了,在这两届当中你也应该、已经培养好合乎会众和上帝心意的接班人。

正因为中国安息日会几乎所有的教会长老、牧师、负责人都是终身制的,又没有什么可行的规章制度限制他。那些在教会争权夺利还没有重生的长老、牧师和负责人理所当然排斥、打压、毁谤、攻击他人了,自然而然地借着福音搞政治,借着真理拉起一帮人巩固自己在教会的地位也正常不过了。客观地去看看以色列的兴衰历史吧,就知道是人的问题,而不是上帝的问题,照样教会的兴旺和衰败也是在于人的问题,而不是在上帝的问题。当然我不是说上帝无能或暴虐,我只是强调人能做的事,上帝绝对不会插手。

在旧约神权的时代,虽然担任以色列的首领,不管是摩西,还是约书亚、士师和君王,是终身制度,但是上帝在干涉,上帝要他们放手让下一代人去干,他们想留也没有用,他们都很顺服上帝的带领,唯有希西家君王,不愿意放弃,死求上帝让他再活几年,希西家求来的15年是败笔的人生,如果没有这求来的15年,愿意顺服上帝的带领,他的人生是完美的,子孙也是蒙福。

在我们交谈中,麦田事工的首席牧师认同我的见解,他对人事更迭的做法适合如今教会,借使接替他负责的同工很平庸也得退下领导岗位。我实名写麦田事工和首席牧师的事件,就是防备他临时变卦,留恋权力、贪爱名利,哈……!更是想让麦田事工的规程在众教会做榜样当领头羊。

同工同道们,在政府、基督教两会和安息日总会都没有办法约束我们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定规程约束自己,给后来人留下好榜样。

是的,我对你信任,我相信你是忠厚人;相信你是真基督徒;相信你是真爱教会;相信你是真敬畏上帝;相信你一直为福音费心劳力;相信你是位合格的负责人;相信教会交在你手里我放心。但是后来人呢?他是怎么样的人你知道吗?我能相信吗?公司亏的是钱,教会亏的是命,我输得起吧?万一是无赖、是强盗、是流氓、唯我独尊的负责人在教会出现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我拿什么制衡他?你有为教会长远的利益做考虑吗?不要自私自利只为自己考虑,人的寿命是有限的,不要以为自己死不了似的。等教会出现恶仆再定规矩已经迟了,也根本起不了作用,恶仆绝对会推翻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规矩来约束他。

清醒吧,应要为自己教会建立规程约束自己,让众人有章可监督。不要把凡事都依赖上帝,人能做的事,上帝绝对不会插手的,所以摩西带领以色列民在旷野处理事务忙得焦头烂额,上帝也不管他,直到他的岳父出现,让他建立十夫长、百夫长、千夫长定下权限和规矩一样。借用邓小平同志一句话:“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必须引起全党的高度重视。”

主耶稣不仅仅是救赎主,也是宇宙完美规矩的制定者,跟随他的也必定凡事按规矩行事为人。所以保罗说: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中国智者孟子曰: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

但愿我们中国安息日会每个教会说话做事有章可循有据可依,使教会成为公平之地,没有恶仆和小人成长的土壤,让教会人才济济,彼此包容、同心同德、福音兴旺、教会拓展,等候耶稣再来。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0 - 中国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浙ICP备12047548号